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恍恍惚惚
    就在赤水无计可施,黔驴技穷之时,外界也是众说纷纭,议论纷纷。

    经过祈连家之前的那番推动,赤水回到圣岛,就让所有闲暇的目光都开始聚焦到祈连家族和赤水身上。

    特别是在主家将分散地各地的祈连家族子弟都召回圣岛之时,这些流言更是甚嚣尘上,经久不息。

    不过也能理解,麻雀变凤凰,这可从古至今都是最引人注目的热闹话题,在亲朋好友间聚会时引为谈资,既安全又能迅速拉近与别人的关系。

    就算是修真人士也不能免俗。

    那可是盘踞在塔尖的超级豪门世家啊,在阵技一道上独领风骚,一骑绝尘,亘古至今,从来都是高立于最顶端,俯视着芸芸众生的存在。

    从每次阵技交流大会的举行,就可以看出其在整个仙族的影响力。

    还记得腾耀战场之前的黑洞事件吗?

    可都是祈连家族去处理的,整整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不然任其扩展,腾耀战场能否保住还是个问题。

    更何况这次流言的主角还是其不久前刚崭露头角、前程无比光明远大的祈连家少主。

    他居然看上了一个下界女,身份如此悬殊,可谓天差地别,天生就吸引都无数人的眼珠。

    对于那些爱慕着祈连少主的女子来说,在她们还在各自防备各种努力想更加靠近祈连少主时,猛然听到有一个身份地位家世容貌皆不如她们的女子一举拿下了她们的目标……

    就算是普通女子,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羡慕嫉妒恨啊。

    更有那些消息灵通之士,得知那下界女已经住进了祈连家族,且素和家族和祈连家族正在紧急筹备婚事,皆是大哗。

    流言竟然是真的?

    祈连家族居然真打算给他们少主娶个下界女?

    不知有多少等着看好戏的修士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捡都捡不起来。

    而对于众多得到消息纷纷从各地赶回圣岛的祈连家族弟子来说,那心情实在是太复杂太糟心了。

    一路上其他修士各种意义的眼神,以及亲朋好友私下的各种问候,都让他们有些吃不消,更另提这个消息本身包含的内容就让他们感到无比糟心。

    知道他们家族的少主意味着什么吗?

    那可是近万年来从数以百万计的祈连家族弟子中精挑细选出来、以绝对优势获得家族认可的第一人,将来的成就直指仙尊,是祈连仙尊的后备接班人。

    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家族怎能容许他娶一位下界女呢?

    再说了,少主也不像是流言中那种不顾家族利益、不分青红皂白、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庸之才啊!

    总之一路上他们是各种糟心,各种担忧,还要打发那些凑上来打探消息的人,也是够够的。

    那知回到家族驻地,那鲜艳的大红色似乎要将天空都遮挡,说是铺天盖地绝不为过,绸幔随风飘舞,那高楼上垂下的各色丝带彩球争奇斗艳,生生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好些人都被震惊得定在原地,驻足不敢往前。

    就好似在经历一场梦境。

    久久不能接受现实。

    这样的情景在近些天来可说是天天都可以瞧见。

    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修士有志一同的聚集在祈连家族驻地附近,乐此不彼地看着这些人从震惊、到不敢相信、到怀疑做梦、到恍恍惚惚犹如失魂了一般举足不前。

    简直比看戏还要精彩万分。

    有些恶趣味的修士甚至觉得要是修真界所有人都能这样情绪外露点儿,那不知会增加多少乐趣。

    只可惜那都是些老古董,个个修炼得深藏不露,实在是无趣啊无趣。

    如果赤水看到这一幕,肯定也会赞同附和。

    当然,如果他们不是在聚众看她的八卦就更好了。

    当素和家族和祈连家族将婚期公布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兴奋沸腾了。

    无他,日期居然就定于一个月之后。

    这可是祈连少主的结契大典,往常光是准备都不下于一年,多者甚至十年百年都有。

    一个月的时间在他们眼中不过一个弹指而已。

    难怪之前素和家族的人还未到达,红绸就已经挂出来了。

    不少人都在暗自猜测,这是有了吗?

    好些人聚在一起交换着意味深长又心照不宣的眼神,大家想法惊人地想似。

    真是好大一盆狗血!

    如果赤水知道,肯定会郁闷到吐血。

    她现在全然不知无论是外界还是祈连家族内部都将目光盯在了她的肚子之上,此时她正在向祈连姑母争取从紫霞峰出嫁的权利。

    依祈连家族的意思,她在结亲前是无法离开的。

    送嫁不过是走个形势,绕着祈连驻地行一圈儿也算是在形势上完成了这一环节。

    但赤水不想啊,她现在找不到机会,她想创造个机会啊?

    好吧!她就是贼心不死,还不甘心呢!

    祈连姑母虽知这姑娘好似并不情愿,但她认为这只是暂时的,相信等她见识到祈连家族的锦绣繁华后肯定会改变主意的。

    虽然不知这姑娘怎么就得到祖父的青睐,将婚期大幅提前。

    就其将来的身份,她也不敢仗势欺人,所以全程面上都带着和蔼笑容,只推托说无法作主,举止态度完全没有可指摘之地。

    赤水就算是想作都找不到理由,她又见不到其他人,也是够够的了。

    而另一边,素和知玉和明天回到圣岛,抬眼就看到无边无际的红色以及密密麻麻的修士。

    他虽知这些大多都是赶来准备参加喜筵的普通修士,仍是被吓了一大跳。

    他神色有些复杂地从那些红绸上收回视线,就见明天正灼灼地看着他。

    他面上微僵,他深知这妹妹观察力敏锐,颇擅体察人心,大多时候倒都善解人意,但自极魔渊一劫醒来后,就像是放飞了自我一般,却是越来越皮了。

    就听明天问道:“五哥,我们是先回驻地,还是直接就去祈连家?”

    素和知玉略微沉吟,道:“想必现在驻地也没多少人了,直接去祈连家吧!”

    明天也没有反对,只是问道:“五哥,你现在什么心情?”

    素和知玉面色不愉,能有什么心情,就好像是刚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别人扒到窝里去了?

    有点遗憾,有点失落,还有一点点的感伤他会说吗?

    不过待进入祈连家,看到迎上来的祈连沐泽时,他那一点点郁闷瞬间就转变成了幸灾乐祸。

    无他,祈连沐泽作为马上就要迎娶新人的新郎官,这些天来忙得脚不粘地,连面色都憔悴了三分。

    他可分明从对方眉宇间看出一丝隐藏得极好的郁色。

    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这种心情吧他也有过。

    就在他带着赤水二人去腾耀战场做任务时对这种心情深有体会,别以为自己天子骄子就不将别人放眼里了,真以为他不想下手吗?

    当时赶路时间那么长,可他愣是没找到一丝机会。

    那女子就像是一个缩成一团儿的刺猬,不刺人,却又让人无从着手。

    那女子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本事能让人无比挫败,无论是身份多高贵、家世多显赫,在那女子眼中都只有浮于表面的惊叹,然后就没有了。

    是的,没有趋炎附势,没有暧昧讨好,以前无往不利的手段套路在她面前都会折戟沉沙。

    偏偏人家坦坦荡荡,一本正经,反倒是自己还会陷入某种自我怀疑和否定的怪圈中。

    就问他怕不怕?

    反正他是麻爪了,不然也不会被对方找着机会掳了人去。

    说真的,同为男人,他都开始佩服对方的勇气。

    并对其未来可能会过上的鸡飞狗跳的生活默默地投上同情一票,无他,感同身受耳。

    他同情又鼓励地拍了拍祈连少主的肩膀,这才进了其所安排的院落。

    祈连沐泽面皮紧了紧,他不是不懂素和知玉的眼神,他行事一贯果决强势,但这在处理感情问题上就捉襟见肘了。

    特别是当对方还是一个桀骜不驯、古灵精怪又狡诈如狐、没心没肺的女子时,这种挫败感更加强烈。

    之前听到她还在闹着回紫霞峰,他会不知道她的想法?

    哼,他会给她机会?

    她就蹦跶吧!

    他转身就到了山上,入内,就见曾爷爷还在复盘之前同赤水所下的那盘阵棋。

    他之前也有看过,并惊叹于赤水的奇思妙想,只这些天太忙碌,没有时间细细琢磨,看曾爷爷的样子,“曾爷爷可是另有发现?”

    祈连曾爷爷反问道:“你觉得呢?”

    祈连沐泽答道:“她除了与素和家族有关系外,还与黑云家族也交情匪浅……”

    他想到以前搜魂时所得的只言片语,联想到黑云家族之前的大动作,也就了然了,“另外,她登记在圣岛的资料被好几波人查阅过,排除像东陵家族这样单纯只是因为建城令的,还有其它没查出源头的,可见她的身份并不简单。”

    祈连家族的情报网虽然比不上黑云家族,但也不差。

    “你这媳妇娶得不亏。”祈连曾爷爷难得露出一抹笑容肯定他的眼光,道:“不论其它,就算没有传承玉珏,你将她领到我面前,我也不会反对。

    仅凭她连上神所给的阵诀都敢质疑这一点,就足可与你并列。

    阿泽啊,曾爷爷一直有说过,判定一个人的前途,不是看资质,也不是看身份地位气运或者是其所拥有的资源,而是得看这个人的思想和眼界。

    眼界不够,说什么都是徒劳。

    去吧!好好准备,这可是你的大好日子。”

    这一席话就像清风细雨一般抚平了他心中的浮躁不安,眸光似乎穿越了时空,看到喜筵上被宾客簇拥并列的自己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