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想得太多
    所谓掌舵,其实就是驾驭飞行法宝。

    相当于一个开车的司机。

    赤水对这倒并无异议,她估摸着对方倒也并不是坏心。

    她很清楚若在平常要加入这样一个精英团队是非常困难的,要考核的因素会非常多,因为其中每一个都能代表他们整个团队。

    现在虽然环境特殊,然则这里那么多人,他们会专门需要一个掌舵的吗?

    不过是因为她误入阴风谷的情况引起了他们一丝兴趣,或许还会有点怜悯?顺路带上她一程。

    给她安排这样的任务,一方面是不希望看到她不劳而获、坐享其成,进而生出些不好不该有的心思?另一方面大概也是给手下人一个还算过得去的交代。

    果然众人都没有异议,便是其中那两个带有不友善目光的女子也是如此。

    这件事就这样敲定下来。

    钟离仙友带着赤水到角落处安顿下来,因为离预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众修都在养精蓄锐。

    他施放了一个小小的结界恰恰将二人罩住。

    赤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钟离仙友则温声道:“因为你是我引见进来的,所以有些事情还须先交代一下。”

    这个赤水很能理解,她很感谢对方对她的帮助,遂端正道:“你请讲!”

    看赤水一本正经的样子,钟离仙友浅笑了下,“不用那么严肃,虽则这个队伍是临时组成的,想必你也猜到了,并非所有人都能加入。”

    “我知道,是因为我情况特殊。”赤水很有自知之明地道。

    钟离仙友点头道:“这只是一部分原因,另则是因你心思纯正,禀性圆融豁达,不是那等趋炎附势、爱惹是非之人,不然我也不敢给你引见。”

    赤水默默地听着,有点窘窘的看着对方,趋炎附势她倒没这个心思,但是招惹是非这项?她觉得这对于她来说有点困难,因为她经常觉得她是一个一本正经绝对严肃的人,但耐不住“是非”偏要来招惹她啊?

    譬如祈连沐泽,又譬如前面那位司空家九少?

    她并不是说这位九少对她有什么心思,实则是这位九少爱慕者甚众,不过一句不具意义的问话,就可以给她惹来两位女子不满妒忌的视线,她能说什么?

    就现在,她还感觉全身冷飕飕的呢!

    她也懂了钟离仙友的意思,就是告诫她要安份,不要痴心妄想?

    她心里简直就像有万只羊鸵奔腾而过,难道她的脸上刻着“攀高枝”这三个字吗?

    她连忙表态道:“仙友请放心,你们能带我一程,已是万分感激,况且我现在的情况,哪还有心思想些有的没的?”

    说着越加苦恼起来自己的处境。

    相处这段时日,钟离仙友自也知此女的为人,只引见这事他也要担一定的责任,所以丑话说在前头,对大家都好。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安慰话,“你也不必太担心,做好自己的事即可。”

    赤水就觉得吧这些豪门子弟就是容易想太多,你说这得有多累?

    有这功夫,多参悟参悟法诀多好?

    内心吐槽着,面上却是点头应和道:“我知道了,多谢仙友提点。”

    随即想想又有不对,又问道:“仙友也是要一起离开?”

    钟离仙友道:“自然。”

    “那安平仙友他们呢?”

    “他们得等到凑足人数,再一同出发前往望归岛。”钟离仙友知道她对阴风谷了解并不多,问这也不奇怪。

    “有何区别?”

    钟离仙友瞥了她一眼,淡然道:“最大区别大概在于路程中所耗能量不同吧。”

    赤水闻言,陡然觉得钟离仙友真是一位非常和善温柔之人,你听他这句话说得明明是感叹,语气却又那么平淡,明明有着凌然于众人之上的世族子弟之气概,根本不屑于去计较那点能量损耗,偏偏又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并不以此为傲?

    好吧!如果从赤水的角度来看对方可能有装X的嫌疑,但从对方的角度来说可能这是善解人意的示好之举?

    赤水默默地醉了,赶紧结束这个话题,问道:“那我们还有多久出发?”

    “还得等几日。”

    赤水点头表示明白,话题结束。结界撤离,二人各自养神不提。

    ***

    再说另一边小火非常温和却坚定地否决了齐俊大哥一起出去探险的提议,却也在襄玉城住了下来。

    她首先给远在她灵台的钟英二人传了个平安的信儿。

    钟英什么人啊?和赤水相处最久的弟子就是她,她之前在接到素和家族的人送的喜贴之时就觉得不对劲,这绝非她师傅的作风。

    她师傅这个人吧,看似散慢啥事都不上心,实则心思镇密,做事颇有章法,每每做成一件让人惊讶震惊的大事后,大家再来复盘,都能从之前的事情中查出些蛛丝马迹,所以若论这世上她最佩服尊敬的人是谁,那一定非师傅莫属。

    而现在师傅居然要举办结契大典,无迹可寻之事肯定有异?

    想到师弟比她更弱的修为,她当机立断,决定不去掺和了,还是安心守着师傅的灵台吧。

    果然,很快又有消息传来。

    结契大典上有人捣乱,还是自爆式袭击?还是针对师傅的?

    钟英虽然对师傅的惹事能力又更上一层楼而高山仰止和汗颜,却也是担忧无比。

    咋好好的又惹上祈连家族了呢?

    她入门时蓝家已经被覆灭,自然也不清楚这其中关于祈连家传承玉珏之事,且她虽然也学了点阵技,却并没有独钟之意,所以想破脑袋也猜不出其中的关联。

    此时得到小火的传信,知道师傅本尊虽进了阴风谷,但并无安全之虑,倒也算松了口气。

    师傅心中有数就好。

    若是此时赤水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定会反驳她,她也超级担忧的好吗?特别是不那么靠谱的小火还留在外面?

    此时的小火在做什么呢?

    襄玉城内的城民都知道。

    “小火姑娘又在逛街呢?”有掌柜见着这几天经常能见着已然熟悉了的身影,微笑着招呼道,态度极为和善。

    不和善不行啊,襄玉城领主就在其旁边一直跟着呢!

    “是啊是啊,你这又来什么新物什了吗?”小火笑眯眯地问道。

    “有的有的。”掌柜一边引着他们进入店内,一边吩咐伙计将最近专门从别处调过来的新奇事物都摆出来,就因为有小火姑娘在,襄玉城里就像是活过来了似的热闹起来,有好几家店都开始给外面传信调送物资过来。

    小火姑娘出手大方,而且像个小姑娘似的看到什么都新奇,也不拘什么玩偶法宝,便宜的还是贵重的,只要是入了她的眼,她都很爽快。

    若要问小火哪来那么多灵石?

    呵呵!赤水将积蓄分给了她一部分,大头还在她素和师尊身上。

    之前本尊不是给师尊奉上了六个风绒果吗?素和师尊也不会让她吃亏,离别前给了她一笔非常丰厚的灵石山?

    精打细算的本尊若是知道她这样大抛细洒的花,恐怕会气得吐血。

    好吧!本尊也不可能知道,真是万幸!

    反正有秦钰那张木头面瘫脸跟着,小火也不用怕会遭到算计,所以这些天过得那是相当哈皮?

    秦钰有些无奈地看着小火挑挑捡捡,又买了一堆不知道啥玩意儿,也是无力。

    因为有个同胞妹妹,他早明白这种买买买的时间是不能被打扰的,他默默地等她结好了账出了店门很远了才劝道:“灵石留着修炼多好,这些东西再好看,又有何用?”

    如果不是一些小动作瞒不了人,他都要怀疑这究竟是不是赤水的分身了?之前他还想付账来着,小火还偏就不让,说这样就没有乐趣了?

    “阿钰你不懂……”小火悠悠地看了他一眼,道。

    她也知道啊,可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坐拥灵石山却连记忆都没有的小可怜,这些东西她也不是胡乱买的,而都是以前她熟悉的,所以从这些东西入手,能更快更有效地填充她的记忆空白?

    说起来都是泪啊!

    “阿钰,这么多年了,我还没关心过你的终身大事呢,你的意中人呢?”

    秦钰木着脸斜眼瞥她,“你也会关心这种问题?你不是一直只关心修炼吗?”

    “往事不可追。”小火挥挥手,后知后觉地想到小白都跑了,她早已经自由了嘛,所以她向秦钰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当时的因果。那时因为害怕那两会牵连他人,所以也一直未敢同他们细说。

    此时小火一一说来,也不由感叹,本尊真是不容易啊!

    秦钰默默听着,再回想当初的那些不解和疑惑,也慢慢释然了。

    事出有因,果然赤水还是以前的赤水,只是她考虑得太多又太善于体察人意,所以才会远走他乡,宁肯颠簸流离,也不愿意牵连他们,千云门中人却不能理解……

    “那你说的那个混蛋和那个坏蛋呢?”

    小火指了指额头,“你之前看到本尊了,血契已解,小白也回妖族了,那坏蛋自然没理由来找我了。至于那个混蛋啊……”小火眨了眨眼,“我也不知他去哪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小火也未用真名,只用这个混蛋那个坏蛋的代替?

    反正她觉得很贴切嘛。

    秦钰还要再问,忽见天空一道纯白色与冰蓝色并驾并驱而来,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亮眼的色彩后,落在灵台之上。

    他脸色就是一变,“师叔回来了!”

    “啊?”小火仰着头,目瞪口呆状,“炎师叔真回来了?”

    她现在跑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