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七章 馅饼之大
    在赤水看来,她就像是一个新晋的网红,引起一大波关注的同时,也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了一群黑粉,趁着她困在阴风谷之际,可劲儿的黑她。

    还有那些私设赌局的人,为了吸引人来下注,估计也没少搅浑水。

    世事艰难啊!

    她忍不住又哀叹一声。

    想她多不容易,一直都是稳扎稳打,眼看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崭露头角了,谁知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似的,把她的人生搅得一团糟不说,还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切都从她去祈连家归还传承玉珏开始,现实就像是那脱了缰的野马,一路横冲直撞,回不了头了。

    想想以前她是多么朴实洒脱的人啊?

    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不为过,现在却是要烦恼着这样那样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流言,这酸爽的感觉也是够够的。

    素和知玉觉得,她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以为想出名那么容易?渡劫大陆修者如云,但真正打出了自己名气的有几个?你就偷着乐吧?”

    赤水苦瓜脸道:“我也清楚要出名很难,可我现在一点出了名的好处都没捞到,倒是忙着应付这些有的没的,想想刚才那人?还不定是怎么引来的呢?”

    素和知玉就笑,“历来麻雀变凤凰的戏剧总是最受人关注的,而你偏偏还在结契大典时弄了那么大一出戏,想不引起关注都不行。”

    赤水就觉得对方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根本不能体会到她现在的郁闷和痛苦,所以声音也变得有点闷闷的,心中的幽怨都快凝结成水了,“这就不是我想要的出名方式!”

    她从不认为自己的前途不光明,又有百里前辈引路在前,以她的实力,只要按步就班,稳定提升,很快就可以独挡一面,扩大影响力不在话下。

    然而这一切在归还玉珏那里开始就拐了一个大弯。

    她就这样红了,那她一直以来的努力算什么呢?连师姐师都笑话她过得像个苦修者似的,这苦都白受了吗?

    她这倒不是在钻牛角尖,就是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只是无以言说而已。

    此时,她带着素和知玉看过天衍小队的石雕后,开始从石碑林外围往里,讲解她这些年里收集而来的这些碑林的来历和各种信息。

    素和知玉自然也有这些石碑的信息,但却没有赤水了解的那么详尽。

    赤水收了资源,自然也是尽心尽力,说得颇为详细,她清楚对方也是一片好意,再说有星官仙府和一起组队任务的经历,她现在倒觉得真如多了一个师兄般,很是亲切。

    况且在阴风谷里,自钟离宏毅他们出去后,她再难找到一个能畅谈的人,也是憋得久了,所以一路上,这话就没停过。

    连素和知玉都很是诧异,想想之前任务之时,赤水可不是这个表现。

    那犹如紧闭的河蚌一般怎么也撬不开,把他郁闷的快吐血的人真是眼前这人吗?

    这是转性了?

    虽然心中那点小心思早就被磨得一干二净了,素和知玉仍然觉得有点冤?

    不过只要一想到比他还要郁闷的祈连少主,他心里就平衡了,还有点幸灾乐祸,谁让对方当初使了手段将他调开了呢?

    虽说现在事过境迁,但他发现每见赤水一次,都会有新的发现。

    他一边听赤水讲述,一边余光也在观察着赤水。

    就如同之前那般的谈话,若是以前,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早就从小妹口中侧面了解过她。

    就明天所说,她这个小师妹非常特别,看似循规蹈矩,行为举止非常有分寸,矛盾的是她的心境开阔舒朗,头脑灵活,往往一语中的,信手拈来一句话,也能引人深思。

    素和知玉之前体会不深,也可能是之前赤水还有保留。

    但现在,他是真切体会到了小妹所说的特别之处。

    无论是从之前她驳斥别人的人脉资源论,还是后面的生存哲学论,以及现在她正在讲述了集大家之长的石碑信息汇总,都让他明显意识到她与其他下界修士的根本区别。

    至少,他从未见过有哪一位下界修士能够如此清醒的认识自我,又如果清晰的认识这个世界。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外面有那么多人绞尽脑汁,都琢磨不透她了?

    她好像有着一套非常独特的看世界的角度和方法,非常非常的有意思?

    素和知玉有点后悔了,之前那点小心思来得容易,放弃得也轻松,然而他此时才发现之前都是镜花水月,看到的都并非完全真实的,此时关系拉近,他才恍然,亏大了!

    要知道,天下女修万万,但要想从中找出一个有趣的可不容易。

    并非没有,只是需要缘份。

    他现在猜测,祈连少主在她还未归还传承玉珏之前,就紧抓住她不放了,是不是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而那结契大典,其实也是他顺水推舟的结果?

    “师兄,这块玉碑就是我最近在参悟的,因为所知信息很少,进展极为缓慢,不过最近好像有点头绪了,只不知道对不对,想请师兄帮忙验证下,可以吗?”

    素和知玉闻言,随之望去,却正是那块据说无人破解的玉碑,他当即也来了兴趣。

    只是环顾四周,发现远处有不少目光窥视着,他眉微凝,当即掐了个结界,才转向她道:“你……?”

    本想说她也太不谨慎了,什么话都往外说,谁知转眼看到她的笑脸,哪还不知道这就是她故意的?

    “你是想将发现的东西卖出去?”

    赤水知道瞒不过对方,就点头道:“我在这上面花了颇多心思,其实也才摸到点皮毛,仅靠我自己,这就太难了,若想完全解开,保守估计得花大几百年。”

    素和知玉一点就通,明白她是想群策群力,他扫过玉碑上凌乱的线条,完全没有规律,不由问道:“你说摸到了点边,那你猜出了些什么?”

    就算是他,都不敢一花就是几百年,只为了研究一块玉碑,除非这玉碑上记录的东西价值足够大?

    赤水也不在意别人是否能通过口型读出她说的话,直接就道:“大概知道了,这上面记录着一门神通。”

    “什么?”素和知玉眉心一跳,怀疑自己听错了?抚着玉碑的手却像是被烫着了般飞速移开。

    远处勒剑碑旁,本是修士最多之地。

    此时,更是震动频频,有好几位修士就想直接冲过来问询了,就算还在参悟勒剑碑的,也被这骚动惊醒过来。

    或许是不想惹恼了她,冲动的几人都被阻止了,但是赤水这边几乎是抓住了他们所有的注意力。

    “你确定?”素和知玉自然没忽略周围的情况,瞬间有点麻爪了,感觉整个人都被这个雷弹轰得晕头转向。

    神通啊!比之秘术还要珍贵万万倍的东西,修士梦寐以求却也求而不得之物。

    人有特长神通和天赋神通,这大家都知道。

    特长神通是依靠血脉传承,大多是以本体作为媒介,而天赋神通则要看机缘,能够牵动法则之力,但极少有人知道,除此之外,还存在着一种能够传承的神通。

    神通,之所以能被称为“神通”,就如特长神通和天赋神通一样,不需要动力之源。

    如赤水五感敏锐,只要本体不出问题,这个神通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用,天赋神通也是如此,赤水当初逃进阴风谷,祈连大长老明明看到她使用了天赋神通,然而却没有察觉到任何时空法则之力,可见一般。

    就算是最顶级的秘术,也需要用自身灵力勾引天地灵气,而神通完全不需要啊!

    越是高阶的修士比拼,就越是残酷,且造成的破坏力也越大,弹指间毁天灭地并非只是传说。

    想想看,当双方比拼之时,都算计着灵力量呢,结果对方抬手间一个神通,挥袖间又一个神通,想想都感觉好绝望。

    素和知玉嗫嚅着嘴唇,看看四周如狼似虎般红了眼的一众修士,那虎视眈眈的目光,他感觉整个后背都快灼燃起来,又觉着整个头都大了。

    他不由幽怨地看向赤水。

    对于她一言不合就放雷弹的行为,他简直佩服得五休投地,这外面还有一大摊子事没解决,这又来?

    想想经过一番忙碌刚喘了口气的祈连少主,又看了看周围不自觉靠近像要逼宫的众人,心里诡异地升起了一种庆幸的感觉。

    之前那点纠结也一消而散。

    他真是眼拙了!

    这尊大神反正他是降不住了,还是留给祈连少主去焦头烂额吧?

    “当然,以性命保证!”赤水不知他心中所想,倒是还算平静,其实她发现端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前她一直在犹豫,因为这馅饼太大了,她一人根本啃不下来,她还得小心谨慎地装作未发现,就怕被人察觉遭了毒手。

    却恰巧素和知玉进了来,让她有了主心骨。

    这馅饼太大,仅望归岛素和家族的势力是吃不下的,她需要的是整合整个仙族所有最精英的修士和资源,不计成本的专研,才可能将这块玉碑吃透。

    可她本身的身份地位不足以让她主导这件大事顺利完成,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她被过河拆桥,大家吃肉,说不定她连汤都喝不着?

    在望归岛她能从素和家族据点得到些资源,但并不表示她能调动素和家族的人员和资源,但有素和知玉在就不一样了。

    雏鸟羽翼未丰,却也敢与鹰相搏!

    她自己也想看看,她能做到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