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一九章 名额价值
    素和知玉其实已经很清楚赤水的意思了。

    不就是想让他作为中间人沟通她与各大家族的关系吗?

    想想这关系到一门神通,他心中就是一片火热,别说仅是当个毫无危险的中间人,就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绝无二话,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羡慕着他呢?

    他主动问道:“你想怎样交易?”

    赤水就答道:“这我就不清楚了,还要请教师兄指点一二。”

    反正她现在是没法猥琐发育,广积粮,缓称王了,那就只有拼一把大的,不说将所有人都捆绑到她的战船上,至少也要将大部分世家大族拉过来,而这门神通无疑会是一块非常好的敲门砖。

    利益动人心,她可不认为单凭自己就能保住一门神通。

    且不说每次进入废墟都需要大笔资源,就说以她现在虚浮的名气,常年待在玉碑旁不走,迟早也会被别人看出问题。

    能够活那么久的,又有谁是傻子?

    想到以后她将面临的就是层出不穷、数之不尽的追杀,就像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一般,她就觉得心累。倒不是说她没有自信,而是她清楚地知道,个人的强大终究是有限的,千万别小看了这些修士集合起来的力量。

    他们平时很少合作,那是因为修炼终究要靠个人,但这并不表示说他们不懂合作。

    想想以前她帮黎培训的那群学生,再想想天衍小队,其实答案早就了然于心了。

    当然,她不会否认,被无数人追杀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历炼,对实力提升很有好处,但是明明有轻松大道可以走,为什么要选择地狱难度呢?

    赤水思绪辗转,殊不知素和知玉闻言心中却是一震。

    他以为赤水已经想好了要卖出多少名额,且每个名额的价格应该也有一个大概估值,他却没想到对方会第一时间寻求他的意见。

    他非常清楚赤水的底细,所以才更加震撼。

    依她的身份地位和眼界,就算拜入向紫姑姑门下,其实对于世家大族的底蕴也是知之甚少的。

    仅凭她没有直接狮子大开口,而是向他寻求帮助,就值得让他重视了。

    这说明她没有被即将得到的利益冲昏头脑,也难怪向紫姑姑如此看重与她,她两位师姐也没有说她不好的。

    素和知玉略作思忖,认真道:“我想先听听你自己的想法。”

    赤水想了想,答道:“我还没来得及想很具体的,不过对我来说,具体份数无所谓,反正那玉碑并非只能传承给一个人,至于价格,师兄应该也知道我其实没有外界想像的那样缺乏资源,但我现在缺别的,比如能提升境界的?增长阅历见识的?磨砺心境的?提高实力的?”

    一一数下来,赤水摊摊手,“所以我是真穷,让他们看着来吧!出得少也没关系,我多卖几个名额就是了。”

    看她说得简单,素和知玉听得却是嘴角直抽搐。

    什么叫出得少也没关系?几乎不用思考,他很清楚世家大族高层的想法,价值出高点没关系,但名额一定要尽可能地控制。

    神通又不是大白菜,可以说多一个掌握了神通的修士,就相当于是多了一个可以越阶战斗的高手,这种不确定因素,圣岛高层能乐意?

    若是将赤水的原话传出去,不知道又会有多少高层会内伤到想吐血?

    素和知玉自己还好,反正这些都有圣岛高层头疼,他也就是个中间传话的?

    “你对买家有要求吗?”

    “自然是先紧着世家大族来,底蕴在那呢!要啥没有?还有像端木家族这样家底丰厚的也可以考虑,东陵家族就算了,我仇还没报呢?宗政家族可以考虑……”她记得之前结契大典时对方好像还来送亲了的,她领情。

    素和知玉就道:“我觉得直接将你的原话放出去大概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我帮忙了。”

    赤水赶紧摇头,苦恼道:“可别,正需要师兄帮忙呢?我对他们可是一点都不了解,万一他们塞给我一本破书说是家族秘技,价值千万,而我又不认识怎么办?还请师兄一定要帮我把把关,别让人唬弄了闹了笑话就不好了。”

    素和知玉眼珠一转,“这倒不是不可以,就是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赤水非常干脆大气地道:“第一个名额给你。”

    仅从先前素和知玉能将那些资源以讲解碑林的理由送回来,她就清楚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因为其一:他对她抱有善意。

    其二:他知道她缺资源,愿意损失自己的利益为她着想,这已经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了。

    再加上他的身份和之前初步的了解,又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所以不选他还能选谁?

    素和知玉虽然心中有底,但看赤水如此干脆,也很高兴,直接就拍板道:“没问题,这事就交给我,你放心!”

    有了赤水的准话,再一想到这事对他也是一种历炼,且外面正是一团糟,他当下就有些坐不住了,起身道:“那你这阵子先别出去,安心修炼,等我安排好了再来找你。”

    赤水没有阻止,她也是才知道,望归岛里居然有渠道可以与圣岛直接通信。

    那消息传开的速度,将会比她预计的还要短。

    她估摸着,手一翻,灵犀角现。

    看着这个灵犀角,她眼神掠过一丝复杂,虽是第一次将它拿出来,但它的存在感并不低,就算将它压在箱底,在存取东西时神识仍然能不时扫到。

    她在考虑着,发生了如此大的事,她是不是应该通知祈连沐泽一声?

    毕竟她现在还顶着对方未婚妻的名号呢?

    更别说她手钏里还有他几次送来的一大堆资源呢?

    不过,这个灵犀角是怎么用的来着?

    !!!

    她将其翻来覆去地摆弄了一阵,才一拍脑袋想起来,真是昏头了,这是个双向定位法宝,并不是可以传信的法宝啊?

    为什么她潜意识就觉得它能传信呢?

    真是奇了怪了?

    她立即将之收起,就像是会烫手一般,其实就算灵犀角不能传信,相信消息传开,很快清湖就会找上门来的。

    她就是心里有那么点内疚?

    就像是她因为对方而出名了,虽然她并没有从中捞到丁点好处,但对于自己无端给对方添了不少麻烦,是个人都会愧疚的?

    对!就是这样没错!

    赤水说服了自己,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找点事情来做。

    修炼就暂时不了,她现在思绪也有点烦乱,想了想,她便掏出一方似纱之物悬在半空中。

    这纱仿若透明,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其上还有着淡淡的纹路,这不是别的,正是吸灵虫们进化后褪下来的纱衣。

    是的,吸灵虫再次褪皮了。

    从恍若果冻状半透明之物,直接褪皮变成了无论是肉眼还是神识都不可觉察之物了,之前截下并灭杀逃跑那人的功臣也是它们。

    其状态,就好像它们已经跳脱出空间之外?

    赤水甚至猜测,是否因为灵曦曾看到她与庚桑如涛的战斗,所以对这些吸灵虫进行专门的培育?

    不然为什么会进化得如此精准到位?

    简直就是克服了唯一的弱点,变得神鬼莫测起来。

    她轻抖袖口,将吸灵虫们放出来,今天它们出了大力,自然是要加倍奖励的,她先掏出好些上品灵石,将它们打发了。

    目光再度移到这件纱衣上。

    她怀疑,吸灵虫进化的秘密就藏在这件纱衣上。

    虽则吸灵虫身上的纹路已经隐去,但在这件纱衣上却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通过这些天的试验,她已经发现,吸灵虫不只现在存在感低得连素和知玉都无从察觉,连速度也提升了很大一截,若真如她所猜测的那样,秘密就藏在这件纱衣中,如果她能破解,那她就赚大了。

    所有繁杂的思绪都抛开,她渐渐沉入其中。

    殊不知,外面已经闹翻天了!

    望归岛里乱作一团,很多修士都涌进了废墟参悟玉碑且不说,仙族圣岛,得知消息的高层全都眼珠子下巴掉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再想想至今还未平息的各种谣言,只觉得整张脸都被打肿了。

    说好的趋炎附势、攀附九少呢?呵呵!

    要知道,这道传信通道开通不易,但每次开通,都是因为阴风谷里发生了天大的事,之前就算是得知其内忽然出现一只空间系大妖,他们都没有用过。

    这次却是顾不得了。

    信虽是由素和知玉传出来的,但顶级世家几乎是同时收到了信息。

    祈连沐泽面无表情,就是额际青筋止不住地跳动,面对祈连大长老频频看来的目光,说实话,他有点想打人!

    就听他曾爷爷幽幽地道:“你的眼光倒是极好的!”

    祈连沐泽还未想好怎么接话,却听对方接着又说了一句,“就是哄小姑娘的手段还差了点!”

    一击必杀!

    祈连沐泽就像是被当胸刺了一剑似的,只觉得内伤,他不顾心中伤口还在滴血,快速道:“曾爷爷你就别闹了,还是先给各大家族传信,一起商量具体怎么办吧?我估计,望归岛肯定都乱套了。”

    “这个先不急。”祈连大长老并没有那么着急,道:“先将在的几位长老都请来,先确定好需要的名额以及能够付出的资源,有个底才好谈判。”

    祈连沐泽以为曾爷爷会想着先去探探其他家族的虚实后再做准备?

    看来这是要认真了?

    不过想到这关系一门神通,慎重些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他尽量不让自己现在去想那个掀起了这场超大风暴,又处于暴风中心的人儿,深吸了口气,接下来还有无数场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