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五六章 转折机遇
    等等,赤水动作蓦地停住,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刚才忽悠祈连永明,难道不知不觉中,连自己也被忽悠瘸了吗?

    又或者,是被困久了,糊涂了?

    她若是动了灵犀角,祈连沐泽肯定会知道。

    感觉三观又被拉低了一个层次的赤水,相当复杂地放下了手中的灵犀角。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与祈连沐泽的这段关系。

    扪心自问,就算到了现在,这也并非自己真实所愿,虽则对方是唯一一位主动走到她面前,且承认自己感情的人,还非同一般的优秀。

    在不少人眼里,她这样折腾,其实就是为了能配得上他?

    然而,她自己清楚,并不是的。

    他们之间,隔着一整个世界的距离。

    她心墙厚似墙壁,她自己也很绝望,然而这个世界因为修炼,无时无刻不在审视内心,无一不是在提醒她,自己的不同?

    她也不是没有被感动,且不只一次。

    进入阴风谷,是环境逼迫,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如果没有这事,经过长期相濡以沫,或许又会是另一番局面?

    然而没有如果。

    前世曾听好友说起,如果自己无法确定是否喜欢某一个人,那么只要幻想一下,那啥啥啥?

    所以,现在,赤水只要想到,从麦丘启明那里看到的顶级双修秘典,主角换成自己和对方?

    她就扭曲脸,不能接受。

    或许,因为之前糟糕的感情经历所打击,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开始接受一段全新的感情?

    与之相比,貌似关于自己重生的秘密,因为残影师傅的仇恨而对祈连家有的芥蒂,都不是最重要的了。

    由此,赤水也发现了自己自私的一面。

    不管怎么说,祈连沐泽的感情是真挚的,虽然其一开始动机不纯,夹杂着某些成份,并不那么纯粹,但总比她自己,坚守着自己的心,毫无回应的好?

    她也并非恋爱脑,非要计较那点杂质,之前也不是没有祈连家弟子直言,说她态度冷漠,薄情寡义什么的?

    但是怎么办呢?

    或许是一直以来我行我素惯了,她还真就养成了随心的坏毛病。

    她觉得她可能要辜负了对方的期望了。

    她最后看了眼灵犀角,将之封印后,打算以后找机会还给他,随后拿起星玦,联系了司空明依。

    反正司空家承诺过,他们负责提供材料。

    便宜不占白不占?

    赤水这边理清了思绪,下了重大决定,而在小火这边,却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

    小火,也不知道,这个传承仪式进行了多久?

    她一直在不停回想之前的所见所闻,将外环,内围,地上城,地下城全部统合在一起。

    再重点回顾信所说的所有,一个诡异的,完全不敢想像的,甚至堪称恐怖的结论出现了!

    然而正因为它太过恐怖,连小火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结论究竟是如何作出的?

    她竟然神经质地怀疑,她所见的这一切,都不是真实存在的?

    她为什么会这样想?

    是因为一开始见到无双圣主驱役万鬼,忽然发现无双城鬼修之多,远超本尊对于鬼族的印象?

    又或者是外环那奇怪的重力系统,不符合生存规则的绚丽的五彩巨蟒,在她心里埋下了一丝怀疑?

    更或许是内围那些艳丽奇怪的原始生物,完全不符合她所能认知到的物理规律?

    可是,信,还有芸他们那么多人,又怎么说?

    篝火晚宴上,那烤得喷香扑鼻的妖兽肉,无论是从颜色,肌理,香味,还是口感,无一不符合她内心对它的期许?

    所以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还有紫加,他在其中,又是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现在想来,她当时就觉得他的变化非同一般的大,究竟是真还是假?

    小火想破了脑袋,为了这个结论,一会儿在找证据证明它,一会儿又以自顾想着理由试图推翻它,感觉也快要精分了?

    不管她如何的不能接受,真理都是越辨越明的。

    越是到了后面,她越肯定,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

    虽然很对不起一直善待她的信和芸他们。

    她都更愿意直面真相,而非是故作不知,骗别人的同时,何尝不也是在欺骗自己?

    心绪稍有平复后,小火才开始思考。

    基于这个现实,让无瑕圣子他们抢破了头的传承,究竟是什么?

    她灵光一现,难道就是这个堪称完美版虚拟现实的幻境制造技术么?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技术非常的牛!

    要知道,这不仅骗过了她,还骗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为了传承而前赴后继的圣子圣女,说出去都是骇人听闻至极,好么?

    不提别人,就说她自己。

    因为在翠烟宗种了刺魂香,她的灵魂敏锐强度,远超同期,就算她仅是一个分身,灵魂本质是不会变的。

    再加上修者对于整个世界的理解,对大道的掌握,她眼中的世界,除了目光所见,还包括了一部分道韵。

    连她都骗过了,这传承之恐怖,难怪引得无数修士争抢?

    等等,小火总觉得刚才忽略了什么?

    潜意识里,她觉得会很重要?

    她又花了些时间,重整思绪,进行思绪回溯。

    走马观花一般,顺着之前的思路理下来,她都佩服自己,能考虑到如此之多,原来,早在很久以前,她自己潜意识里就察觉到了事实的真相?

    刺魂香啊,虽然这段特殊的记忆并不在她这里,但是,不妨碍她想像本尊为此吃了多少苦?

    等等,刺魂香?

    找到了!

    她恨不得一拍大腿,刺魂香,紫加,苍澜宗前辈,以及芳灵真君,他们有什么共同点?

    为什么全都往着这个奇怪的地方跳?

    前赴后继,丝毫不比那些圣子圣女差?

    不就是因为他们全都被种了刺魂香吗?

    虽然就算是本尊,也早也追溯不清,苍海大陆四大势力得到刺魂香的来历,但这并不妨碍小火大胆设想?

    难道,这就是翠烟宗传承的翠色玉简中所说的,只有炼成了香控术,才能进入的上人洞府?

    难道芳灵真君,以及苍澜宗的前辈,均是炼成了香控术,得到了翠色玉简中隐藏的地址,才找到了这个地方来?

    !!!

    小火懵逼脸:……

    与他们相比,本尊就弱得一比了啊!

    甚至,本尊好像都没有很在意那个香控术,自从她缷下翠烟宗的大任,将翠色玉简传承下去后,她就很少研究香控术了,明显是已经放弃了这个机缘。

    嘿嘿,本尊肯定要好好感谢她。

    看她什么运气,误打误撞也能跟上前人的脚步,牛吧?

    本尊虽然香控术未练成,但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那就是为了五个分身作想,她将灵魂里的所有信息分类整理了一遍。

    除了记忆相应缺失以外,本尊的所有技能信息,都有单独整理出来。

    简而言之,这个香控术,她也是会的!

    想做就做。

    不就是练个香控术吗?

    她也可以!

    虽然她现在仅是意识状态,但她还是试着回忆香控术的法诀,假装自己开始练习。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她的眼前,出现了变化。

    她的知觉又回来了?

    眼前,出现了一轮由无数灵丝组成的超大透明的圆盘,上有无数细密的凹槽,给了小火一种无比眼熟的感觉?

    这……,这不会又是一个如同地下城一般的迷宫吧?

    难道就不能换一个招吗?

    虽然心下吐槽着,但小火也知道,这,恐怕才是真正的传承考验吧?

    所以,其实之前那些杀戮什么的,都是做了白功?

    让她吐一口血先!

    不管怎样,该闯的迷宫还是得闯,不然留着过年吗?

    她抽出神识,试探地探入圆盘中?

    谁知,刚一探入,就有着一股强悍的力量,一把攫住她的神识,几乎是连同她整个灵魂,都投入到了圆盘上。

    视角转换,竖着的圆盘,变成了平直。

    经历了这么多,小火有一种直觉,这个圆盘仅是将她的知觉投射入内,其实她的元神,应该仍是站在圆盘外。

    不给她多想的时间,霎时,千军万马,从那与她相连的凹槽中涌来。

    现在不应该称为凹槽了,而是一条条相当宽阔的大路,所以想像一下这种局面?

    整个大地都好似在颤抖?

    使得整颗心脏都好似要蹦出来似的,热血沸腾……

    来吧!

    虽然清楚这是虚假的,但真的是栩栩如生啊,她特意观察,无论是这些修士的动作表情,还是皮肤上浅细的绒毛,以及受伤后血骨切开的感觉,无一不是逼真得……让她怀疑人生?

    当然,这次她再不会蛮干了!

    在初初试了下手之后,她开始前进。

    同时开始运行香控术。

    刚开始,非常不顺利,反倒因为此,激发出灵魂的香气,刺激得那些幻像好似发狂了一般,攻击力陡地提升了一大截。

    她还因此受了不轻的伤。

    但架不住她越用越熟练。

    香控术本身就是一种迷魂术,以前本尊只以为这和翠烟宗全是女子有关,以为自己未能炼成,是因为自身性格太过坚毅,不够柔媚之故。

    但此时去除了偏见,又有着周围无数的参照之物,小火很快就使得有模有样起来。

    从最开始仅是能影响这些幻像的动作,到渐渐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操纵之力,到夺权反向控制幻像,甚至,摸清了门路,自己也能结造出一个小的幻像?

    虽然还很拙劣,粗糙,漏洞百出……

    如若香控术是获得传承的敲门砖?

    那么,小火开始有点期待了,真正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