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八一章 周折辗转
    如果要问小火有什么感受?

    额,大概就是那句,我信了你的邪吧?

    逗她玩呢?

    这些可都是活了几千年老古董,想她前辈子,整个人类文明也不过才几千年上下,用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去唬弄他们,小命还能保得住?

    也或许是小火的眼神太直接了,紫加终于沉不住气,笑出了声,“……你还当真了?”

    小火神之蔑视。

    “好了,不逗你了,我也不想回去找他们,但是,地宫出口被信他们带人堵住了,为了不被他们针对,只有回去找他们了……”紫加摊摊手,无可奈何道。

    小火闻言,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那快走!”小火自己也不愿意面对信和芸他们,这种感觉非常复杂,按理,他们一直没有亏欠她,同时还给予了她不少帮助。

    但另一方面,自己的遭遇又和他们整个一族有着直接的关系。

    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她现在还不知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所以相比之下,她宁愿去面对鲁前辈他们。

    仍然是紫加带路,出了法阵,小火才发现,相比起法阵里的风平浪静,似岁月静好般的归隐田园景象,外面地动山摇才是主旋律。

    小火稳住因为波动而飘摇的元神,惊道:“地动已经蔓延到到这里了吗?”

    紫加也面色一沉,再不见之前些许放松之色,他们对视一眼,迅速往远离地动的方向,也是地宫深处遁去。

    “等会你跟着我就行,我自有主张。”

    “好!”小火立即答应,没有二话。

    紫加心下微动,果然还是那个人,这或许才是她最本初的性子,有点跳脱,有点机灵,但在关键时刻又能分得清楚,是能让人放心并将后背交出去的人,只是因为某些经历和成长,才变了模样……

    瞬时,他整个人放松下来,如释重负一般,整体气质都不同了。

    人还是那个人,脸还是那张脸,还是同样的装束,但看上去就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这又是什么绝技?

    连气质都可以瞬间改变的?

    小火突然觉得,本尊不行了,她这些年虽然还算勤勉,但是,与别人的连接太少了,所获知的信息也少,只闭门造车可不行,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是要吃大亏的?

    她默默记下这事,前方,已经能远远看到了鲁前辈三人。

    那三人也已经看到了他们。

    紫加远远便打招呼,“鲁前辈,韦道友,文道友。”

    小火默默跟在他身侧,依样行礼。

    鲁前辈面色阴沉,眸光扫过他们二人,微眯着眼道:“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紫加似是万分惭愧地道:“在下刚才急于找寻先祖的下落,乱了分寸,请前辈和两位道友见谅!”

    “这么说,你们是找到你先祖的下落了?”

    紫加精神面貌的改变作不了假,再看小火,仍是一副平静中带着茫茫然的表情,衣衫整齐,也不像是经过了打斗的样子?那他们是没有进入核心区?

    “是,已经安置好了先祖的骸骨,之后便想着来找前辈了……”

    紫加话未落,韦道友在一旁就大咧咧地出声声讨道:“我说你也是,鲁前辈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想去找你先祖,说一声就是,至于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跑了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打算过河拆桥,独吞地宫的宝藏呢?”

    小火听出来了,这位韦道友,看似在抱怨,实则却是在给紫加解围,他们关系很好?

    紫加非常惭愧地看向鲁前辈,对方还未发话呢?

    鲁前辈沉默了数息,小火都有些忐忑了,他才出声道:“韦小友说得没错,我辈修者,当谨言慎行,万不可再如此了。”

    对方这话已经非常严厉了。

    若其是紫加的长辈,说出这话无可厚非,是对小辈的教诲,但他们仅是临时结盟的关系……

    就见紫加一副受教的样子,“前辈说的是。”

    小火默默地扁了扁嘴,似是忍住了,没有说什么。

    鲁前辈神线扫过她,也似没有在意。

    就听紫加又道:“其实在下并不是针对前辈和两位道友,而是想甩掉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女子,又加上想尽快寻找到先祖的骸骨,脑子一急,就有点冲动了。”

    此话一出,韦道友面露惊讶之色。

    鲁前辈面色似乎也缓和了一点?

    小火绷住小脸,心里的小人却快翻天了!

    高,实在是高!

    连她都没有想到,紫加会将大半的锅甩到入画身上,难道这就是他之前接纳入画的真实原因?

    更高明的是,他没有一开始就解释,而是在诚恳认错,并在取得大家的谅解后,再来解释,这感受可就不一样了?

    小火就感觉,三人的面目都和善了一点?也让他们二人近前了。

    韦道友便问道:“怎么,你们与她有过节吗?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紫加略微皱眉,摇头道:“过节谈不上,之前在等你们之时,她自己找上来的。”

    “那你们怎么……”

    紫加知道他要问什么,打断他直言道:“那是因为你没有听过她的事迹,如果你们听说了,肯定就不奇怪了,奉劝道友一句,以后遇到她,最好躲远点!”

    他说得郑重,韦道友似乎就相信了,拍了拍紫加的肩膀。

    “闲话不多说了,这里,你看看,可有什么办法?”

    “你们要进绝地?”紫加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禁制,问道。

    韦道友理所当然道:“哪有进入宝山又空手而回的?那不是浪费时间吗?你快看看。”

    这是在说他们之前没有什么收获吗?

    小火也有些好奇地望了两眼道:“来得及吗?地动已经蔓延到地宫内了……”

    鲁前辈就道:“还有时间,有你们加入,肯定可以打开。”

    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或许,这三人之所有再度接纳他们,也有这一层原因?

    紫加看了小火一眼,咬了咬牙,“那抓紧时间。”

    他还给小火分配了个任务,鲁前辈等三人,这才知道,小火也是精通阵法的。

    至于一直跟在韦道友身边的那个女子,存在感实在太低,被所有人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小火却最怕面对这类人,因为你摸不清她在想什么,也猜测不到她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所以她下意识就多看了两眼,同时,还有些疑惑,心底泛起的一丝诡异,说不清,又道不明?

    她不得其解,便自觉地避开她,将注意力投注到禁制之上。

    她阵技尚在,紫加也不弱,又有鲁前辈为主导,五人齐心协力,很快就找到了前路。

    他们二人在前,鲁前辈居中,而韦道友二人垫后,迅速前行。

    在他们身后,韦道友已经能看到了那支遗族活动的踪影,不由提醒大家道:“他们要追上来了。”

    几人加快速度。

    “真有人得到了传承?看来,他们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韦道友这话说得似悲似喜,听上去甚至还有一些难受?

    想想也是,明明传承近在眼前,却眼睁睁看着别人得去了,心情怎可能好?

    紫加叹道:“这样也好,至少我们不用一辈子困在这个鬼地方了。”

    看上去,他也不是不失落的?

    小火余光瞟过他,保持沉默……

    却不想,禁制的尽头,竟然通向了又一个折叠空间?

    什么鬼?

    “真有宝藏?”小火和紫加二人惊讶更甚,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专用的储藏空间,周围摆得满满的都是木架子,架子上则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盒,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韦道友似恍然道:“难怪那些遗族要追来,这里肯定有好东西。”

    几人互看一眼,鲁前辈打头,他们三人直接放弃了这个空间里的东西,往更深处飞遁而去。

    与之相比,小火和紫加就慢了一拍?

    怎么办?

    紫加示意,跟上去?

    走!

    小火也明白了,合着摆在外面的都是大路货,真正极品的好东西,一般都会藏得更深,所以他们三人放弃得干脆利落,也很有道理。

    就是这也太……那啥了吧?

    都是套路啊!

    小火边往前追,边想着,也不知紫加先祖到过这里没?

    “对了,入画呢?”

    紫加答道:“你关心她?她现在已经和信他们汇合了,就在后面。”

    “那我们现在就是等着他们追上来,是吧?”小火有些期待道。

    “嗯,只要让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前面几人身上就行,要想出去,还得紧跟着他们……”

    小火叹息,这一番周折,也是可以的。

    不过,收获不菲,这波不亏。

    忽然,变故又生,小火本以为跟在紫加身边,就算万事大吉了,却不想,眨眼之间,她就感觉全身,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束缚着,而紫加,明明就在她旁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而且,他还保持着相同的速度往前飞奔,嘴唇微动,似乎还在传音?

    是在和她吗?

    摔!

    沉默已经不再能代表她的心情,她想打人了?

    好不容易傍上了个靠谱的小伙伴,这才多久,又出了幺蛾子,这还能不能好了?

    “……无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