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八三章 谁更无辜
    小火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要阻止他们离开?”还是说,要赶尽杀绝?

    不会吧?

    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吧?

    小火心里怕怕的,其实说起来,她还真不了解无瑕,要知道这个世界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疯子,她可不希望自己也遇上一个?

    尤其是在自己还落到对方手中的时候?

    可惜无瑕圣子并无解释的意思,挟持着她一个瞬移,正正在右祀大人赶到之时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信与鲁前辈等人也立即分开,双方各自回防。

    再加上右祀大人所带的人,以及拉风出现的无瑕二人,一下齐活了!

    分立四个方位,成鼎立之势,也幸好这里原本是被开发出来储存东西的,空间非常之大,不然,这几波人怎么能够容得下?就这样,还有不少遗族被落在了后面。

    小火在出现之后,就遇到几道惊愕的视线。

    是之前监控着她的人,就见他们看到她,下意识又去看一个空位。

    小火想,那里肯定是那道幻影的所在,而无瑕圣子在带着她出现的瞬间,同时收回了幻影。

    而紫加,看到她出现,反倒没有意外的表情。

    也对,她和无瑕圣子才相识几日,哪比得过本尊和紫加数千年的交情,他会发现也不奇怪。

    得到想知道的后,她收回视线,头微低,保持沉默状。

    内心则在猜测,无瑕圣子想搞什么鬼?

    而对面,右祀大人面色非常差,她先是扫过其内一片狼藉,视线落到鲁前辈等三人身上,似在强忍着怒气,随后才看向了无瑕圣子,甚至还看了小火一眼。

    小火就感觉到通体一寒,不由便往无瑕身后缩了缩。

    好在右祀大人很快收回视线,正视无瑕圣子,问出了第一句话:“你都已经将这个空间毁了,还不够吗?你还想如何?”

    右祀大人终于还是放下了身段,说了句软话。

    小火不知她是不是为了她身后那些族人,反正,所有人都被惊了下。

    就连信和芸他们,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

    小火也在猜测,是啊!无瑕圣子就算有空间意识保护,但毕竟寡不敌众,别人或许奈何不了他,但有右祀大人等人在,他也不可能伤了他们就是了?

    所以,你究竟想做什么啊喂?

    在一众瞩目之下,无瑕圣子却是无辜地一笑,泰然自若道:“我有什么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决定的人可不是我,我也不过是命行事罢了……”

    他说罢,眸光移向鲁前辈一侧。

    小火:“……”

    在场除鲁前辈三人外的所有人:“……!”

    小火迅速和紫加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眸中看到了意外之色。

    讲真,这隐藏得也太深了吧?

    不说信和芸他们反应最直接,又后退了几步,更加防备之外,小火不由也往鲁前辈三人看去。

    鲁前辈怎样不好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韦道友却有些沉默,又有点神思不属,也不知在想什么?

    倒是他身后那位姓文的女子,直到现在将她和无瑕圣子联系在一起,她才恍然想起,当初陪在无瑕圣子旁边的那个戴着斗篷的女修,她还曾奇怪过她的身份,只是后来她一直没有出现,她也就忽略了?

    这样想来,之前她看着对方,心里那种怪怪的感觉,也有了解释。

    小火拧着细眉,咬着嘴唇开始思考。

    这样说来,无瑕圣子与文道友他们是一伙的,那么也就是说,无瑕圣子进入这里,是有预谋的?

    她忽然又想起,当初无瑕圣子找上她之时所说的那句“我知道的,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

    小火:“……”

    特么直到此时,她才完全明白,无瑕圣子所说这句话的份量?

    他果然知道得非常多!

    摔啊!

    想起他当时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和眼神,小火就想去找块豆腐撞一撞,为那个傻缺了的自己!

    她一直以为,他所知道的,必然是在外面部落里,作为圣子培养时所知道的,谁能想到,他连进入这里都是有预谋的啊!

    等等,有预谋?

    她看了看无瑕圣子,又看了看鲁前辈那一方还未表态的三人,又皱了一下眉。

    从小苗那里,她也知道了,如她这样的实在是个例,若非其部落原本的圣女出了岔子,这事无论怎么也轮不到她。

    而无瑕圣子呢?

    小苗她们没有特意提起,说明他是从小就被培养着的。

    前面说到了有预谋,那是不是可以猜测,无瑕圣子从小到大的一生,都是别人预谋计划之下的产物?

    更或者说,他或许都不是原来的那个无瑕圣子?

    小火盯着前面的背影看,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而在场其他人,都随着无瑕圣子的话,将目光聚焦到了鲁前辈三人身上。

    右祀大人也不例外,她眸中还带着丝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深沉,就像是两个黑洞一般,深深地看向这三人,“……是你们?我是真没想到,你们能干出这番大事来!”

    相比于对着无瑕圣子的软言轻语,对着这三人,右祀大人似乎又是另一种态度。

    她好像非常了解他们,并且,不太看得上他们?

    鲁前辈忽地大笑道:“不错,连右祀大人都没有意料到,说明我们干得还不错,我非常高兴。”

    话虽如此,他面上看似笑着,却没有让人有一丝高兴的感觉,反倒有些遍体生寒的惊悚感?

    右祀大人闻言,便讥笑道:“又不是你们自己做到的,高兴什么?你们最大的成功之处,不过是选对了人。”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无瑕圣子。

    鲁前辈却似乎不在意,道:“只要成功了就行,能够亲眼看到你们从原来的高高在上,沦落到现在成为丧家之犬,还急着奔逃活命,简直比吃什么灵丹妙药还要爽快,你们觉得呢?”

    他说着,问旁边两人。

    两人俱都点头,只不过文道友神色如常,倒是韦道友,反应似乎慢了一拍。

    就在这时,信忽然站出来,责问道:“鲁修,我们自认从接纳你开始,从未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鲁前辈看向他,道:“这是上古遗族留下的秘法传承,你们以为是分猪肉呢?怎么?你们守在这里,就能得到了吗?可笑至极!”

    “我这是在解救你们,你们不想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吗?一直被困在这里,你们也不甘心吧?”

    “你不要混淆了,我们如何,不关你的事。”信望向鲁修的眼神非常不善,若非现在形势不对,说不定又要开打了?

    “就是。”芸也愤愤不平道:“我们有没有亏待你,你自己清楚,只没有想到你还恩将仇报,将我们的家园尽数毁尽,便连这里的储备也不放过,这下你满意了?”

    鲁前辈面露不屑,“呵呵!什么是恩?这一切,难道不是你们造成的吗?”

    芸还要呛声。

    “等等!”小火忽然打断他们,视线在他们两方飘忽不定,最后落在右祀大人身上,带着疑问,“我听你们的意思,怎么你们都是被困在这里,你们不是掌控着通道吗?”

    就听右祀大人叹息了一声,看着她的表情带着些怜悯,“本来等以后也会告诉你们,既然都这样了,那你们也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什么真相?”为什么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右祀大人却没再看她,而是看向了鲁修三人,“之所以瞒着你们,其实也是好心,不想让你们绝望,却未想到……”

    她顿了下,摇摇头,“这还得从我们的先辈意外闯入此地开始,他们接受传承失败,却发现这竟然是一个连环局。”

    “怎么说?”无瑕圣子问道,他之前一直保持安静,现在却又忽然出声,明显也很关心?

    “先祖发现,那支上古遗族在设置这个传承之时,就设计了这一切,通向这方世界,有无数个入口,但是俱都非常隐密,所以其实能进来的人不多,但是出去的通道却只有一个……”

    有出口?

    在场还不知道真相的人都将耳朵竖了起来。

    芸却咬了咬唇,站在信身边,似乎有些难过?

    “只是,那个通道千年才会开启一次,而且只能出去一人,而其他人,则要进入绝门,接受生死考验,若运气好,就能出去,若运气不好……”右祀大人语气平缓,仿佛与她无关似的?

    但其实,他们也是被那支遗族算计的产物,为了活命,不得不在这片空间里繁衍生息,还要守护着传承?又或者,也是在有意无意地行使着挑选传承人的权利,或者说是义务?

    预感成真,小火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出口开启,是什么时候?”

    “就在这几日。”不得不说,这问题问得好,一下问到了关键处,右祀大人便又看了看小火,目光中有些惋惜之意?

    小火还在怀疑自己是否感觉错了,就见右祀大人面色一整,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严厉道:“因为前段时间人心不稳,也让你们钻了空子,我知道你们有怨气,从进来的人当中挑选优秀的种子,也是为了族群的稳定性和繁衍,所以,我们并不亏欠你们。”

    她下了定论后,语气缓和下来,“不过这样也好,正好绝门马上就要开启,大家各听天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