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九零章 舍我其谁
    天衍小队群里的人,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但都不得其解。

    他们毕竟对小九了解不深。

    而在圣岛祈连家族这边,祈连沐泽等人听到消息,却是完全不能理解。

    赤水再一次用行动证明了她的不可捉摸性。

    祈连无疾在星玦上,竟然直接问他家少主:你说她是不是疯了,居然还想去跟圣岛高层叫板?

    坏消息总是传播最快的。

    在司空二长老造访圣岛高层,转达了赤水的原话后,这个消息就像病毒似的,以超乎想像的速度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不得不说,这就是星玦的优点,及时和便捷性?

    祈连扶英此时回到了圣岛,刚好撞上这则消息,也是惊讶得胡须都差点扯断了,对众人道:“难道她不知道,她的根基全建立在星玦上,而星玦才刚刚出现,她这般张狂,是想彻底毁掉星玦吗?”

    若真惹毛了圣岛高层,星玦算什么?直接禁用了就是。

    祈连大长老此时却是沉默不语,闻言也不过抬眼扫过他,转而问报信的人:“圣岛现在是什么态度?”

    祈连姑母就叹道:“全都炸锅了……”

    祈连大长老又沉默了两息,这才问祈连沐泽:“你怎么看?”

    祈连沐泽道:“她这人非常怕麻烦,从她以前百年如一日般的,随便裹件黑袍就可以看出来,更何况,之前司空家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露,明显是她突然改变了主意,肯定有其它我们并不知晓的特殊原因。”

    他只是就事论事,却也基本猜中了事实。

    “听无疾说,她好像还为此立了个天道誓言,天道还给了她回应。”祈连姑母也满脸惊色,如赤水这般大胆的,她虽不是第一次见,但是别人,那是有底气,而她呢?

    “现在圣岛高层全都气疯了,本来之前保持着中立观望的,现在全都倒向了制裁那一派。”

    如此嚣张,再不制裁她,她怕不是要上天了?

    祈连沐泽抽了抽嘴角,圣岛高层是闹翻天了,然而,各大家族的小辈得知消息,却是喜闻乐见。

    甚至因为这事,他们又制作出了好些掀桌子,掀板凳的唯我独尊版表情包,随着这个消息传开,也迅速扩散了出去,他就看到了几张一言难尽的。

    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们打算怎么制裁?禁用了星玦吗?”他其实并不担心,星玦虽然出现时间短,但却像是星火燎原一般,瞬间就风靡了整个仙族。

    先不说制不制裁得了赤水,她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世家大族所有弟子,第一个就要跳出来不答应。

    祈连大长老眼角微紧,道:“星玦是各仙尊都默认的,圣岛的权利高于世家是不错,但这明显不属于他们的权利范围。”

    略下没说的是,要制裁一个人,方法有很多,没必要选择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式?

    祈连姑母摇头道:“但是她这样做,是直接折了高层所有人的面子,他们岂能善罢干休?”

    祈连扶苍颇有些无语道:“不能制裁星玦,她人还在阴风谷里,好着呢?难不成要等她出来?”

    在后方旁听的几位小辈闻言忍俊不禁,互相对视一眼,止不住就笑出了声?

    旁边就有人道:“她不是还有两个徒弟吗?或许圣岛会从她周围亲近的人着手?”

    祈连沐泽道:“别想了,她那两徒弟,早在星玦还未推出来时,就已经被司空家接去了,至于朋友,如子车明幕这种只有几面善缘的吗?”

    一众都听得无语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果然能制造出星玦的,本身也是个奇葩吧?

    他们还是漏了秦钰等人,这里另有原因,如果当初的结契大典顺利举行,他们作为赤水的亲朋出席,也就没有误会了,此时,他们却是被祈连家人,归类到了如子车明幕一众中。

    祈连姑母定声道:“无论如何,高层的脸面不能丢,他们肯定有办法。”

    祈连大长老摇头:“她如此肆无忌惮,肯定有后手,我们拭目以待就是。”

    他也要看看,他自己的眼光,究竟好到了何种程度?

    这样的议论,并非只有他们在进行,在圣岛各处,大大小小的聚会中,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并且,迅速辐射到了整片大陆。

    百里仙尊的灵台。

    屈门仙尊赖在百里这边,到了现在仍然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此时天清气朗,暖风和煦,他便拉着百里在半山的凉亭里弈棋,顺便消磨难得的悠闲时光?

    星玦的消息来得太快,二人几乎同时收到了消息。

    屈门仙尊可是清楚地知道,那丫头与百里关系不浅,他便有些戏谑地看着对方道:“这也是你教的?”

    百里眉峰未动,连看都没有看他,自顾落下了一子后,才道:“不是。”

    屈门仙尊啧啧两声,“我还以为,你看中了她,是预备收作道法传承弟子的?”

    百里微顿了下,似是解释地道:“是穹目送来的,我不过是稍加指点了两句。”

    屈门仙尊挑了挑眉,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眼神,手指捻起一枚白色棋子,看了看,“关于这个消息,你怎么看?”

    百里浅淡地望了他一眼,没有错过他眼神深处想看好戏的意图,启唇道:“这才算有点样子了。”

    “嗯?”屈门仙尊满脸意外,真不是装的?

    百里眸光扫过棋面,手指摸向了棋盒,边道:“你不觉得她太绵软了吗?缺少了一点棱角。”

    “呃,有吗?”这怎么和他所知道的不太一样?

    看到现在东陵家有多惨了吗?就一个星玦,就将他们家族无形地排除在仙族之外,更恐怖的是,她还给东陵家族贴上了一个永远也拿不下来的标签,而这种状况还将随着星玦的发展,一直持续下去?

    这还能叫绵软?

    我们是不是对“绵软”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屈门仙尊心想,东陵家族现在恐怕是恨不得赤水能捅他们两刀,了结了因果,也好过这样的折磨吧?

    他怎么觉得,那丫头好像非常记仇呢?

    “有。”百里不知他心中所想,平铺直述道:“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生存的方式,她之前一直苟着,本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不同的选择,走上不同的道路,收获也将不同。”

    他抿了抿唇,“苟着”这词还是听她自己形容的,此时,星玦自带表情包里就有一张这样的表情包,所以也不用担心对方听不懂。

    末了,他又总结道:“现在这样挺好,终于有了点锐气。”

    明明心智胆识都不差,却过着四处飘零的日子,还是个女娃,想罢,他又摇了摇头。

    屈门仙尊就问道:“你就不怕,她真把天给捅破了?”

    “等她捅破了再说吧!”

    屈门仙尊心想,等她捅破了可就来不及了?圣岛那些人是好惹的?

    没事还能将人啃掉一块肉,她这上敢着找事儿,确定不是在找死吗?

    不过,他也不是很了解赤水,此时看百里淡定的样子,不由道:“你对她的评价,感觉不低呀?”

    “她这人,喜欢万事早做准备,现在这般,肯定是已经有了解决之策。”百里瞥过他,又道:“你若是想看戏,拭目以待即可。”

    屈门仙尊耸了耸肩,连他都不得不承认,星玦这东西,简直是太合乎他的心意了。

    对于他这种喜欢到处围观八卦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个神器有没有?

    最为重要的是,星玦相当于是彻底将他解放了出来,他不用担心因为收到消息不及时,又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用了星玦以后,他发现,他的时间忽然变多了有没有?

    所以说,这才是他赖在这里不走,最根本的原因?

    无论外界各方的反应,赤水此时,还是在和司空二长老对话。

    司空二长老是真的有点担心了,从圣岛回来后,立即就联系了赤水。

    而赤水明显不太在乎:不管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将外网星玦撒出去。

    司空二长老不知赤水的打算,提醒道:你那个补贴红包,当真确定要做吗?外网星玦你拿不到分红,其比例却是内网星玦的十倍以上……

    赤水却明了对方的忧虑道:这只是短时间的活动,不要紧。

    二长老:你心里有数就好。

    赤水:[犹豫]长老,我师尊的星玦外网序号是多少?

    二长老:想通了?

    赤水:是我想差了,之前还想着逃避来着?

    二长老:想通了就好,她的序号是·##¥%·

    赤水:收到。

    对话结束,她拿着序号,在室内来回走了几圈,甚至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反应和情绪,那种忽如其来的下意识逃避的心理,是怎么回事?

    两只铃铛似乎感应到了她的焦灼情绪,轻缓地摇动。

    低若未闻的音波在空间中扩散。

    赤水闭上双目,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元神。

    抓到了!

    神识所见,一根细若蛛丝的无色之物,短短不过些许,轻若绒毛,从元神中被强行分离出来。

    她直接就着丹火燃烧,久久才将之烧没。

    她不由沉思,这是上次与雪蛾母对战后,逃过了她盘查的漏网之鱼?还是说,是因为后来一系列风波后,不知不觉间着了别人的道?

    她面上少见地浮现一抹冷峻之色,越发明白,自己所要做的事情,会阻了多少人的路,让多少人恨之若骨,又会有多少人能从中获益,于自己,也何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