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九三章 渐有底气
    赤水惊讶于钟离宏远上门的时间之巧,而钟离宏远则惊讶于赤水改变的装束,随即便注意到了那一对不小的金灿灿的玲铛。

    那光晕之纯正,让他下意识就觉得,那是个好东西?

    不怪赤水因此都换了一个发髻,看上去倒也和披帛挺搭的,就是看着……,怎么说呢?

    比较富气?

    联想到她此时赚的盆满钵满的状态,貌似还相当应景?

    赤水不知他心里正在吐槽,问道:“你怎么还亲自上门了?有事?”

    有了星玦后,他们见面就少了。

    “我这次是代表钟离家,特地上门拜访。”双双落座后,钟离宏远这才施施然地回道。

    赤水竟没有意外的感觉。

    她能说,她早就料到这天了么?

    星玦,说是第二个世界,当真没有虚言。随着星玦的推广,人气正在以难以想像的速度聚集,所以人都在盯着这片尚还是空白的领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只不过,大家都还沉得住气,准备先看看她这个制造者有何打算?

    现在,得知她要在星玦上建立一所学堂,可不就忍不住了吗?

    “你家想做什么?”赤水直接问道。

    钟离宏远严肃答道:“长辈差我上门,就是想询问一下你的意思,我家男儿众多,你若是人手不够,尽可来找我们。”

    赤水眼角抽了抽,刚才师尊打的是直球,现在钟离家就是打曲线球了。

    送上人手是假,实则是奈不住了,来摸底的?

    据说钟离仙尊是个火爆的脾气,所以他们最先找上门来,貌似也不奇怪?

    “你家长辈就没说别的了?”

    钟离宏远看了看她,道:“尊上说,若能找到合他老人家脾性的,就更好了。”

    赤水:“……”

    这恐怕不太容易?

    据她对钟离宏毅兄弟二人的了解,看上去都是文质彬彬的,但在遇上事情之时,就会暴露了真性情,他们是走火系纯暴力路线,让他们来弄星玦代码这类精细的活儿,她恐怕每天都得提着心?

    “咳!我其实对你们几家都不是很了解,现在星玦刚开始推广,主要还是在架设基础设施,你放心,钟离大哥之前帮我很多,我一直记着呢!”

    这算是承诺了,钟离宏远听罢,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恢复了以往的神态。

    果然还是被逼的吧?赤水心想。

    “你来得正好,我也正有事情要找你。”

    “什么事?”钟离宏远惊讶道,目光从赤水的铃铛上移了回来。

    赤水装作没看到,笑着问道:“我想出门,去流石涧历炼,你要去吗?”

    之前在烧掉了那丝不明之物后,她额上的血契图案就彻底消失了,这意味着她与溯辛的契约已经构建完整,她们就将是二位一体,要陪伴一生的小伙伴了。

    其实小白虽然嘴上没句好话,但却帮了她很多,还对她多有指点,比如在她渡劫时守护在她身边,默默的陪伴,以及指导她炼体术等。

    正因为有感情在,所以被抛下的滋味才会那么不好受。

    虽然她也知道,这是不得已的,小白自出生起就觉醒了血脉天赋,明显大有来头,他也要担负起属于他的责任。

    她又想到了小白她爹,顺带又感叹了一回当初的阴差阳错。

    还有穹目那厮,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呢?

    想到那厮,她就头疼,赶紧拉回思绪,这次她要出门,其实也是为溯辛作想。

    她有星玦在,宅在洞府,也并没有那种被局限了的感觉,而溯辛不行,她才刚生出灵智,这时候若是不能好好教导,以后可就不一定能掰得过来了。

    估计这就和养小孩差不多吧?

    她现今的心态,大概就是她废不要紧,但总不能将好好的剑胎也给养废了吧?

    历炼,势在必行。

    所以,在宅了几百年之后,她终于决定,要再一次出门了。

    真是可喜可贺了?

    钟离宏远虽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道:“你要去的话,我自然是要跟着的,我哥可是交代了。”

    “那说定了,算你一个。”赤水高兴道。

    钟离宏远点头,不知怎么的,视线又移到随着赤水点头,微晃的铃铛,脱口说道:“这两只铃铛,挺重的吧?”

    赤水:“……”

    她用了那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他,幽幽地问道:“你看出什么了?”

    “呃?”好似惊讶她的问题,钟离宏远又看了一眼,实话说道:“就是想着你动作的幅度,这两个铃铛都没有响过哪怕一声,估计应该很有份量?”

    赤水能说什么呢?

    是她选择的造型没错,就算铃铛选择装死,她也要含泪坚持下去。

    “……是挺重的,不过没办法,就铃铛的样子看着顺眼一点。”

    钟离宏远就露出了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也不知是因为赤水糟糕至极的审美?还是臭到暴殄天物的炼器技艺?

    虽然这铃铛并不是她炼的,但是想到还躺在手钏底的混金钩珠,好像也并没有冤枉她?

    所以说,想当然最是要命!

    谁说有了材料,有了器诀,就可以炼制出理想中的法宝了?

    赤水自那之后,就再没有炼过器,不是没有道理的。

    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解决吧?比如升级指环的事情,她就拜托百里前辈了,真是相当明智的决定了?

    钟离宏远见赤水尴尬的表情,也笑了下,提醒道:“你闭关这些日子,祈连无疾可急坏了。”

    “他是不是去骚扰你了?”

    “咳,也不算。”钟离宏远觉得这说法有点怪怪的?“我刚进来之前,还在外面遇见了他。”

    赤水就抚额,逃避果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你也是来当说客的吗?”

    钟离宏远目光飘了一下,“就是帮他带句话……”

    不懂你们这些世家大族弟子盘根错节的交情,不过赤水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反正都是要见的,就不用让钟离宏远为难了?

    两人约好具体时间在星玦上联系后,钟离宏远就告辞了。

    不过几息的功夫,赤水就见到了祈连无疾,怒气冲冲地进门了?

    他还在生气呢?

    或许是因为这次只有他一人的缘故,两人间气氛要融恰一些,至少没有上次那种两军对峙的感觉?

    赤水先道:“这可不能怪我,你们上次上门的时间太不巧了,恰恰在我要闭关之前。”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她与溯辛结契之前。

    血契图案未消,她也不可能出关?

    祈连无疾确实生气,上次他已经尽量摆正了态度,自以为非常和善了,却不想还是被赤水摆了一道?

    “仙子就直说吧?你要什么条件?”

    反正就两人,赤水也少了些顾忌,“我若是要解除婚约呢?”

    “不可能!”祈连无疾直接道。

    “为什么不可能?你们现在不是需要剩下这块玉珏吗?”赤水缓慢道:“前一块我交还给你们,就有了这婚约,那这一块解除婚约,也没什么不对吧?”

    祈连无疾咬牙道:“你应该知道,在你将事情闹到人尽皆知时,这婚约就无法解除了。”

    赤水张口欲要反驳,这锅她可不背,不想祈连无疾满脸痛心疾首地望着她,责问道:“我哥有哪里不好?天下间不知有多少女儿家恋慕于他,他都不在意,你…你凭什么不喜欢他?”

    赤水当然不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睁大眼提醒道:“我和你们家有世仇,你忘了?”

    “你这都是借口!”祈连无疾愤怒出声。

    “对!就是借口。”赤水也豁出去了,“可你看,我和你哥当真相配吗?你哥是夜空中姣姣明月,他现在是祈连家的少主,以后会是家主,长老,甚至仙尊,你再看我呢?我混迹多年,连个城池都没有……”

    “你不是建立了星玦联盟吗?”

    “你也知道星玦联盟。”赤水冷笑道:“那你觉得,凭着现在的形势,我适合和你们家牵扯过深吗?”

    祈连无疾一窒,除了祈连家,恐怕没人愿意赤水真正倒向祈连家,这是关乎大局之事,只能说,她凭借星玦,将自己的地位不停拔高,便其竟然重要到了影响局势的地步?

    祈连无疾复杂难言,又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内情,当初确实是祈连家一厢情愿……

    但是,他哥那么优秀,她就不能试着接纳他吗?

    或许是他眼神中带着的情绪太过浅显,赤水浑身气势也是一泄,缓和道:“我本不该同你说这些,因为你也无法作主,只是我现在也找不到你哥,这样,你将你哥的外网序号给我,我找他谈谈。”

    这个祈连无疾倒是没有拒绝,很快将序号报了过来。

    赤水记下后,就准备送客了。

    不想祈连无疾在离开前,忽然又问了一句:“当真没有一丝可能吗?”

    赤水微顿了下,“这么说吧,你哥是天上的雄鹰,而我只是海里一尾小鱼,你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吗?”

    祈连无疾又愤怒了,这次是被敷衍的,“你怎么可能是小鱼?”

    “因为我无法担当起祈连家主母之责,无法彻底融入祈连家,全身心站在祈连家的角度上,替祈连家作想,你摸着良心说一句实话,你们需要这样的主母吗?”

    祈连无疾被气走了,赤水却毫无成就感。

    师尊之前提醒得对,不能厚此薄彼,无论是为了星玦,还是为了她自己,都不容许她选择继续逃避,接下来就是要打硬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