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九八章 资源稀缺
    没错,此女就是文馨,当初与赤水有过一面之缘。

    只不过,当初那个冰肌玉肤,身段妖娆的美丽女子,在经过一系列的变故后,终于能够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个世界,也想明白了某些道理。

    她终于能够明白,一切皆是她咎由自取。

    只因为她初到此界,四处碰壁,落差太大,在别人刻意诱导之下,未能抵制住诱惑,走了捷径,却掉进了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幸上天垂怜,侥幸逃出后,她没有第一时间想着复仇,而是隐姓埋名安顿下来。

    因为她大道之心未灭!

    也因此,她一改之前所有的习惯,并下意识地模仿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子,穿起了黑袍。

    她曾不只一次地想过,若是当初,她没有选择依附别人,而是如那女子一般,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来的许多事情?

    她自己也知道,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罢了!

    但是,她却从未曾想到,再次听到那女子的名字,竟然是从她追随的主家口中。

    她之所以选择追随顾前辈,除了看中其为人较为宽厚外,更为重要的是,其交游广阔,见多识广,又很有些门路。

    在没有任何家底的情况下,可不是谁都能若顾前辈一样,不仅在圣岛获得了一个不错的职位,还能拿到进入阴风谷的名额。

    这在她看来,已经有些手眼通天的意味了。

    然而这样深不可测的顾前辈,却偏偏对那女子极为推崇,话里行间,都带着无法掩饰的赞许和佩服。

    原来,对方早已经打破了那在她看来牢不可破的阶级屏障,扶遥直上千万里,变成了让她都要仰望的那一类人了?

    她埋头苦笑。

    在水镜中,不知是因为角度问题,还是因为那道丑陋的伤疤,看着不像是笑,倒像是在哭?

    不过她好像已经并不在意了?

    星玦吗?

    真想早日见识呢?

    至少,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的道号,以后要想了解对方的消息,会更容易吧?

    此时的她,对星玦还没有太大的概念,也尚不知晓,随着星玦的推广,所将要给她带来的巨大改变……

    再说另一边,当夏航终于赶到襄玉城,见到了其领主之时,他才缓了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天知道,他们师姐弟本在四处游历,忽然就被司空家弟子请了去,好歹知道了是因为师尊的命令,接着就被安排进了星玦联盟中。

    别说他出生在一个小世界里,见识本就不多,哪见过如此多世家精英,而且对他们还相当和善?

    钟师姐木着脸,好似早已经习惯了。

    但其实他知道,钟师姐也是憋着劲呢?觉得不能给师傅丢人?

    反正在星玦联盟中,他就像是个陀螺似的,时刻绷紧了神经,就没有个停歇的时候。

    所以,当师傅交代他来送星玦时,他立即就答应了。

    虽然因为以前师傅的特殊教导,特别是那都快让他有了阴影的几连问,拓宽了他的思维,让他勉强能应付过来,但他还是想出来透一口气。

    现在任务完成了,他也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说来也巧,襄玉城领主与他是前后脚到达,不知道的,还以为其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才赶回来等着的?

    夏航心下掠过这个想法,随后又下意识否定了。

    他却不知道,这个不可能的想法,恰恰是正确的,秦钰就是特意回来等他的。

    只不过他面上不显,与夏航稍作寒暄后,看到对方送来的星玦,一整盒十只,也难得地激动了。

    不是外网星玦,而是内外网合一的星玦。

    倒不是说他就没见过,而是他了解赤水,清楚她必定不会忘记他们,所以才会回来等着。

    他同时也放下心来,看来小火一去不返,杳无音信,应该也还活着?

    他当场掏出通岛圣令,将星玦启动后,这才开始观察赤水这个徒弟。

    浓眉大眼,眼神周正,举止中规中矩,倒也颇有些其师的风范?

    “令师现今可还好?”

    夏航答道:“还好,师尊现今已经出门去历炼了,临行前,交代我务必要送到前辈手里,还说若是不够,下次我再送来。”

    “辛苦你了!”秦钰就笑道:“令师想得周到,尽够了,还有余。”

    “那就好。”夏航其实也对师尊这位好友有些好奇,不过他知道分寸,“师尊的外网序号是%……¥……,前辈尽可以直接与师尊联系。”

    他说着,就打算告辞了。

    秦钰极力挽留。

    夏航想了想,决定先在此略作休整,也好过去客栈,便答应了。

    他其实也想多了解一下这位前辈。

    再说回圣岛,在外人看来,好像还是风平浪静,但是私下里却在不停地发酵,所有人都在等着,继素和家之后,接下来会是谁呢?

    百里灵台之上,屈门仙尊仍然未走,他顽强地赖在这里,每日都要找百里消磨时间,像是恨不得在这生根发芽了似的?

    “你说,接下来会是哪家?”

    屈门仙尊对这些事情非常感兴趣,此时,他们没有下棋了,而是换了一个地方,抚琴品茶。

    百里弹得相当随兴,听上去似乎都不成调一般,但奇怪的是,琴音浑而不散,丝毫没有突兀和杂乱,仿若在弹出依始,就已经融入到了周围环境之中?

    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屈门仙尊不死心,“你说会不会是祈连家?”

    “不会。”

    屈门仙尊似乎惊讶于他竟然回答了,而且还给出了这样一个相当意外的答案?

    “你知道?”

    “嗯。”百里平平地应了一声,双手微压琴弦,静音后才道:“这次是我们百里家。”

    屈门仙尊:“……?!”

    他只恨不得拍案而起,“……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没道理,他都守在这里了,还没有察觉到一点音儿吧?

    百里斜睨了他一眼,道:“你处理家族事务时,我也不知道。”

    “这是一回事儿吗?”屈门仙尊当真坐不住了,起身来回转了几圈儿,“凭啥啊?想我当初也帮了她的吧?咋就不晓得先给我通个信儿呢?倒叫我好猜。”

    “你又不负责联络,她要找上你,才奇怪了?”这话倒像是意有所指似的?

    屈门仙尊倒也冷静了下来,他们好歹还要有些矜持,而且,这样更有趣不是吗?

    他又重新坐回原位,颇有兴致地问道:“那你们是做什么的?先同我说说,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百里不接茬,“计较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的话意有所指。”屈门仙尊状似不满道:“不就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荒唐流言吗?你还真当一回事儿了?”

    百里眼神淡淡。

    屈门仙尊声儿都似变小了一些,好吧!有一些是真实的,但绝大多数他都是被冤枉的好么?

    被盛名所累,他也很疲惫不堪,好么?

    算了,跟个木头较什么劲?他决定绕开此节,“诶,你说,她这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百里其实也挺无奈,“你若想知道,何不直接去问她?”

    屈门仙尊理直气壮地道:“我若能直接问她,还用在这里猜么?”

    百里:“……”

    所以说,还是为了面子吧?

    屈门仙尊却是兴致勃勃,“你想,星玦是什么?它的作用,是想将仙族所有人,包括那些外围修士,全都纳入到同一个系统中,且不说这心有多大,就说这之后呢?她要如何面对,连圣岛都无法解决的资源分配问题?”

    这里所说的资源分配问题,不是指世家大族瓜分星玦带来的利益,而是指整个大环境下,资源有限而需求又过多,求大于供的局面。

    圣岛为什么会打压外围修士?

    最根本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资源不够啊!

    资源就那么点,名额就那么多,当然是优先供给优秀的人,至于其他的,反正也是庸俗之辈,打压了也就打压了,反而还算是节约了资源。

    “她这出发点,初衷还是好的,星玦对整个仙族而言,也是利大于弊,但就是不太符合实际,我并不是很看好她……”话说到一半,屈门仙尊忽然发现有点不太对?

    “你什么眼神?”

    百里沉默了一下,道:“等你听过她留在学堂里的课程,你就知道了。”

    屈门仙尊一拍桌子,“说!”

    百里便指路道:“她学堂里有一门课程,叫《心境是可以锻炼的》。”

    屈门仙尊面色微僵,深吸了口气,很有些憋屈地问道:“……没有灵石怎么看?”

    百里:“……我记得,她不久前才抽空,有给各家发放一些充值码。”

    屈门仙尊:“……”

    他会说他之前根本没当一回事,他还能去听她讲的课程?想想也不可能好吧?所以当下属提起时,他根本没要吗?

    “……你就说,她讲了什么?”

    百里摇头道:“法不可外传。”

    屈门仙尊手一招,一柄湛蓝冰剑立于指尖,“要不打一架?”

    百里道:“她讲了很多,但有一句话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什么话?”

    “她说,守着灵植,等着摘果子,那是妖兽的思维,而作为一个人,首先就应该转变思维,因为我们可以做到更多。”

    “……什么意思?”

    “回答你关于资源稀缺的问题。”百里眼尾微弯,溢出一丝笑意,“依她的说法,资源越是稀缺,我们越是要用,资源只有越用越多的,哪有越用越少的?”

    屈门仙尊:“……”

    他应该直接反驳说这怎么可能?

    但是,他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这种说法非常颠覆,但是,在了之前的铺垫,他好像有些懂了是怎么回事?

    作为一个人,我们可以做到更多吗?

    在这一刻,无数听到这门课程的修士,莫不是和屈门仙尊一样,陷入了深思?

    他们当然不想承认自己是妖兽的思维,只是,这又要如何做呢?

    他们第一次,没有再时刻仰望着那飘渺不可及的大道,而是目光下移,开始往身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