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零一章 异曲同工
    百里灵台。

    小八字胡掌柜正在忧心忡忡,据下面弟子根据众人反映,所发出的反馈来看,情况并不太好。

    因为那个标价实在是太离谱了。

    也不知尊上是如何想的,在检验的最后一刻,忽然改变了主意,将那虚拟住所的价格直接增加了两个零。

    就是这般的粗暴又蛮不讲理?

    是的,小八字胡掌柜从未见过如此离谱的价格,就算那些虚拟住所,都是他带着门下弟子综合各种情况,精心设计的,花费了颇多心思,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能接受如此虚高的一个价格?

    更别说,外界的反应非常不好。

    在他看来,这才多少灵石,百里家家底其实非常丰厚,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污了自古传承下来的偌大名声?

    但是尊上一意孤行,他根本阻止不了?

    所以他现在是备受煎熬,每每接收到那些负面反馈信息时,总有一种会将事情完全搞砸的感觉?

    然而尊上不为所动,甚至还颇为悠闲地泡上了一壶灵茶,灵雾袅绕间,映得他的面庞似虚似幻,仿若稍不留神就会消失不见了一般。

    因此,他是满腹疑虑,却又不敢打扰。

    忽然,他又接到了一条消息,看过之后,他再顾不得打不打扰了,而是急速近前禀报。

    百里面上微带愕然,似是怔了一瞬,随即,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动,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弧度。

    小八字胡掌柜都快急疯了,心思还在消息上,忽然看到尊上的反应,整个人似是被僵住了一般,再说不出话来。

    尊上多久没有露出这样明显的情绪反应了?

    虽然反应有些不对,但现在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也进入星玦中,熟门熟路地进入了悟星仙子的主页面。

    如同司空二长老一样,看到那挂在最高处的悬赏留言,他彻底地沉默了。

    司空二长老能想到的,他如何又想不到?

    这……这……,悟星仙子简直是要断送别人的传承啊?

    这和要刨了对方的祖坟有什么区别?

    若是以前,看到有人给出这样的悬赏,恐怕所有人都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但是现在能一样吗?

    现在有了星玦,最主要的是,有了他们家这个特有的交流平台。

    这个悬赏还能当作笑话看吗?

    就算你的传承再厉害,自信没有任何人能研究出来,但若是所有人集合在一起研究呢?

    只要人数足够,就算试错,都能将正确的方式试验出来啊!

    小八字胡掌柜,这才明白,赤水这一剑的威力。

    试问,何家的传承,能够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世家大族不能,就算他们也不能。

    就算他们有着血脉天赋,资质上领先大多数人,但是双拳还难敌四手呢?

    个人的力量,如何能与整个族群相比?

    特别是当这个族群,还被星玦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的时候?

    越想他越感觉到恐怖,脑门上的汗是扑簌簌直下,但他来不及擦,因为他被自己的猜测惊吓住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悟星仙子剑峰所指,就将所向披靡,势不可挡了?

    这……这……

    刚才还说了个人的力量,无法与整个族群相比,但又有谁能像悟星仙子一样,仅凭着自身一个人,就能撬动起绝大部分势力呢?

    再想深些,若是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悟星仙子?

    仙族是不是就彻底乱套了?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惊慌之下,忽然想起尊上还在呢?不由求助地望向尊上。

    百里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淡然道:“别慌,她不过是做了和我相同的事情罢了。”

    “啊?”掌柜彻底懵了,这又从何说起?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由远及近,屈门仙尊拂袖坐到百里对面,笑道:“什么相同的事情?是你那些天价房屋吗?”

    百里眼皮微抬,瞥了他一眼,也不回答。

    倒是掌柜似乎被提点了,惊讶道:“尊上故意的?”

    说完,他又哑然,直接添加了两个零,说不是故意的谁信?

    屈门仙尊自顾拾起旁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上一杯,抿了一口才道:“你们是想将这滩刚凝聚起来的水给彻底搅活了吧?看不出来,你居然能琢磨出悟星仙子的心思,还是如此透彻?”

    后面话中带着一丝戏谑?

    百里直接无视了这一点,却也不想对方在这上面继续作文章,便道:“她是以高额悬赏诱使大家参与其中,这属于外力,而我是要进一步激发大家的需求,属于内力,出发点不同,又怎能混为一谈?”

    屈门仙尊挑了挑眉,“她自然及不上你境界高深,灵泉之所以被称为灵泉,就在于其有自生之力,她居然选择了将这一块交给了你,可见她对你的信任……”

    到了他们如今的地位,很多事情都能看得清楚了。

    更别说屈门仙尊常年在外游历,见识广阔,思维也较活泛,在他看来,素和家虽然掌管着所有人的钱袋子,但其重要性,实际上还比不上这个新出现的长生界。

    也难怪他会将之取名为长生界,大家各种拼搏争斗,不就是为了长生吗?

    要想长生,就要进入长生界吗?

    屈门仙尊瞟了百里一眼,暗道,恐怕他早已经看透了其具体价值吧?

    也难怪百里家会选择在这时候出世。

    他看着对方不为所动的模样,叹道:“我这次是来辞行的,打扰了你这么久,也该走了。”

    百里平平望过去,“难道不是因为有事要去处理吗?”

    哪里有丝毫抱歉的意思?

    屈门仙尊抽了抽嘴角,“看破不说破,懂不懂?”

    百里不置可否。

    旁边掌柜却是忍不住偷笑,这明显不是懂不懂的问题,他倒是希望屈门仙尊常来作客,有他在,这里都热闹了一些。

    最后屈门仙尊还是匆匆走了。

    他要先回去安抚族内众人,还有些必须亲自处理的事情。

    不得不说,世家大族,天生心眼就比别人多一窍,就算赤水的悬赏给的有理有据,他们却是非常居安思危,瞬间联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家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再深想下去,能不慌么?

    不仅屈门家,所有世家,仍至圣岛高层,全都被这一条悬赏惊动了,连长生界和天价房屋的事都排在了后面。

    尤其是圣岛高层,他们的内心是非常崩溃的。

    有个别人甚至面带土色。

    悟星仙子这一剑,当真是狠厉无比!

    其中某些人,甚至尝到了同东陵家一样的憋屈感受,这样的对手何其可怕?

    她从不和你正对面较量,比拼实力,她特么的擅使的是隔山打牛啊!

    自己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对,是想还手都不知道该往何处使力,因为自己这方根本就摸不清,她的攻击究竟是从哪个方向打来的啊?

    就问这还怎么打?

    所有高层围坐一堂,良久无人开口说话。

    “所以,之前有人对悟星仙子出手了?”端坐于最上方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灰白的鬃发,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应有的威严。

    下方一众尽皆垂首,不敢应话。

    他们也是逼不得已,才将这位长者请出山,主持大局。

    现在星玦彻底超出了他们的掌控范围,悟星仙子这一剑,更是将他们彻底打落了深渊。

    以前,他们总认为,星玦再厉害,也是依托于通岛圣令而存在的,他们有底气。

    然而现实呢?

    悟星仙子挂了个羊头,实则暗渡陈仓,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哪里仅是削弱了他们的利益,这简直就是要谋夺他们所有的权利啊?

    等不来回答,那位老者摇摇头,“刚才你们个个痛心疾首,只说对方一个丫头,忽悠了你们,那之前她邀请你们入伙时,你们为什么又不答应呢?”

    “当时哪能想到……”有人低低反驳道。

    “是了,之前瞧不上对方,不答应,现在别人做出了点成绩,你们又都坐不住了,然后,你们不想办法解决,反而是将这一摊事情一股脑儿地丢给了我,是吧?”

    那位老者慢悠悠地说着,但是下面一众越听,头越是往下。

    当真面子里子都快丢光了?

    那老者点出了事实,接着又问道:“那你们想让我如何做呢?”

    一众听之,无不大惊失色,他们怎么敢?

    “我倒是觉得那丫头做了一件好事,正好打醒你们这些糊涂人,那就这样,你们可以散了!”

    听老者的意思,是不打算插手了?

    大多数人都是惊讶的,也听命准备退下。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跳出来大声问道:“难道尊上也没有办法,就任她这样猖狂滋事,不管不问了吗?那又要置圣岛的权威于何地?”

    众人无不看向他。

    那位老者也不恼,甚至连语调都没有丝毫改变,“我已属于界外,圣岛虽是我成长之地,却早已交由诸位负责,我回来,是对星玦有些兴趣,你们想叫我去欺负一个小姑娘,我是不会同意的。”

    包括了跳出来那人的所有人:“……”

    这绝对是偷换概念,有没有?

    他们想请他帮忙解决了这事,谁敢让他去欺负一个小姑娘啊?

    不对,都让尊上将思绪带偏了,问题是欺负一个小姑娘吗?

    明明他们才是被欺负的一方好不好?

    众人脑海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表情包:[心累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