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二二章 警醒之理
    赤水前世曾在书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你有可能不知道,命运所馈赠的礼物,其实早在暗地里就已经标明了价格。

    翻译成大白话,大概就是天上就算会掉馅饼,但馅饼太大,也是会砸死人的?

    她当前的情况就是如此。

    她立于这株灵植前,并没有去采摘灵果,也并没有滋生出什么恐惧害怕的情绪。

    害怕是因为未知。

    当她知道这个空间已经堪比神迹,管中窥豹,可知设下这个传承的存在,已经到达了现在的她难以想像的高度。

    若其要对她不利,她可根本不可能还站在这里。

    更何况,她并不认为,此间的主人还留在这里。

    只能说,他太过强大,以致于连设下的传承空间,都携带着他磅礴到无与伦比的气势,稍微泄露出来的一丝,就让她打心底里生出高山仰止崇敬拜服之感。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一位高深莫测的前辈,弄出这样一个高大上的传承,又是为了什么?

    其所给的考验是什么?

    她能获得的奖励又有什么?

    这位前辈似乎并不打算给出任何提示?

    依赤水的思维方式,这样的考验,无外乎可以提炼成两个问题。

    第一,我能给对方什么?或者说,我有什么优点是对方看中的?

    第二,对方能够给我什么?也就是从自我需求出发,再来决定行动方式。

    当然,从这个空间所显露的手段来看,估计她就算是要求将太阳摘下来,估计这位前辈也是能做的了,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这位前辈付不出奖励?

    先不去考虑我需要什么,关键在于第一个问题。

    她该如何展示自己的优点,并且所展示的优点,恰好就是这位前辈所乐意看见的?

    赤水环顾周围这片正在迅速焕发生机的绿植空间,绿植爬满了第一寸土壤,第一道夹缝,它们还在无止境地扩张,一层盖过一层,似乎要将整个空间都塞满?

    赤水下意识就皱了皱眉,这些绿植没有天敌,发展已经失序。

    既然她在这里无所不能,那么是否意味着,她可以在这里打造出一个,她理想中的空间模型?

    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考验?

    她虽然猜不透这个考验的真实意图,但想来自有其道理,她只管做她能做的就是。

    她先将这里的时间速度恢复到正常状态,然后在心中回想起前世今生所了解到的关于物种的起源理论,二者合一。

    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万事万物又分为五行,生生不止。

    有这个空间加持,她是可以凭空造出虫鱼鸟兽,花草树木,甚至是人类。

    但是,这就像是捏泥巴,就算手艺再好,捏得再像,始终都是没有灵魂的死物。

    她要做的,是构建一个完美的生态链条,生生不息,让这个空间自己活起来?

    就算没有了能量的加持,这些东西也不会崩溃消失?

    这大概就是她仅能想出的,当前最为远大的目标了。

    想来容易,但要做到这一点,却是难上加难。

    赤水自己都颇有一种无从着手之感,这应该是要从生命的起源做起吧,单细胞生物是如何产生的来着?

    幸好之前在她想要天材地宝这时,这个空间就自动演化构建出了适合天材地宝生存的环境,这给她省却了不少的麻烦。

    她从中得到了灵感。

    终于放过了和自己的脑筋较劲,想像着在各种能源作用下,到有机分子,到生物单体,到生物聚合物,直到单细胞生物的产生,活动,生存以及繁衍……

    接下来,就是将时间调快,看着它们自然演变。

    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物竞天泽的过程。

    赤水并没有干预。

    因为她清楚,物种的多样性及坚韧度,与她能否达成这个远大目标,息息相关。

    她甚至觉得新奇。

    这样的体验,可遇而不可求。

    如同一个真正的造物主,如果这就是她辈修者不断向上攀登所要达成的最终目标,那么赤水必定会更加努力。

    如果到了那样的境界,那她肯定也能明白,她这段神奇经历的由来之因了吧?

    她应该也能找到那个只存在于她记忆中的世界了吧?

    赤水回过神来,惊奇地发现,开始出现了与人族有些相似的生灵?他们同样有着一个大大的脑袋,以及约莫着看上去像是四肢的身体器官?

    虽然这仅仅是一种倾向?

    都说人族得天道垂青眷顾,集万灵所长,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空间同样如此?

    要知道,演变过程中,她一直没有插过手。

    赤水清楚自己的斤两,与其说是她创造了这一切,不如说是这个空间,功能强大到骇世惊俗的地步!

    她亲眼看着这些生灵发展壮大,开疆扩土,四处征伐,一批一批的生灵因此而死去,又有一批又一批的生灵获得新生……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

    直到她亲眼见到这些生灵走向自我毁灭……

    赤水想插手,但是,她却没有动。

    她就像是一个雕像,感受着借她手创造出来的世界,又在她眼前分崩解析。

    所以,是失败了吗?

    她捂住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

    似乎也并不意外呢?

    只是,内心里仍然非常难受,因为有某一个瞬间,她分明就能够感觉到,她自己,就好像是这个空间里渺小的一个生灵,身不由己,只能随着命运的摆弄而随波逐流……

    这种代入感前所未有的强烈。

    无论是前世那个世界,还是当前生存着的渡劫大陆,仿佛都像是这个空间一样。

    或许仅是某位大能的玩具,也或许,连玩具都谈不上,有可能不会给予一个眼神的关注?

    那么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当然只有不断往上攀登啊!

    不能被眼前的安逸舒适所腐蚀同化,只有不断往上,才能超脱,才能摆脱这种身不由己的无奈命运?

    如果这是那位前辈所给她的警醒之理,那么他成功了。

    赤水从没有如现在这一刻般,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可悲。

    比起当初与小白结契,被逼迫着向前,又或者是后来的习惯成自然,稳步向前,都好似并非出于她真正的本心。

    她的内里,仍然是前世那个有些疲懒,又贪图安逸,生活在表面平和的世界里,看不到潜在危机的小女孩而已?

    殊不知,在漫漫时间的长河中,这样的存在,或许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

    赤水第一次庆幸自己的转世重生,庆幸她的眼前,还有着无尽大道等着她不断攀登。

    也庆幸着,自己能够进入这里,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愚蠢和无知?

    她觉得她已经不再需要任何的奖励了,就之前的体悟,就足以让她受益终身。

    与此同时,她对这位点醒了她的前辈高人,也打从心底里生出不尽的感激之情。

    得一指点,胜过她在凡尘游历千年。

    她想,这就足够了。

    她没有去看那经过不知道多少载光阴,而蕴养出来的,本来打算带走的各种天地宝物,没有任何留恋地转身,她能感觉到,她要离开这片空间了……

    当感知变得朦胧,她忽地想到,可惜了那个音系术法传承,她本来是打算求这个的……

    就好像是又重新回到了母体之中。

    温暖,舒适,安全,又无拘无束?

    这是哪里?

    她好似被蒙蔽了神知和绝大部分的感知,只能隐约察觉到,自己好似被温暖的水包裹着,上下微微浮沉……

    那水甚至不渗透到她身体内部,冲刷着,似乎也在洗涤着各种杂质?

    反正一点都不难受不说,还有着类似按摩一般的,让她极为舒适的感受?

    只恨不得立即就此睡过去。

    但是,偏偏不能。

    她就在这样极为享受的感觉中荡啊荡,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种感觉又陡然而逝。

    赤水下意识睁开眼,就见素和知遥四人也睁大着双眼,极为惊诧地看着她。

    她余光环顾四周一圈儿,发现她们竟然已经出了流石涧?

    “……这是?”

    “你别问了,我们也不清楚。”钟离宏远摆摆手道,“我们同你一样,睁开眼睛,就发现已经在这里了,只不过,你是最后一个出现的而已。”

    赤水眨了眨眼,打量着眼前四人,特别是明依和无疾二人,“你们的伤势全好了?”

    司空明依心情还不错,道:“在里面找到了修补根基之物。”

    祈连无疾也点头。

    “那就好!”赤水忽地又道:“我怎么觉得你们变化都挺大的?”

    明依二人不说,钟离宏远那个饱满的精神状态,与之前可说是天壤之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偷偷做了什么事儿呢?

    而素和知遥虽然极力收敛,但赤水仍能察觉到她眉宇之间的那一丝喜悦之情?

    状似,他们收获都很不错?

    却不想,她在打量四人,四人的目光也一直放在她身上。

    钟离宏远睁大眼道:“先别说我们,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

    “嗯?”我怎么了?

    赤水神识下意识就扫过自己。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且不说她那好到绝对堪称玉骨冰肌的肌肤,完全看不到一丁一点的杂质,以及那好似提升了几个度的容颜?

    赤水自己都看呆了去。

    难不成,她之前感觉到的水,其实是美容的?

    正想着呢!忽又觉得不对,手里似乎还握着什么?

    她下意识举起一看,顿了顿,才略有些迟疑地道:“……这是……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