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三零章 凑个乐子
    见小火没反应,单膝半蹲在边上的穹目,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小火这才回过神来。

    没有人能明白她此时的感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她真的从那种窒息一般的黑暗深渊逃离出来了吗?

    会不会是幻觉?

    她伸手就往前,但至半空中时又顿住了。

    力持镇定,顾左右而言它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穹目扬了扬眉,右手轻轻拂动衣袖,已然起身而立。

    小火不知该如何回答,勉强站起身,理了理衣饰,问道:“是你救了我吗?”

    穹目侧目扫了她一眼。

    小火微有些僵硬地道:“谢谢你。”

    对于这个连本尊都招惹不起,且重点标注出“一言难尽”标签的,小火应对起来也颇为艰难,提心吊胆不说,整个灵魂都似在颤栗一般,总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记住你又欠了一条命,赶紧将紫玉罗盘给我弄来。”穹目说得很随意。

    小火抹了抹额,又有些接不下去了。

    穹目似乎也没有要回应的意思,摆手让她往旁边一让,他随即便将小火歇脚的那块怪石移开。

    小火随之望去,就见坑底,一朵幽蓝色的小蘑菇,造型有些可爱,发出淡淡莹光,又似吐纳一般,光华流转,甚是美丽。

    “这……”

    小火本想问这是什么,但刚开口就反应过来。

    顿时面色就变了。

    刚才那种快要灭顶淹没的恐怖感受还犹在眼前,只觉之前还觉得这小蘑菇可爱的自己,绝对是眼瞎了,这哪里是可爱?这分明是可怕啊!

    她忍不住就要往后退。

    穹目此时却道:“去,将它摘来吃了。”

    “啊?”小火似慢了半拍,指了指那颗小蘑菇,又指了指自己,“我,吃它?”

    刚才她才差点被吃了,这究竟是谁吃谁?

    她见穹目双手抱胸,不为所动的样子,只好道:“一定要吃它?”

    穹目瞥过她,“你可以选择不吃。”

    本尊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小火无语凝噎。

    她几乎是以龟速上前,发现并没有再受到小蘑菇的攻击,与之前在她精神海的肆虐相比,现在这颗小蘑菇,柔弱得仿若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其碾压?

    她小心翼翼地将其采摘下来。

    与其说是采摘,不如说是将之捡起来。

    小火就发现,这朵小蘑菇并没有生根,它与地面之间没有任何连接,触之光滑圆润,洁净无比。

    这倒让她的抵触感少了些。

    小火其实也在感叹,自然造物的神奇,只看表面,如何能知道这小蘑菇的凶残?

    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殒落在其手上。

    她边安慰自己,忍住头皮发麻的紧张感,试探着往口中送去。

    出乎意料之外地,这小蘑菇就没有反抗过。

    直到真正将之吞入腹中,小火还犹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难道是小蘑菇在与她斗法之时,已经耗尽了所有力量,因而失去了反抗之力?

    “跟上。”

    小火心中还有好多疑问,此时好不容易遇见个人,还算是个熟人,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赶紧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她也体会到了吞下小蘑菇后的好处。

    首先,她的体能恢复了。

    其次,她之前被这小蘑菇所诱发的各种负面情绪,都似乎被小蘑菇的能量洗涤了个干净,感觉整个灵魂都又纯净了一些。

    好似拨开了眼前的阴影,连眼中所见这个可怕的地方,都变得明亮清新起来。

    “你知道这是哪儿吗?”或许是有人相伴,小火心情略有好转,打破沉默问道。

    穹目眸中意味深长,“你确定想知道?”

    小火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这是天罚之地。”他似乎清楚小火不懂,又补了一句,“也叫做炼狱双境。”

    恰恰相反,听到天罚之地,小火想,她可不就是被天道扔到这儿来的吗?说是天罚也不为过。

    至于炼狱双境……,等等!

    小火迅速调出本尊留下的资料,看到上面关于炼狱双境的信息,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老天和她是有多大仇,居然将她仍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

    想想之前的墨机虫,以及不知名的连她都差点遭了毒手的小蘑菇,都是赫赫威名了,然而这在炼狱双境面前,就根本不够看了。

    炼狱双境,按照小火通俗的理解,更像是传说中地狱一样的存在。

    据说,只有极凶极恶的生灵,才会被投放到这里来。

    小火:“……”

    这天道是不是也太狠了一点?她不就是无意识地发了一个稍微宏伟了一点的誓言吗?至于将她扔到这个鬼地方来吗?

    更为关键的是,她要怎么出去啊?

    据说,炼狱双境可是一个绝境,从未有生灵能侥幸从中逃离,这简直比信他们那个空间还要可怕。

    她不由余光偷瞄旁边的人,果然本尊留下的消息没错,这就是一个大恶人大坏蛋吧?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去凑个乐子。”

    “哈?”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不过若是让她一个人在这个可怕的空间里转悠,她当然更希望能跟着眼前的人,虽说其性情捉摸不定,但是行事之间自有一套原则。

    或许不能为她所理解,但就本尊所留下的记录来看,虽说也颇受了些苦,但也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这就够了。

    她不由问道:“……什么乐子?”

    穹目没有回答,而是忽地驱使灵能将她一卷,瞬即消失在了原地。

    小火站稳身形,还有些恍惚。

    对方出手太快了!

    她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传送走了。

    如果这是自己的敌人,将是何等的可怕?

    她现在都开始为本尊担心了,本尊所打算的拖字决,或许并没有什么用。

    眼前这家伙没有找上门,估计是因为他现在忙不过来?

    毕竟身在炼狱双境内,还想着凑乐子的,本就包含着无数的信息量,比如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比如对于全局的掌控等等。

    “极乐之城?”小火看着眼前造型怪异的城门,不太确定地念道。

    这城门造型极为古怪,又极为逼真,仿似一只正愤怒咆哮的巨兽,嘴巴大张,上下两排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见。

    要入城,就必须进入这张大口之中。

    这实在太挑战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小火看着城门,总有一种那张大嘴随时会合上的感觉?

    “他们更乐意称这里为,罪恶之城。”穹目眨眼之间换了一身装扮,原本俊朗的面目上,凭空多了一对黑眼圈,衣饰也全换成了黑色。

    小火依样照办。

    等得进了城门,也就是那张大口,小火才真正确定下来,这哪里是看着像?

    这分明就是一只真正的巨兽啊!

    小火悬空而行,刚才她落下一脚踩在了这巨兽的舌头之上。

    那种软绵温热滑腻的触感,瞬间就勾起了她全身感官的反应,只觉得头皮都在发麻?

    她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将目光放到后进来的几道黑影之上。

    同样黑色的装束以及妆容,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她学着穹目缩肩勾腰的模样,低头默默往前行进。

    而后方几道黑影,就比较放松了。

    他们甚至还在说话。

    “今日可是树母万岁寿诞,我们也快些,可别错过了开场。”其中一个声音催促道。

    就有回道:“急什么,罪恶之城,谁办寿诞不是要办个三天三夜不停歇的,不差这一会儿。”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催促那个就道:“这次树母寿诞尤为不同,据说,在开场之前,还另有惊喜有待揭晓。”

    那道身影说着,还特意看了看小火二人。

    没发现什么问题后,才继续说道:“赶紧的,别到时候凑不上桌子。”

    接着率先越过小火二人,往前遁去。

    小火埋头,等到几道身影都过去后,才悄悄地用余光看了看前方,带着一丝疑惑。

    这几道身影,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

    似人又不是人,似妖却又毫无妖气,似鬼却又拥有实体。

    身体内还盈孕着一股子黑气。

    不是魔气,但也阴邪异常。

    她还欲再看,不料穹目侧身将她视线一挡。

    小火还不明究竟,却见那几道身影忽地又折转回来,狐疑地打量着他们二人,那眼神带着审视,似乎在分辨他们的身份?

    只不知穹目从哪里弄来的颜料和衣饰,不仅看上去一模一样,就连气息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穹目在对方的审视之下,默默往旁边让了让。

    小火跟在他身后,将头埋得更低了。

    “别疑神疑鬼的,走了。”

    之前催促那个近前,鼻端使劲嗅了嗅,数息后才略有些不甘地离开了。

    这次小火不敢再看,她算是明白过来了。

    这罪恶之城,根本就不欢迎外人,难怪穹目也要变装。

    等那几道身影彻底消失后,小火才传音问道:“他们说的树母,是……?”

    穹目就道:“就是一颗金桂树。”

    能活到万年的金桂树,还能被称之为母,这得到什么样的存在?

    “那刚才他们所说的惊喜,又是什么?”

    “惊喜,自然是树母要聘夫了。”穹目说得毫无顾忌,与他现在的模样,就没有一丝一毫相符之处。

    小火略有些无语,“那我们去凑什么乐子?”

    穹目就理所当然地道:“不是聘夫吗?我们自然是去应聘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