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轨迹考核
    以前的恩怨按下不表,赤水三人没有急着追赶,而是就着他们之前战斗的场地,仔细观察各种痕迹。

    晏略皱眉,盯着地面上那些能量纹路不语。

    小火当初也只顾忙着防卫,以及纠结挣扎,竟都未仔细观察过,此时,赤水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重要线索。

    就见之前倒下的三人,修为境界虽不及他们,好歹也是大能之士,轻易就被两女子了结了不说,现在躯体更是因为被这纹路汲取了能量,而迅速枯萎,成就三具枯骨……

    赤水灵气成指,轻轻往上一戳,就在其上戳出了一个洞,骨灰扑簌簌而落,不由悚然而惊。

    这才多长时间?

    修者灵骨经受灵气日积月累的淬炼,其坚硬度自不必说,若是经由自然风化,可万年不腐,然而在这里,却撑不过一盏茶的时间?

    这诡异的纹路何其骇人!

    便连麦丘启明,都面带怀疑之色,“前面当真是出口?”

    如果是未进来之前,小火肯定无比确定,但现在,却不好说了。

    当初外面天翻地覆,他们只顾着追赶右祀祭司等人,又哪曾考虑太多?

    右祀祭司总不可能在坑了他们一笔后,又用无数族人的生命,将他们全都推入一个更大的陷阱当中吧?

    想想当时惨烈之景,赤水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

    “还是先跟上去看看,前面那两女,可能知道得比这个队长还多。”

    她说着看向晏。

    晏会意,也没见怎么动作,就貌似确定了方向,转眼带着他们往前奔去。

    “等等!”刚走出去不远,赤水就又紧急叫停。

    晏二人回过头来,“怎么了?”

    赤水面上出现一丝惊色,急道:“这是一个考核场!”

    “你确定?”麦丘启明顿时大惊。

    “在这?”晏指着下方地面,语气中隐有些难以置信。

    别说他们不信,就是赤水自己,也不敢相信,但是她仅有二段的天运地灵慑魂大法已经被激发。

    而她,也明显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不寻常之处。

    “你们跟着我。”赤水郑重说道。她虽然段位低,但比起眼前没有接受过传承的两人,却是要好太多了。

    现今传承之地已被无暇圣子所毁,也只有靠她了。

    “这倒也说得通。”麦丘启明此时倒也乖觉,没和赤水较劲,“那上古遗族都能用一整个空间作为传承之地,再多设一个考核场也没毛病,就是这地点太奇怪了一点。”

    他说着,又看了一眼地面。

    这哪里像考核场?明明更像是一个邪教的祭坛好吗?

    赤水无力反驳。

    “你们跟紧我。”赤水又有些紧张地道。

    引得晏奇怪的眼光看过来。

    麦丘启明顿觉不好,“你行不行?”

    赤水默了一瞬,她总不能说,她也只接受了一个半调子的传承,小火还根本没有修炼,光顾着去研究,提升刺魂香品级之法了?

    作为唯一接受过传承的人,她还有得选择吗?

    就算不行,那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她在前面走得小心翼翼,后面麦丘启明的心也提了起来,不时打量着四周,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说,之前那队人,为什么忽然就反目了?”

    赤水没回答,晏也仅是瞥了他一眼。

    他又自顾说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原因就在这个考核场上?”

    他现在开了灵目,双目透出一种灵韵,但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表现出了对这个考核场敬畏之情?

    他就该知道,能与赤水沾上边的,怎么可能是小事?

    就在刚才,他开了灵目,还差一步就踏进了陷阱当中,若非赤水提醒,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着的道?

    说好的极品灵瞳,可勘破一切迷障呢?

    怎么还比不上赤水一个野路子?

    那原因肯定在这个考核场上了,他不由又有些惋惜,如此强大的传承,怎么就生生被毁了呢?

    他却是不知道,赤水虽然未修炼慑魂大法,但她在特长天赋,刺魂香,音系术法传承,以及刚开始修炼的极限瞳术的多重加成之下,早已非小火当初所能比。

    也远远超过了麦丘启明。

    所以,这与其说是在接受考核,倒不如说,是赤水凭着自己的天赋实力,在与这个考核场竞技比拼?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走寻常路吧!

    随着不断深入,赤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甚至都没顾得上回答麦丘启明的问题。

    但她潜意识里,也觉得麦丘启明所说,并非没有道理。

    要知道这慑魂大法非常邪门,它可以在无意识之间,影响修者的意识,篡改修者所感知到的信息。

    比如现在,明明她所见着的麦丘启明好好的,但在她的感知中,麦丘启明趁她侧身之时,嘴角微往上勾起一个嘲讽的角度,眸光微动,有些阴郁,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这莫名就让她暗自防备起来。

    由此可见一般。

    赤水手握住玉魄,打起一万分精神,若是换作别人,此时怕已经与麦丘启明大打出手?

    但她的感知却陷入了矛盾之中,由此可知,向愿灵许愿的这门极限瞳术,当真非比寻常。

    体会到了其中的好处,她在付出灵力和神识之时,她终于有些心甘情愿了,就不知道如何价值才会对等?

    她心思一转,又转回到晏身上。

    对方确实不凡,在麦丘启明都差点着道之时,他却沉稳如初,甚至,都没让她感觉到任何异常?

    见她看过来,晏就笑了笑,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赤水心想,我发现的可多了。

    “走你!”她二话不说,直接大打出手。

    旁边麦丘启明顿时大吃一惊,连忙退至一旁,左看右看,仿似还未明白发生了何事?

    待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职责,准备上来帮忙时,赤水已经结束了战斗。

    就见晏的身影如同泡沫一般,化为泡影。

    麦丘启明无力之感越盛,差点没绷住脸皮,心里止不住暗咒道:这什么鬼地方?竟比他之前去的历练大陆还要让他头皮发麻?

    他不由又看向赤水,心想,若赤水每每所遇到的秘境都这是这样的强度,也难怪她能强势崛起,实力超过同辈了?

    他现在也终于有点明白,素和小五看赤水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明亮了?

    身为修者,就该勇攀高峰,不敢向上求索。

    但高峰不可能自动跑到你面前吧?

    他隐有所悟。

    同时又为自己打气,他总不能比赤水还不如吧?看来,他也该拿出一些看家本事了。

    此时,随着泡沫晏的消失,在远处,又一个晏现出身形,还向他们招了招手。

    他还在犹豫,赤水却已经向其遁去,他只好跟上。

    就见晏又往一个方向指了指。

    他们二人会意,就一同潜了过去,近了才发现正是之前那两个女子。

    只不过此时,两女正在休整,也终于有了对话。

    就听那短发女子满是忧愁地道:“姐,你说我们还能从这里出去吗?”

    那长发女子默了下,道:“肯定会的。”

    “可是,还需要献祭76人,我们到哪儿去找那么多人?”

    那长发女子道:“这试炼场里人多着呢!别急,也就是花些时间。”

    这里人很多吗?

    赤水满腹疑问,又悚然而惊,若是如此,那右祀祭司,连同紫加等人,是不是也还在这个考核场?

    不对!

    之前死去了那么多人,时间又过了那么久,他们应该已经出去了吧?

    仅凭那女子“试炼场”三字,她就知道,这两女子定然也是后来才到的。

    也就是说,作为非考核者,他们需要献祭足够多的人,才能出去?

    她不由看向晏二人,他们也看了过来?

    赤水相信,凭晏的实力,献祭百人,不算难事,只一般情况下没人会选择这样做,凭添罪孽。

    她又想到右祀祭司,按理他们作为接受过传承的人,根本就无需献祭,那为什么又要牺牲那么多族人的性命呢?

    除非,这考核场的难度,困难到就连右祀祭司……都选择了放弃?

    想到右祀祭司那深不可测的眼,赤水不由又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她忽然开始怀疑,自己选择走这一趟,究竟是对还是错?

    她自己如何,还好说,毕竟她光棍一条,一了百了,可是他们二人呢?

    他们可都是因为她,才涉足这一险地。

    她越发感觉,自己压力山大,却不想这时,麦丘启明却是一个眼神递过来。

    就交给你了!

    赤水顿觉糟心,悔恨自己之前打肿脸充胖子,强出头,此时却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她就做了个手势,想撤退,和他们好好商量一下。

    但晏却摇了摇头,又往前方指了指。

    赤水这时才注意到,在二女所在身后,石壁一隐蔽处,隐隐约约记着一个记号。

    她立即就认出,这正和之前麦丘启明找到的那个极为相似。

    这是芳灵真君所留。

    这竟又续上了?

    赤水忍不住再次对晏刮目相看,在她将注意力集中在二女身上之时,他还能注意到如此偏僻之处。

    而就芳灵真君简单刻画的字符来看,难道翠烟宗传承玉简所指之地,就是这里?

    从芳灵真君,到紫加之祖,紫加,除了她是误打误撞之外,他们似乎都是凭着线索找来的?

    她不由又有些汗颜,她确实对那个翠色玉简所述的内容,不是很上心。

    然而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兜转了一圈儿,她似乎又回到了这个轨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