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行途应心
    因此一路上,麦丘启明都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

    走在前面的晏往麦丘启明的方向瞟了瞟,给赤水投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赤水摇摇头。

    她知道麦丘启明在想什么,似乎从现在的结局来看,她是最大的获益者,但其实,在她打算建造那座永久的空间扩张阵门之时,却并没有想太多。

    她只是知道,行之于途而应于心,仙途漫长,她只是选择了,去做那些最合乎自己心性、德行的事情。

    而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虽然她因此倒贴了许多宝贵的资源,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资源来衡量。

    总有些东西,是资源换不回来的。

    比如:尊重和信任。

    其实大家刚才的表现,也让她颇为意外,毕竟人在被逼入绝境之后,往往会做下平常难以想像的罪恶,手脏了不算什么,心若是脏了,可就再也白不回来了。

    而最后这一小掇人,他们的心还是热的。

    她相信,之前的绝境不会成为他们修途的绊脚石,反而会成为他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正因为经受磨难,所以才越加茁壮坚强……

    至于麦丘启明的担心,她并不在意。

    她既然敢将他带在身边,就不怕被他看出什么,之前心遁术就是如此。

    犹豫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事情早已发生,无法改变,可她心里一直记挂着,并因此刻意疏远麦丘家,这态度,本身就有问题。

    而她要做的,就是解开这个结,让这件事彻底地成为过去。

    赤水现在心境开阔,又因为之前在路过的城池中补足了物资,此时眉梢眼尾都挂着一丝笑意,有些灵动,有些鲜活?

    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被困近千年的修者?让人打心底里竟也觉得放松,似乎这世界都挺美好的样子?

    要知道,情绪是极富感染力的。

    晏心里默默想到,他终于知道小火身上那种掩饰不住的天真稚气,是从哪儿来的了?

    作为一个下界女修,如何能在经历过悲欢离合,体察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后,在漫长岁月的侵噬腐蚀下,还能保持这样一颗纯粹澄澈的心呢?

    要说,果然不愧是悟星仙子吗?

    他正感叹着,忽见赤水望过来,装得非常严肃的样子?

    “你老实告诉我,之前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但晏却是听懂了,他并没有否认,反而笑着反问道:“你希望我提醒你吗?”

    赤水就瞪着他,不说话。

    这转移重点的功夫,她都要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虽然知道他是一片好心,然而她并不是很想感谢他,毕竟当局者迷,当她身在局中,还是云里雾里的状态之时,身边却有个早已看清真相的人,在默默地围观?

    真是越想越觉得不好了。

    晏倒是知道本尊没有分身那么好唬弄,见转移重点不成,只得解释道:“这不是没危险吗?我看你玩得也挺开心的?”

    特别是她完全弄错了重点,满脸正经地研究《群英谱》那一段儿,他不知道偷乐了几回?

    当然,这事儿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只此时,赤水还来不及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头顶上的铃铛倒是先摇动了一下,清灵之声荡漾开来,似乎是在回应着晏的话?

    晏就轻“咦?”了一声?

    目光不由投往那两个硕大而又黄澄澄的铃铛之上?

    是的,硕大。

    作为一个头饰,它们真的大得有些过分了?

    他之前本还心下暗笑过,悟星仙子的品味,果然与众不同,然而此时,他才发现,这两个一眼看去堪称俗气的铃铛,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而此时的赤水也很无语。

    之前她被蒙蔽了意识,智商大减之时,这铃铛都没有预警,现在听到晏明显是打趣她的话,它反倒是响了,它是故意的吧?

    她神情愤愤,一缕神识拨过铃铛。

    她早该知道,这玩意儿不太靠谱。

    之前在流石涧她被埋伏之时,其还知道预警,她还以为终于开发出了它的功用,可以当个报警器使用呢?

    结果,还要看它心情的?

    那么问题来了,她为什么要顶着这么大两个铃铛,忍受别人异样的眼神,来回打量呢?

    “你这……,什么来历?”晏犹豫了下,还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麦丘启明在赤水身后,默默地扫了一眼那铃铛,心想,这也正是他想问的?反正资料上没有记录,查不出来历,似乎忽然就有了?

    “你说这个?”赤水又拨了拨铃铛,眼神往上飘,状似轻松自然地道:“发了个天道誓言,天道给的。”

    “咳——”一直竖着耳朵的麦丘启明,因为太过震惊,一下子就呛住了。

    而晏则是默默地远离赤水,至少有三丈远,先望天,后环视周围一圈儿,才无语道:“你连天道的玩笑都敢开?”

    “呵呵!”赤水就知道他们不信,虽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说的是真话。

    晏就又盯着那两铃铛研究了一番,忽然就问道:“那你得发了何等份量的天道誓言,天道才会降下这等恩泽?”

    “你还当真了?”麦丘启明震惊脸,究竟是他疯了,还是眼前这两人都疯了?

    天道是能随便提的吗?还给铃铛?

    难道你是天道的亲闺女?

    晏并不理麦丘启明,只眼神看向赤水。

    赤水其实极想找个人,一诉心中的苦水,她被天道坑得那个惨啊,简直是惨绝人寰啊,有没有?

    然而,天道无所不在,头顶两铃铛,就算她的心再大,也无法说出口,谁知道天道是不是小心眼爱记仇呢?

    毕竟连小火随便一个念头,它都能赖到她头上,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

    她已经对它不抱任何希望了。

    她只是生无可恋脸地回视晏,道:“你觉得呢?”

    晏就凝重脸道:“难道是天下大同?”

    赤水:“……”

    不要问她现在是什么心情!

    幸好还有个完全不知其所以然的麦丘启明,丈二摸不着头脑地问道:“你们是认真的?”

    赤水这样也就算了,现在连晏这么靠谱的人都这样了?

    难道不正经,也是可以传染的?

    赤水和晏就同时收回眼神,各望向一边,此事就此揭过。

    麦丘启明反倒松了口气,原来是开玩笑,差点吓死他了!

    他现在觉得,追随赤水也不是那么轻松了,至少必须具备一颗强健有力的心脏?

    他觉得他自己还需要历练?

    接下来一路东扯西扯,赤水就神奇地发现,晏这人非常奇特,无论她说什么,无论她的言论有多荒诞,对方都能接得上话来。

    并且,大体上不会偏离她的意思,非常厉害!

    这是一个有着敏锐洞察力,见多识广,且善于思考的修者,最为重要的一点,他的心思极为活络,能想常人所不能想,自然也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

    这本来是应该在前辈身上才具有的特质,她第一次在平辈中发现。

    若非她非常确定,晏并非隐藏了修为,她都要怀疑其是不是又一个穹目了。

    反正一路上还算愉快,麦丘启明也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节奏,见怪不怪了,他们也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

    “就是这里?”

    不怪麦丘启明怀疑,只眼前一湖边小筑,不过由凡竹搭建,又经时光侵蚀,早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

    别说是位修者大能,就算是一个凡人,恐怕都要嫌弃这里?

    赤水仅扫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向湖中心的方向。

    此时时间尚早,湖面宽广,其上烟波浩渺,碧幽幽一片,宁静而幽远,隐约中,又似乎与凡景略有不同?

    “走,我们去湖中心看看。”赤水说着,脚跟一转,已经到了湖面之上。

    踏波而行,自有一种意趣。

    碧雾氤氲,穿行其中,能感觉到些微的湿冷,并不令人厌恶,反倒好似醒神一般,有种清新,灵透之感。

    出人意外地,倒是个好地方。

    赤水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湖中心,在那里,有一页扁舟正静静地停在最中央,一根钓竿轻轻垂下。

    赤水往那旁边看去,不由就微滞了下,随后一遁上前,上下打量着正守着钓竿的无瑕圣子,震惊道:“出什么事了?”

    就见眼前,无瑕圣子依然是那个无瑕圣子,只一头白发,太过引人注目。

    这并非普通意义上的白,而是一种仿似失去了所有生机的那种苍白,弥漫着掩藏不住的暮气?明明其仅是魂体而已?

    赤水本以为,之前见到的对方那丝意识体,是他想像中的自我呈现,却不想竟是真的?

    无瑕圣子目光从晏和麦丘启明身上收回,这才看向赤水道:“你倒是真敢来?”

    “有何不敢?”赤水没好气地道:“……我可没忘了,你还有求于我呢!”

    “但我猜,你一定不是为了这才来的。”无瑕圣子浅笑道,并没有说得很明白。

    赤水叹了口气,道:“说吧!你这是出了什么事?”

    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似敌非友,连朋友都说不上,但看其现在这样子,她也不由生出些世事难料的惆怅感。

    “能出什么事?”无瑕圣子不慌不忙地摊手,“这是为了自由,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赤水就觉得窒息。

    这家伙,不会是被小火一顿忽悠,给忽悠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