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疏漏之处
    有些事情,在自己看来,是非常棘手,又无从着手的天大的难题,而在某些人眼里,却仅是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轻松至极。

    在大部分情况下,赤水都是后者。

    如今站在前者的角度,看小白他们父子配合默契,毫无压力的样子,依然觉得有些忧伤。

    虽说术业有专攻,但她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之前因为修为进展迅速而升起的那一丝自得,又被打落了去。

    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

    修者道途,永无止境。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消磨战。

    玄阴火灵并不傻,相反还相当聪明,有着并不输修者的顶级智慧,它是在确定老焰王并不好惹的情况下,才退而往碧幽灵火进攻的。

    也并非就真要拼个你死我活。

    她主要还是想跑。

    只可惜,碧幽灵火的火灵,顽固不化,且认死理儿,又熟悉地形,将它所有的出路都堵死了。

    让它只能眼看着无数条通道近在眼前,却犹如天堑一般,遥远而不可及。

    它现在是真后悔了。

    也是它太过于心急,因为从沉睡中醒来,急需要补充能量,这才被贪婪冲昏了头,踏入了这个陷阱。

    早知如此,它还不若就待在赤水身边,至少赤水对它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企图。

    它想着,不由自主就往赤水的方向看去。

    赤水就站在那里,沉静安然,气息悠远,目光也正望过来,却并不带有什么情绪,说不上冷漠,似乎也没有厌恶,更多的,似乎是事不关己一样的态度?

    要知道,赤水面对它之时,情绪一向是激烈的。

    就算是拒绝,也是斩钉截铁的,非常鲜明。

    虽然其中有它威胁的缘故,但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它立即就知道,赤水定然是知道了。

    此时的它,如何还不知,它这是遇到了敌手。无论是周围的地形,或者是所布置的禁制,都是针对它的。

    身处危难之际,它才又想起了赤水的好来。

    这个有着超群的智慧,得到远古传承的女子,看上去普普通通,却又有着很多修者不具备的一个特质,那就是包容性。

    包容它的嚣张,包容它的任性,甚至明知它目的不明,仍然放任它赖在身边,从未加以约束。

    与其他修者罔顾火灵意愿,专断独行的霸道作风截然不同。

    如果就像之前那样,待在她身边,似乎并没有它想像中那样难过?

    至少,心里并没有什么抗拒?

    它是越想越是后悔,甚至都不太明白,不过就是想补充点能量吗?怎么就弄到如今这样艰难的地步呢?

    直到它看到了被拦截住而不断挣扎的溯辛,它立即知道,机会来了。

    它立即虚晃一招,碧幽灵火下意识去挡,它却转而又往赤水的方向扑来,不过却不是直接向赤水求救,而是曲线救国,开始在溯辛面前猛打同情牌……

    溯辛本来就担心,此时就更着急了,频频给赤水传音。

    溯辛本就是一个新生的生命体,于人情世故上尚还稚嫩,还需要多加引导,赤水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将目光横向玄阴火。

    玄阴火灵此时倒是能屈能伸,立即就向赤水认错,并呜咽道:“我不要被他们收服,如果一定要选,我还是想跟在你身边……”

    “你想追随于我?”赤水惊诧道。

    玄阴火立即就晃了晃,很是急切的样子。

    “不,这不过是你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无奈做出的选择,你以后肯定会后悔。”赤水就摇摇头,不待玄阴火反驳,又道:“而且,你不仅会后悔,你还会因此而记恨于我,你说我会收下你吗?”

    玄阴火闻言就是愕然。

    在它的想像中,它都答应臣服了,也没有要求签订任何契约,怎么赤水仍然还是拒绝了它?

    不该是感激涕零直接答应才对吗?

    小白在旁边适时插口道:“这灵火性子太野了,你驾驭不住,待我将它驯服了,再送回来给你不迟。”

    赤水就回道:“你也说了,我驾驭不住,所以‘送回’就不用了,你们这也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反倒是我该谢谢你们才对。”

    她说完,看向一旁还想向玄阴火靠近的溯辛,又对小白道:“它好歹于溯辛有恩,你……手下留情?”

    小白点头,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玄阴火见二人三言两语间,就决定了她的去留,哪里还忍得住,当下身体就开始膨胀。

    “你自爆一下试试?”小白凛然不惧。

    那玄阴火就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又开始急剧萎缩。

    “别跑!”老焰王大吼一声,袖袍一荡,也不知怎么操作的,玄阴火萎缩到了一半,就再消不下去了。

    赤水:“……”

    果然,恶人还需要恶人来磨。

    她站在这里,反倒有些碍事了?

    她遂向小白示意。

    小白此时也忙了起来,多年的默契,让他也仅是挥挥手。

    赤水就带着不情不愿的溯辛,单独回到了湖面之上。

    此时的湖泊,也因为玄阴火的能量,而散逸出阴冷冻骨的寒气,冷暖气流也盘旋相争,使得周围的景色,也随之一会儿结冻成冰,一会儿又融化而水,变幻莫测。

    赤水就立在湖边,又静静地出了一会儿神。

    待回过神来,又哑然失笑。

    要说刚才她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但是,她始终记得老人说过的一句话:有多大的能力,就端多大的饭碗。

    这句再朴实没有的话,却恰恰说明了她此时的心境。

    肖想那些她驾驭不了的,最终的结果,必然不会太美好。

    可是玄阴之体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以致于她都差点失去了平常心。

    所以说,高阶修者,和凡人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同样欲望缠身,端看其诱惑,具体大不大了?

    赤水笑罢,又幽幽地叹息一声。

    “怎么了?你又想到了什么?”小白出来,就听到叹息声,顺之问道。

    “嗯?没什么,你怎么就出来了?”赤水诧异道。

    这才多久?

    粗约算来,两个时辰都不到吧?

    “你看这是什么?”小白手掌递至赤水面前,然后缓缓张开。

    就见一丝玄阴火安静地悬停在他掌心,完全看不出之前的骄纵和狡诈?

    赤水就怔住了,“这是……”

    “这就是你之前那一丝玄阴火,我说过,要送还给你的。”小白说着,手一伸,示意她接过去。

    赤水却没有动,而是追问道:“你们这就将它降服了?”

    这也太快了吧?

    小白知道赤水所想,微笑摇头道:“怎么可能?”

    “那这……”

    “不过是截断了玄阴火灵的退路而已。”小白解释道:“这一丝火种中,本有着火灵种下的……定位?或者说是灵魂标记?”

    赤水一点就通。

    她就说,他们一行三人,怎么就她倒了血霉,遇到这么个坑爹的货。

    原来那火灵是早有预谋?

    其估计是在她抽取灵火之时,就悄悄种下了吧?

    而她竟然毫无察觉?

    大千世界,各种生灵衍生出的智慧,远超人类的想像极限,因而也越加防不胜防。

    “给!其中的印记,已经被完全抹除了,你放心!”

    赤水小心地接过那丝玄阴火,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其火灵意识已尽去后,才叹道:“经过这番周折,我以后是再不敢麻痹大意了。”

    “没事儿,还有我呢!”小白叮嘱她道:“以后遇见了解决不了的难题,就来找我,就算我不能解决,还有家父呢!”

    赤水听到前面,本来很感动,但提到小白他爹?

    她严重怀疑,小白他爹貌似非常不靠谱啊!

    他不会将事情越弄越糟吧?

    她眼中怀疑之色甚浓,小白就算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他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梁,才偏过头来,小声对赤水道:“其实现在族里主事的都是我,只不过是顶着我爹的名头而已。”

    赤水惊讶地望去,就见小白对她眨了眨眼,其中意思让她意会?

    赤水止不住就笑了,多年不见,小白也学坏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

    她只觉得窝心,无论这话将来能否会兑现,她都会永远铭记这一刻。

    “对了,小白,我正有事要向你请教,你说这玄阴火,我能否用来提升我的丹火?”

    “你的丹火升级了?”

    “这你都能知道?”赤水无语至极,这才多长时间,她就抖落了一地的秘密,也是没谁了。

    小白就一个白眼翻过来,“你的丹火淬体之法都是我教的,你说我能不知道?”

    “……好吧!是这个理儿。”赤水终于承认这个事实,“那你……”

    “怎么看出来的?这不很明显吗?当然是从你本体的强度上感觉出来的。”小白理所当然道。

    “对哦!”丹火的品级,直接关系着淬炼的强度,赤水也是才转过弯儿来。

    谁让之前见到小白太高兴,忍不住就抱了抱呢?

    她就又转了一圈儿,好奇问道:“那你还看出什么了?”

    “还看出你这些年来有记住我的教导,没有荒废懈怠,不错,继续发扬!”小白自得道,这样的对话他们以前进行过很多次,虽是说笑,却也言之有物。

    “……还有呢?”赤水却故意为难他道。

    “还有……”小白就又打量了赤水一番,忽地面色一凝,“穹目那道灵魂印记,你还没有清除掉?”

    “啊?”赤水立即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