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堡垒起航
    赤水就算穷尽毕生的想像力,恐怕都意想不到,她简洁的空间指环,厚重的三足灵鼎,以及剔透的玄阴玉,三者组合之后,最终出现在她面前的,会是一枚标准式样的……戒指?

    指环为环,三足灵鼎为花托,镶嵌着玄阴玉?

    特别是三足灵鼎,缩至最小,三足紧扣着指环,开口向上,镶嵌着的玄阴玉,虽然不会折射出美丽耀眼的光芒,但其温润剔透,散发出莹润灵透的光泽,却也丝毫不比钻石差?

    !!!

    赤水默默地扣上玉盒,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她快不能直视百里前辈了。

    本来因为穹目,她的心情就很是微妙。

    现在看到这个戒指,更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当然知道,这是前辈子的风俗规矩,这个世界并没有,百里前辈不可能知道,这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然而,谁能理解一下,她刚才打开玉盒之时所受到的惊吓?

    戒指,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其所代表的意义。

    本来,作为一个储物芥质,就算其再珍贵,也不过是个使用的物件,然而当它与其他人扯上关系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可以,赤水真想立即去找前辈,换一个造型。

    然而,这是仙器啊!

    若当真如此简单,她又何须麻烦前辈帮忙炼制?好歹活了几千年了,她也不可能如此任性。

    或许有人会不理解,觉得这不过是前世记忆作祟,前辈又不清楚内情,所以根本没必要纠结?

    但是赤水却是知道,眼前这枚戒指,已然是作为一个连接,将前辈和她联系在了一起。

    这枚戒指又是如此贵重,无可替代,至少其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她最重要的至宝,且是使用最为频繁的至宝。

    想想吧?她每存取一样的东西,看到这枚戒指,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前辈,又因为这个造型自带的意义……?

    还能不能好了?

    关键在于,这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无以言说的秘密,她所有的纠结和烦恼,都无法倾诉于人?更不知道该去怪谁?

    正直伟岸如前辈,对此一无所知,赤水就算再无赖,也不可能将这口锅扣到其头上。

    她也不可能自责于己。

    她也没做错什么啊?

    要怪也只能怪天意弄人了!

    赤水头上的铃铛察觉到她之意,只觉一口锅从天外来,丁丁当当发出抗议之声。

    赤水却是自觉将锅甩了出去,心绪稍稳,也无暇理会响声越加急促的铃铛,而是缓慢地又打开了玉盒,看向其内的目光那叫一个复杂。

    这是仙器啊!

    这已经不是多少修士求而不得的问题了,这是连高阶修者都不敢去肖想、去奢求的至宝。

    它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属于比渡劫大陆更高的维度。

    其实就这事,赤水以前曾不只一次地猜测,究竟是百里前辈太妖孽?还是说她见识太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过于片面?

    穹目也就罢了,那厮深不可测,你永远看不清他的极限哪里?每每你以为快接近了,回头却发现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而百里前辈,随手就能打造出一件仙器?

    也不知,如麦丘仙尊这般排斥前辈的人或家族知晓,又会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

    这样想着,或许是转移了一点注意力,她感觉又好了一点,这才轻轻取出那枚戒指,举至眼前,细细打量。

    指环流畅的线条一如即往,难得的是,三足灵鼎的三只足紧扣指环,却没有影响指环整体曲线,且为了协调,灵鼎表面也经过了细致的打磨和修饰,成就出与指环一样的色泽和质感。

    真的很美!

    整个造型无一瑕疵,技艺更是巧夺天工,若非其造型的意义实在太过于奇葩,赤水真想立即就开始祭炼了。

    可是不行。

    一则移动堡垒还未起航,前辈说过,只有在其进行空间穿梭的过程中进行祭炼,才能遮掩仙器被催发时所显露的异象。

    另则,祭炼仙器非同小可。她一个人无法做到,尚需要前辈在一旁辅助以及护法。

    然而,她现在心境凌乱,见着前辈,保不齐就会露出异样?

    若再被前辈察觉到了点什么?

    那不就更尴尬了吗?

    赤水手撑着额头,摇头兴叹,看向戒指的目光微动。

    说起来,如小白所说,穹目同前辈本是同族,那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呢?

    穹目那厮,又为什么要将她引到前辈身边呢?

    她不自觉地,又掏出那个草编人偶出来看了看,依然是普通的蒲草编制,除了造型外,从里至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难道这个草编人偶也同这戒指一样,本身就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

    将戒指和草编人偶摆在一起。

    赤水看了很久,依然不得其解。略去当初穹目那句玩笑的小媳妇之话,她本以为,前辈与穹目的关系,应该是长者与顽劣后辈的关系?

    但现在似乎要调一个头,穹目才是长者,前辈才是后辈?

    赤水:“……”

    咋越想就越是别扭呢?

    小白当真没弄错吗?

    她不自觉地,又开始拨弄丹田里那个还待解封的灵魂印记。

    草编人偶,灵魂印记,再加上现在出现的戒指,穹目和前辈,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谜,是一个她看不清,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的谜……

    偏偏她还被牵涉入其中。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房间内,一室静谧。

    唯有那面棱镜,忠实地显现出外面的景色,正在缓慢移动,也才让室内的人知道,移动堡垒终于起航了!

    赤水也是在此时抬起头来,望向棱镜之中。

    就见窗外的景色,先是以极缓慢的速度移动,但没过多久,这速度陡然加快,随即就是一发不可收拾般,以指数级加速度,瞬间就将之前的景色拉成一条直线……

    很快,镜面就显示出一片混沌不清的模糊状态。

    赤水面色微凝,她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仙器之事事关重大,若是错过了这次,等她到了混沌战场,就更没有时间和条件了。

    机会只有一次,不容有失。

    赤水快速整理了一番思绪,深呼吸,数息之后,才开始布阵,准备祭炼事宜。

    这是一趟极为漫长的旅程,保守估计至少需要二十年,这还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

    而仙器的祭炼也非一日之功。

    稍有差池,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她可不认为,自己那点微薄的声誉,能阻挡修者对于仙器的强烈欲望。

    所以二十年,对于祭炼仙器来说,当真不多啊!

    这样想着,她的动作也快了起来,在看到草编人偶的时候,本来是想将之收起来的,但因其与戒指放在一块儿,她不知怎的,心念一动,又放弃了。

    待诸事毕,赤水看了那个戒指一眼后,才通过移动堡垒内的网络,通知了前辈。

    不多时,百里悄无声息地瞬移而至。

    “准备好了?”

    “嗯。”赤水点头,终于抵不住满腔的纠结,忍不住问道:“前辈,这戒指可以变换造型吗?”

    百里抬眼望过来,目光在扫过草编人偶时微不可察地凝滞了一下,这如何能逃得过将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的赤水的眼睛?

    果然……吗?

    百里却很快就恢复了自然,极为淡定地道:“不能!你想要换个造型?”

    “不是,我就是问问。”赤水笑着敷衍过去。

    百里却是听出了些许异样,看过来的眼神带着些微的疑惑,一手摄过桌上的戒指,拿在手里看了看,难得破例解释道:“这个属于改造,受限于材质,为了不破坏其内法则构造,这个造型是最佳解决方案。”

    他说完,单手捏着戒指递至赤水面前,又道:“我以为,你不会介意这一点小小的缺陷?”

    赤水:“……”

    不,我其实很介意!非常介意!

    她当然知道,改造相比起凝造来说要更为艰难,也更考验改造者的技艺。

    然而……

    或许是她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一言以尽,又迟迟未将戒指接过去,以致于百里都略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眸光中隐隐带上了几分探究之意?

    赤水忽然就像是醒神了一般,伸手就将戒指夺了过去,随后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下意识偷瞄了前辈一眼,却不料对方正好看过来。

    她迅速挤出一个微笑!

    其实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她心里也是欲哭无泪,若早知如此,她就不拿草编人偶去试探前辈了,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曾几何时,她也曾幻想过,会有那么一个人,拿着戒指递到她面前?虽然她还想像不出,那个人具体应该长什么模样?

    往事不堪回首!

    然而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在前辈做来,却也没有任何违和之感,仿似理所当然一般。

    以致于她都看愣住了。

    难道,前辈的相貌,恰恰符合她潜意识中对……所有的期待?

    也只有对上前辈的眼睛,如此深邃,却又清明如斯,她才近乎崩溃地意识到,前辈什么都不知道啊!

    这一切,都更像是她一个人的癔想?

    相比之下,感觉她是那么的…………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