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过个明路
    而此时,沉迷于这种闯关游戏的赤水,因为一直在时间和空间节点的不同位置,不停辗转,因而早已经迷失了方向和对时间的感知力,竟是丝毫不知,时间已匆匆忙忙,过去了数月。

    当然,因为这种有计划有安排的训练,她的成长是喜人的,收获也是巨大的。

    对于这套新的感知系统,虽说还做不到如臂指使的地步,但也已经能熟练运用了。

    也因此,当游戏结束,丝带滑落的那一刻,赤水竟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时间的错位,感知系统的重叠,以及当前的位置,还有身侧的前辈,以及……周围满满的人群?

    赤水:“……!”

    他们这是……被包围了吗?

    在一众灼灼的好似要噬人的目光逼视之下,赤水好悬绷住没失了态,却也似感受到了重重压力,不得不硬着头皮死撑住,抬眼往前辈望去。

    百里倒是镇定自若,对周围的众修视若无睹,只眸光平淡地问赤水道:“可还适应?”

    “啊?”赤水慢了半拍,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只觉得一种无法比拟的眩晕感侵袭她的精神海。

    瞬时,赤水就倒头往下栽。

    百里也不知是眼疾手快,还是早有准备,反正在赤水往下栽倒的一瞬间,伸手扶住她的手臂稳住身形。

    赤水头一歪,就往他的方向撞过来。

    百里似乎微顿了下,又似乎没有,手臂微揽,赤水就依偎到了他的臂弯之中。

    赤水本来身形纤细,此时依在其身侧,越发显得百里高大挺拔。

    百里微微垂眸。

    精神被冲击,已然失去意识的赤水,小脸轻轻靠在百里肩侧,微皱,樱红小嘴微抿,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不适。

    也不知联想到了什么,百里的双眸中蓦地划过一抹似复杂似晦涩的情绪,转瞬即逝,也因此,在场围观一众人等中,竟无一人能将之解读出来。

    在百里抬眸望去时,众人默默让出一条大道。

    ……

    待赤水再醒来时,已然又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雕花玉床,纱幔暖香,一应陈设布置,无一不是在说明着,这是一间专为女客准备的厢房。

    赤水从玉床上坐下,先揉了揉自己额际双穴。

    是她之前想得太简单了。

    以为感知重叠就仅仅是两相重合,就完事了,却没有料到,其重合之后,各自传递回精神海的信息相冲突,她一时间没有防备,被大面积铺开的感知所传回来的海量消息所淹没……

    幸好并没什么大事,有前辈在呢!

    赤水低头扫了自己一眼,这才下床,在梳妆镜前略有整理,绕过一座巨型山水屏风,早有女侍候在门外。

    “这是哪儿?”赤水问道。

    “回女君话,这里是众合会下衡州驻地的一个分会馆。”

    那女侍眉眼温顺,视线微垂,无半分不规矩,明显是训练有素,不待赤水再问,又道:“旗主早有交代,等女君醒来,即刻送女君去幽云院,宸极道君也在那里。”

    赤水微顿了下,“宸极”是前辈在外行走的道号,只是其一直神出鬼没,因此其实极少能用到,此时听来竟觉有些陌生?

    “烦请带路。”

    那女侍行了一礼,请赤水先行。

    赤水在经过那女侍身侧之时,忽地顿足,侧目略有一点迟疑地问道:“……女君?”

    怎么感觉,这个称呼有点怪怪的?

    是她被别人捧着叫“仙子”听习惯了?还是说这就是这个大陆特有的一种称呼?

    “嗯?”那女侍对上赤水的眼神,却满是茫然,似是没意会出赤水此问所指?

    “没什么,带路吧!”

    出得大门,顺着穿山游廊,路过高低错落的厢房数间,翠竹千百,又有两侧各种奇花异树间或有序,草木茏葱,清幽雅致,似有一种时光凝滞之感。

    赤水缓步行来,竟也不觉得腻,甚至因为现在提升了的感知系统,看向院中的每一朵花,每一颗草,都带着新奇之色,似乎她对整个世界的认识,都又加深了一些。

    幽云院。

    带路的女侍已悄然退下,赤水举步入内,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宽大镶玉的大插屏,雕工极其精美。

    在此时的主人似乎很喜欢这类精致美丽之物,从她之前醒来的厢房,到路途所见,看得出,女侍口中的旗主,是一位颇为讲究的人物。

    经过插屏入内,假山林立,清泉如玉带,绕行其中,又有花草若干点缀,幽幽然一缕花香盈于鼻端,袅袅娜娜,又隐约有所指向,引她更通往深处。

    路其实不长,只因为园内设计精巧,缓步慢行,竟似有种将万千美景一揽怀中之感。

    赤水还没品够,已然到了尽头。

    眼前是一间宽敞的会客厅室,粗略估计至少能容纳近百人,但此时,整个大厅之中,也就主位和客位分别坐了一人而已?

    此时,二人的目光也都往她看来。

    赤水停在门前正欲拜见,就听坐于客位的前辈清越的声音传来,“进来!”

    赤水入得门内,上前数步,粉唇微启。

    百里示意道:“这是元山道君,你执平辈礼就行了。”

    赤水:“……”

    前辈说得太过随意,赤水虽然完全不懂,但她的感知系统又不是摆设。

    她依言上前,“悟星见过道君!”

    元山道君灵气若丝,微扶,“不必多礼……”

    话还未说完,百里的声音就插了进来,“见面礼!”

    元山道君嘴角微抽了一下,忍住脱口欲出的吐槽,正欲摸索自己的储物芥质,就听对面百里已然又道:“我看那个阵方就挺不错,反正都已经给出去了,元山无须太过客气。”

    元山道君:“……”

    他其实也不想客气?

    还有,那是他给出去的吗?是吗?是吗?

    然而,这话能说出口吗?

    他眼角颤了又颤,尽管心里在淌血,也强撑住笑道:“既然宸极道君都开口了,自当依道君意。”

    赤水在下首听得尴尬无比。

    此时的她当然知道了,她之前闹出来的那一大摊事故,就是这众合会的分部。

    这两相见面,可不就尴尬了吗?

    然而,看前辈理直气壮的样子,赤水也就安下心来,这才意会到他们话中的意思。

    额?前辈这是帮她将阵方过了明路了?

    “还不快谢过元山道君。”百里提醒道。

    赤水都有点不能直视元山道君的面了,总感觉其说不定会突然暴起就是一个大招什么的?

    以至于她都间接忽略了其介于中年与青年之间,那种独有俊朗,和君子如玉的气质,那可当真是名副其实的一位美男子。

    “悟星谢过道君!”

    百里似才想起来,“对了,之前你收起来的那个藏经阁,是他们众合会的,既然现在不打不相识了,就还给他们吧!”

    赤水眨眨眼,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依言递出一个储物袋,并向元山道君解释道:“非常抱歉,当时情况太过危急,一急,就冲动了,还请道君原谅!”

    她说着,又将最先收束进戒指空间的梁平二人也一起放了出来。

    梁平二人被困日久,又因为赤水神识被封,幻阵失去了操控之力,他们就算一老一伤,反应再迟顿,该明白的也应该明白了。

    此时一被放出来,率先见到的,就是上首面若黑漆的元山道君。

    两人顿时就像是被吓住了一般,立即跪下,羞惭至极,不敢抬头。

    却在这时,赤水又道:“也怪悟星当时太过顽皮了,让两位道友遭了无妄之灾。”

    她先是看了看前辈,见其没有阻止之意,才将眸光移向上首,“还请道君看在藏经阁已经归还的份上,通融一二。”

    此事的前因后果,此时元山道君已经全部知晓,也看得透彻,自然不会牵怒于两个老兵残将。

    与之相比,他更意外于赤水的做法。

    他原本以为,这二人早就死于赤水之手,没想到还活着,似乎也没受什么折磨?

    这是妇人之仁呢?还是说……

    他故意不表态,余光瞥向对面的宸极道君。

    百里唇角含着一丝笑意,似只有旁观之意。

    元山道君眸色微敛,这才冲赤水道:“众合会自有法度规矩,本应该严惩不怠,但既然女君如此说了,便饶过他们一二就是了。”

    说着又冲梁平二人斥道:“还不快谢过女君。”

    梁平二人虽然不知这具体缘由,但活了那么多年,察颜观色的功夫却是不低,心里已然明白,道君已说出口,自己竟然是幸免于难了?

    隐住内心的狂喜,他们转头就向赤水道谢,就算明知赤水就是罪魁祸首?

    赤水避开,连称不可,回到前辈身侧。

    与此同时,她也更疑惑于元山道君的态度,还有,再一次听到“女君”这个称呼,感觉真的怪怪的有没有?

    她还没想出所以然来,梁平二人已经退下。

    而上首的元山道君也已经检查过了赤水所给的储物袋,确定其内藏经阁完好无缺,面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也就在这时,百里起身道:“既然此间事了,那某与内子,就先行告辞了!”

    元山道君几乎是立即起身,笑道:“既如此,那某也不强留了,两位珍重!”

    他语速急快,就差明着说“慢走不送了”,甚至都似没有留意到一旁,赤水那扭曲了一瞬的脸?

    无独有偶!

    赤水此时也无心吐槽于这位元山道君的急切,她刚才眼珠子都差点被惊脱眶了,“内子”……是什么鬼?

    在她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