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千丝万缕
    当然,若是她没有选择回来,也不会发现某些有趣的东西。

    是夜,万籁俱寂。

    黑夜,给人一道天然的保护色。

    在狂欢了一日的人们终于进入休息状态时,赤水堂而皇之地出门了,一路上翻山越岭,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最高的一座树屋。

    没有让她等候,房门无声而开,又轻轻闭合。

    “你来了?”族老静静地坐在桌边,头微侧,没有任何意外之色。

    赤水也不客气地走到她对面坐下,抱怨道:“你这防守得也太严密了些。”

    “现在看来,还不够严密。”族老淡淡地说道。

    赤水闻言就笑了,“我就把这,当作是你对我的夸赞了。”

    “你都是这样理解问题的吗?”那族老也甚是惊奇地问道,如果是这样,那她就能理解,其之前为何会选择那样打乱她计划的举动了。

    赤水避而不答,意味深长道:“那就要看你怎样理解了。”

    那族老眸光微闪,也笑道:“看来,是我小看了你。”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在树屋周围究竟布置了多少暗手,然而这一切在眼前这人面前,都失去了作用,对方大大方方地找上门来,没有惊动任何一个暗哨。

    族老是真意外了,这与她对赤水的评估大不相同。

    不过,其若非真有点本事,也不会选择趟这一趟浑水了。

    “你想知道什么?”

    赤水抿嘴而笑,族老不愧是族老,深谙人性,仅仅是一句看似普通的“是我小看了你”,就轻飘飘地抹去了她之前的失误判断,其后更是直接开门见山。

    这是打算坦城以待了?

    赤水自也能猜出对方现在的心态,无论是对她的怀疑也好,看她自动送上门也好,又或者是认为她想混水摸鱼也好,对方选择的都是以静制动。

    如果是她,也会这样选择。

    因此,赤水其实觉得,她和这位族老的思维方式很像,她在这位族老的身上,看到了一丝自己未来的样子。

    也或许正是因为此,之前她们才会因为一个会心的微笑,而引发出共鸣。

    只不过,她们有一点又不相同。

    此时,是族老身在局中,而赤水虽也趟了进来,但她随时都可以抽身离开,她比之对方,就算在谋略上略有不及,但却拥有更多的主动权及选择机会。

    她可是一点都不急。

    并且,她同样将这一点,大大方方地表示出来,先是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灵茶,才缓缓地道:“那就要看你,想告诉我一些什么了。”

    那族老闻言,面色微凝了下。

    她表明坦诚的态度,是因为她笃定赤水不知内情,因此定然问不到关键上,更容易让她把控话语权,然而,对方避而不答,将这个球又踢了回来。

    大约就是说,你不是要坦诚吗?那你先看着办吧!我等着?

    呵呵!

    族老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这样难缠的对手了,该说是后生可畏吗?

    “如果我说,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当我没来过。”赤水打断她,直接说着,就站起身来,提脚就走。

    “等等!”那族老眸光淡淡瞥过来,“只是说如果,你还当真了?”

    赤水略有些无奈道:“不是真的,你说来干嘛?”

    这不是想试探一下你吗?

    虽则两人都心知肚明,但那族老仍觉得有些发堵,也终于放弃了之前的打算,说道:“在我说清楚情况之前,你是不是也该坦诚一点?先说清楚你的来意?”

    赤水闻言,很随意地道:“我可没骗你,我当真是游历至此,意外遇到炎七,看到了他的金瞳,一时起了兴趣,才提出登门拜访,后面的你都知道了。”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详叙,意外就来临了吗?

    说白一点,她其实就是个凑热闹的?

    却不想那族老却是质问道:“你不会是想打我族金瞳的主意吧?”

    “你想太多了。”赤水丝毫没被吓到,心里还给这位族老多加了一个标签——多智善疑!

    那族老浅笑,算是默认了。

    不过是又一句试探而已,赤水所表现出的能力,也足够引起她的注意,她难免要多谨慎一些。

    “那好,若此番当真能顺利渡过难关,关于金瞳,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这族老当真是一个果决的人,也深知赤水有所求,对她更为有利。

    赤水点头,没有拒绝。

    她都决定要趟这浑水了,自然也不介意给自己多谋取一点好处。

    “现在可以说了吧?”说实话,这样相互之间打机锋是很累的,这次换赤水问道。

    那族老或许是知道赤水有所求,终于放下了戒心,反倒不急了,状似无辜地道:“你不是都已经发现了吗?不然也不会决定留下来,对吧?”

    赤水也无语了。

    所以说,两个同样思维敏捷,又还算陌生的人,凑到一起,难免会如此。

    谁说和同样聪明的人打交道,就不累的?

    “我想知道全部实情。”赤水完全不接这茬,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她语气自然,平铺直叙,没带什么情绪,那族老闻言反而微怔了下,似乎终于开始正视,眼前这个貌似不起眼的人,其身上的不凡之处?

    再无多余的试探,她非常简洁地道:“这还得从炎七他三叔几人失踪开始说起,因为他们魂牌没有任何异常,我们一开始也只以为他们是误入了某些秘境或空间,因而派出了大量的族人,前去他们失踪前的地方查探……”

    “结果?”

    族老苦笑道:“结果你也看到了,不仅人没有找到,反而失踪的人数大大增多了。”

    “然后?”

    “然后,我当然就察觉到,这不是意外,而是一个专门针对我族的阴谋,因而加强戒备,约束族人留守族地……”

    这就说得通了,因为他们收敛羽翼,以防不测,外界那些宵小察觉到了异常,才会趁势围拢,寻找可乘之机?

    赤水忽然问道:“那炎七怎么跑出去的?”

    “当然是偷跑出去的,他估计是看我烦心,就想去当诱饵,引出幕后之人。”说到炎七,族老面色略有些缓和。

    赤水:“……”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吧?

    “……所以,我这算是自投罗网了?”

    虽说她也是顺水推舟,但炎七也不愧是眼前这人一手带大的,演得也很自然嘛。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幕后之人。”族老语气肯定道。

    “哦?”赤水微露疑问之色。

    “你身上没有杀气。”族老坦然道。

    赤水反问道:“你就不怕我是装的?”

    “这当然不是只看杀气。”族老只摇头笑道:“不过,我还是看走了眼。”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赤水将跑偏了的话题再扯回来,“接下来就是重点了吧?”

    “没错!”族老身体轻轻依在椅背上,不疾不徐道:“就在我正打算倾尽全族之力,背水一战时,炎七他三叔等,所有失踪了的人,又都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他们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和之前我们的猜测一样,误入了某个秘地,困了很久才找到回来的路。”

    赤水不信,“检查了吗?”

    “是真人没错!”说到这点,族老终于有了一点正经之色,严肃道:“我也详加盘问过,也检查了他们的身体和魂魄,甚至还派人去那个所谓的秘地看过,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但是你还是起了疑心。”赤水叹道:“没有疑点,才是最大的可疑之处!”

    “对!就是你说的这样。”族老是凭着丰富的经验和超强的直觉,才肯定这其中有问题。

    而赤水,直接一言以蔽之,可说是相当精辟了。

    并且,她是族老所知的,除她自己外,唯一一个同样发现了异常的人,因此,她之前才会先问及赤水,究竟发现了什么?因为她想知道。

    只不过赤水没有接茬,让她不了了之了。

    此时,不免又问了出来,“现在,该你说,你究竟发现什么了?”

    “我当然是发现——”赤水微顿了下,见族老果然很上心,方才道:“我确定以及肯定,他们是被控制了。”

    那族老就静静地看着她,等待下文。

    得出这个结论并不意外,她真正想听到的,是证据。

    赤水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了两下,似有一些犹豫地道:“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天运门?又或者说是运灵一族?”

    如果说天运门,族老还隐约有些茫然的话,等赤水再说到运灵一族,族老的整个面色都变了,她霍地站起,逼向赤水道:“此话当真?”

    “信不信由你。”多的话赤水不会多说。

    但仅仅是这一句话所包含的海量信息,已经让族老惊喜莫名,所获之大,让她再保持不住淡定,面色忽阴忽晴,也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运灵族的余孽……这就对了……也只有他们……”

    不得不说,无论是渡劫大陆,还是这些大陆,运灵一族都是声名狼藉,惨不忍睹的了。

    赤水心下也不无感叹。

    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在这遥远的世界,她居然还能同这一族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能说,命运,也是相当神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