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醍醐灌顶
    在欢庆族人平安归来后,聚居地也一扫之前的沉闷,大家各自忙碌着,间或小聚一番,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去。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赤水自上次与族老会谈后,也是拿出了真本事。

    这段时段,她悄无声息地在聚居地内忙上忙下,布置出了一套顶级的综合法阵。

    材料当然是由族老所提供。

    在这一点上,族老是相当大方的,诚意很足。

    此时,在族老的掩护之下,法阵也已经启动完成。

    赤水站在山顶之上,瞭望山下热闹祥和的聚居地,目光就有些复杂了。

    在外活动的,大都是普通的族人,他们完全不知道头上已经笼罩着可怕的阴影……

    族老站在赤水旁边,同样望着下方,“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见着这样的场景?”

    “你当真决定不告诉他们?”赤水再次问道。

    “告诉他们什么?”族老远比赤水所想的要坚强,也要冷漠,“告诉他们,他们也只会自乱阵脚,不告诉他们,他们至少还能多过几天平静日子。”

    赤水虽知道理如此,仍然有些伤神。

    这或许就是弱者的悲哀吧!

    这同时也体现了普通人与修者真正的不同,修者敢于与天争命,抗拒所谓的命运,就算没路,也能硬闯出一条路来。

    赤水很庆幸自己是后者。

    她转而问道:“关于他们,这段时间你有想过吗?”

    “当然想过。”族老也收回目光,看向赤水道:“你是想问他们为什么会盯上我们这一支,对吧?”

    “嗯,总得有个理由吧?”又或者是说,他们这一支,有什么能吸引对方注意,并且想得到的?

    “大概……也是因为我族的金瞳吧?”族老苦笑道。

    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出其它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了。

    赤水本也是奔着他们的金瞳而来,闻言就有点尴尬了,好在她走的是光明正道,此时倒也坦荡,“如你们这般有着优秀血脉传承的家族,对此,应该也不鲜见吧?”

    “自然!”族老略有些傲然道:“从古至今,也不是没有人打过这样的主意,都被我们反击回去了。”

    赤水还未细问,族老面色一沉,忽又道:“但是,这次不同。”

    “哪里不同?”

    “敌我状况不明,因此我也不知,这究竟仅是针对我们这一支,又或者……”后面的话族老没有说下去。

    但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赤水警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或者说是不足。

    说是醍醐灌顶也不为过。

    或许是因为她无家族亲人牵绊,孑然一身,四处飘零的缘故,她思考问题的角度,习惯性从自身视角出发,而族老不同,因此,她考虑这个问题,比之赤水更有大局观。

    果然是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

    这段时间,赤水从这位族老身上,当真学到了不少东西,都是她以前从未曾意识到的,而且非常致命的缺点。

    归根结底,阶层之间的差距,不是轻易就能跨越的。

    赤水做到了,但是在某些为人处世及细节方面,她是远远不及的。

    这她得认。

    只说现在,赤水也不是无动于衷的,“那……你们主家什么时候能来?”

    “不知道!”族老的声音也有些悠远,又隐隐带着一丝叹息,“消息是早已经发出去了……”

    赤水立即明了族老的意思,消息传回去了,主家那边,肯定会立即查核这样的情况。

    那也就意味着,主家来得越迟,情况就越糟糕,而现在主家一直没来,那是否意味着……

    赤水心脏猛地收缩了下,她不是没见过大场面,但若这般,关系到一整个族群的生死存亡之事,她还是第一次见。

    要知道,启明族可是这方世界第一大家族啊!

    这得是拥有多大的能量,才敢对启明族下手?

    赤水觉得,自己又想差了。

    之前从其挂着的羊头,就知道了运灵一族的可怕恐怖之处,然而在她的意识中,运灵一族,再可怕,也是一群有若流匪一般四处躲藏,人人喊打的存在。

    因此,他们的人数绝对不会太多。

    个体的能力是有限的,人数少,意味着他们整体再强,也是有限的。

    这也是因此她仅是将问题局限在这一支,而没有扩大的缘故。

    但现在,如若族老的猜测成真,那么……

    赤水被这个事实震住了。

    而族老,早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此时见赤水终于醒悟过来,不由问道:“怎么样?后悔了吗?”

    赤水目光微有些迟钝地移向她,呐呐道:“后悔了又如何?”

    “你现在就可以走,我不拦着你。”族老就说道,若是仔细留心,就会发现其唇角间,隐约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不想赤水却陡地清醒过来,立即瞪向她嗤笑道:“走?你打算过河拆桥吗?”

    “这是你说的。”族老状似无辜地道。

    “呵!”赤水可不信,“我将法阵布置好了,你就想让我走了,不是过河拆桥,是什么?”

    更何况,现今情况不明,她能走到哪里去?

    走出去,一个人面对一整个运灵族吗?她又不是傻!

    族老就有些遗憾地道:“看来你是要选择留下来了,将来……可别后悔才好?”

    后不后悔的,赤水现在还不知道,她现在就知道一点,这位族老当真是老谋深算,她远远不及,这一句一个坑,都不带提示的,赤水若非足够警醒,估计早就中计了。

    就算是如此,她也没讨着好处。

    之前,她选择留下来,于对方来说,是恩情,然而现在几句话一说,这情况就彻底调了个个,变成她需要依靠族群保全自己了?

    老天爷变脸都没有这样快。

    赤水那个气啊!

    转身就走。

    族老还有后面叹道:“现在的年青人,就是沉不住气,这话还没说完呢……”

    赤水定住脚步,侧身回看她,唬着脸问道:“你还想说什么?”

    那族老的双眸中,就溢出一点点细碎的笑意,“比如,赋灵诀……如何?”

    赤水就顿住了,看上去很是犹豫的样子?

    这次换族老转身往山下走去,边走边道:“得了,别装了,不然你不后悔,我可要后悔了。”

    被戳穿了心思,赤水也不恼,干脆就顺坡下驴,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有好处,不占白不占。

    这赋灵诀,其实就是当初她在对方树屋内所见的,启明族家族徽饰的奇特之处,其与阵法同源,但作用却截然不同。

    阵法的用途多样,但大都是已知并且确定的,而赋灵诀却是启灵用的,作用就是给死物赋予灵气?

    很神奇吧?

    但其实,这门术法的作用,简直垃圾到不行,说它是术法,都有一种侮辱了术法的感觉?

    看着倒是挺能唬人的。

    比如赤水之前所见那树屋内一应陈设,气息浑然天成,大家气象尽显。

    她之前还感叹来着?

    而她之所以对这门术法产生兴趣,倒也并不是为了装,她仅仅是对这门术法的构成原理有些好奇,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心里也是叹息,在有了项饰之后,追根究底,似乎已经成为她的本能了。

    当然,她嘴上是不会承认的,她就盯着族老的背影,似真似假的地抱怨道:“你不就是想把我彻底绑在战船上吗?直说就行了,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我要是脑子没转过弯来,怎么办?”

    族老就侧身,看向她说道:“第一,你转过来了。第二,你若当真转不过来,也就不值得我拉拢了。”

    赤水立即得意道:“承认了吧?你就是在拉拢我。”

    “有价值的人,自然值得拉拢,你应该庆幸。”族老说道,平淡中带着些许的……欣赏?

    赤水就无语了。

    族老这心态也是可以的,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向对方多学一学。

    明明形势是如此不利,但对方就是能稳得住心,甚至还能抽出空闲来,套路她一波?这哪里有她想像中的待宰羔羊的样子?

    要说,果然不愧是启明一族吗?

    就不知,对方究竟又隐藏着什么样了不得的底牌?

    说实话,赤水都等不及想见识了。

    她正考虑要不要反套路一波,多套点话出来,却不想就在这时,一道微弱到几乎没有的波动,立即就似触动到了两人的神经一般。

    她们当即面色一肃。

    同时安静下来。

    数息后,族老忽地传音道:“跟我走——”

    音还未落,人已经至千里之外,赤水二话不说,立即就跟了上去。

    速度一点不弱。

    开玩笑,就算仅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她也要跟上去,要知道,族老才是这个聚居地实力最强的人。

    与此同时,她整个人也兴奋起来,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

    运灵族,终于要来了吗?

    未知的想像太过于可怕,让她迫不急待想见到真人,想知道更多关于运灵族的消息,只因为其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息息相关。

    不,不仅是她,她的徒弟钟英,紫加,无瑕等一众人,还有下界苍海大陆包括翠烟宗在内的四大势力。

    他们所有人的命运,都系于这运灵族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