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虔诚之心
    在这一刻,赤水看向镜姬的眼神,和常人看待怡红院老鸨的眼神,也差不离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本能地意识到,能够有能力将她祭炼的人,必定修为高深,至少比她高,也比眼前的镜姬要高。

    这与她之前的猜测不符。

    她本以为,那个人是镜姬。

    但很明显,通过之前的交谈,作为同一主的灵器之间,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被隔离开来的。

    她见过景,因此这个人不可能是镜姬。

    偏偏又是镜姬,先是让景对她穷追不舍,接着又顺水推舟,将她引来了这里。

    这一整个过程,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如此大费周章,说不是另有所图,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所以,她顺理成章地就问出了口:“那个人,是谁?”

    却不想,镜姬却是摇摇头,身体退回了原位,再看向赤水的眼神,就带上了一丝怜悯,“你还是不懂。”

    赤水就算心有千窍,此时也是满脸茫然。

    “亏你还是修道之人,你的道……是什么?”镜姬忽地问道。

    这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赤水瞬间就联想到了她初踏入这个玄妙世界时,炎师叔的启蒙,在翠烟宗悟道阁里的感悟,以及云晴师傅对音控术的追求,素和师尊的分析指导,前辈的指引等等。

    再加上她这半生的所见所闻汇集在一起,竟让她说不出话来。

    这原本是一个围绕着初修行的小修士,平常经常讨论的问题,如赤水这般,已经到了可以直接解析法则之力的阶段,再来问这个问题,就有点不知所谓了。

    有点像鸡蛋里挑骨头?

    但是,偏偏赤水就被问住了。

    她也想立即就回答出来,或者是重述她在给徒弟讲学时的见解,又或者是直接将以前感悟到的答案拿出来搪塞过去?

    但是她没有。

    人,最可怕的,就是自欺欺人。

    欺人,或许一般人都不会,但自欺,却是大有人在。

    她不想骗自己。

    从最初所认为的道,就是脚下所走的路,渐次拾阶而上,站得越高,自然看得也就越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道在她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对世界,对万物,对自己存在的一种解释?

    水为什么往低处流?因为道。

    花为什么会开?因为道。

    为什么这个世界有着这么多玄奇的能量?因为道。

    她为什么会转生到这里?或许也是因为她所不知的道。

    ……

    她急于想知道得更多,爬得更高,因此,她一直都在致力于用她所知道的东西,这其中大部分是前世的积累智慧,去解析研究道本身的原理和存在。

    不知不觉中,道,又或者是整个天地,世界,在她的眼中,都变成了一堆类似于数据一样的存在。

    而她却浑然不觉。

    甚至还为此沾沾自喜?

    犹如坠进了万丈冰窟一般,赤水全身都僵硬了。

    道本身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相信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一定能够解析出来。

    但是她心中的道,这是一个虚幻的概念,直指她心中所向。

    即她想做什么?

    这又是一个将她难住的问题。

    因为一直以来,她所考虑的,都是自己应该做什么,并因此占用了自己所有的时间,分身乏术,甚至连分给师姐妹和朋友的时间都少得可怜,这其中有逼不得已,也有她自己的因素。

    或许她偶尔也曾想过,只是在忙碌中又很快就忘记了初衷。

    她只是在不停地索取,吸收,消化所有的信息和知识,却从未曾想过停下来,认真地想一想。

    这或许也是她游历了这些年,却迟迟没有构建出自己本域的真正原因吧?

    敢情她这些年,都是在忙着升级硬件,却从没想过先将软件弄起来,这是傻呢还是傻呢?

    谁都知道,一台电脑还必须硬软件兼容匹配呢?更何况是她呢?

    赤水的面上有恍然,有失落,也有种从死胡同里钻出来的庆幸和释然。

    她看向镜姬的眼神是复杂的。

    所谓的一语点醒梦中人,大约就是如此吧?

    只是,便是赤水都未想到,点醒她的人,会是对方。

    她欠对方一个情。

    而镜姬此时却是得意的,从赤水的表情中,她知道她戳中了对方的弱点,她红唇微勾,又道:“你也发现了吧?你对道没有虔诚。”

    赤水:“……?”

    虔诚?

    “虽然你的资质很好,能达到现今的高度,悟性也是绝佳,无论是灵魂还是本体都非常纯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对道的理解太狭隘了,你不热爱它,你也没有想过要去征服它,在我看来,你只是随波逐流罢了。”镜姬叹道,很有些唏嘘的样子?

    赤水:“…………!”

    狭不狭隘的暂时不论。

    热爱它?征服它?

    “它”究竟是指的谁?道吗?

    赤水甚至都被对方这话弄糊涂了,这话中所指的,究竟是虽然虚幻、但确实存在的大道法则呢?还是指她心中之道?

    但不管是哪一种,她需要去“热爱”它,“征服”它吗?

    怎么感觉总有哪里怪怪的?

    尤其是“征服”二字,这是镜姬第二次提到这个词了。

    等等,她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征服”是个动词,它是有具体动作的对象的,当这个对象是“道”时……?

    赤水顿觉酸爽难言,且有种哭笑不得之感。

    她可是切身体会过,天道是有意识存在的,她头上的那对铃铛就是证据,再加上有前辈解惑,这是天道的自救本能。

    因此,在她的心目中,研究法则之力是一回事,是类似于科学的范畴,而天道,却是一个拟人般的存在。

    如此,再回过头来看这两个动词。

    “热爱它”?“征服它”?

    可不就奇怪了吗?

    她又不是要和天道谈恋爱?

    额,好吧!一不注意,思绪劈了个叉……

    赤水赶紧约束住自己,天道可不是能腹诽的,就算这不是在它的地盘上,但谁知道它能不能通过铃铛感应到?

    摒住呼吸,确定铃铛没有动静,才放下心来。

    而镜姬,却是以为赤水听进去了她的话,正在静等下文,因此又继续道:“你这样的,其实我这些年看得太多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但真正成长起来的天才又有多少呢?更何况是你这样,才刚刚摸到大道的边缘,这才刚开始。”

    “你说得对。”赤水赞同道,表情认真,很像那么回事儿。

    “所以,我这也是为你好。”镜姬站起身道:“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赤水也起身,在考虑怎么回答。

    如果对方所谓的正确的选择,就是心甘情愿被祭炼成傀儡的话,那抱歉,她是敬谢不敏的。

    至于她话中之意,是说她注定没有未来?所以必须要找个大能傍身?被祭炼成傀儡,还美其名曰为她好?

    !!!

    难怪无论是景,还是弈鬼,都曾不只一次地提过,她天资好?

    敢情是因为她只顾着提升硬件,而忘了升级软件,以至于将自己活生生地打造成了一个、运灵族人眼中最佳的灵器材料?

    自作孽,不可活啊!

    醒悟过来的赤水,无语间,心里已是泪两行。

    “跟我来。”镜姬腾云而去。

    赤水赶紧跟上。

    她本以为,镜姬这是作通了她的思想工作,终于要把她送人了?

    却不想镜姬却将她带到了一间书阁内,并指着这一室的藏书,满脸傲然地对赤水道:“不要心存偏见,这里的藏书你尽可以观看,等你见识到我族之道,你就该庆幸了。”

    赤水双眼放光,特别是听到她说尽可观看的时候,更是亮得惊人,至于后半句,庆幸什么的?直接就被她忽略了。

    书啊!好多书啊!

    镜姬当真是大方至极,让赤水对她的好感度俱增。

    镜姬见她非常上道,就又从中抽出几本她认为重要的,递给赤水的同时,又警告道:“我给你时间,但是别让我等太久。”

    赤水连连点头,道:“我已经迫不急待,想见识一二了。”

    镜姬:“……”

    她看向赤水的眼神,有点一言难尽的意味。

    赤水却早已经习以为常,不就是没想到她能如此配合吗?多大点事儿?

    只要先让她看书,其它一切都好说。

    要知道,心中埋藏多年的疑惑,马上就要知道答案了,就在这些书里,她如何能够不激动?

    只可惜,放眼望去,这个书阁里的书籍还是太少了,远远无法满足她现在已经被养大的胃口!

    不过这已经算是一个小惊喜了。

    赤水直到翻开第一本书之时,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这些书籍皆是准备了,用来给她这种外人看的,其中所含的信息量极少,绝大多数都带有一定的幻想成份。

    这是在下饵呢!

    这对于赤水,却是没用的。

    剔除掉这一点,从这一本本带着幻想的游记著作中,赤水逐渐总结出了一些东西。

    这看似是幻想的谬作,却是让她知道了运灵族的先辈是如何思考,又是如何实践的?

    想到,才能做到。

    就算是前世,好些东西也是先被人幻想出来,才有人去研究怎么实现?

    这并不矛盾。

    真正让赤水惊讶的是,从这一本本书中,她当真看到了运灵族先辈,对于他们所走之道的虔诚。

    没错,就是方才镜姬所说的“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