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一肪相承
    这不是赤水第一次听到“芳灵”这个道号。

    寻寻觅觅几千年,几次以为有了消息,又都全部落空,原本她都打算随缘了,不想这个道号又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当然,在没有确定之前,她也不敢高兴太早。

    她只是隐匿了身形,暗中跟随着那名说漏嘴了的女孩,一路往偏僻的地方走,到达一个寂静幽深的小院落内。

    那女孩似乎也是来找人的,直奔西角房里,逮住一个青衣小姑娘,拉到角落里,悄声问道:“小青,你之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小青似乎都没反应过来。

    “就是芳灵仙子的事儿。”那女孩提醒道。

    小青的脸顿时就白了下,迅速看了看周围,又拉着那女孩换了一个地方,这才责备道:“你疯了?还敢提这事儿?”

    那女孩反而更急,道:“你就说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小青面色一沉,道:“我随便说说你就信了?能怪谁?”

    那女孩似惊愕了下,反应过来后,顿时怒上心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我怎么了?”小青昂着头,横了那女孩一眼道:“你想死别想拉上我,我还想多活些时候呢!”

    “你……你什么意思?”那女孩这次是真愣了。

    小青就翻了个白眼,也不理那女孩,撇下她,转身就离开了。

    而那女孩也并未再纠缠,只看了看小青离开的方向,也带着满腹疑惑慢慢离开了。

    赤水没有犹豫,放弃了那女孩,选择追随着小青而去。

    然而小青是真沉得住气,一直没有任何异动。

    在这期间,赤水又回了一次她现今的住所,交代春晓她忽有所悟,要闭个小关后,就当真待在房内,再也没见踪影。

    春晓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将这件事情报了上去,修立道君闻讯,也只是摇摇头,哑然失笑。

    一众知情的,原本打算看好戏的人倒是满心失望。

    当然,也有气结无语的,认为赤水也太不客气了,当这里是自己家呢?想做啥就做啥?

    长须长老等涵养功夫甚好,倒不至于为这点小事兴师动众,唯有镜姬在听到传回来的消息时,失手间长长的指甲插进了梳妆台面,在其上留下了五个月牙状的深槽。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公平。

    明明同样是人,有些人就是得天道眷顾,可以轻易地得到别人苦求都不得的东西,还不知珍惜。

    之前的芳灵仙子是如此,没想到,她亲自送上去的人,也是如此。

    她当真是看走了眼!

    景在旁边,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似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动手将她的手拉起,检查了一下她的指甲,确定没有问题后,将她的手放回去,微叹道:“你想怎么样呢?”

    镜姬看着棱镜中的自己,恍似看到了一个陌生人,她只觉得,她自己都快不认识她自己了,“我只是……想回去……”

    她的声音喃喃,低不可闻。

    景没再说话,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他只是默默地陪在她的身旁,在她需要的时候。

    而这些,赤水是一无所知的,她此时仍然在当着小青的背后灵。

    是的,在沉寂了近半个月后,小青终于没有再延续之前的枯燥的作息,在某个下值了的傍晚,打着出门访友的名义,终于踏出了那个寂静的小院。

    赤水原本还挺高兴,没想到小青还真就是访友的,她在友人那里,又消磨了大把的时间,待到天色都已经完全暗下来时,才打道回府。

    不过她这次选择的不是来时的路,而是反方向的另一条路。

    赤水忽就觉得有戏。

    果然就见小青在半路脚跟一拐,就消失了踪影,却是进了后山。

    按理,甭管什么道路,都是有修者把守监控的,但小青所走的,似乎是一条不为人所知的秘径。

    赤水一路跟来,别说人了,连只苍蝇都没遇着。她倒是不由对这位小青刮目相看了。

    区区一个使役,却能发现常人所不能发现的东西,又有这般心机城府,没道理现今还混在一个偏僻小院里,还没有之前来找她的那个女孩看着风光。

    有古怪!

    接下来所看到的,就更加引起赤水的兴趣了。

    小青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走这条秘径,对路况非常熟悉,不仅熟练地避过了各种陷阱迷障,更特别的是,她还设置了新的迷障,以及反追踪的措施。

    就算是赤水来评价,也会说相当专业。

    看来这还是一位破阵高手。

    赤水就想到了钟离家钟离宏毅两兄弟,他们可都是暴力破阵的好手。

    不过与他们又不同的是,小青似乎同样精通阵道,因此,身处于后山严密的法阵了群中,她反而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人不可冒相,这句话应该送给眼前这人。

    恐怕,小青这个名字,也不见得是真的了。

    赤水正在揣度其真正的身份,小青却已经停在了一面石壁前,她直接穿壁而过。

    赤水略研究了一会儿,搞懂了原理后,才跟了进去,入眼所见,就是一个非常宽敞的地室,或许是很少有人来的缘故,这里虽有法阵运转,洁净如新,却仍是盘旋着一种明显的暮气。

    这是……

    赤水寻着了一个方向,往之遁去,很快就追上了前面小青的身影,就见小青此时,正立在一张巨大的冰榻面前,正俯身观察着什么?

    她随之望去,瞳孔微缩。

    那冰榻上躺着的那人的模样,可不就与她当初接手翠烟宗时,被明慧真君带着所见着的芳灵真君的画像,一模一样吗?

    就是她了!

    赤水心下肯定道,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心情又转而沉重了下来。

    因为她没有感应到从冰榻上传来的任何气息。

    她虽然极想一探究竟,但有小青在前,她又不得不按捺住自己,隐藏于空间壁中,静待对方离开。

    却不想,小青观察了很久,忽地就是一笑,出声道:“大名鼎鼎芳灵仙子,也有今天。”

    她似乎是故意说给冰榻上芳灵仙子听的,“没想到吧?我前些天故意传播了一些消息出去,你猜怎么着?”

    她俯身缓缓凑近芳灵的耳侧,轻声说道:“你的道君,现在正忙着挑选新的灵器,根本没有时间来平息这些流言,看来,他已经彻底将你撇下了……”

    赤水:“……”

    虽然早有猜测,但当真正被这话所证实,她仍是忍不住扭曲了小脸,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

    若是早知有这一节,她是怎么也不可能去答应做什么灵器的……

    只是,现在她关注的重点并不在此。

    小青这话,可不像是说给一个死人听的。

    并且她在说话之时,目光一直没有从芳灵的面上移开过,很明显,她是在试探?

    又或者,她也不敢肯定?

    赤水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忽地面色又一凝,因为小青试探不成,竟是直接就上手了。

    她阻止不及,却不想被冰榻上所设置的防护阵法弹了回来。

    冰榻上的芳灵仙子仍是一无所觉。

    赤水却觉得不能忍下去了,眼前这小青明显是与芳灵仙子不对付,来着不善,身为得芳灵惠泽的后辈,她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只是就在她打算动手的前一刻,她忽地一顿。

    又有人来了!

    而且还是赤水认识的人。

    正是对赤水有一语之恩的镜姬。

    镜姬之前冷静下来之后,就忍不住来到这里,看一看故人。

    小青此时也已经发现了动静,迅速找了一个角落隐藏了起来,功夫丝毫不差。

    与赤水二人不同,镜姬是光明正大进来的,因此,没有小青的鬼鬼祟祟,她径直就走到了冰榻前坐下,看向冰榻上的人说道:“你倒好,求仁得仁了,却苦了我们所有人。”

    这话中,隐含了太多的苦涩,赤水似有所悟。

    就又听镜姬说道:“这应该也是你希望见到的吧?道君寻找到了新的灵器,你就自由了。”

    赤水闻言,神色微动,不由就往小青所在的位置看去,也不知此时的她,心中是如何感想?

    从小青刚才的话中,可以看出她是来奚落芳灵的,因为道君在挑选新的灵器,已经顾不上维护芳灵的名声?

    所以芳灵已经失宠了?

    但镜姬这句话,相当于是直接打了小青的脸。

    却原来,道君才是被撇下的一方?

    赤水回忆起道君身上极力克制,仍然戾气甚重的双眸,隐隐觉得,镜姬所说的,才是真相吧?

    她随即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镜姬身上。

    好奇她在其中,又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就听镜姬一声苦笑,又道:“我找到了一个和你非常相似的人,送了上去,没想到她和你连脾气禀性都一般无二,竟也不走寻常路,直接就给拒了。”

    赤水:“……”

    本就是一脉相承好吗?

    她在翠烟宗,也熟读过芳灵真君的自传以及后人对她的记录和评价,可说是神交已久。

    更别说芳灵所留下的质元果和弥虚宝塔,更是让她受益匪浅,她对其也是非常敬慕的,不然也不会苦苦追寻她的踪迹。

    如今这般,却是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