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三八章 世道变了
    与赤水相反,三个徒弟却是极为好奇,如果不是知道太过危险,他们恨不得探出头,引颈而望。

    赤水的心情有点复杂。

    这越接近中心,反而越好走了。

    在一个拐折过后,一个极为宽阔的、封闭式的空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下意识往最中心望去。

    就见眼前方,犹如叠罗汉一样,无数修者层层叠叠,形成一个约似树状的结构,紧追着最前端的一个存在不放。

    而那个存在又太强大,抬手间就湮灭了一大片。

    一大波修者殒落,其位置又迅速被后面的修者补上,前赴后继,激烈的术法争锋,无数法则之力冲撞,殒命前的默默无闻,再有一众悲壮而又豪壮的神情,所形成的画面,太过冲击着所有人的眼球。

    视域根本无法容纳如此大范围的画面,就算是感知系统,也有目不暇接,顾此失彼之感。

    偏偏让所有人都惊奇的是,如此多的修者,按理应该非常混乱才对,可事实却不是如此。

    虽然各处都有这样那样的意外,但是大体上,他们的行动都是散而不乱,看似形如散沙,却又能瞬间凝聚成想要的阵形,以致于最前端那个存在,迟迟无法摆脱他们的掌控。

    “这…这……”实在难以形容眼前这一幕带给大家的冲击,反正赤水三个徒弟是完全没音了。

    就算是赤水早有所料,也没有想到真实情景会是这般……难以言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实力比不过,就用数量凑,也就是真实意义上的……围殴!

    如若是平常,肯定早有人跳出来,大喊这些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但是,看清楚他们围殴的对象——尊者灭。

    估计没有人会想给他打抱不平?

    跟在赤水身后的几位修者,见之也是神情激奋,他们冲赤水示意后,就迫不急待地加入了战局。

    赤水与别人又不相同,别人看过就算,而她所看到的画面,又自动转化为各种不同的信息,按照重要程度,再进行重排分列。

    “师傅,我们怎么办?”钟英小声问道。

    她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茫然和无助。

    眼前所见的,不仅是冲击着她的眼球,也直击她的世界观,竟让她不由生出了“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的无限沧桑之感。

    他们一直以来,追求的都是实力至上,最为看重的,却是公平。

    所以,眼前的情景,本能地就引起他们的反感和不适。

    尤以夏航最为明显,似乎,就连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信念都有所动摇?

    星菊也是面色复杂。

    但是,他们围殴的那人是谁?是尊者灭,是个暴戾根本不顾及大局的存在,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这过分吗?

    早就受赤水思想影响的钟英,更加清楚,这只是上位者一个战略决策罢了。

    与人生观无关,与公平无关,甚至也与是非和真相无关,他们所要的,惟有结果。

    这一战,太重要了!

    钟英此刻无比真实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这也是赤水之前犹豫着不肯提前告诉他们的原因所在,上位者花费巨大的代价,设出如此庞大的一个局中局,甚至不惜抛弃脸面,这决心不可谓不大。

    所以此次只能胜,不能败,没有万一。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也总有东西会超出规则而存在,我们修者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赤水回过头,眸光柔和,宽解他们道:“就算这一切再不合理,你们要做的,唯有正视它们,分析它们存在的原因,将它们纳入自己的系统体系……”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成长,才能够去直面更加险峻的未来。”说到最后,赤水也不无感慨。

    三个徒弟各有所悟。

    因为他们发觉,他们师傅一直以来,也就是这样做的。

    师傅无论是在修炼上,还是在心境上,都是他们学习的榜样,师傅都能做到的事情,没道理他们就做不到。

    这样一想,他们瞬间就精神了。

    “那我们也要加入吗?”夏航跃跃欲试道。

    赤水:“……我们就别去添乱了!”

    开玩笑,就他们这点微末的道行,去送菜,估计别人都嫌不够塞牙缝的?

    或许是她的声音透着那么一丝嫌弃,忽就有人噗嗤笑出声来。

    赤水几人寻声望去,就见上前方,屈门仙尊现出身形来,冲他们几人招了招手。

    赤水眼睛一亮,当下带着几个徒弟就上前去,还未行礼,就听屈门仙尊道:“就知道你们会找来,真是这无双炼狱都拦不住你们。”

    这话语义不明,也不知是褒是贬。

    赤水神色尴尬,道:“给大家添乱了!”

    屈门仙尊如何不知道这就是个客套话,也不在意,而是下颌微扬,示意前方问道:“可看出什么来了?”

    赤水扫了前方一眼,敛眉问道:“尊者灭为何走不掉?”

    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疑问。

    按理,明知中计,第一个想法应该是先走为上,从长计议,而如尊者灭这般强械的存在,按理没有人可以拦得下他。

    屈门仙尊就道:“当然是因为……所有修者都不想让他走。”

    赤水就道:“这就是所谓的‘犯了众怒’?”

    “可以这样说。”屈门仙尊觉得这个词非常贴切,但他紧接着,话锋一转,又道:“世道变了,人啊,就该有自知之明,别像灭一样,到最后就算想后悔,也是悔之晚矣!”

    赤水眉心一跳,听说了弦外之音,不由就往屈门仙尊目光的方向飘去。

    在他们侧旁,更高的位置,尊者绝面色微沉,坐在幻化出来的大榻之上,斜眸问下首的凌飞道:“凌色,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这就是明知故问了。

    色,“绝”的一部分。

    凌飞垂眸,隐去对这个名字的不喜,答道:“是这样没错。”

    尊者绝就被气笑了,道:“这世道果然是变了,如今,蚍蜉都能撼动大树,蝼蚁也敢口出狂言了。”

    说蚍蜉撼树,自然是指眼前这一幕,而蝼蚁所指是谁,自不用明说了。

    屈门仙尊“哼”了声,寒冰城位处魔域外围,常年与凌色打交道,若论最了解尊者绝的人,无疑非他莫属。

    因此,他怡然不惧,还有心情笑着对赤水道:“没知识,没常识的人真可怕,只看得见别人,却看不见别人眼中的自己,往往作出不理智的行动,想想也挺可悲的。”

    赤水:“……”

    作为充当临时道具的她,此时内心也是一串乱码,如果可以,她都想提脚离开了?

    就算是加入战局,也比在这里,承受远处射来的堪比凌迟的视线,要来得强。

    不过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屈门仙尊,这明显是杀鸡儆猴,借眼前这一幕警告尊者绝呢?

    与此同时,她也算是看清楚了上位者们的真实打算。

    这是要快刀斩乱麻么?

    抓住三位魔尊者中,发展最不顺利的尊者灭,不惜脸面,不惜代价将之拿下,顺带着也震慑另外两位魔尊者。

    尤其是屈门仙尊那句“世道变了”的感叹,看着眼前这一幕,修者前赴后继,不畏生死……

    可不就是世道变了吗?

    可是,为什么修者可以不畏生死呢?

    因为这并不是真正的死亡,这是他们新塑造出的生命,并且,犹如在第三世界一般,他们也是可以复生的。

    赤水内心的震动无以言喻。

    无论是这个大手笔的局中局,还是这个有着子珩坐镇的堪称炼狱,也似囚笼的世界里,一种新生的战斗方式诞生了!

    尊者绝说的“蚍蜉撼树”?

    眼前一众修者,与尊者绝相对比,可不就是蚍蜉与参天大树的差距么?

    然而她所看到的,是一众修者不畏死的行动,一点一点地消耗尊者灭的能量。

    一众修者似无穷尽,而尊者灭所掌握的、能调动的能量再多,那也是有限的。

    凡俗有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这到了修真界自然不再适用,但到了这时,又充分的证明了这一句话所蕴含的真理。

    别说是强如尊者灭,就算是作为三位魔尊者中排名最首的尊者绝,面临这种局面,也要抓瞎。

    因此,尊者绝本尊内心的震动,绝不压于赤水,只是不显而已。

    这也是他面对屈门仙尊的挑衅,没有立即暴起,而只是反讽回去的原因。

    他想,他终于有些明白了,之前凌色劝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世道是变了,这不是……他认知中的世界。

    所以,根植于他血脉传承中的那一套强者理论,明显不适用于现在。

    那么,问题来了。

    他的血脉传承是经过亘古的考验和积累凝炼,自是不用质疑,那又是什么东西,改变了这个世界?

    几乎不用考虑,他瞬间就联想到了星网。

    立即,他的眸光就投向了赤水,终于将这个不起眼的女子,屈门仙尊临时招来的道具,与和他通过话的悟星仙子联系起来。

    他的双眸顿时就微眯了下。

    那是一种看到了猎物一样的眼神。

    赤水下意识就瑟缩了下,屈门仙尊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扬眉示意。

    她抬眸,就见在她们这个边缘,上下各处,接连不断有强大的气息溢出,似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也相当于是变相对她的一种维护?

    赤水心下一定,复将目光投向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