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四二章 所谓尊重
    文馨离开之后,钟英三人才进入内室,抬眼就见赤水正笑看着他们。

    !!!

    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果然,不待他们三人行礼上前,赤水已经迫不急待地问道:“方才的谈话,你们都听见了吧?”

    三人脑袋微垂,默默交换着眼神,均是点头应“是”。

    赤水就又继续道:“你们跟在我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曾想过,今后有何打算?”

    果然!

    “师傅?”钟英抬起头来,像是个就要被抛弃的小孩,泫然若泣道:“师傅这是要赶我们走,不打算管我们了吗?”

    夏航和星菊也可怜巴巴地望过来。

    赤水面色不变,低头饮了口灵茶,“别撒娇!你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一直赖在我身边,再说了现在风雨飘摇,为师尚且前程未卜,你们也该早作打算才是。”

    “师傅嫌弃我们了,是不是因为我们丢师傅的脸了,连一个外人都能想着成立一个扶助弱女的组织,我们却只想着混吃等死……”钟英忽地捂脸哭诉道。

    赤水面无表情:“……”

    若非想着多年来的师徒情义,她都想将她踹出师门了?

    她又转向夏航,星菊二人。

    不想夏航似是伤心至极,背过了身去,星菊倒是还好,就是双手绞拧着袖口一角,满是纠结和难过?

    赤水:“……”

    他们提前串通好的吧?

    为什么别家的徒弟都是聪明伶俐,是贴心小棉袄,到她这儿,就是三只只想赖在她身边的伪龄儿童呢?

    难道是因为以前对他们太粗暴了?

    想到前世看到的某些小孩更亲近渣爹渣妈,而父母更喜欢调皮孩子的传闻,赤水有一瞬的凌乱。

    “正经点!说正事呢!”她端肃脸,隐有些无奈道:“之前是我拖累了你们,让你们不得不陪着我,憋屈于这方寸之间,但现今不同了,你们有什么想法,或是打算,都尽可说出来,趁我现在还有些时间……”

    她连文馨都是二话不说,就帮了,更何况这三个倾注了心血培养的徒弟,自然是要为他们作长远打算。

    不过她此话一说……

    “师傅,你又要走了?”钟英惊讶道。

    别怪她如此,眼见大众对于师傅的关注力趋于稳定,一切步入了正轨,接下来难道不该是巩固境界,养精蓄锐,稳步发展吗?

    “不是。”赤水此时也有些犯愁。

    一方面,现在风雨飘摇,三个徒弟依附她而生存,她若是有个闪失,他们后果难料,因此希望他们能够独立。

    另一方面,同样是在这风雨飘摇之际,修者的实力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她此次坚决带他们前来的原因所在,很多事情还不能说,但她希望他们也能有紧迫危机感,潜心修行。

    世事难两全,大约如是了。

    她扫了眼三个徒弟,想着如今有她资源支持,其实他们并不需要在外物上多浪费时间?

    她之前有此问,是想听听他们三人的想法。

    罢罢罢!

    赤水将自己这些想法,如数告之三个徒弟。

    “……既然你们现在都没有向外发展的意思,那就是想好了,决定走第二条道路了?”她最后确定道。

    “是,我们决定了。”钟英代三人答道。

    赤水见此,也不强求,只挥手让他们自己忙去。

    三人出了会客室,均是松了口气,夏航幽幽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师傅严肃起来,也挺吓人?”

    “你这才知道啊!”星菊无语道。

    她早在悟星峰当值时,就已经看出来了,想当初星荷几人私下闹出的矛盾有多大,她是一清二楚,却俱都不敢闹到师傅面前,是为什么?

    就是因为师傅有一双澄彻清明的眼睛,就算她不严肃脸,仅仅是淡然瞥过来,也会让人有一种被看穿所有的感觉,因而不敢放肆。

    钟英此时却斜眼看过两人道:“我作出这个决定还好说,你们一个有志男儿,一个多年经营也不是没有根基,怎么也拒绝了师傅的好意?”

    夏航望天道:“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只想抱紧师傅这条大长腿。”

    “厚脸皮!”星菊嫌弃道。

    不过在两人看向她时,她还是表态道:“我觉得跟在师傅身边挺清静的,有种任外界风云变幻,我自自在逍遥的遗世独立之感,很矛盾吧?”

    听到此话,钟英二人都有些意外。

    说起来,他们不时也有这感受?

    “即身处于繁华之中,又舍之而取那清静之处……”钟英若有所思道:“既置身在局中,又着眼于局外,师傅行事,果真异于常人。”

    “看来,我们还有得学呢!”夏航叹道。

    “若能学到师傅三成,此生就足矣!”星菊接口道。

    钟英二人尽皆默然。

    所以,这才是他们想尽办法,想多赖在师傅身边的真实原因吧?越是了解,越是明白,跟在师傅身边,能学到的远比他们自己去游历,收获要大得多。

    “你们也知道吧?现在上面可是拿我们师傅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夏航压低声音,悄悄道。

    三个视线交换,转移阵地,到他们的小聚点。

    “你又知道什么了?”星菊问道,有点小期待。

    原来,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按理,夏航应该是他们三人中根基最浅的一个,偏偏现在有了星网,他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反正时常能知道些小道消息,事后还证明这些小道消息大多数都属实,也是奇了。

    夏航就问两人道:“你能猜到师傅的想法吗?”

    星菊直接道:“不能。”

    旁边钟英也摇了摇头,虽说她自认已经很了解师傅,但是因为信息量不对等,她却从来无法预测师傅的行动轨迹。

    “我也不能。”夏航收尾,又抬眸看了看上方,道:“上面也不能。”

    钟英二人就恍然大悟。

    之前上面猜不透师傅的想法,但是师傅有所顾忌,深居简出,矛盾也就趋于缓和了。

    而现在师傅的改变,他们都已经看到。

    那当真是挣脱了束缚,放飞了自我?

    本就琢磨不透,现在又是随心所欲,比如这次的断天涯之行,上面可不就抓瞎了吗?

    再一想到师傅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以及实力,师姐弟三人忽然就都懂了。

    三人的眼神都有些微妙,忽又聚头。

    “你们说,在龙舟的周围,我们看不见之地,现在有多少修者正在疲于奔命?”夏航问道。

    星菊想了想,“不好说。”

    钟英暗自扒拉着星玦,她倒是知道一点内情。

    但这事儿吧?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同师傅提起?

    说起来也是巧合,之前,她在星网上,无意中看到了一篇提到了师傅的贴子,她心奇之下就点了进去,里面有说了一些师傅的事情。

    有几项错了,她就指了出来。

    不想就被拉进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里,这个群里的人吧?钟英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形容,他们自称是师傅的拥护者,能量惊人,却又从未表露身份。

    但若说他们是假的嘛,他们又在背后默默地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提前清道等等繁碎琐事。

    并且,他们都没有要借此邀功,或者接近师傅的意思。

    他们就这样默默地,自发地付出着。

    钟英有次忍不住,问他们为什么时,他们竟然说,这也是一种历练?

    好吧!

    她等凡人,不懂这些高人的逻辑,反正这事儿,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师傅知道,只是,她之前一直未找到合适的时间?

    或许,现在正是时候?

    钟英考虑了一瞬,又调头来找赤水,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

    赤水:“……”

    若说她毫无知觉,那绝对是个笑话,就是这回程途中,她体会到的各种方便,所见到的人,都让她知晓,她一直以来的努力,并非在做无用功。

    有很多人是真心实意地感谢她的。

    但是,她从未曾想到,在这背后,还有这样一个颇具能量,却又低调无比的群体,在运作着。

    这大约有点像前世的粉丝群体吧?

    赤水有些恍惚地想到,又隐隐有丝激动。

    “你可以联系到他们?”

    一直以来的清静又有了解释,既然他们暗地里付出了那么多,赤水觉得不知道也就罢了,即已知晓,当有所回报才是。

    “是的,可是……”钟英有些为难道。

    “我懂了。”赤水举手示意她不用说了,如若他们想联系她,肯定早就做了,又何至于等到现在?等到钟英来告诉她?

    她在室内踱了两步,“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不知道。”钟英肯定道。

    “那就好。”赤水已经想到了办法,既然他们不欲打扰她,那她还是不要辜负他们的美意了。

    事情也是可以变通的嘛。

    回馈的方式有很多种,既然不能用实物,那么在星网中也是一样。

    而星网,恰好是她最擅长的。

    “嗯,你这样……”赤水交代钟英道。

    钟英领命而去。

    而在星网中,小金也已经找到了那个群的消息。

    赤水拉开群资料一看,豁!人还挺多!

    细看之下才发现,这还是个主群,其下还有数个分群,他们竟然还按着地域进行了划分?比如这次,就是断天涯这边的修者自发组织的。

    也是厉害了!

    “要查吗?”小金问道。

    “不了。”赤水笑道。

    虽说依现在小金逐步完善的数据库,要想调出他们的真实身份,已经不是难题,但她现在并不想这样做。

    所谓尊重,应该是彼此相互的。

    她相信,在未来,他们终有见面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