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一六一章 幕后推手
    外人永远无法理解,甚至感受到,仅仅是最为简单的红蓝二色,所构筑出来的这个幻境,却像是大道之争,充满着慑人之气,凶险万分。

    只有作为当事人,百里宸极才明白,他所面对的,是何等强横的力量。

    虽然他的对手连人都不是,仅仅是一颗眼珠子。

    很难相像吧?

    若仅仅是一颗眼珠就拥有可与他一战之力,那这颗眼珠所属的主人,又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道无止境!

    在这一刻,从这颗眼珠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百里宸极动了。

    顷刻之间,无数的杀机在空中交汇,似惊涛骇浪,汹涌急湍,撞击所形成的暗流又扩散开来,开成一个个如黑洞般的漩涡,分外可怖。

    这是独属于他们之间的战场,无人可以再插入其中。

    虽然在这个红蓝幻境之内,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百里宸极打一开始就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什么样强大的存在,因此他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

    此时,红蓝两色已经相互碰撞,侵入,抵抗,形成丝缕状,有成繁花状艳丽奔放的,也有如波涛状平顺起伏的。

    但如若有道行精深的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此看似简单的红蓝丝缕物上,隐约有微光闪现,不是灵光,而是法则之力。

    时空法则之力。

    所以,这个红蓝幻境,其实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幻境了,而是在时空的维度上扩散开来,成为了一个特别的高维度世界。

    百里宸极在这个世界的时空节点之间穿梭。

    那血瞳也不例外。

    并且,那只血瞳的时空之能,丝毫不比百里宸极低。

    百里宸极虽然之前早见识过其修复空间时,所施展的时空之力,此时仍是感到吃惊。

    又是一个拥有着时空天赋的……存在。

    也不知,这血瞳之主,从前又是何等惊才绝艳的人?又是有着何等曲折离奇的遭遇,才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百里宸极内心悲叹。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猜测,他们或许有着血缘关系的缘故,他看向血瞳的目光,其实并不带厌恶。

    就算是此时,他如临大敌,激战正酣,却也心绪平和,并无太多负面情绪。

    不得不说,纯粹专注于战斗之中,确实是一件非常过瘾的事情。

    百里宸极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样酣畅淋漓的感受了?

    这于他是享受,但于血瞳来说,就不一定了。

    高阶修者之间的战斗,比之寻常更要凶险得多,一朝不慎,阴沟里翻船是常有的事,无人敢在这上面开玩笑。

    在这万分凶险的时刻,百里宸极还能应付自如,本身就代表着他的境界,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的高度。

    双方交战持久,却都未能分出胜负,也可说是势均力敌。

    百里宸极是越打越是放松,甚至在技法上偶尔还有突破?

    所以打到后来,百里宸极都将这当成是一种特殊的历练了?

    与此同时,他心下也越发肯定,他与这只血瞳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是他想的那样吗?

    他有心想要停手,问上一问?

    却不想就在这时,那只血瞳忽地顿了一下。

    不是错觉!

    百里宸极瞬间就感应出,那只血瞳变了。

    看向他的眼神变了。

    如果说这前,那只血瞳的眼神还有着一丝好奇,那么现在,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它的眼神陡然之间,变得异常凌厉。

    看向他的眼神,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这不由得百里宸极不在意,他自问,他们之间无仇无怨……

    他猛地清醒过来,下意识看了看这个幻境,又复看向血瞳。

    怎么回事儿?

    之前,他都还不能确定,这只血瞳的真实性,而现在,他都已经在思考他们之间的恩怨问题了?

    对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能影响到他的精神,又让他毫无察觉,这绝非是幻术那么简单。

    又或者,这只血瞳本来就是真的?

    百里宸极惊讶至极。

    是了,就是这种凌厉而又霸道的气息,与之前他追去时,所感应到的气息如出一辙。

    这只血瞳是真的。

    它当真不远万里迢迢追过来了。

    虽不知它的转变是为甚,但百里宸极的预感极准,他有麻烦了!

    果然,霎那间那只血瞳似被注入了全新的能量,气势猛长,实力倍增,转守为攻之下,百里宸极顿感吃不消。

    就见眼前,血眸视线一凝。

    肉眼可见地,一团又一团的红花爆开。

    如若是用极品朱砂,画出的水墨画,晕染开来,美丽如若那传说中黄泉彼岸之花,鲜艳似血,又煞气凛然。

    被这些红花所侵占的区域,空间就似凝固了一般,彻底被血瞳所占据。

    蓝色的丝缕不得不退避三舍,不知不觉间,已然被逼让出了不少空间。

    而百里宸极,他现在所能活动的区域,越加狭小。

    所幸他也非一般人,反应极快,眼见又一朵红花转瞬袭来,如彼岸花般细长的花瓣将他包围,他蓝眸中光芒一闪,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花瓣似吞噬一般收缩,扑了个空,也不气馁,转瞬找到百里宸极的位置,又扑将上去。

    红蓝幻境里激战正酣,而在红蓝幻境之外,赤水和公冶志城强强联手,也再未遇到那股气息。

    在其中兜兜转转,集两人之能,他们终于稍稍摸到了一点门道。

    公冶志城并非浪得虚名,他在幻技一道之上确实专研极深,此时因为慑于赤水的实力,又要靠赤水保命,此时也不敢藏私。

    赤水得到启发,再加上她的运算能力,终于不再是瞎摸的状态。

    却也没想到,他们根据推测出的正确路线,没有找到人,反而与屈门仙尊撞了个正着?

    双方都有点懵。

    “你们怎么在这里?”屈门承宇眸光扫过公冶志城,问赤水道。

    相比公冶志城,他明显与赤水更熟。

    “回仙尊,我们也在找人。”赤水没有提之前的事。

    而公冶志城,此时也非常识趣,向屈门仙尊见礼后,就退到了赤水身侧不远处。

    看上去,就像是赤水临时组的队友,不远也不近。

    果然,屈门仙尊直接就忽略了他,只对赤水道:“你跟我来。”

    赤水点头,又有些迟疑地看向公冶志诚。

    屈门仙尊不知他们之间的恩怨,只以为赤水的迟疑,是不好抛下朋友,遂又道:“你朋友也一起吧!”

    能跟随仙尊身侧,自然是莫大的荣耀,在这危险之地,安全也有保障,公冶志城自是乐意,只是想到这与赤水有关,不免又如鲠在喉。

    不过最终,他还是应道:“是。”

    屈门仙尊在前面带路,又问赤水道:“你上星网了?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吧?”

    赤水回道:“上了,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你猜到了?”屈门承宇惊讶道。

    要知道,赤水在进入这里之前,应该是对这里一无所知才是。

    赤水想点头,又下意识摇头,她不是猜到的,而是凭着之前联系她之人,他的反应,推测出来的。

    若非事关重大,对方绝对不会要求她保密。

    眼前,屈门承宇也没有瞒她,道:“确实有些麻烦,百里本是来找你的,现在就被它缠上了。”

    赤水顿时大惊,“宸极也进来了?”

    脱口而出后,感受到屈门仙尊略带戏谑的眼神,她面色微赧。

    亏她之前还总是无法从其前辈的身份中转换过来,只因为其强烈要求,才不得不唤其名,却又在不知不觉间,竟已习惯成了自然?

    “走,我带你去见他。”屈门仙尊就道。

    丝毫没有提起他刚进入之时,一时不察,被绕晕了之事。

    “好!”赤水眼睛晶亮,屈门仙尊自然比他们两个臭皮匠要厉害得多。

    就见他带着两人东拐西拐,如若有神灵指引,不多时,就来到了红蓝幻境的边缘。

    他们自然是进不去红蓝幻境的。

    但因为这个幻境极为简单,所以他们勉强可能看清里面的情形。

    只不过,这又因人而异。

    公冶志城在幻术上造诣颇深,因此,他关注的重点都在红蓝双方的幻境上,只觉如若看到了神物一般,眼里如饥似渴,似虎狼一般,泛着绿光?

    而赤水,虽然捕捉不到百里宸极的身影,但因为之前与百里宸极在时空节点上穿梭过,因此她隐约可以感应到其行动轨迹。

    当然,她也留意到了他当前的情况,他似乎被某种凶物追着,当真是凶险万分,面上不免就露出忧色。

    “他没事吧?”

    “别担心!”屈门仙尊无疑是三人中,看得最清楚的人,此时他也不免佩服百里的能耐。

    要知道,这可是绝品邪器?

    换作是他,可不一定能够应付得来?

    赤水闻言,抿了抿唇。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达这里,她的心莫名就跳得厉害,冥冥中,就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这种感觉,之前从不曾有过。

    都说拥有时空天赋的人,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会预见未来,难道……

    她正惊疑不定,殊不知,在红蓝空间之内,百里宸极也被逼到了绝境。

    他虽面色如常,但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浑身肌肉凝结,犹如箭在弦上,已经绷到了极致。

    红花不断侵占吞噬着对面的地盘。

    百里宸极避无可避,正打算着做最后一搏。

    赤水丹田那属于百里宸极的灵魂印记一跳,她似是感应到了他的思绪,顿时睁大了双眼。

    在这一刻,似是机缘巧合,也是恰逢其会,赤水的双眸,似乎就穿过了红蓝丝缕,看到了被逼到一角的百里宸极,以及将他逼到极致的,那一只……血瞳!

    “轰——”

    她的眼神在与血瞳对上的那一刻,如若一颗原子弹,在脑海中炸开,她犹若看见了千山万水般,只觉那只血瞳的眼底,是那样的深,又那样的广阔……

    却也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而来一股推力,猛地击在赤水后背之上。

    直接将被血瞳攫住心神的赤水,拍入红蓝幻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