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裴少第一名媛妻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看星星
    “当时沈思明带走了公司财务部和市场部的重要人员,为了稳定公司正常运转,我从盛世分公司安排了两个人过去,现在他们已经接近天佑的核心群体了,就算莫聪那边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们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异样。”

    “”话都让他一个人说完了,那自己的计划还怎么进行下去

    “好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应对公司股东们的各种问题。”

    裴逸曜随意的扫了眼卫生间的玻璃门,拉着佑左左过去拿睡衣。

    “裴总。”佑左左刚整理好东西,准备去洗漱,房门被敲开,露出酒店经理那张笑眯眯的脸。

    “什么事”裴逸曜愣了一下,显然也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来打扰。

    “是这样的,新的玻璃门已经换好了,这次比之前的材质抗击打能力更强,裴总和太太可以尽情体验,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找我,裴总、太太晚安。”

    “”房间门口,佑左左抱着睡衣,愣愣的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合适。

    什么叫材质比之前的抗击打能力更强什么叫尽情体验她体验什么了体验洗澡差点被摔个四仰八叉他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不管他们误会了没有,这个黑锅她是背定了。

    佑左左恼怒的瞪了眼那边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男人,愤愤的进了卫生间,大力的拉上了门。

    这一晚,佑左左说到做到,直接将裴逸曜赶到了外面的沙发上去睡,一个人霸占了整张大床,简直不要太舒服了。

    只是,第二天醒过来,感受着耳边的轰鸣,佑左左有些回不过神了。

    “醒了醒了就快点起来,老婆,我快要被压麻了。”

    裴逸曜促狭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佑左左这才手忙脚乱的爬起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昨晚明明是在卧室床上睡得,怎么会跑到客厅的沙发上还是在裴逸曜的怀里她梦游了

    “快去洗漱,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下我们该出发了。”

    裴逸曜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催促佑左左,让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天佑的股东大会,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在知道了佑左左嫁给了盛世裴总,又是司徒家大小姐的身份后,大家就已经默认了改朝换代的结局。

    再加上佑老爷子始终掌控着公司绝对的话语权,其他几个股东手里所占份额都很小,就更没有意见了。

    所以,股份交接简直不要太轻松了。

    至于莫聪转正,就任公司总裁一事,一开始还有人有些小意见,看着裴逸曜变了变色,那些人就纷纷闭嘴了。

    没有人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既然莫秘书长是大小姐定下的总裁,他们说再多都是枉然,更何况,莫聪也确实很适合那个位置。

    解决了天佑公司的事情,裴逸曜带着佑左左象征性的去盛世慰问了一下辛苦工作的谢博文,两个人就辞别佑老爷子,继续他们的自驾游之旅了。

    “说起来,我们好久没来这边了。”看着跟海城大同小异的费城,佑左左颇有些怅然若失的感叹。

    上次来度假村,还是跟司徒青、陈淑芬他们刚刚相认的时候,也是那次,她发现了怀孕,吓坏了大家。

    “你喜欢,随时可以过来,这边的温泉确实挺有疗效,有时间可以过来放松一下。”

    裴逸曜以前是从来不会来这种地方放松的,不过,自从有了佑左左,有了家,他已经无数次打破原来的不可能了。

    “度假村的生意怎么样,看着人不多啊。”

    进了门,佑左左远远眺望着度假村其他地方的情况,心底不由的升起不安来。

    这是他当初高调的以zazz命名的度假村,若是这边没人光顾,就真的是个笑话了。

    “放心吧,等下你就知道了。”裴逸曜自然不会告诉她,为了让她随心所欲的观览,他特意让度假村的的负责人做了个小活动,将大部分游客组织到了一起。

    度假村占地面积极广,佑左左跟着裴逸曜一路散心,一直没见着几个人,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

    “怎么了”终于,在佑左左失神差点绊倒,裴逸曜扶住了迷迷瞪瞪的佑左左问。

    “曜,你老实告诉我,这里是不是一直在亏损是不是没有人来我们的度假村我们可以做一些活动,不行就让塞图雅、丁家宜她们代言一下也行”

    就算当时他们还在冷战,度假村的存在,也见证了他们一路走来的辛苦波折,佑左左不想度假村因为无人问津而关门。

    “傻瓜,既然你喜欢热闹一点,那我们就热闹一点好了。”

    叹了口气,裴逸曜索性弯腰将人打横抱起来,大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曜”来到一个小山坡上,佑左左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院子里乌压压的脑袋,一脸懵逼。

    “担心人太多你会不自在,所以我让他们做了个活动,安排这些人过去抽奖,所以大部分人才聚集在这边。”

    “抽奖奖品是什么”度假村本来就是走高端路线的,能来这里玩的人非富即贵,什么样的利益驱使,才能让他们如此心甘情愿的聚集在一起

    “你猜”裴逸曜没有明说,说只是贴着佑左左的脸颊纠缠了一会儿。

    “你猜我猜不猜”拍掉他不安分又钻进衣服里的大手,佑左左直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我也要下去抽奖,你随意。”

    说完,看都不看一眼一脸哀怨的裴逸曜,脚步轻快的下去,加入了抽奖大军。

    “我中了,我中了,真的中了”佑左左还没搞清楚规则,前面突然穿来惊喜交加的声音,原本排队的人群也突然骚动起来。

    “我中了,哈哈哈哈,我中了”前面的人还在大声叫嚷,声音癫狂的让佑左左不自觉的皱眉。

    “恭喜这位先生中了一等奖,可以在本山庄免费吃喝玩乐半个月,还有两个一等奖等待开启,大家不要气馁,说不定下一个幸运之一就是你。”

    度假村负责抽奖活动的司仪很快调动气氛,让大家的注意力从那个形似癫狂的人身上收回来。

    “天呐,度假村这次可是大放血啊,免费吃喝玩乐半个月,顶级配置得好几万吧,还有两个名额,希望我也能有机会”

    佑左左前面排队的一对年轻人,激动的就差直接扑过去抱住抽奖盒了。

    “度假村怎么突然做这样的回馈活动我们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个活动啊,是不是以后规定时间都会有抽奖活动”

    脑子灵活的人已经开始不着痕迹的套话了,只可惜,度假山庄从上面的管理人员,到下面的服务人员,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的,怎么可能泄露消息

    几个有相同心思的游客,磨蹭了一会儿,得不到想知道的消息,抽了奖悻悻然走了。

    等到佑左左抽奖的时候,后面已经没几个人了。

    “你好,能帮我看一下吗”看着自己刮开的抽奖牌,佑左左有些不是很确定。

    “恭喜小姐,你中了一等奖,可以在山庄任何地方随意游玩,所有消费部免单。”

    “真的吗不是你们故意放进去的”佑左左还是有些懵,这么多人,怎么就她抽到了

    “小姐,我们的所有抽奖完采取了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绝对不会有暗箱操作的可能。”

    负责人没有认出佑左左,还以为佑左左是在质疑他们的工作态度,一脸严肃的解释。

    “不是曜,你确定这个不是你让人特意放进去的”

    佑左左回头看着奕奕然走过来的裴逸曜,寻求答案。

    “当然不是,这是你的运气,看看,这里有多少抽奖牌,一模一样,都是刚从那边运过来的,不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恭喜你,裴太太,可以带家属吗”

    “裴总。”工作人员看到裴逸曜,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恭敬的打招呼。

    “没事,你们继续,我带太太去那边登记。”

    牵着呆呆的佑左左,迎着那些人或好奇、或羡慕的目光,裴逸曜心情突然飞扬起来。

    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这样牵着左左的手,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裴太太,不是谁的小姐,不是哪家小姑娘,是他一个人的裴太太。

    “刚刚那个就是裴总都城裴家的继承人果然有权有势又有颜,只一眼就能让人记住他了。”

    “裴太太,司徒家大小姐,这度假村不是裴总送给她的礼物吗,怎么还要过来抽奖啊,一个一等奖就这样溜走了”

    “有钱人的小情调,谁说的清楚呢,快点快点,还有一个一等奖没出来呢,说不定这次能借了裴太太的东风呢。”

    裴逸曜才不管别人怎么想,牵着佑左左,就像正常游客那样,登记,然后领了特殊的优惠券,开始了他们的度假村之行。

    “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度假村这么多人我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没人来,担心了好久。”

    “傻瓜,怎么会没人来呢,度假村的一切就算不是世界顶级享受,也绝对是国内绝无仅有的存在,很多人都是自己来一次,下次过来就拖家带口了,放心,亏不了。”

    “那这个也太吓人了吧,我刚刚看那里有几百人了吧,同时承载这么多人,度假村的客房够用吗”

    “这个问题之前负责人也提到了,后来,我们在外面准备了一些吊篮、帐篷,还有移动玻璃房,单人过来的游客,一般会选择租赁吊篮,夫妻或者情侣会比较看好帐篷,会有不一样的体验,至于玻璃房,则是供给那些都市白领放松用的。”

    说起生意经,裴逸曜绝对能把佑左左卖了还能让她帮忙数钱。

    “帐篷,我们今天也住在帐篷里怎么样之前那个帐篷还在的,我们今晚可以去山坡上看星星。”

    佑左左仰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裴逸曜,却不知道她已经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今天你是幸运儿,你说了算。”

    薄唇紧抿,裴逸曜没有泄露此刻的心情,带着佑左左转了一圈,还特意去了新晋网红桥。

    网红桥,自从出现在公众视线里,就以一种势不可挡的速度风靡国了,几乎只要是娱乐场,都有网红桥,度假村这里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裴逸曜这里的网红桥分类别,不,准确的说是分性别,只有女士可以上去玩,而男士则在边上蓄势以待,以防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掉入水中。

    也不知道工作人员是不是采用了印月泉的营销理念,只要一对情侣或者夫妻一起参加,女性能在最中间停留十分钟不会掉入水中,就会奖励他们一次度假村的烛光晚餐,以及一次度假村特有的情趣套房享受。

    有烛光、有玫瑰、有音乐,还有各种让人面红耳赤的游戏,气氛简直暖到让人沉醉,所以,这里成了无数年轻男女最热衷的地方。

    “要不要试试”看着佑左左目光兴奋的随着桥身摇摆,裴逸曜勾唇。

    “还是不要了,我本来就平衡感差,刚上去就掉下来,多尴尬啊。”

    而且刚刚很多人都知道了她是这个度假村的老板娘,都知道这个度假村是以爱命名的,自己一上去就掉下来,这不是自己打脸吗

    “相信我,嗯”裴逸曜没有说他会怎么样,只是将佑左左推上了桥身。

    “曜,我怕”刚走了几步,佑左左就被摇的差点掉下来,惊恐的叫着。

    “别怕,我就在这里,慢慢往前走,老婆,相信我。”

    裴逸曜已经下水,高档西裤在水里很快失去了之前的熨帖,紧紧贴在腿上,让他的一双大长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那些疯狂的色女面前。

    “曜,不玩了,我们不玩了好不好啊”

    佑左左是真的方向感极差,平衡感也让人无奈,还在入口处,还没有到晃得最厉害的地方,就被甩了出来。

    “别怕,我说了不会有事的,这个挺有意思,年轻人都喜欢,别害怕,我不会让你掉下来的。”

    公主抱抱着惊慌失措的佑左左,裴逸曜很快退开,没有让桥身的晃动影响了他们,再次将佑左左放了上去。

    “大胆一点,你只需要往前走就行了,这个是有规律的,掌握规律就好了,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裴逸曜的安慰有用,还是周围女孩们兴奋的尖叫更有用,佑左左渐渐放下了胆怯,一步一步挪着往前。

    “对,就是这样,左左,加油,我在这里,没事的。”

    裴逸曜的一双眼睛一直注意着摇摇晃晃的佑左左,在她即将跌倒的瞬间,将她接住,再次放上去。

    如此足足四次,佑左左才走到最中间的位置,只要在这里待够十分钟,她就可以凭自己的本事,享受一顿度假村的烛光晚餐了,想想就很有意思。

    “先生”就在裴逸曜时刻盯着佑左左的时候,身边刚刚掉下来的女人,突然抓住了裴逸曜的裤子。

    “啊”

    “啊”

    两道尖叫同时响起,不同的是,佑左左安的落在了温暖的怀抱,而另外那个女生,则浑身湿透,匍匐在水里。

    就算这里的水清澈见底,到底下去了这么多男人,想想也是挺恶心的,更何况她直接喝了好几口水。

    “还要不要玩了”大手安抚着怀里惊魂未定的人,裴逸曜的目光,凌冽的扫了眼水里的女人。

    “不了,晃得我头疼,咱们回去吧,早点回去挑个地方扎帐篷,我今天要看一晚上星星。”

    “好。”宠溺的吻了吻她略带薄薄汗丝的额头,裴逸曜看都不看水里扑腾的女人一眼,抱着佑左左就走。

    “安排人下去救援。”上了岸,裴逸曜才吩咐工作人员下去救人,而这时候,那边的女人已经被她男朋友捞了起来,只是,水喝多了,脸色有些难看。

    “刚刚吓死我了,中间晃得太厉害了,你不接住我,我现在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回头看了眼狼狈不堪的女人,佑左左往裴逸曜怀里缩了缩。

    其实过来玩这个,大家都图个开心,就算落水了,也没什么,只是,那个女生明明跟自己男朋友来的,却往裴逸曜身上贴,这种举动,让她有些生气。

    “吃醋了”裴逸曜怎么可能听不出她语气里的酸味儿,低声笑着,在她眉眼上亲了亲,心情就更好了。

    “谁,谁吃醋了我吃的哪门子的醋”

    一手紧紧抓着裴逸曜胸前的衬衫,佑左左气势不能输,梗着脖子不肯承认。

    “好,你没有吃醋,我本来就是裴太太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裴太太的,犯不着吃醋。”

    裴逸曜笑着,加快了脚步。

    周围来往很多人,很多女人,他的裤子因为刚刚下水,这时候黏在腿上,那些女人看他的目光,让人感觉视奸一样。

    虽然没有在桥上待够十分钟,裴逸曜还是吩咐这边为他们准备了一个独特的烛光晚餐。

    “这样,会不会有些奇怪”偌大的餐厅,就他们两个人,小提琴琴声悠扬,可佑左左却有些不自在。

    “奇怪什么快点吃饭,等下过去帮我组装帐篷。”在她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裴逸曜打了个响指。

    很快,一个看起来跟小鱼儿差不多的小姑娘跑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佑左左。

    “小朋友,你怎么了找不到家人了吗”

    这么小的孩子,肯定是跟家长一起过来的,只是,餐厅现在没有其他人,这孩子怎么过来的

    “”小姑娘眨眨大眼睛,向佑左左摇了摇头。

    “曜,怎么办”不会说话,她该怎么办小姑娘的父母丢了孩子得多着急“要不广播问一下”

    “”小姑娘再次摇头,看了眼裴逸曜,拉着佑左左往外走。

    “”佑左左完不知道该怎么办,扭头去看裴逸曜,结果他正好看向了别处,没有接收到她的求助。

    “小朋友,你的父母呢哎,小朋友,小朋友”

    小姑娘出了门竟然自己跑了,佑左左担心她发生什么意外,跟着跑了过去。

    然后,看着灵异事件一样出现在眼前的男人,佑左左一脸茫然。

    “老婆,嫁给我,好吗”没想到一向不屑这种掉逼格行为的裴逸曜,有一天也会亲自单膝跪地向她求婚,佑左左完跟不上节奏了。

    “你在闹什么快点起来”这里怎么突然这么多人被大家看到了,他以后高冷的人设还怎么维持

    “答应他嫁给他答应他嫁给他答应他嫁给他”

    原本跟遛弯消食一样的悠闲人群,突然跟得到了指令一样,拍着手助威。

    “老婆,之前结婚的时候,没有求婚,没有婚礼,委屈你了,现在,嫁给我,好吗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疼爱你,陪伴你。”

    裴逸曜说着,竟然拿出一颗钻戒,佑左左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自己的无名指。

    之前他说因为她胖了一点,戒指有些不合适了,需要拿去处理一下,没想到是留着这个时候用的

    “你也太没有诚意了吧,这个戒指还是婚戒呢,现在又想来一次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佑左左一本正经的说着,嘴角却已经快要裂到耳朵后面了。

    “”裴逸曜完没想到她会故意刁难,也是一脸吃惊。

    “没有,这枚戒指,每个男人一辈子只能订做一次你不喜欢这个样子,那就换个方式。”

    裴逸曜说着,打开首饰盒,将里面戒指的其他附件都扣上去,原本简单朴实的钻戒,瞬间闪亮的让人睁不开眼了。

    “左左,现在可以答应我了吗”

    “你快点起来,等下被人笑话。”佑左左哭笑不得,红着脸伸手,重新将婚戒戴在了手上。

    “亲一个,亲一个”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这时候也能起哄,佑左左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老婆,不要辜负大家的好意。”裴逸曜说完,大手扣着佑左左的脑袋,直接吻上了她的红唇。

    “”他,他不会是被人附体了吧,竟然真的当着这么多不认识的人的面儿,亲她

    唔,刚刚他喝了一点红酒,有淡淡的酒香

    “砰砰砰”就在佑左左的思绪不知道躲哪里去的时候,一簇簇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乍现,照亮了整个度假村。

    “曜”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惊喜,这时候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求婚成功了,我该回去享受我的晚餐了。”一把打横抱起佑左左,裴逸曜看了眼周围的人。

    “谢谢大家的见证,今天每一对有情人都可以在度假村的餐厅享受烛光晚餐,谢谢大家。”

    “耶”因为这个消息而喧闹不已的年轻人欢腾击掌,宣泄着他们的兴奋与热情。

    “这群傻子,有裴总这波操作,看他们以后还怎么求婚成功。”

    上了年纪已经有家有室的,带着老婆孩子进入餐厅之前,还不忘嗤笑一下傻乎乎的年轻人。

    “曜,不是说要吃饭吗”为什么带她来了小山坡

    这里是她之前亲点的今晚露营的地方,不过,她以为要吃完晚餐再慢慢准备的。

    “嗯,确实是吃饭了,不过不是你吃,是我吃,你也可以吃,吃我”

    帐篷早就准备就绪,原本特殊轻薄材质的顶棚,已经换成了透明的玻璃膜,被扔在充气床上的佑左左,可以清楚的看见天空中亮起的点点星光。

    “曜,你不要乱来,这周围还有别人的,我们,不行”

    看着他亟不可待的脱了身上的衣服,就要解开皮带,佑左左哪里还顾得上看什么星星

    “嗯不会有人,今晚这里只有我们,老婆,帮我解开。”

    佑左左又羞又惧,裴逸曜却并不打算放过她,拉着佑左左的手,放在他的皮带扣子上。

    “我,我不会”她根本就没有碰过男人的皮带这种东西,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佑左左根本就解不开。

    “别着急,我来教你。”裴逸曜声线低沉,牵引着佑左左的手,一点点解开自己的皮带,脱掉裤子

    夜风吹过帐篷的一角,吹动裴逸曜提前挂在那里的风铃,传来清脆悦耳的声响,帐篷里的佑左左,却早已经瘫软成泥,眯着眼只剩下大口喘息的力气。

    “不行了,曜,好累,我好困,不要了”佑左左无力的躺在充气床上,就如同在海上一样,摇摇曳曳,找不到着陆点。

    “不是说要看一夜的星星吗已经准备好了,这样绝对不会阻挡你的视线,就算下雨了也没有关系。”

    裴逸曜的气息有些紊乱,精神却很好,一点都没有要就此放过她的想法,势要将看星星进行到底。

    第二天,佑左左醒来的时候,还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透过透亮的“屋顶”,看着外面烈日炎炎,突然有种不知道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醒了怕吵醒你,就没有回去,现在穿衣服我们回去”

    “”佑左左这才发现,她身上竟然什么都没穿,就盖了条薄薄的珊瑚绒毯子

    这人就不怕突然有人冲进来吗就算没有人那么大胆,这里是度假村,这个小山坡后面就是一排温泉房间,他就不怕别人不小心看到她吗

    “累坏了我帮你担心夜里你着凉,就没有给你清洗,等下回去收拾一下,今天我们去泡温泉。”

    裴逸曜被佑左左瞪得心虚,动手帮她穿好衣服,看着佑左左不悦皱眉,耐心的安抚。

    “我今天二十四小时不想理你。”佑左左跟老佛爷似的,坐在那里等着裴逸曜伺候她穿好衣服,才做出了最终宣判。

    只是,她想的太天真了。

    当裴逸曜搂着她、拎着她的生活用品去温泉区的时候,一路上所有碰到他们的游客,仿佛都知道了他们昨晚干了什么了。

    除了善意的祝福,就是各种挤眉弄眼的揶揄,佑左左恨不得隐身不要再出现了。

    “老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昨晚除了我们,山坡下还有很多帐篷,听说昨晚有流星雨,很多人都整晚不睡觉等着看流星雨。”

    “所以,你的意思是,昨晚很多人都听到我们”

    脚下一软,佑左左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明明他说了周围没有人的,明天他说了不用顾忌的,结果现在,很多人都听到了她昨晚的叫声,她还要不要脸了

    “真的没事,他们在下面,不会听到声音的”

    裴逸曜不说话还好,一开口,佑左左怒气没处撒,直接抓起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等到了原定的房间,佑左左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自己的东西,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然后,周围其他人都知道了,盛世裴总其实惧内,被老婆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再然后,佑左左在温泉里泡的身上的皮肤都要皱起来了,才不情不愿的回去,路上再次接受了一波目光洗礼,而且比之前更奇怪、更诡异了。

    这些人不会是脑子不合适吧,自己走路就走路,一直盯着她看什么

    一直到回到客栈房间,佑左左都没有想通其中缘由,身上还困乏的很,又不想跟他说话,索性直接倒头睡下了。

    本来准备好好在自己的度假村放松一下的佑左左,因为那些游客各种或隐晦、或明目张胆的目光,彻底没了游玩的心情,第三天早上,收拾好行李,拎出了客栈房间。

    自知理亏被冷落了两天的裴逸曜,自觉的推着箱子去了车库,准备好一切,才将佑左左扶到后面。

    “累了换我开一会儿吧。”两个人一直别扭着,两个小时后,佑左左终于憋不住开口了。

    从费城到都城,距离挺远的,而且他们也没有其他想去的地方了,一直走高速,出不了问题。

    “不用,你好好休息,我们今晚住在服务站,明天就能到家了。”

    原本是想飞回去的,左左不想坐飞机,那就慢慢开车回去吧,这样一路还能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也挺好的。

    如果,老婆大人能多赏赐一些福利,那就更好了。

    ------题外话------

    新文求支持啊,小伙伴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