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凤策长安 > 285、再议结盟!
    楚凌正坐在院子里更君无欢说起之前在街上看到了的事情,一缕劲风突然从墙头射了过来。楚凌微微皱眉,袖中流月刀已经落到了了掌心。流月刀飞快地往君无欢跟前一挥,正好挡住了冲向君无欢的凌厉气劲。

    下一刻,一个人影已经朝着他们扑了过来。君无欢一手搂住楚凌的腰微微侧身,另一只手抬手挡住了来人的攻击。两人飞快地拆了十几招,虽然君无欢是单手却也并不落下方。对方显然对此十分不满意,轻哼一声手下的攻势越发凌厉起来。

    楚凌微微蹙眉,随手流月刀塞进君无欢的手中一矮身就退出了君无欢的怀抱。流月刀在手,即便君无欢并不是用刀的人却也一时威力大增。君无欢已经站起身来两人从桌边一直打到了院子的角落。两个人速度都很快,几乎只能看到两道残影飞快地在院子里闪动。

    不远处,白鹭和雪鸢闻声赶了过来,楚凌对他们摆摆手道:“没事,让护卫不要过来。”

    两人再不远处踟蹰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眼看着两人再打下去就要将自己院子的房顶给揭了,楚凌方才出声淡淡道:“两位要打的话能不能换个地方?我这公主府刚修缮好也不容易。”君无欢手下一顿,一刀逼开了对方飞身退回到了楚凌身边。

    君无欢跑了,对手自然也不能打了。这才愤愤地住了手,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满,“笙笙,你便是这样迎接本座的么?”

    楚凌挑眉道:“国师不请自来,还指望我如何迎接?”

    南宫御月道:“亏得本座为笙笙担心了许久,笙笙跑回天启做这什么神佑公主却不告诉本座一声。真是好没良心。”

    “……”我会过的那么惨,是拜谁所赐?

    君无欢冷眼打量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自然不会怕他,傲然道:“怎么?还想打?”

    君无欢道:“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南宫御月,我真是佩服你。”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漫不经心地道:“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本座怕你么?哦,对了,长离公子,沧云城主,神佑公主驸马,确实挺了不起的。你倒是会见缝插针。”君无欢道:“坚昆。”

    南宫御月面色一僵,看向楚凌的眼神顿时有些游移起来。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以楚凌的身手想要从坚昆手里脱身有多难南宫御月还是能够想象到的。而且坚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虽然北晋有人认为坚昆是畏罪潜逃了,但是南宫御月却知道坚昆早就死了。说到底,楚凌会被坚昆追杀,还是因为他要挟楚凌去刺杀北晋皇所致。此时再见到楚凌,难免就有些心虚了。

    不过,国师大人显然也不是普通人。若是别人做了对不起旁人的事,遇到了苦主还被人当场提了出来,多半是羞愧难挡退避三舍或者愧疚致歉象,又或者想要补偿对方求得原谅的。而南国国师遇到这种事情,除开最初的那一点心虚之外,却是恼羞成怒。

    “怪本座?”南宫御月扬眉,冷笑道:“需要药救命的可不是本座?要不是某个病秧子,本座就算要挟笙笙也没用啊。说到底还是某人自己连累了笙笙还不承认。”说罢,又对着楚凌笑道:“笙笙,你瞧你跟着他有什么用处?病病歪歪的只会拖累你,本座就不一样了,本座会保护你的。”

    “……”国师大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脑子有病这件事?我还怕你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弄死我呢。

    “南宫御月!”君无欢冷声道。

    南宫御月慵懒地看了他一眼道:“怎的?”

    楚凌伸手拉住了想要动手的君无欢,笑道:“国师刚到平京,不在驿站好好休息,跑到我公主府来做什么?还是你觉得我公主府是随便让人进出的地方?”公主府的护卫想要拦住南宫御月这样的高手确实有些为难,总不能现在将萧艨叫回来吧?楚凌有些为难的思索着。

    见她似乎真的生气,南宫御月这才撇了下嘴角,道:“笙笙好偏心啊。”

    楚凌笑道:“人心本来就是偏的,国师现在才知道么?”

    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一旁的石桌便坐了下来,南宫御月也不怕君无欢突然发难直接给他一刀也跟着过去坐了下来。南宫御月看看坐上放着的两杯茶,道:“笙笙,远来是客,本座连一杯茶水都没有么?”

    楚凌无语,伸手到了一杯茶推到南宫御月面前,南宫御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等他喝了茶,君无欢方才淡然道:“说罢,你来平京做什么?”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斜了君无欢一眼道:“说好的合作,结果你瞒着我这么大的事情,君无欢,你信不信本座毁约?”

    君无欢皱眉,淡然道:“我瞒你什么了?”

    “笙笙,你从来没告诉过本座笙笙的真实身份。”南宫御月道。

    君无欢看了楚凌一眼,不以为然地道:“这跟你我合作有关系?”他们合作的事情早在认识阿凌之前就已经订好了,现在南宫御月来跟他扯这个?怕不是脑子又开始犯病了吧?南宫御月敏锐地察觉到了君无欢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立刻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随时戒备着他发难。

    虽然君无欢在外人眼里是个温文尔雅足智多谋的商人,在沧云城的人眼中是沉稳霸气的沧云城主。但是在南宫御月眼里,这个家伙却格外的不是东西。少年时候,因为他差点一不小心弄死云行月,君无欢就险些打死他。之后每一次他惹到了君无欢,君无欢都是一句话不说直接下手打。南宫御月的武功这么多年能傲视群雄,有多半都是被君无欢打出来的。

    因此南宫御月一直觉得,自己如果想要活的高兴,就一定要想办法弄死君无欢。

    但是南宫御月自己却不会跟君无欢拼命,输了太多次他自己可能都不觉得自己能赢过君无欢了。哪怕是君无欢病重身体虚弱的时候,南宫御月的实力有可能是超过了君无欢的,他都没有想过要真正自己下手。总觉得万一失手了,后果很严重。

    楚凌左右看看两人,觉得这两个人大约是上辈有什么血海深仇。再一次主动开口岔开了话题,问道:“国师千里迢迢亲自来这一趟天启,总不会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吧?”

    南宫御月不知是觉得眼下的情势以一对二对自己不利还是怎么的,也敛去了脸上让人一看就觉得来者不善的表情,道:“自然是有要事的,怎么?凌霄商行现在在北地的消息已经这么不灵通了?”

    君无欢神色淡然不惊不怒,道:“拓跋梁又想要出兵沧云城?”

    南宫御月打量了君无欢一番,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道:“谁让沧云城主本事了得呢,貊族大军几次在沧云城下险些折戟沉沙,拓跋梁刚刚登基需要一场大胜仗来巩固他的地位以及在朝堂和貊族百姓中间的声望。有什么比一场大仗更有用?天启隔着灵苍江天堑,西秦早已经臣服北晋,这些年也还算老实,不打你打谁?”

    君无欢道:“现在拓跋梁就算要攻打沧云城,也只能派出他自己的心腹兵马。诸如拓跋兴业或者是拓跋胤的旧部,就算给他他也不敢用。他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够平定了沧云城?”

    南宫御月道:“按你沧云城过去的战绩,确实是有些危险。所以啊……”

    楚凌脑海中灵光一闪,道:“拓跋梁也想要跟天启结盟对付沧云城?”

    南宫御月笑道:“这一次跟上次不同啊,拓跋梁是很有诚意的,只要天启愿意结盟,打下沧云城之后地归天启。貊族兵马后退一百里。”

    楚凌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貊族人出兵出粮死战,最后好处却送给天启?国师,北晋新皇陛下是以为天启人不知道貊族人打仗的习惯么?”

    南宫御月道:“这次不一样,只要能灭掉沧云城……剩下的,笙笙懂的?”只要灭掉沧云城,就算让天启一时间占据着沧云城的地盘也无所谓。貊族当初能将天启人赶到南方去,自然也能再一次夺下沧云城。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啃下晏凤霄这块难啃的骨头。

    君无欢问道:“结盟…北晋想要天启做什么?”

    南宫御月道:“天启兵马虽然不堪一击,但是水战却比貊族要强得多。更重要的是,北晋需要天启协助,全面封锁灵苍江,不能让一粒粮食通过灵苍江送到沧云城。”沧云城虽然面积不小,但是要养那么多兵马,粮食很大一部分依然还是依靠外来的。这些年凌霄商行暗中相助,又有桓毓在天启沧云城几乎没有为粮食发过愁。

    不得不说,拓跋梁这个思路是相当正确的。无论沧云军再怎么强悍,沧云城终究是一座孤城。一旦断了粮,别说是杀敌了,沧云军自己就要乱起来了。只是天启和北晋一直是敌对关系,哪怕北晋要求天启封锁灵苍江,天启也肯定是阳奉阴违的。想要让永嘉帝真的下力气帮忙,只能让出一部分利益给他们。

    楚凌微微蹙眉,侧首看向君无欢。

    君无欢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看向南宫御月问道:“你觉得永嘉帝会同意么?”

    南宫御月道:“原本我觉得还是有可为之处的。但是…既然确定了笙笙就是神佑公主,看来是希望不大了。”若是君无欢和楚凌跟永嘉帝毫无关系,南宫御月有八成把握说服永嘉帝答应北晋的结盟。但是既然君无欢在这里,还是永嘉帝未来的女婿,南宫御月不觉得君无欢会不提前做好防备,现在想要说动永嘉帝去灭了自己未来女婿,只怕是希望渺茫了。

    楚凌有些好奇,“若是结盟失败了,国师回去怎么跟拓跋梁交代?”

    南宫御月不以为然,“本座为什么要跟拓跋梁交代?”

    楚凌微微挑眉,看来拓跋梁如今在朝堂上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这个时候想要出兵沧云城,有一部分原因大概也是为了转移矛盾吧?君无欢道:“一旦拓跋胤回到北晋,拓跋胤,拓跋罗,拓跋兴业和拓跋梁对峙起来,双方实力大约旗鼓相当。拓跋梁确实不会有功夫管你,也不会想要在这个时候得罪焉陀家。”焉陀家毕竟是手握兵权的北晋第一世家,拓跋梁若是大权在握,自然有的是功夫慢慢料理他们。但是现在拓跋梁自己的皇位都还没有坐稳,想要对付焉陀家还早得很。

    而只要焉陀家一天不不倒,拓跋梁对南宫御月就要顾忌几分。

    南宫御月并不介意别人说自己是靠着家里横行无忌的,轻哼了一声道:“差不多是这样吧。你打算怎么办?”

    君无欢摩挲着手指,与楚凌对视了一眼,道:“既然拓跋梁这么想要结盟,那就结盟吧。”

    南宫御月看看两人,突然露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他在人前一向是没什么表情的,这会儿突然露出这样的神色倒是将楚凌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水险些洒了出来。

    南宫御月笑道:“拓跋胤说,为了表示两国结盟的诚意,最好是…两国能够和亲,皆为秦晋之好。”

    “……”

    楚凌迟疑地看着南宫御月问道:“国师带了哪位公主过来?”

    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公主没有,我带了六王爷的庶女,灵山郡主拓跋月。”

    楚凌微微蹙眉,道:“我记得…这位灵山郡主仿佛才十五岁?”南宫御月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有什么问题吗”的眼神。楚凌忍了忍,道:“我父皇已经年过不惑了。”南宫御月耸耸肩,显然还是没有明白这有什么问题。楚凌住了口,也对,这个时代的人女子嫁给比自己年长许多地男子并没有什么人会觉得不对。一些无聊文人还自鸣得意一树梨花压海棠呢。楚凌只是觉得有些惋惜,不过想想两国之间的事情又哪里只是婚嫁而已,分明是政治和利益。至于那个被牺牲的少女,就太过微不足道了。

    楚凌道:“若是父皇同意,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南宫御月笑道:“既然说是和亲,自然是有来有往的。北晋嫁了一个郡主过来,自然也希望天启……最好是嫁一个公主过去。”南宫御月并不觉得这个要求过分,毕竟北晋比天启强是事实,强者自然有资格得到更多。

    君无欢冷声道:“这个主意不像是拓跋梁想出来。”拓跋梁那种人,怎么会相信和亲这种事情。真有需要,别说是一个和亲公主,就算是十个八个和亲公主,他也随手就杀了。既然自己都是如此,拓跋梁自然更不会相信这一招会对别人有用了。

    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君无欢却已经明白了,既然不是拓跋梁的意思,那肯定就是南宫御月这货的提议了。

    深吸了一口,君无欢淡淡道:“南宫,你最好立刻在我面前消失。”

    南宫御月本想回嘴,却见君无欢原本撑着桌面地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按向了腰间。南宫御月自然知道那腰带里面藏着什么东西,神色一变南宫御月有些犹豫地看了楚凌一眼。在确定楚凌不会帮着自己之后,南宫御月终于不再犹豫,站起身来飞身掠了出去,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院墙后面。

    技不如人的人,是没有人权的。

    楚凌看着君无欢有些苍白的面容剑眉微皱的模样,也跟着凝起了秀眉。

    伸手握住君无欢放在腰间的手,轻声道:“不要生气,没事的。”

    君无欢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抬头轻声道:“我不生气,阿凌也不用担心。这事儿…成不了。就算真的需要跟北晋联姻,也不会是阿凌去的。”楚凌点头,“自然,谁都不会去。”如今的情况,根本没有必要跟北晋联姻,因为无论去的是谁,都是白白牺牲的炮灰。天启和北晋绝不可能和平共处,就算天启能忍北晋也忍不了。

    看了一眼南宫御月消失地方向,楚凌忍不住底下一声叹气道:“果然,南宫国师一来,准没有好事。”

    君无欢轻哼一声道:“我看他是活腻了。”

    楚凌道:“你可别为了这事儿去找南宫御月麻烦,别忘了你的伤……”南宫御月即便是实力不如君无欢,也不会差的太远。而君无欢身体不好,南宫御月却是身体健康的。若是真的不要命的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楚凌可不希望君无欢为了出一时之气,又去把自己弄出一身的内伤来。

    君无欢低头看着她,从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心中不由得一暖,低头在她眉心轻轻一吻道:“阿凌放心,我不会去找他打架的。这里毕竟是平京,还是要给陛下一点面子的。”但是他可不保证他不会在别的地方找南宫御月的麻烦。

    楚凌见他说得认真,这才点了点头稍微放下了心来。

    以她对君无欢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的了,但是只要不动手,别的倒也无所谓了。

    南宫御月带着一身肃杀之气回到驿馆,正好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屋檐下抬头望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秦殊。从公主府出来,南宫御月才懊恼起自己竟然真的被君无欢给吓跑了。懊恼之余就恼羞成怒起来,杀回去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南宫御月就带着一身令人退避三舍的怒气回到了驿馆。

    秦殊看着面色阴沉快步进来的南宫御月微微蹙眉,还是对他点了下头道:“国师。”秦殊与南宫御月并不相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位国师的了解。自然也看得出来,国师大人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南宫御月停下了脚步打量着秦殊。

    若是寻常人被南宫御月这样的眼神打量着,只怕早就要簌簌发抖了。但是秦殊显然不是一般人,只是淡然一笑,对南宫御月道:“国师,可是秦某有何不妥?”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听说,你跟笙笙交情不错?”

    秦殊一愣,倒是没想到南宫御月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回过神来方才回答道:“先前在上京跟武安郡主确实有几分交情。”

    南宫御月上下打量了秦殊一番,道:“西秦大皇子藏得深,不知道笙笙若是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会不会觉得高兴?”

    秦殊眼眸微黯,轻叹了口气道:“郡主失踪许久…难道国师已经有了她的消息?”

    南宫御月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漫步朝着里面走去。秦殊望着南宫御月的背影微微皱眉,沉思了许久方才道:“来人。”

    片刻后,一个灰衣男子出现了院子里,拱手道:“秦公子,不知有何吩咐?”

    秦殊道:“去查查看,刚才国师去见了什么人。”

    “是,秦公子。”男子拱手告退。

    秦殊扭头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地方,温文尔雅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疑惑,“好好的,国师怎么会突然提起笙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