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13章 真爱
    这时,夏娅楠和唐漠雪,都好奇不已。

    魔术?

    叶晨要让她们看什么魔术呢?

    与之同时,在那“主席台”上,孔大师还在苦口婆心的规劝。“二公子,利害关系,我已经讲明,现在,看你如何权衡。我相信,二公子并不是蠢人…”

    但!

    秦二公子,根本就没有去听孔大师的话了。

    他心不在焉。

    眼神,莫名其妙的,凝望向了台下的人群。

    同一分同一秒,正在补妆的周辉逸,也是鬼使神差的抬起眼睛,看向了那个“主席台”。

    电光火石一刹那!

    秦伯远和周辉逸的目光,就相遇了!

    遭遇了!

    互相捕捉!纠缠!胶着!黏合——似乎,再也分不开了!

    轰——!

    秦伯远的大脑,轰然爆炸!一种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情感,如山崩海啸,如怪兽一般,冲击着他!吞噬着他!

    ‘啊!那个女孩子!好美!好丰满!好有气质!糟了糟了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秦伯远右手,死死的捂住心脏,他感觉自己都快心肌梗塞了!

    而周辉逸!

    “她”心如鹿撞!

    当“她”看到秦伯远的时候,似曾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好像他们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知道了!我见过他!一定一定是在前世!前世,我们一定是情人!是夫妻!糟糕了!这是爱情吧!啊!爱上了!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突如其来猝不及防人潮涌动的下午!’

    ‘人家的心都快要融化了呀!不不不!人家再也不要去追求叶大师了!叶大师算个屁!那不是真爱!人家终于找到真爱了!人家再也不要理叶大师了,那样,他会吃醋的啊!’

    “二公子!我在和你讲话!”孔大师见秦伯远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些怒其不争。“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如此优柔寡断!你!”

    “好啦!孔大师!我知道了!现在,让我讲几句!”秦伯远恋恋不舍的从周辉逸身上,将目光收回。

    “嗯。二公子,你讲吧。放心,这一次,虽然丢了颜面,但,倘若能够为秦家,争取到一名超级炼丹师,这份功劳,便太大太大了。家主都会夸你,厚赏你的。”孔大师笑了笑。“这就叫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孔大师认为,秦伯远不会做出昏庸的选择。他懂得利弊之间的取舍。

    秦伯远走到了台子正中间,目光坚定,朗声道。“各位,请听我讲几句。”

    场面安静下来。

    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秦伯远身上。

    他要做出终极抉择了!

    虽然,刚才孔大师,已经代表他,做出了选择,但,那终究不是秦伯远本人的意愿。

    夏父和夏母,尤为紧张。

    “各位,这次,我从蓉市,来到盐市,是为了,找寻——爱情。今年,我就必须结婚!”秦伯远声情并茂,宛如朗诵一般的宣布了起来。“在爱情的世界里,我相信一见钟情!如果一见都不钟情,那么怎么见都不会钟情于一个人!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见合适的人,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一见钟情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场恋情的幸福程度。大部分人初次见面的印象,已经在见面的那一瞬间就下了定论,两个人最终发展到什么进度,也与首次见面的感觉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二公子!”孔大师有些恼怒了。“你直接说放弃夏娅楠,不就得了!你说这些没用的干嘛?难不成,你还要逆势而为?刚才跟你讲那么多,我白说了!爱情?爱情算个屁!爱情比得上那神乎其神的炼丹术吗?”

    秦伯远继续说道。“很高兴,今天,我对一个女孩子,一见钟情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呵呵呵,或许,爱情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很多时候无法说清其中的道理,这也是人类在爱情世界里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

    “现在!我就要当众宣布,让我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和她在一起!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能阻挠我们的相爱!谁要是敢干涉,我秦伯远,势必将其碾成粉碎!”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夏娅楠的身上。

    “夏娅楠,秦二公子这么深情的表白,你怎么没一点反应呢?”唐漠雪在一旁低声道。

    “你喜欢,你去啊。”夏娅楠冷笑了一声。

    叶晨竭力的隐忍着,让自己不至于狂笑出声。他的“魔术”,马上就要成功了!

    “她!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夫复何求?”秦伯远伸出右手食指,直指周家所站的区域,准确的说,是指向了周辉逸!

    周家这边。

    “嗯?”周炳有点措手不及。他回头看了看,最终,目光落到了自己的“大女儿”周辉逸身上。

    今天,周炳带过来的人,就一个“女性”,那便是周辉逸。

    “不是吧?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周炳使劲的摇了摇头。

    “嗯!我知道了!我都听到了!”周辉逸,站了出来,泪流满面。

    “她”,缓缓的朝那“主席台”走去,这一刻,“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别人,只有——秦伯远!

    “辉逸!你!你站住!别乱来!”周炳有些慌了,连忙阻止,倘若,周辉逸冲撞到了秦二公子,周家铁定就完蛋了。

    “我们都曾经在爱里面寻找,拿着爱的号码牌,等待着爱情的到来。在我完成手术这些日子,我曾经也无数次的怀疑,为什么心中的他还不出现——终于,我们迎来了彼此都期待已久的相见,刹那间,我感觉到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我突然明白,曾经所经历的那些孤单或者寂寞,都是为此刻所做的铺垫,我为等待所承受的那些苦楚,在我们眼神交汇的瞬时间烟消云散,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让我觉得不枉此生,不枉那些日夜的等待——”周辉逸一边走,一边深情告白。

    秦伯远跳下“主席台”,朝周辉逸走去。

    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便是深情相拥!

    然后,深情的——接吻!

    安静!

    极度的安静!

    在场的人,尽数都成了泥塑木雕!

    周家的人,一个个都特么快抓狂了!

    尤其是周炳,心神都要崩溃了,这一幕,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但很快,取而代之的,是惊喜!狂喜!

    ‘我的天!秦二公子,居然对我女儿一见钟情?我的天!倘若,我女儿能嫁入秦家,那我周家,岂不鸡犬升天?我这是父凭女贵啊!等等——刚才叶大师说,要让我们周家,满门跪地,对他感恩戴德。难道——’

    周炳有些心颤的看向了叶晨。

    叶晨终于终于是忍不住了,笑了出来。“好,好,真是感动!有情人终成眷属!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叶晨心中,也是惊喜不已——万万没想到,千里姻缘符会这么的厉害,这么的霸道!这么的不讲道理!我还有9张,且用且珍惜啊!

    “这就是魔术?”唐漠雪和夏娅楠,惊骇欲绝。

    她们都知道周辉逸的事儿。以前是个大老爷们,纨绔子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做了那个手术,变成了女人,阴阳怪气的,十足变态。

    不是说歧视周辉逸,主要是,一个男人莫名的变成女人,化浓妆,连性格都扭曲了,这的确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不仅仅是夏娅楠和唐漠雪接受不了,在场的所有盐市名流,但凡认识以前的周辉逸,都会有一些接受不了。

    尤其是看到,此时此刻,周辉逸和秦伯远,当众拥吻,吱吱吱作响,那么的激烈深情,无所顾忌,他们都有点反胃了。

    想吐,但是又不敢吐出来。

    憋着!

    “是那张符篆有问题吧!”唐漠雪反应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晨。

    “大师,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天啊!你…你…你是魔鬼吗!!!!”夏娅楠也是思维混乱。

    “这是神转折啊。”苏凌愕然不已。“这个秦二公子,还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和叶大师争夏家小姐,都争出火气来了,到头来,居然移情别恋了!”

    夏父和夏母,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丢人啊!我女儿居然就这么被晾在一边了!”夏父啼笑皆非,但说实话,心里居然感觉踏实了不少。

    “呼——似乎,这结局不错。”夏母如释重负。“老爷,虽然今天咱们夏家在盐市上流圈子丢了脸,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豪门无感情,咱们的乖女儿,若真的嫁入秦家,也不会幸福的。我想通了,女儿喜欢谁,咱们是没法去干涉和破坏的。过了,就会失去女儿。再说了,女儿找的男人,我看丝毫不比秦二公子逊色!”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夏母本来对叶晨的第一印象就不错,现在再去看叶晨,就愈发的有些喜欢了。

    而且,叶晨今天的表现,也是足够强势的。

    至少在秦二公子面前,没有落下风,甚至占据上风。

    “那蓉市的200亩地,还有5名内劲武者,就都没有了?”夏父摇头失笑。“罢了,罢了,我看那少年,拿出来的那些药丸子,似乎也很厉害。让得秦二公子身边那位老者,都视若珍宝,激动不已。”

    这个时候,山庄里,播放起浪漫的爱情歌曲来——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

    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的爱就有意义

    ……”

    然后是鼓掌。

    掌声雷动。

    现场有些马屁精就像某台歌曲类综艺节目找的群演一样,深情的流泪了。

    这时,秦伯远和周辉逸,结束了漫长的拥吻,他们彼此凝视着对方。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秦伯远道。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周辉逸道。

    “我是秦伯远,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周辉逸。”

    “辉逸,带我去见你的父母。”秦伯远牵着周辉逸的手,走向周炳。

    这个时候!

    孔大师回过神来了!

    “妈的!”孔大师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爆粗口,然后,快步走向叶晨!

    “少年!你!你!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孔大师惊恐的看着叶晨。

    “啥意思?”叶晨笑了笑。“老人家,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你在暗中搞鬼!你这是在报复二公子!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蒲柳之姿!我是看着二公子长大的,他不可能对那种女人一见钟情的!”孔大师抓狂道。“而且,二公子生性风流,也不会说出什么爱情宣言!这件事,得到最大利益的,就是你!二公子不但放弃了夏家小姐,而且,移情别恋之后,也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究竟做了什么?你!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

    孔大师全身发抖。

    事实上,秦二公子主动放弃夏娅楠,示好叶晨,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至于秦二公子最终选择谁,与孔大师本人压根没啥关系。

    让孔大师惊骇的,是这一切,都是叶晨搞出来的鬼!

    一个人,居然可以操控其他人的情感!这一份手段,几如鬼神!

    现在,孔大师不得不再一次,重新评估叶晨的价值了!

    “你错了,得到最大利益的,不是我,是周家。还有秦二公子本人!”叶晨笑了笑。“其实没啥不好,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珍贵最奢侈的,就是真爱。有的人寻寻觅觅一辈子,也找不到真爱。现在,秦二公子得到了真爱,且不管对方的姿色如何,但这一份真真实实的幸福感,是花再多钱,也买不到的。你纵有滔天权势,也未必能够获得真爱。”

    “你!”孔大师哑口无言,忍不住看了看满脸幸福的秦伯远,颓然道。“或许,你说得对。我从来没有见过,二公子如今天般幸福,此刻他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

    “少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对你讲。”孔大师面色凝重起来。

    “什么事情?”叶晨问道。

    “身为一名炼丹师,屈就在盐市糖市这种小池塘,实在难以实现你的抱负。不如,享受秦家的供奉!如我一般,成为秦家客卿!”孔大师笼络道。

    还没等叶晨发话。

    突然!

    山庄大门口——

    “盐市,白氏集团,白啸然到!”

    “白氏?”叶晨瞳孔,微微一缩!脸上,闪过一抹杀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