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五:永安县学
    幽州有十三府,六十七县。

    新封府下辖五县,其中河东县位于府城以南百里外的潢水东岸;暨台、宣北二县分别在府城东、北方百里外;至于永安、万载二县,则就在府城中。

    永安、万载二县又分别被称为“上城”、“下城”。

    永安县在新封府上城,是全府最繁华的地界,永安县学也是远近闻名的学府。

    永安县学开设至今,县学中学生考上童子试的比例已超过六成。

    永安偌大一县,足有九万户、近五十万人口,每年童子试只录不到一百人。

    新封府贵族无不削尖脑袋往里挤,就连有家学的炼气士世家也把后人安排进来,让他们结识同辈精英。

    但永安县学每年只收五十人,雷打不动。

    传闻永安县学教授沈默言为人正派,连当年阴阳家司马一脉有位嫡系要走后门入学都没答应。

    到新封府后,李不琢拜访了李府、直狱神将府,唯有这回站在县学门前,他气定神闲。

    三斤穿着小鹿皮靴,感到稍微有点儿不习惯,她背着书箧,也换了件雪底黑边的苎麻深衣,这一身花掉了六个银铢。在成衣店里,她本来想阻止李不琢浪费,但被李不琢以“伴读穿太差也丢了主家的面子”为由拒绝。

    不过,虽然不习惯,但六个银铢的行头,比那身穿了两年的青布短褐果然舒服太多。

    三斤跟着李不琢入县学,表面是伴读丫头的身份,实际上李不琢想她也能学点东西。

    前朝覆灭,儒家礼教衰落已十六年,可民间重男轻女余风尚在,三斤作为李不琢从小到大的贴身丫鬟,做的本该是端茶送水洗衣做饭一类的本职工作。

    但李不琢却与众不同,在军中,他让三斤跟着练拳脚兵器,昨夜从直狱神将府回来后,李不琢又要她入县学后机灵点儿,伺机旁听,说不准以后也能考个炼气士。

    不过三斤其实很懒,认为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比起读书来说要省心多了。

    …………

    “璞玉之质?”

    县学教授沈默言看着信纸上白益龙飞凤舞的字迹,抿了口茶。

    这事倒是新鲜,白益身为十年前州试魁首,不说眼高于顶,也不会轻易夸赞后辈,就连如今县学里那位五岁能作文章的何文运,也只得了白益一句“幼狼雏虎”的评语。

    沈默言其实有点拿捏不准白益的目光是否真的独到,毕竟何文运有儒家渊源,温良谦恭,怎么看都与“虎狼”搭不上边。

    本来县学每年只收五十人,但年逾六十的沈老教授其实没传言中那么死板,县学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当年司马家那个被拒之门外的子弟,才十六岁就印堂发青,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随便考他几个简单的论题都支支吾吾,就算入学也是害群之马。

    看了白益的手信,他现在很有兴趣见见那个所谓“璞玉之质”的李不琢。

    …………

    色如霜纨的高头白马拉着辆清漆黑色马车,车轮辘辘碾碎落叶,驶进洗墨巷,停在永安县学边。

    车辕悬着的小旗上,有鸟虫文书写的“万安折桂坊李家”字样。

    紧接着,穿鸦青色长袍、细眉长眼、模样文弱的何文运率先走下马车,对车里的何凤南作揖道:“劳烦姑妈相送,那侄儿就先进去了。”

    何家是书香门第,世代居于幽州,何文运的父亲是前朝进士,不过得罪了当时朝中权势滔天的柳党,被贬至沧州。

    何父本来心灰意冷,谁知却正因被贬,反而躲过了十六年前的大乱,又生下了何文运这个五岁能作文章的神童。

    两年前,何家姻亲李家突然发达,何家也得以重返幽州祖地河东县。

    何文运则进了永安县县学,今年就要考童子试。

    其实若非作为前朝旧臣的何父愚忠,压了何文运两年,凭何文运的才能,如今恐怕早已通过府试,成为举子了。

    据说就连县学中的几个教习,私下都说今年童子试何文运必得榜首。

    “有空多来姑妈那坐坐,但也不要耽搁了读书,两月后姑妈等你好消息,嗯,那是李石头?文运你先进去。”

    何凤南本来笑吟吟和何文运说着话,一眼看到县学外候着的李不琢,面色一落。

    待何文运走后,何凤南透过车窗打量着李不琢,自语道:“他这是破罐子破摔,想借着琨霜的名头混进县学?可县学教授为人刚正,他一定会出丑,这也罢了,给别人看见,丢的却是李府的面子。”

    便对车夫吩咐道:“李安,看到那个少年了吗,把他带过来。”

    她刚说完,就看见白发耄耋的县学教授沈默言来到门外喊道:“哪个是李不琢?”

    “学生是。”李不琢应了一声,没想到白益的手信分量这么重,竟让县学教授出门来迎。

    “夫人,这……”车夫为难地回头。

    “没你事了,在这候着。”

    何凤南收回了吩咐,心道李不琢到底做了什么荒唐事,把县学教授都惊动了?在县学门口一旦谁家出了丑,不知要传出多远。当年司马家那个嫡系子弟就是前车之鉴。

    “教授大人!”何凤南轻喊一声,下马车,来到李不琢边上对沈默言欠身施礼,“教授大人,这孩子年纪小不懂事,我这当长辈的在这替他赔个不是。李石头,你还不快走?”说到后面,她压低声音。

    沈默言看见这一幕,疑惑道:“原来是李夫人,李琨霜在府学进修,想必学问更加精进了。原来李不琢也是折桂坊李家的人?不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说着沈默言看向李不琢:“李不琢,县学每年收只收五十学生,这不是死规矩,我信得过直狱神将白大人的眼光,你能得到他的称赞,应该不是滥竽充数之辈。但光凭白大人的举荐就让你入学,难免招惹闲话。两天后就是县学月考,你若连丙上都达不到,就离开县学,你有异议吗?”

    何凤南听到一半,心中惊讶,新封府直狱神将白益是什么人?

    当年幽州州试魁首;如今不到三十岁的、掌一府刑狱的五品大员;将来必定会进入七重天宫掌权的人物。

    李不琢怎么和他攀上了关系?

    李不琢瞥了何凤南一眼,就上前对沈默言施礼说:“多谢教授成全。”大步走进县学。

    何凤南回到马车中,脸色阴晴不定,下令让车夫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