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八:机关秘术
    夹着木匣直接出了地市,李不琢没回县学,在上城找了间人少的客栈,付了一日房钱。

    进门,打开木匣,铜鸦硬梆梆的,没半点反应。

    “还装死?”李不琢啪一下合上盖子,“关紧门窗。”

    “哎。”三斤连忙闩上窗,拖来桌椅堵住屋门,小脸兴奋得通红。

    铜鸦知道瞒不住了,就在木匣里扑腾。

    木匣子笃笃笃一阵乱动,李不琢任它闹腾。

    过了一会,木匣里传出有气无力的声音。

    “你怎样才肯放我出去?”

    这声音像是金属刮擦,十分刺耳难听,但从语气就能听出,铜鸦心智不下于人。

    李不琢四下看了看,抄起一个铜盆,缓缓推开匣盖。

    咻!

    铜鸦身化残影,撞向窗棂。

    铛!

    李不琢收起底部呈鸟头状凸起的铜盆,捡起栽倒在地的铜鸦。

    “会不会打坏了?”三斤担忧地问。

    “下回我轻点。”李不琢也拿捏不准了。

    铜鸦听到还有下回,晃着晕乎乎的脑袋气急败坏:“你敢打我?好,好,等我……等我……”

    “嗯?”李不琢等它继续说下去。

    铜鸦却不说话了,沉默良久才说:“只要你放我走,你花了两枚金铢,我还你两个金锞子。”

    “不行。”

    “你别贪得无厌!”铜鸦跳脚大怒,突然心中大呼后悔。

    刚才它轻易就能拿出两个金锞子的态度,李不琢肯放走它才怪。

    瞥了一眼边上盆底毛羽毕现的鸦首凸印,铜鸦头晕目眩。

    和李不琢目光一对视,嘶了一声,双翅护住鸟头,后缩两步:“你又没炼气,哪来这么大力气!”

    “你连我没炼气都知道?”

    李不琢打量着铜鸦,把它拿到手中,拨弄着它的羽毛——要说这是个活物,偏偏通体青铜,要说是个傀儡,未免太有灵性了。

    铜鸦羞愤欲死:“你敢这样对我!我,我可是……”

    这铜鸦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来历遮遮掩掩,李不琢故意问:“你是什么?”

    铜鸦猛地挣脱李不琢的手,跳到桌上,小眼睛滴溜溜转了几圈,突然昂首说:“我乃白泽后裔鸦三通,上通天文下通地理,还通人心。不知者不罪,刚才的无礼我不跟你计较,但你再来冒犯,我就让你在幽州找不到立锥之地。若放我走,那两个金锞子的承诺仍旧作数。”

    “你通人心,怎么会落到我手里。”

    李不琢呵呵一笑,懒得戳破它的谎言,拿着鸦三通往木匣里塞,这家伙满嘴胡扯,就先关几天,关老实了再说。

    鸦三通无力反抗,忽然瞥见李不琢腰上的永安县学号牌,叫道:“你在永安县学读书?以前没见过你这号人。”

    李不琢动作停下,狐疑地打量着鸦三通。

    鸦三通像是在考虑什么,绿豆小眼闪烁着各种情绪,懊悔、不甘、灰心、希冀……

    忽然它猛地一挣,绕着三斤飞了两圈,停在她肩上,点头说:“难得,难得,小丫头,你之前怎么看出我跟那些傀儡死物不一样的?”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是铜做的,那么显眼,我就多看了几眼,讲不出什么道理……”

    三斤被它落在肩上有点不自在。

    “没道理,没道理好,没道理就是有天赋。你想不想学机关术?”

    三斤怔了怔,看向李不琢,李不琢不动声色打量着鸦三通,对三斤说:“自己拿主意。”

    三斤试探着点了点头:“想。”

    半个时辰后,李不琢带三斤走出客栈。

    两枚金铢买下那只青铜鸦,本以为是捡漏买到一只完好无损的机关兽。谁知鸦三通竟自称不是傀儡,还会偃师机关术。

    当李不琢提起在李府见过的蛛楼,鸦三通嗤之以鼻。

    机关匠分匠人、巧匠、师匠、宗匠、神匠五等,机关术分墨师、偃师两派:

    墨师致力让机关能做到人力所不能及之事,所造多为大型机关。像百鬼驮龙船,开凿地市的“遁垢”机关地龙,都是墨师的造物。

    偃师专攻精巧,认为机关是人的辅助,所造多为小型机关,顶尖的偃师机关,能让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弹指杀人。

    公输氏是偃师大族,公输八臂借用墨师理念建造蛛楼,无非因为在一般人眼中,墨家机关更气派有面子,好做人情。

    鸦三通不准李不琢偷看它教三斤偃师机关术,提出要带三斤独住,被李不琢拒绝,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说它教三斤时,李不琢不得打扰。

    鸦三通自掏腰包,不知从哪拿出了几个银锞子,让三斤去买了两大块油性光亮的柚木和铲、凿、刨、尺、规、钻、斧、锯、锤等工具。

    又买来二钱价格极贵的牵机线。回到学舍,把静室一占,门一关,就和三斤在里面不知捣鼓什么去了。

    李不琢收起偷看的心思,拿着地市买来的绸缎笔墨,又找到藏书教习。

    藏书教习却不收礼,反而面色一落:“快点拿走!我在县学管理藏书六年,从未收过贿赂,你想坏我清名?”

    李不琢一皱眉,这教习非但不压低声音,还故意想让别人听到似的,心想:“我和他素不相识,他这样刁难我,难道是别人指使的?”

    李不琢重重哼了一声:“好一个清名,你收别人的好处来打压我,还敢说清名!”

    说到最后李不琢语气越来越重,更是站了起来,盯着藏书教习,拳头捏得咯咯响。

    藏书教习被他突如其来这一下惊得心中一紧。

    “你在胡说什么!这是永安县学,你难道还想动手?”

    说话时他眼睛不由自主向右躲闪,李不琢一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猛地向前走了一步,声色俱厉:“我是永安县学学生,你不让我取书,是干扰科举不让百家举贤纳才!按律要革除民籍,流放八千里!走,跟我去灵官衙!”

    李不琢抓住藏书教习手臂就往外走,藏书教习听李不琢要去灵官衙,如坠冰窟,连忙想要挣脱。

    这藏书教习勉强算个炼气士,考了四年童子试都落榜,家境无力支持他再读书了,就在县学谋了个看管典籍的差事。这些年练出了气感,力气比普通人大得多,但手臂被李不琢一抓,像被铁箍死死箍住,脚步踉跄,大急失声:“慢着,慢着,我再看看,书库中好像还有一套小道藏的。”

    李不琢乜他一眼,把他推开。

    藏书教习跌坐在地。

    李不琢道:“李府给了你多少好处,你敢做这样的蠢事?”

    “你,你知道?”藏书教习睁大眼睛,冷汗直冒。

    “果然是他们。”李不琢嘿然冷笑。

    “你在诈我?”藏书教习张了张嘴,咽了口唾沫,手脚并用爬起身,心虚低下头去,“我也是迫不得已……”

    李不琢大步走到桌边坐下。

    “除你之外,李府还买通了其他人没有?”

    “这我真不知道!”

    藏书教习使劲摇头,李不琢盯着他的眼睛好一会才移开目光。

    “把我要的书拿来,这事不要跟别人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