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九:皓首穷经
    李不琢出藏书阁时,拿到了《勘渊集》和《四照图》,还有一本《素冲剑谱》。

    《勘渊集》就是小道藏,是五百年前道家祖师张云房在大夏龙庭任宫廷秘书监时,摘录的三千卷《玄门天宫宝藏》、也就是三千道藏的精要。

    不过,“小道藏”纵使只摘录了“大道藏”的精要,仍有四十七万六千言。

    《素冲剑谱》和铁马城的《十三路破敌剑》不同,《十三路破敌剑》是武人用的剑法,《素冲剑谱》是炼气士的剑法。

    普通武人用的剑法,再多招式,都变化自刺撩劈挂等基础剑式,炼气士的剑法却另辟蹊径,必须开启人体密藏才能施展。

    回到学舍,李不琢看完《素冲剑谱》就放到一边。

    还没炼气,这本剑谱暂时还不能练。

    接着又翻开了《四照图》。

    《四照图》是玄门正宗炼气入门法,这本《四照图》是残篇,只有第一篇普照图。

    剩下的反照、时照、内照三图,关系到更深层的炼气法,只有考上童子、举子、学士才有资格借阅。

    片刻后,看完《四照图》,李不琢对炼气有了初步认识。

    “炼气就是开启人体的密藏。人生下来就沾染浊气,渐渐万疾缠身,寿数长不过百载。”

    “但人身有密藏,开启就能使人超脱生死,见觉神通。”

    “所谓的精藏、炁藏、神藏三大密藏,分别对应后天,先天,宗师三大层次。”

    “精藏就是人的精气,并不神秘,人饮食行动,随时都在补充或消耗精气。补充多余消耗时精气增长,人于是变强壮,消耗多余补充,人就虚弱,衰老……”

    “打熬筋骨,就是开启精藏,让身体能容纳更多精气。之后,将精气转化为‘元炁’,开启炁藏,才基础坚实。”

    “开启精藏,是后天手段,开启炁藏,就是向先天迈进。”

    “先天有气感、内壮、坐照自观、小周天这四重阶段,我现在就能将精气转化为元炁,练出气感。

    “但普照图的实修内容过于晦涩,我只能看个半知不解,强练肯定会走火入魔。”

    “还是要先熟读小道藏,提升道学修养。”

    李不琢想了想,放下四照图,翻开《勘渊集》。

    小道藏收录的是自上古以来众道家圣人所著述的玄门经典,有服饵、炼养、符图、算律诸多玄门妙法,其中还有极长篇幅记载的是玄门先祖的传记。

    李不琢起初读得艰涩,渐渐就入了神。

    看到夜深,继续挑灯夜读,清晨醒来,草草吃过早饭,又投身卷帙中。

    三日时间,读罢一卷,又四日,读完第二卷……

    两月后,终于将《勘渊集》四十万七千字一一细心读完,但苦于无人教导,只勉强理解了大义,能磕磕绊绊背诵一些句子罢了。

    李不琢胸中冒起不服输的劲头。

    一年过去,这次花的时间比第一次读完还久,终于将小道藏七十二卷又通读一遍。

    这次通读,才发现章句之中似乎蕴含着更深的意义。

    读完这一遍,反而觉得所有章句都是似是而非,脑子里一团浆糊。

    李不琢着魔一般,废寝忘食,就连出恭时脑子里都琢磨着一句句经文。

    如此数十年……

    仍旧是那个书桌,不知更换了多少回的兔毫笔已经秃了毛,铜灯锈蚀得不成样子,如豆的灯火映照下,《勘渊集》的书封被汗渍沾染出斑斑点点,蜡线与包角都已朽烂。

    李不琢捧着书卷的双手干瘦枯皱,青色血管如濒死的蚯蚓,翻开书页时,他手腕微微颤抖。不经意间,瞥见桌上立着的黄铜镜。

    镜中之人白发如雪,老态龙钟。

    岁月忽已晚。

    “我究竟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

    黑絮飘飞,火光中,他的脸庞忽明忽暗,浑浊的目光却逐渐清明。

    …………

    书桌边,伏案而眠的李不琢猛然惊醒!

    他喘着粗气,看向自己的双手,皮肤白皙,没有皱纹,淡青色血管隐隐可见。

    他下意识喊了三斤一声,没人答应。

    回头一看,静室的门关着,没有动静,也不知过去多久了。

    打量四周,才发现夜色沉沉,东方的天际刚透出一丝曙光。这一读书就读到快天亮了。

    桌上亮着油灯,肩上披着件外衣,这时段小丫头肯定睡了。

    不对,静室里还有凿木头的声音。

    李不琢收拢心神,借着灯光找到铜镜一照,松了口气。

    没真变老。

    每次陷入梦境,到最后都有种梦境才是现实的错觉,好在他现在已基本习惯,不会再纠结庄周和蝴蝶的问题。

    其实清醒后一回忆,就能发现梦中的经历与现实差别很大,他在梦中读书几十年,吃喝拉撒都没走出这两丈见方的小房子。

    梦里他读小道藏数十年,现在醒来,其实只过去几个时辰,不过梦里读书的记忆,倒是留存下了大半。

    李不琢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第五卷经教相承部讲的是黄玄文真人的传记……”

    他把手边的《勘渊集》翻到第五卷,映入眼帘的内容与记忆中的内容正好对应。

    又试着背诵开篇:

    “夫物之所以生,功之所以成,必生乎无形,形由乎无名。无形无名者,万物之宗也。不温不凉,不宫不商,听之不可得而闻,视之不可得而彰,体之不可得而知,味之不可得而尝……

    “……名号不虚生,称谓不虚出。故名号则大失其旨,称谓则未尽其极。是以谓玄,则玄之又玄。”

    通篇背下,虽称不上行云流水,但无一错漏。

    回想起普照图的口诀,之前许多不懂的地方都豁然开朗。李不琢本来想再观想普照图炼气,但梦中读书太耗神,而且剩下的时间也不够读普照图了。

    “明天……对了,刚入县学时沈教授明天就是月考,明天……明天……先睡会再说。”

    李不琢念头刚起,潮水般的困意就涌了上来,便趴在桌上,想着稍微眯一会,结果眼皮一闭,就发出轻微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