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十五、经言
    巳正,泉心阁四角的青铜鼎器中升起袅袅檀烟。

    三声钟鸣过后,李不琢打开题卷。

    考经言科时诸家学生的试题各不相同,但题样都分为贴经、墨义、修持三项。

    钟鸣后已可以看题,但李不琢不紧不慢磨好墨,等心静下后,才打开题卷。

    题卷有半寸厚,贴经就有整整六页,所谓贴经就是摘取经书典籍中的原文,减去其中部分字句,让考生填补完整。

    李不琢默念贴经第一段经文:“三奔之道,当按奔景之神经……这是小道藏卷二十三,日月星辰部的原文。”

    李不琢对于这些经文是烂熟于心,不假思索,就开始书写。

    下笔时他不急不缓,用的是与小道藏原文相同的隶体。

    隶体重浊轻清,斩钉截铁,观者还未阅读内容,乍见到字体,就有庄重之感。

    整整一个半时辰,日头爬到天中,又向西移动,李不琢答完了贴经九十六题。

    其中有的只填字词,有的是整段默写,几乎涵盖了整本小道藏。

    搁笔休息了一会,李不琢将九十六题全检查了一遍,没发现错漏,才开始答墨义。

    墨义,是对经书原文进行注释,这对李不琢来说比贴经要难一筹。

    梦中读书时他两耳不闻窗外事,那套《勘渊集》又是没有注解的,虽然背下了全本,大致理解了经文的含义,但一人之力,怎么比得上数千年玄门前辈继往开来的成果。

    靠着自身对小道藏的理解,李不琢半个时辰后,勉强答完了墨义的二十道题。

    接下来开始答修持题。

    修持就是炼气,修持这一项考的内容比贴经和墨义难上数筹。

    李不琢一看修持考的只有一题,题名:“玄牝如何?”

    “这题……”李不琢一咂嘴,陷入沉思。

    要答这一题,先要解释“玄牝”的意思。

    “玄牝”一词,出自:“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是道德经第六章的内容。

    光凭这玄之又玄的一句话,很难将玄牝的意义具体化,并与炼气术结合起来。

    李不琢想了想,决定从“天地根”三字入手。

    “道德经第一章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使,有名:万物之母’,这万物之母,就是天地根,也就是玄牝。”

    “而万物之母,亦是可以名状之‘道’……”

    李不琢挥笔写下“玄牝者,道也”。

    如此一来,便找到了破题点。

    接下来,就可以开始论述玄牝与炼气修行的关系了。

    这时候,答题就有了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是继续深入,论述“道”和炼气修行的关系。

    要解释“道”,那是圣人的境界,李不琢当然不会不自量力,他选择点到为止,脚踏实地,转而化用了《悟真直指》中的一句话:“玄牝之门,号之曰玄关一窍。”

    所谓“玄关一窍”,就是炁穴祖窍。

    这祖窍,就在炼气是气感产生的位置——即脐下三寸,气海的位置。

    李不琢又提笔蘸了些墨,毫不停顿地开始书写。

    已经破题,确定了答题方向,接下来就是阐述实修过程中不能犯的忌讳,该如何实修,实修的一些心得体悟等等。

    最后,再阐明炼气即是求道,升华主题,和开篇的“玄牝者,道也”首尾呼应。

    李不琢提笔写下最后一字。

    “铛铛铛!”

    教习用手锤敲响鸣钟。

    李不琢松了口气,看窗外的天色,原来已到黄昏了。

    从巳时考到黄昏,整整三个时辰,李不琢都目不斜视,这时抬头,才见到其他同学的模样。

    有人苦恼地咬着笔头,有人唉声叹气,有人气定神闲。

    李不琢摸了摸下巴,心想自己多半没什么表情。

    贴经九十六题,不出意外应该能拿满分,墨义就差强人意了,至于修持那一题,倒是答得能够自冾,没太大漏洞。

    总的算起来,拿个乙等应该不成问题。

    片刻后,教习将答卷收走,李不琢收拾了笔墨,往屋外走。

    “李不琢!三个时辰没停笔,一定是胸有成竹了,昨夜你说身体不适不去浮月坊,今天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推脱。”白游一考完就开始呼朋引伴,毫不在意教习不善的目光。

    白游的话落入燕赤雪耳中,她怔了怔,心想李不琢原来昨夜没去跟这帮人厮混:“原来我错怪他了?”

    李不琢顿足道:“浮月坊的姑娘太美,我消受不起,近日炼气刚摸到门路,不敢荒废了。日后有机会,我请白兄去喝酒。”

    说完李不琢直接回了学舍。

    燕赤雪看着李不琢离开的背影。

    浮月坊“大名鼎鼎”,其中勾栏瓦肆多不胜数,有那格调高的青楼甚至建在机关飞船上,每日耗费的燃料都数十万钱。抛开地市不论,浮月坊就是十六州内第一销金窟,那儿的女人有一身让男人蚀骨销魂的本事,李不琢二度拒绝白游的邀请,真这么有定力?

    燕赤雪开始好奇了。

    李不琢回到学舍,也没心思想其他的,翻开小道藏,重新琢磨着今天答的墨义。

    县学藏书阁里有小道藏的注本,今夜过后,就去找藏书教习借过来。

    …………

    泉心阁内阁,几个教习头束高冠,在灯前批阅题卷。

    有错漏的地方,就用朱笔一圈。

    教习们阅卷速度一目十行,阅过的卷子,整理成摞,再交给首座上的教授。

    教习们批阅的只是贴经、墨义,修持文章则要交给博览群书的教授去评定。

    年逾古稀的沈默言须发皆白,但小周天圆融的先天大成炼气境界让他精力远胜普通人,他对百家学说都有涉猎。

    “嗯?这学生贴经竟然全部正确,无一错漏?”有人惊讶地说。

    “哪家的学生?”

    “是道家的。”

    众教习纷纷停止阅卷,贴经满分的学生自从县学设立以来还没出过。

    “这倒是好运气,这出题恰好都是他会的。”有人说。

    “不错,他贴经全对,墨义就答得差强人意了。教授大人,您过目。”

    阅卷的教习把卷子送到沈默言面前。

    “这字倒不错,不急不缓,凝重端庄。少年人有燥性,能写出这样的字的却是不多,哦,这就是李不琢的卷子?”

    沈默言看着题卷,微微颔首,随即又看到修持文章,拍了下桌子赞道:“玄牝者,道也,这破题大气堂皇!”看下去,又微微皱眉,“不过下面写的,就有些眼界短浅,他写的这守心法,放在小道藏原文中解释没错,但太常祖师的注本上早已将此法改进简化,他难道连太常祖师的注本都没读过?”

    瑕不掩瑜,沈默言略微沉吟,想给李不琢评一个“乙上”,又一转念,李不琢初入县学,就在射艺科拿了第一,太顺风顺水,恐怕会产生轻慢之心,笔锋一改,便给李不琢评了一个“乙下”。

    搁下笔,沈默言看到李不琢那通篇无一道朱痕的贴经题卷,忽然想,李不琢会不会真的把小道藏全本背下来了?

    又摇了摇头,小道藏有整整四十七万三千言,一般人强行背下几卷,再往后背诵,前面的又忘了。

    真要全书背下,非得上十年的功夫不可,年轻人娜有这样的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