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二十三:保重
    随李不琢匆匆回到梨溪巷一六号门前,燕赤雪驻足犹豫了片刻说:“能不能帮我个忙?”

    李不琢正焦头烂额,皱眉道:“怎么了?”

    燕赤雪顿了顿,欲言又止,勉强笑道:“我累了,帮我开门。”

    李不琢无心去想其他,接过钥匙打开门,直奔后院。

    在静室前停步,李不琢闭目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已神色平静。

    推门而入,静室里三斤在凿木头,小脸神情认真专注,门开了都恍若不觉。

    直到李不琢把扒鸡和龙须酥放到面前,三斤才抬头道:“燕姐姐呢?”

    “在前院,你不去谢谢她?”李不琢拍了拍三斤的脑袋,“身上脏东西拍干净先。”

    “哎,走啦!”三斤拍着衣摆,在裤腿上擦着手,给一边眯眼瞌睡的鸦三通招呼一声,就小跑着出了门。

    李不琢不动声色坐到桌边,若无其事打量着桌上三斤尚未完成的机关构件,半晌,轻笑一声。

    “你笑什么?”鸦三通半眯着眼。

    “今日在鬼市中撞见墨双成,赤雪出言相邀,双成也同行了。”李不琢手指叩击桌面。

    鸦三通一怔,目露寒光:“双成也是你叫的?”

    李不琢呵呵一笑:“你这死鸟今天怎么了,莫非你跟双成认识?那正好,这女人模样不差,对我也有几分意思,临别时还给我塞了一张纸条,啧啧,说邀我三日后再聚,奇怪,纸条哪去了?”

    李不琢一摸腰囊,装模作样,眼睛一瞥——鸦三通小眼圆睁:“此话当真?”

    李不琢不搭理它,自顾自摸索了一阵,道:“怕是丢了。”

    然后才对鸦三通道:“那时我正要卖掉那件活榫,双成见到,便要了过去,后来她约我三日后见面,说要打听一个公输氏子弟的消息。”

    鸦三通明显一怔。

    李不琢道:“对了,就是多日不曾回县学上早课的公输百变,双成说什么……说什么公输百变苦恋她许久?她心中有愧,只想对公输百变说句抱歉。”

    鸦三通绿豆小眼中满是惊诧,浑身发抖:“一派胡言……一派胡言……”

    砰!

    李不琢一拍桌子!

    木屑乱飞,李不琢双手撑住桌面,身子前倾对鸦三通冷笑道:“一派胡言?嗯?墨双成亲口对我说是你自作多情!她现在就在巷口等你,只等你一盏茶时间,想必现在已经要走了。”

    鸦三通神色慌乱,振翅向窗外飞去,刚飞起两尺,就被李不琢劈手拿下。

    “给我放手!”鸦三通厉声喊道,目露凶光。

    李不琢冷冷看了鸦三通一眼,把它装在麻袋里,提着就大步出门。

    “你干什么?!”

    “送你回公输氏。”

    “让我先见她一次!”鸦三通,或者说公输百变已经无暇思考李不琢是如何识破了他的身份。

    “见个屁,我今天不曾见过墨双成,她也没在巷口。”

    “鸦三通愕然一怔,立时冷静下来:“你诈我?”

    “你瞒我在先。”

    说话间已来到后院门口,李不琢看了看,三斤不在,大步走向正门,鸦三通在麻袋里出奇的老实。

    快到正门口,鸦三通忽然说:“等等。”

    李不琢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压着火气道:“嗯?”

    鸦三通道:“你既然猜出端倪,肯定是那件活榫被发现了吧,眼下你已暴露,公输家的人多半已在来的路上了。”

    李不琢道:“赶在那之前我便把你交出去。”

    鸦三通叹息道:“你已经诈出我身份了,就应该知道我没有对你不利的心思,之前我若想走,早就走了,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留在这里吗?”

    李不琢脸色阴晴不定,扭头看向正屋,悄无声息带鸦三通回到了后院。

    刚进卧房就关上门,把鸦三通往桌上一扔:“你是公输氏子弟,怎么变成了傀儡。”

    鸦三通犹豫了一下:“你可听说过公输八臂?”

    “新封府第二宗匠。”

    “那正是家父。”

    “……”

    “他十四岁成为巧匠,十七岁成师匠,二十五岁便成宗匠,乃公输氏新封府一支五十年来最惊才绝艳地人物,我自小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有乃父之风’……”

    “半月前,我想一举造出‘灵傀’,晋级宗匠之位,功败垂成,便使出‘寄灵’禁术,将胎光、爽灵、幽精三魂、伏矢一魄导入傀儡机枢之中,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清醒之后我心若死灰,离开家中,不小心昏厥过去,结果被人拾走,本想装死借机脱身,却被你用两枚金銖买下了。如今回想起来,以前我是入了魔障。”鸦三通叹息。

    李不琢面色不善:“你要回去随时能走,为何故意设计我,暴露线索让公输氏主动找上来?”

    鸦三通犹豫片刻,说道:“我要带走三斤。”

    啪!

    突如其来的穿堂风吹开房门,气氛一寒,鸦三通心下微沉。

    那柄名为斩浊地精钢剑被李不琢握在手中,他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鸦三通道:“除非这柄剑是上好花纹钢打造,才能伤我,可惜不是。”

    “你可以试试。”李不琢按着剑鞘挺腰站起,“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被我砍成两半,或者收回你刚才的话。”

    鸦三通苦笑道:“你何必固执,我要带走三斤也不是害她,机关术天赋优秀者不少,只是我分外喜欢这小丫头,她跟着你,又能学到些什么?”

    李不琢冷笑:“若你提早和我商量,我巴不得三斤能跟你去公输家学偃师机关,如今却是你使手段在先,她若不愿跟你走呢?”

    鸦三通道:“她不傻就知道该跟我走。”

    “我不跟你走!”

    小丫头不知何时已站在门边,一阵风似的小跑过来抱住李不琢的腰,望向鸦三通地眼神带着三分畏惧,眼泪吧嗒落了下来。

    鸦三通铜喙一张,爪子动了动,有些无措。

    李不琢冷冷看着鸦三通,半晌,鸦三通低低说了一声“保重”,振翅飞出屋子。

    这回李不琢没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