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二十五:圣院醮仪
    秋风起,白露降,寒蝉鸣。

    二十日过去,中秋临近,离县试就只剩十天。

    县学泉心堂后方圣院之中,七位天宫圣人泥像环列圣堂内部,沈默言麻衣如雪,用杨柳枝蘸水洒在青石地上,正在进行“濯涤”,这是每年县试前祷祝的醮仪。

    圣院里,县学五十学生各成阵营,李不琢站在近门处,趁沈老教授斋醮,圣堂里全体静默的功夫,打量着七天宫圣人泥像。

    最左侧,是狱天宫圣人泥像,狱天宫主浮黎之中刑狱律法,供奉的是法家圣人。

    再往右依次是主刀兵军械的赤天宫兵家圣人泥像;

    主营造工程的微天宫墨家圣人泥像;

    主赋税屯田的宝天宫道家圣人泥像;

    主传承修行的洞天宫医家圣人泥像;

    主斋醮礼法的鼎天宫佛家圣人泥像;

    主灵官任免的司天宫纵横家圣人泥像。

    七天宫势力盘根错节,天宫初立之时,百家为争七天宫香火圣位曾相互征伐,到如今世俗中权势最盛的是主灵官吏事的司天宫,司天宫圣人就是当年合纵百家覆灭大夏的纵横家谋圣。

    李不琢所知不多,据说如今谋圣隐于幕后,纵横家转合纵为连横,挑拨削弱诸家,要再统天下——这也是从酒后的冯鹰口中听到的诛心之言,李不琢想想就罢,不会找人议论。

    环视四周,县学五十学生都在,仍不见公输百变。鸦三通已离开近月,公输百变仍未回县学,李不琢也未曾打听到半点消息。好在这些日子过去,三斤也终于放下,只是每天仍自己钻研机关术。

    “来请圣愿。”

    清越的声音传来,沈默言完成醮仪,接下来,众学生对七天宫圣人像顶礼膜拜。

    幽州在希夷山脚,七重天宫统治辐射的中心之处,庶民自生下来听着的便是医家圣人悬壶济世,佛家圣人以身饲鹰度化亡灵,道家圣人举霞白日飞升,纵横家圣人口若悬河一言止杀之事,包括燕赤雪在内,众学生对七圣人泥像顶礼膜拜,并无异心。

    李不琢感受着那七座泥像高高在上从四周俯瞰而来的目光却有些不自在,边荒蛮夷之地,教化不明,于是李不琢才来幽州搏个前途,也正因如此,心中并未建立起对圣人的信仰。

    不过,当众人匍匐顶礼膜拜时,李不琢也随之一同匍匐下去,动作一丝不苟。

    众人闭目祝祷,李不琢便琢磨着几天后的县试,二十天过去,对小道藏的理解基本已炉火纯青,便读了些《渊海子平》、《梅花易数》等命理术数杂学,暂还没功夫钻研星相。

    杂学用处极大,但难入门,亦难精通,梦中读书太过耗神,眼下也只是粗通了梅花易数。

    这二十天中最大收获便是读了那一套历年县试魁首文集,发现除去几篇实在惊才绝艳技压群雄的佳作,其余都是迎合了主考官的心思,于是被判为第一。

    县试考试时,本县灵官与县丞监察考场,而批卷、定名次的主考官是七天宫来使,虽然另外还有一位主监,有权将主考官没看上眼的优秀题卷提录重审,但这种情况极少出现,基本上由主考官定夺考生生死。

    譬如去年,永安县魁首余渭的那篇灵感普化论,与当时最有希望夺得魁首的曾秀的文章相差无几,甚至逊色一筹,但曾秀的文章里用了诸多儒学典故,而当时的判卷主考官与道家归真派渊源颇深,于是便被判了个第六名。

    前天李不琢从沈老教授口中得知,今年来永安县的主考官是纵横家大学士姜太川,便在县学藏书阁找到了姜太川的文集,已反复背诵许多遍。

    历年科举,诸家考生考题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都围绕炼气开展,主考官往往对诸家学问均有涉猎,先看考生文章对炼气术的阐述,便能看出考生潜力,依此大致定等,接着再通过文采等细致方面定夺前十。

    诸家考题虽然不同,但历年科举少有争议,身为主考官者极重清名,虽然在定魁首时会更看重与理念相合的文章,但不会有太大偏颇。

    离县学还有十日,这些日子,李不琢打算梦中把纵横家的《本经阴符》与《异国策》通读一遍,不需钻研太深,能在写文章时征引些典故便好,迎合了姜太川,争魁首的希望就更大一分。

    “祝圣辞!”

    沈默言一声清喝,众人起身。

    李不琢随众人念罢祝圣辞,县试前的见圣礼便算完成。

    出圣堂时李不琢见燕赤雪神情有些低落焦虑,过去问道:“怎么了?”

    燕赤雪一抿嘴,笑了笑道:“还有十日县试,难免担心考不过,你怎么看起来半点都不担心,还整天看些杂学,兼顾得过来吗?”

    李不琢点点头:“沈教授找我说过这事了,怕我贪多嚼不烂。”

    “你呢?”

    李不琢呵呵笑道:“我说兼顾得过来你会信吗。”

    “李兄,今日有场盂兰法会,可愿与我们一同前往?”

    一伙人远远走来招呼李不琢,都穿着县学的生员长衫,当先者身材清瘦,叫余千德,他身边的韦心水、高盘、师温瑜等六人,都是寒门子弟。

    如今佛家执掌主斋醮礼事的鼎天宫,七月十五浮黎鬼节过后的一个月内,所有法会按律都要冠以“盂兰”二字,法会上要谈玄论道还是念经礼佛,各有自由。

    纵使余千德几人不邀请,今日的盂兰法会李不琢也是要去的。

    县试前的最后一场法会,永安县学里所有学生都会到场,这是结交人脉的最好时机。

    这几人是寒门子弟,自知势薄,是县学里最团结的一伙人。

    原本李不琢会与白游等人一道前去,眼下却是一口答应下来:“能与诸位同行,在下求之不得。”

    李不琢虽与白游熟稔,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那伙豪掷千金的公子哥相处,李不琢一毛不拔总会产生嫌隙,若与余千德等寒门子弟同行便和谐许多,也不会显得李不琢孤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