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七十二:酒珠
    酒坊外一片死寂,片刻后才喧闹起来。

    李不琢上前几步,拔出惊蝉剑,插回鞘中。

    拾起那珠子一闻,醉人酒香冲入鼻腔,扩散至全身毛孔,烘一下,浑身冒出细汗。

    一时间,像是吃了一顿饱饭,精气神一下抖擞起来。

    姚堪捂着腰部伤处,直留冷汗,倒也不喊痛,只是咬牙嘶嘶倒吸凉气。

    周围村民齐齐崇拜般望着李不琢,方才这位大人施展术法,只一照面,就把那妖物杀死,比姚家少爷还厉害数倍,毕竟姚堪方才可是险些着了道了。

    姚堪缓过劲来,也不由有些羞愤,知道方才是自不量力,还被李不琢给救了。

    “带姚公子去治伤。”李不琢朝人群外喊了一声。

    “哎。”三斤连忙走到姚堪边上,对他揶揄笑了笑,“这位公子,这边请。”

    对于想贪墨酒庄利润的姚氏,小丫头没多少好感,见姚堪出了丑,颇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也没太表露出来。

    “不必。”姚堪面色铁青,转身就走,带到酒庄来的亲随也连忙跟上。

    走出两步,姚堪又停步回身,僵硬道“方才多谢了。”

    李不琢点点头,心道若真要谢,还是得看算账的时候,姚氏肯让出多少利润,不然都是口头上的。

    起身朝正院走去,人群自发让开,喝彩赞扬声不绝于耳。

    那边姚仲豫跟在姚堪身后,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微动,这位酒庄的新主子,比起骨子里总有些倨傲的姚堪来说,倒是得民心许多。

    或许换个主子,也不是件坏事。

    那日听了李不琢的一番话,姚仲豫也深思熟虑过,知道李不琢所言非虚。

    他已经五十多岁,留在这酒庄子里,才能继续发挥人生价值。

    而且经营此处酒庄十余年,不论别的,已经有了感情,若要离开,心里是一万个舍不得。

    不过,效力姚氏二十余年,故意让李不琢看到私账,姚仲豫已做到极限了,毕竟姚氏待他也不薄。

    那边江大河已对着左近村民吹开了,说自己夜宿酒坊遇着过这妖怪,只是一瞪眼,便将之吓退,又谦虚道“妖鬼这些东西嘛,其实你越怕它,它便厉害,你若胆气壮些,还算个屁!”

    李不琢也由他们去说,待之后消息传开,酒瓮子村的居民,应该就会陆续回来。

    这酒妖虽然和那传闻中的妖患并无关系,但久住山中的村民,要想搬出去又谈何容易,要不是此前人心惶惶,怕性命受到牵连,谁肯离家远去,那些在外的人,只怕多半都是寄宿熟人家中,甚至没落脚之地的。

    姚堪带着亲随到东院客房去处理伤口了,李不琢不紧不慢,回到卧房,取下平时常用的羊皮水囊,灌了半囊烧滚过的凉水。

    把那青湛湛的珠子丛囊嘴塞进去,提起水囊晃了晃,咕咚作响。

    随后便拔开囊塞,还没凑近鼻子,一股浓烈酒香就猛地冲了出来,甚至带着肉眼可见的淡淡水汽。

    “好烈。”

    李不琢还没尝,只闻过一鼻子,脸颊就泛起两团酡红。

    一琢磨,之后还有正事,便想放下酒囊,却忍不住提起水囊,尝了一嘴。

    酒液入喉,一股热气猛冲天灵盖,又顺着食道,倒灌下去,冲入腹部,轰然炸开!

    只一口,李不琢眼神就一花,脑子发昏,整个人飘飘欲仙,连忙把囊嘴塞住。

    踉跄寻到桌子坐了半晌,这酒劲儿来得快,去的也快。

    酒劲一过去,李不琢眼神清明,浑身精神抖擞。

    “画符耗去的精气,这一口酒竟然就完全补充了,这玩意比小精元丹还好用,可遇不可求啊。”

    把水囊挂在腰上,李不琢走到书房,在书柜里翻出一本两指厚的账册,随意翻了几页。

    这本私账,是姚仲豫送来的,看来是个识时务的性子。

    是时候跟姚氏算钱了。

    李不琢转身就走出书房,去东院客房里寻姚堪。

    ……………………

    客房中,姚堪任亲随给腰上伤口敷药。

    伤口不深,只是那妖怪爪子像是不干净,一股麻痒蔓延入体,十分挠心。

    只好调运内炁压制着,待离开这偏僻村庄,回到河东县再处理。

    这时候,门被推开。

    “可好些了?”李不琢走近,腰上水囊晃晃荡荡的。

    姚仲豫自看了李不琢一眼,自觉退出屋子。

    姚堪使了个眼色,亲随也离去,屋子里就剩李不琢和姚堪二人。

    “妖物身上爪牙都不干净,你收了它一爪子,想必不太好受,喝一口这个,或许能解。”李不琢递上水囊。

    姚堪狐疑打量水囊一眼,拔开囊塞,惊呼道“好酒!”

    拿过边上茶碗,倒了半杯,姚堪抿了一口,几滴酒液入口,就轰然炸开,入喉酒线极长,圆润而无刺感,味道醇厚。

    过了一阵,酒气直冲丹田,又缓缓回勾,整个腹部如同变成了一座小火炉。

    “好,好,好,大气、绵长、圆润、醇厚、余味无穷!”姚堪一咂嘴,忍不住好奇道“哪来的这酒?”

    “水兑的。”李不琢笑了笑。

    “怎么没半点水味?一壶酒中,只要掺入小半盅水,我都喝得出来,怎么可能是水掺的?”姚堪狐疑道,接着便想起那妖怪死后留下的那珠子,恍然道“原来是酒妖内丹泡的,这就难怪,我在书上看见过,酒中成精的妖怪,内丹拿清水一泡,就是有法都酿不出的极品好酒。”

    不由自主就想到腰上伤口,姚堪发现,那麻痒完全消失,连痛感都弱了许多。

    沉吟了半晌,姚堪终于叹道“多谢了。”

    这声谢,真是万分不情愿,不为别的,就因为打算要跟李不琢洽谈酒庄交接之事时,姚堪就没打算跟李不琢能融洽相处,那样,坑了李不琢也心安理得。

    眼下却是先欠了李不琢人情,加上刚才在酒坊中杀妖时,他还算被李不琢救了一次。

    那私账被李不琢瞧见了,利润还没算清呢,就欠下两个人情,这账还怎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