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魁 > 一百一十八:木帝句芒
    “山神显灵了!”

    众村民喧哗不止,江石最先朝那片山林拜下去:“山神有灵,佑我村中风调雨顺,酒瓮子村定当世代供奉尊神。”

    李不琢目光越过死谷,望向南边那片葱郁翠绿的山林,心中惊讶,出声的山精自称句芒,与远古司春之天神句芒同名。

    远古乃是诸神的时代,三千年前诸神传说仍层出不穷,之后才是人族大兴,诸圣传播教化。

    若它只是因山名而自取的称呼也罢,若不是,那来头就大了。

    李不琢绕过死谷,朝那片山林走去。

    他不怕山精作祟,虽然鬼狐志异中山精野怪时常害人,但导致这种认知偏差的,是因为大多数不害人的山精野怪不会随意让人见到。

    其实它们大多本体弱小,擅长的是迷惑人心的术法,这句芒主动现身,就已是表露善意。

    若是远古天神句芒本尊,则更无须以小人之心揣摩了。

    众村民心怀敬畏,本不敢乱动,见李不琢动身,才壮起胆子跟过去看热闹。

    来到山林中,众人四处张望,那振翅声又从高处的山腰上传来。

    “过来此处。”那空灵声音说。

    众人又继续上山,到半山腰,那声音又从更高处传来。

    如此反复几回,有村民不愿再上山,便返回龙骨水车处。

    李不琢一路接近山顶,山中积雪变厚,村民只剩稀稀拉拉几个,这时候拐过一道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只见数块奇石兀立簇拥着一口半冻的清冽寒泉。

    “此泉生在地脉汇聚处,阁下可自行取用。”

    句芒的声音这时从四周响起,回荡在山壁间。

    李不琢上前蹲身捧起一掬泉水,冰寒刺骨,但异常清冽,倒映冬日,在掌中泛着粼粼波光。

    一尝,十分清甜,咽下后神清气爽,齿颊仍有余甘,便回头看向江大河:“江大河,你来试试。”

    江大河闻言,也尝了尝泉水,大喜道:“太好了,这口寒泉日后就是酒坊的命脉!”

    “哦?”

    “有一事忘了告诉大人,庄里酿的酒虽取了秋露白这雅名,却跟那采秋露而酿的酒沾不上干系。水就是酒的血,往年用的水,却都是从井里打的,无甚殊异之处,而这口寒泉的水质,我江大河是平生仅见,有这等好水,酿出的酒若就算放到新封府最贵的酒楼,都是要一抢而空的。”

    江大河兴奋难抑。

    “大人修建水渠造福乡里,不忘祭祀山中神灵,大人真是福报深厚,惠及数百村民呐。”姚仲豫适时奉承着。

    李不琢心中一动,看向山上,朗声说:“多谢尊神所赠。”

    “来此处。”句芒的声音又从高处的山巅传来,这回多带上了一句,“你独自过来。”

    “修建神祠和引水之事,我回来再详细安排。”李不琢吩咐了姚仲豫和江石,便向山巅迈去。

    山巅无路,李不琢接近时,跃过两丈宽岌岌可危的岩缝,又攀上笔直如削、挂着手臂粗明晃晃冰棱子的峭壁,才看见一个岩洞。

    岩洞边上,几株枯树黝黑的枝桠张扬向天,冻得比石头还硬,树干下盘着两条白森森的大蟒骨架,细看却不是大蟒,头上有角。

    岩洞上隐约残留着彩漆剥落的壁画痕迹,从外面看着整洞不大,但入口黑幽幽的,不知里面藏着什么。

    “尊神赠我寒泉,是知道山下村庄正在酿酒?”李不琢站在洞口问道。

    “我虽沉湎混沌,但仍是一方神灵,此山方圆十五里之事都能知晓。”声音从洞中传出。

    李不琢一步跨入洞中,视野先是一黑,瞬息适应后,便见到阴暗之中,一具丈许高的枯黄骨架,屹立在岩洞深处,有着人的头颅,胸前龙骨突却后接两张大翼,双爪如铁一般,扣在一颗巨石上。

    木帝句芒!

    见此形象,李不琢便无需再分辨,只不过他没料到句芒如今只剩一具骨架。

    “尊神为何沉湎混沌之中?”

    “灵形之劫……”句芒的声音幽幽回荡在岩洞中,“数千年前,多久来着?我已忘了。有天人降世,我于大战中陨落。只不过我乃神灵,只需被众生念头记住就不会消失,纵使肉身消亡,也保存下了真灵。只是数千年岁月未受香火供奉,世人开始淡忘我等神灵,我便灵形不稳,堕入混沌,险些消亡。”

    随着声音渐渐从空灵变得清晰,那具丈高的人面鸟身骨架下,一团青蒙蒙的光氤氲成人形,乃是一星眸少年模样,长发柔顺流淌披洒在背后双翼间,身着黼绣,盘膝而坐,双手托着一具高冠。

    “今日多亏阁下香火供奉,才让我从混沌中拔身,重聚灵形,只是灵形尚不稳定……”

    说着青光一散,句芒的声音又幽幽回荡在岩洞中。

    “待客若不现身,未免太过失礼,只是我还无法支撑太久。”

    “如何助你稳固灵形?”李不琢问。

    “春秋二季祭祀,每日香火不断即可。”句芒道。

    “纵使我不在此处,也会安排村民定时祭祀,你大可以放心。”李不琢道。

    “多谢了,作为回报,我会护佑山下谷物生长,不过,我换你上山,并非只为香火一事。”

    “尊神请说?”

    “唤我句芒便好。”洞中句芒空灵的声音呵呵一笑,“偶尔山中有几个成精的兽类,灵智却都不高,也都没活多久,数千年岁月,我大部分时间都很孤独无聊,还好有过几个寻道的炼气士在此修行,让我能有些乐趣,但最迟的那个,也是百年前的事了。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你,你可否与他们一般……”

    “这段时日我在山脚居住,闲暇便来陪你打发无聊,只是我经历的趣事颇少。”李不琢心领神会,微微一笑,木帝句芒不似神话中那般威严,却是有颗赤子之心。

    “无妨,无妨,你能过来跟我说说当今之世便好。”句芒叹息一声,“可惜今日我灵形初聚,只说这么一会话,就又有溃散之兆,下次你过来时,别忘为我带些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