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黑夜禁书目录 > 40,谜中谜
    虽然纸符防御能力极佳,苏烈言语上极为推崇,但针对“武器”是用来进攻的胡刀却拍上了台面一脸不悦道:“想要击败亚丽斯天空龙,凭借着纸符的防御能力根本就是以卵击石罢了,要了作用不大,不要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听得胡刀刁钻的言语表达,苏烈义愤填膺道:“小子,想要击败亚丽斯天空龙可不是光靠着攻击就能够获胜的,我知道最近精灵一族招兵买马想要你们共同对抗天空龙,但像精灵一族这种拥有魔法攻击性极强的种族都要被击退好几回,你说光要有一把好的武器行不?!”

    胡刀嘚瑟一笑道:“你以为我就真的是普通人类吗?哼,我想这两名大叔阿姨应该都心知肚明才对。我不是普通人类,我是召唤师,和他们一样。”

    吉尔和周小芙早已经预料到在上擂台场上就会被同行识破体内潜藏起来的气息,只不过胡刀尽管已经探测出来他们两人是召唤师,但隐藏起来的部分却足以混淆胡刀对他们两人的认知。

    周小芙右手顶到脑门上敲了敲道:“想不到我们两人就这么被识破了,哎呀呀,真头痛。”

    吉尔将烟蒂悬放地面,使脚拧了拧道:“按照召唤原则,拥有较为强大力量或者等级的召唤师是能够感知到对方实力水平的。”

    还不知道有这种规则的叶神月惊愕一声,好像再说这种事情你们都不说,那我这种连探测不出来都不就是个不入流的菜鸟了吗?

    而在实力层面上已经胸有成竹的胡刀缅怀一笑,轻轻梳理那硬朗的红色长发,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摆了摆手道:“算你们两个还挺识相,我劝你们最好还是听我的,买一手好武器,武器长度距离越长的越好,亚丽斯天空龙可是出了名的喜欢战弱者,你们两人虽然各种能力不及于我,但起码还有保住性命的本事,至于天空龙,交给我就行了,事成以后,就算你们不是主要战胜天空龙,也有相对应的报酬。”

    周小芙转身挥了挥手玩笑道:“那就拜托你了,小朋友。”

    对任何事情都认真对待的胡刀眉头一皱,不悦道:“我叫胡刀,阿姨!”

    胡刀因未曾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武器后一人离开,走时还不忘再次宣誓自己霸道的原则——“只有攻击性武器才能伤害到天空龙。”

    温香四溢的香茶摆放在台面前,那只被苏烈极其宠爱的黑猫因过于无聊从柜台顶端越下来,四肢轻巧地漫步在木质地面,当看到三对袜色不同的腿时,它毅然决然选择那双红色袜子去蹭。

    “哟,这只猫还挺喜欢黏人。”周小芙望着那只体态慵懒的黑猫如同献媚般蹭着她的右脚裸,喜出望外般将其揽在怀里。

    被胡刀只言片语渲染后的苏烈大眼瞪着小眼,思索着是否拥有攻击性强劲的武器就一定比防守型武器要强时,叶神月突然惊愕一声道:“诶诶欸,这纸符怎么缠着我不放开!?”

    苏烈转眼一瞧,果真是那纸符化作一团绳索牢牢缠绕住叶神月的手臂,一旁刚准备续烟的吉尔看到后想要帮叶神月拉扯,苏烈却双手摁在台面上大喜道:“不,少爷,请不要阻止它。”

    吉尔惊愕一声后松开了双手:“它?”

    苏烈肯定坚决的点头道:“纸符之所以攻击力不强,是因为它们的融合材料是精灵一族创造精灵剑器后残留下来的各种晶体融合物来二次熔炼成型的。也就是说,现在这小子被拥有灵气的纸符选召中了!”

    叶神月被这么一说显得有些慌忙失措道:“我被它选中了?!那岂不是能够很好上利用它?”

    苏烈道:“对,武器选召了你,你就能够很好利用它,你和它能够在这次剿龙行动中起到关键作用!”

    叶神月听得苏烈的话后那一脑子里的筹措瞬间溃散一空,眼前上纸符就像是拯救他自己说宝贝,他欣然一笑道:“这把武器,我要了!”

    吉尔似乎看出了这柄武器给叶神月所带来的自信远远胜过于对武器的使用性,但这无中生有的事情并不坏,至少知道一件事情,饱满的自信远远比一把冷血的武器更具有杀伤能力。

    吉尔点燃了香烟后轻吸一口后问道:“价格多少?”

    苏烈缅怀一笑后摇了摇头道:“一只亚丽斯天空龙就足够了。”

    吉尔苦笑道:“你可真是有够贪的,不过,成交!”

    苏烈紧握住吉尔的手掌,两人相视一笑,仿佛曾经所有的经历都回归到脑海里头,但是如今这个世道,已经回不到从前,唯有冲破二十六禁区,让人类世界不再混乱那一天两人才有机会好好一聚。

    走廊灯随着叶神月三人出去后一盏盏的消失,唯独只有那两株装饰花卉在黑暗中挺立。

    温馨的房间内,朝着北面一扇棕榈色门微微开出了一条缝隙,一道清脆如莺黎的声响传出:“人都走了吗?”

    安然坐在小桌台旁,铺垫着软垫的苏烈带上了黑色边框是眼镜,拿出了一本黑色相册观摩道:“嗯,都走了。”

    棕榈门随着推力被完全推开,里头走出一名红发女人,她那傲骨的双峰被吊带衫封锁了却还摇摇欲坠,身材高挑以至于步伐极为舒展,她的背影极为熟悉,直到她坐到了苏烈面前,扬起了小嘴才辨认出她就是今天在擂台场上打败夸父的郭蓉,她一手撑着下颌,无聊至极的喊了一声道:“爸,你在看什么?”

    苏烈顶了顶眼镜边框道:“哦,我看看以前的老照片。你呢?出门还带伞,你这小女孩玩花样一向都奇奇怪怪,你那个什么组织交代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吗?”

    郭蓉双手举高后展开,活炼了下筋骨后道:“嗯,大致都已经完成了,一把伞就够了。”

    苏烈卑微的叹了口气道:“没想到连严防死守程度最高的精灵一族都没办法阻止他们,看来z区真的要不太平了。”

    从小就对苏烈持有反抗意识的郭蓉撅起小嘴不服气道:“爸,不许你这么说,我们组织已经在深入调查那个组织的团队人物,相信这次斩杀亚丽斯天空龙的时候,会把那个家伙给揪住!”

    苏烈一手突然窜出,直接在郭蓉的脑袋上轻轻抚摸,那张皱纹百露的脸上突然露出轻浅的笑容:“蓉蓉,你要记住,你绝对不能冒险犯怵,绝对不能做出任何牺牲。”

    被摸着脑袋后绝对会变成乖乖女的郭蓉眼睛不停闪烁眨动,不明白苏烈心思的她嘀嘀咕咕的问道:“爸...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的笑有点恶心了呢。”

    面对郭蓉不讨好的话,苏烈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他呵呵笑出了声,但嘴里却发出极其细小的声音道:“爸,寂寞了,想多看看你,自从这场雪灾以后,我们悉心照料起来的饮食店已经垮了,但这并不会让我有多大的难过。”

    面对苏烈郭蓉失去了平日里的成熟,一脸娇面孩儿相貌的问道:“店没了你都不难过吗?”

    已经对理想弱化而对情意靠拢的苏烈点点头,缓缓收回那只粗糙的手道:“现在我知道,有你在,那店没了,我一点都不会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