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玉帝让我来找茬 > 第0047章、妹子睡错床
    徐枫诚心诚意要求它们动手,鬼差与群鬼们欣喜若狂,揍钦差大人本就是一件让它们喜闻乐见的事情。

    鬼差一马当先,挥舞着狼牙棒朝徐枫的脑袋就招呼过去。

    袁道子紧张万分道:“祖师叔,快躲!”

    徐枫摆了摆手道:“无妨,就让我先试试看它们的斤两吧。”

    徐枫默念清心诀,催动丹田的金龙,释放出洪荒之力,整个人为之一震,释放出强烈的战意。

    手中的天雷桃木剑似乎也感受到主人强烈的战意,也兴奋的抖动着,发出龙泉般的鸣动声。

    抬眼一看,鬼差与群鬼们的动作突然变得很慢,连公园里那些老头老太太打太极拳都比它们快。

    徐枫暗自窃喜,这就是洪荒之力带来的效用吗?

    再试试看,加持了洪荒之力的天雷桃木剑会有多强大的威力。

    右手轻抬,对着鬼差挥出一剑,看似轻描淡写的动作,威力却大的惊人。

    鬼差只觉得脑门上一道冷风掠过,手上突然一轻,狼牙棒已经被削成了两半。

    “这么厉害?”鬼差菊花一紧,俨然是被吓得不轻。

    徐枫又挥一剑,剑气携裹天雷之力,正中鬼差胸口,鬼差如遭雷击,胸口焦黑一片,鬼体倒飞数十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进入昏迷状态,三魂七魄已被伤得不轻。

    “斯,斯!”

    厉鬼恶鬼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钦差大人原来这般厉害!

    在群鬼们的眼里,那鬼差的本领已经吊炸天了,没想到却被徐枫一招秒杀。

    这钦差本领通天啊。

    面对强者,就该给予应有的尊敬,所有的抵抗都是自寻死路。

    厉鬼与恶鬼们很没骨气的选择了投降,动作整齐划一的举手道:“钦差大人饶命,我们认输!”

    “认输?”徐枫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这些厉鬼与恶鬼也太没骨气了,他这刚开始热身,还没大展拳脚,就结束了。

    袁道子骂骂咧咧道:“一群没骨气的家伙,这就投降了?我都替鬼感到丢脸。”

    厉鬼与恶鬼们低眉臊眼,不卑不亢,老实得像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绵羊。

    徐枫持剑命令道:“所有恶鬼与厉鬼听令,老老实实交代阴差的恶行,交待完毕后签字画押,如不配合,本钦差让你尝尝天雷桃木剑的威力。”

    群鬼们伏地瑟瑟发抖道:“钦差大人饶命,揭露阴差老爷的罪行,那是将咱们往刀口上送啊,阴差老爷要是知道咱们告密,咱们鬼命不保。”

    袁道子威胁道:“怎么?钦差大人的话不好使了?你们怕阴差,就不怕钦差大人了?”

    群鬼们没有正面回答,拼命的摇头道:“钦差大人饶命啊,别为难我们。”

    徐枫摆手道:“你们别怕,我奉玉帝之命调查三界六道的不法分子,阴差罪恶滔天,必死无疑,你们大胆揭露,事后我会酌情减轻你们的从犯之罪,若是知情不报,定斩不饶。”

    群鬼们都在犹豫,但是多年来受迫于阴差的淫威,对阴差心狠手辣的手段历历在目,心里恐惧万分,不敢轻易反水。

    徐枫抬手示意袁道子先抓两只鸡出来杀一杀,只要有几个鬼开了口,剩下的厉鬼与恶鬼肯定会跟风的。

    袁道子手持黄符与桃木剑,挑了两个恶鬼就开揍。

    “说不说?再不说,贫道就用道家三味真火灼烧你们的三魂七魄,要是不想烟消云散,就速速交代吧。”

    被黄符所伤的两个恶鬼叫苦连天,碍于袁道子的淫/威,只得答应道:“道长手下留情,我们说,我们说。”

    有了榜样和血淋淋的教训,剩下的恶鬼与厉鬼们争先恐后的交待事情。

    看着一条条关于阴差的罪证跃然于纸上,徐枫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将烂尾楼内群鬼们的供词收好后,徐枫与袁道子又转战下一个阴晦之地,直到将所有的鬼差都一网打尽。

    当天色放亮,东边的天空出现了曙光,徐枫与袁道子方才打道回府。

    一整晚的收获是很喜人了,鬼差与厉鬼、恶鬼们的证词足以做实阴差的罪恶行径,等待阴差的是天理天法。

    回到徐枫的小屋后,袁道子兴奋道:“祖师叔,罪证已齐,可以收拾那个阴差了。”

    河神爷提醒道:“既有罪证,那就直接禀报给玉帝,看看玉帝是如何安排的。”

    土地公附喝道:“河神爷说得对,既是奉旨找茬,那跟玉帝汇报一下也是应该的。”

    徐枫也认可河神爷与土地公的说法,点头道:“说得有理,那我还是禀报给玉帝吧,看看他怎么说。”

    徐枫转身就回屋,河神爷想要提醒他赵仙儿可还在屋内,但土地公有意的制止了一下,河神爷慢了半拍,只能目送徐枫进了房间。

    河神爷连忙问道:“土地爷,您这是何意?为何不认为提醒徐公子,仙儿姑娘可还在他屋内睡着呢。”

    土地爷笑得很贼:“河神爷,你没发现仙儿姑娘和徐公子很般配吗?”

    “啥?”河神爷愣了一会,随后才意识到土地公此举是要撮合徐枫与赵仙儿。

    仔细一想,徐枫与赵仙儿好像是挺般配的,只是这赵仙儿太单纯压根不明白男女之情是怎么回事,这徐枫在感情方面也迟钝,要是让这两人自然发展,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结为一对,倒不如帮他们一把。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容易就擦枪走火。

    河神爷一脸了然道:“还是土地爷想得透彻,此举甚好,甚好!”

    徐枫不知被坑,兴高采烈的进了屋,刚准备默念玉帝老儿那拗口的名号,突然床上传来一阵响动。

    徐枫刚扭头准备查看一二,一双玉臂便缠了过来,连拉带拽的将徐枫给拖到了床上。

    “我去,什么情况?”独特的处子幽香不断的钻入徐枫的鼻息间,一具柔软富有热度的酮体缠身而来,与徐枫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抱抱,我要抱抱!”赵仙儿闭着眼嘟囔着樱桃小嘴,清纯可爱的睡样,让徐枫心头一热。

    这丫头怎么睡到自己的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