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今昔古昔 > 026 误撞父母辛酸言
    两天的相亲,让沈昔古感慨颇多,最大的感慨莫过于:这个时代的女孩子果真多是如同白纸一般,让你看不到半点的污黑。

    无论是沈秀娟也好,还是沈佩佩也罢,都是不错的女孩子,只是沈昔古虽然如此认为,却是最客观的评价而已,他本人还是那句话,并没有动什么心思。

    离老沈家的饭点儿还有小半个时辰的时候,习惯走快路的沈昔古已经到了家的石墙院落外。

    院墙是没有大门的,乡下人都是如此,晒在院子里的东西,例如蔬菜、种子、粮食之类,也极少有人惦记,都是邻里邻居,谁也不会起歪心思。

    更何况家家还养着看家护院的大狗,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天气酷热,老沈家的小院里也没啥阴凉,所以还看不到一个人影,大黄警惕地从稍微阴凉的稻草铺垫,此刻已经撤的只剩下青石板的狗窝里探出头来,见是沈昔古,懒洋洋地摇了摇尾巴,又眯起了眼睛趴着,没有发出半点响动。

    院落里的木门是虚掩着的,沈昔古的步子轻盈,不过也不是他本意轻盈,而是鞋子太小,脚掌贴不到地面,只有两个接触点,自然是悄无声息的了。

    待到了虚掩着的木门前,沈昔古正要推门而入,却忽然听见里面传来声音,似乎还有争执。

    几个知了爬在老沈家院落里唯一的一棵洋槐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叫着,大黄低伏在不再冰凉的青石板上伸出舌头喘着粗气。

    除了虚掩着的木门里的声音,小院里静悄悄的,安静极了。

    沈昔古暂时打消了推门而入的打算,他觉得这是不礼貌的,所以只是悄无声息地站着。

    里面的声音不可避免的传出,争执的两道声音沈昔古很是熟悉,一个沙哑低沉,一个慈爱温和又较为尖锐,正是沈昔古的爸爸沈山和妈妈韩彩儿。

    ……虚掩的门内,没有空调也没有吊扇。

    韩彩儿正拿着一个芭蕉叶做的蒲扇,不断地给自己扇风吹凉,旁边有凳子,她却没有去坐。

    她的对面,沈山的黝黑大脸板着,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可是从他的神色可以猜出,他对方才的争执没有半分的让步。

    沈山今天务农之后回来了个大早,随即很高兴地发现自己去相亲的儿子还没有回来,于是浮想联翩起来,不由得对着自己媳妇儿吹牛起来:“这次是成了,一准儿成了,佩佩那丫头老婆子你也见过,真是个好姑娘。”

    韩彩儿也是大为赞同,“是个好姑娘。”

    只是话锋一转,韩彩儿忽然道:“大山,你真的准备给古儿娶媳妇儿么?”

    沈山似乎怔了下,道:“老大不小了。”

    “可是咱家有钱吗?给古儿娶媳妇儿不是小事儿,花费可不会少了。”

    “那也不能耽搁老大的婚事儿,他可是我老沈家的独苗,传宗接代还全指望他呢!”

    “接客摆酒席,请人做饭帮忙,购置结婚的家具彩礼,这哪样不花钱,里里外外下来,少说也要一百多块钱呢!”韩彩儿粗略估计了一番。

    “至少弄来三百块!”沈山咬咬牙道:“老大是咱家唯一的长子,又是第一个娶妻,这是大事儿,不能在场面上落了把柄让人嘲笑,既然娶婆娘,就不怕多花点儿钱。”

    韩彩儿吃了一惊:“咱家哪有那么多钱?”

    “这你不用管,我会去找人借的。”

    “他爹,要不暂时把古儿这婚事儿往后拖一拖吧!咱家四个孩子,你可不能太偏向了。这眼瞅着暑假过了,孩子们就又要去上学了,这学费也是个问题。”

    沈山的眉头皱的更深,道:“学费,我会想办法的。”

    韩彩儿忧心忡忡道:“还能有啥办法?该借的咱都借过了,眼看着这些个孩子越长越大,年龄还小,都得上学,哪样不花钱?”

    沈山不知何时将自己的烟枪掏了出来,蹲在地上,在烟锅里塞了点烟叶,划开一根火柴熟练地点燃,随着猛的一口吮吸,屋子里冒出一股浓烈呛人的白烟。

    咳咳咳——

    韩彩儿咳嗽了一阵,轻骂道:“你个老东西,一说事儿你就抽这东西,抽吧抽吧,迟早抽死你,呛死个人。”

    沈山也咳嗽了两声,低声道:“抽点儿,心里痛快些。”

    韩彩儿沉默了下去,也不咳嗽了,只是望着沈山等待他的下文,同时用蒲扇不断地将浓烟扇开。

    沈山抽了几口大烟,心里得劲儿了些,这才叹了口气道:“办法总会有的,照我看,女娃们上学也没啥子个用,倩儿也四年级了,再有一年就可以毕业了,好歹也是个小学毕业,算是识的两个字了。至于雪儿和玉儿,眼看着也将中学读完,照我看,也……也不必读了。”

    “大山,你真的要这么明显的偏向?”

    “能有啥法子?你也知道的,我老沈家几代的愿望,老大肯读书,这书是一定得读下去的,至于几个姑娘,俺这做爹的对不起她们,要怪就让她们怪我吧!”

    “唉,就没有别的法子?”

    韩彩儿道:“既然这样,古儿的婚事还是拖后些吧!这结婚不少花钱,咱们手里就算借来的一起,可是也没有几个钱。”

    “不行,老大的婚事也不能拖,这也是二爷交代的事情,你不能忘了吧?”

    “二爷……唉,我们再想想办法吧!这婚事,还是太早了些。”

    “我已经打算好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这争执和对话从中途的时候就被门外的沈昔古一字不差地听了去。

    沈昔古的心里说不出的一阵难受,他从所闻所见,早就对自己所在这老沈家的穷困有所无预料,只是还不想,已经到了这般困苦的地步。

    他的目光之中出现些复杂和思虑。

    汪汪汪——

    大黄忽然叫唤起来,沈英不知何时到了院子里,“书呆子哥,你啥时候回来的?”

    屋子里的沈山和韩彩儿一愣,待拉开了门,果然看到他们方才谈话的主要对象正站在虚掩着的门外。

    “古儿,你啥时候到的?站在外面做啥子,咋不进来?”

    韩彩儿和沈山对视了一眼,非常默契地结束了之前的话题,韩彩儿对着沈昔古开口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