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这就是等价交换 > 073章 开始吧
    平心而论,每一位大学校长都希望自己任职的学校能涌现出天才学生,这种天才越多越好。

    杜校长当然也是这种心态。

    此刻,曹正刚隆重推出大一天才夏路。

    其他的大一学生,连高数和大学物理都没学完。

    而夏路,他已经作为第一作者完成了一篇论文。

    这篇论文涉及的项目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

    以上介绍来自曹正刚。

    夏路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

    杜校长的好奇心被最大程度激发。

    “夏路,请开始你的报告。”杜校长选择静观其变。

    夏路早已做好准备,他自信的进行课题陈述:“这份报告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我们应用群论分析法求出了方程的生成元及其最优系统。

    “第二部分,我们对方程进行约化求解,给出了方程的精确解。”

    “第三部分,我们得到了方程的伴随方程及守恒律。”

    “第四部分,我们进行了综合性的整合,创造了一种区别于k直接法、巴克伦变换法、班勒维截尾展开法等常规方法的新方法。”

    “虽然我们在证明推导过程中使用的都是已存在的理论,但我们最终创造了一种理论上可行、自足自洽的新型nlpdes方法。我们课题组认为,综合性的运用也是一种创新。”

    “基于这种创新思想,我将按照上述四个部分,逐一向各位领导进行汇报……”

    “……所以,得到全导数算子后,我们继续做对称操作,利用李群分析得到了方程的所有向量场……”

    “对于特定环境,高阶非线性波方程的对称约化和精确解,是学术界公认的难题,也是我们这个课题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夏路口若悬河的进行课题陈述,他对这份以ppt形式呈现的论文极其熟悉,因为这份论文是他写的。

    这份ppt上几乎全是数学物理公式、方程和演算过程,偶尔出现几句文字。

    夏路以他的方式讲解ppt上的复杂算式,他对公式、方程和演算过程理解的很透彻,以他的口语化表达方式很好的诠释了这个深奥的学术课题。

    这就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了。

    如果是一份全是文字的ppt,那么换谁都可以做报告,照着ppt念就行了。

    夏路的报告表现充分说明,这份论文大概率就是他写的,至少他写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

    也有一种可能是,曹正刚或者余枫提前准备好稿子,让夏路强行记忆下来,在校长面前表演。

    杜校长听着听着陷入了沉思,他多么希望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就是夏路,实打实不掺水的第一作者。

    夏路继续他的汇报:“我们迎难而上,使用幂级数解法结合李群分析法攻克了这个难题………最终,我们得到了这种新型的nlpdes方法。我的汇报完毕,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安静。

    现场非常安静。

    杜校长及其他评审人虽然没说话,但他们的表情显示出,他们内心中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夏路说。

    “我先说吧。”杜校长率先开口,他说到:“如果你们创造的这个新型nlpdes方法,确实做到了理论上可行且自足自洽,那么你们这个课题组是国家的功臣。如果夏路同学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参与了这个课题,那就太让我惊喜了。”

    “就夏路同学的汇报而言,这个新型nlpdes方法给我的直观感受是,它比较靠谱。但是,我们学术委员会仍需要在会后对这份报告进行严密的计算分析验证,才能决定是否通过校内验收。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夏路同学,你回到ppt的第四部分……”

    “对,就是这里,夏路你设定方程的群不变解为w=f(ξ),那么问题来了,你并没做系数变换,而是运用这组李群公式的演算得到了结论。”

    “夏路你刚才一句话带过,而我对此处存疑,我需要一个完美的详细解释。”杜校长问到了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

    夏路笑了笑,回答到:“如果进行系数变换,那么当α=1,β=5,γ=5,δ=5时,该方程就变成了标准的sk方程。”

    “而当α=1,β=0,γ=0,δ=180时,该方程又将变成dg方程。若取α=1,β=-15,γ=-75/2,δ=45,该方程又变了,它会变成kk方程。”

    “如果我们这么操作,这个课题将陷入死循环。因为不管是sk、dg还是kk方程,都会导致我们重复做着类似k直接法、巴克伦变换法、班勒维截尾展开法的无意义工作。”

    “并不是说上述的经典方程或者方法本身没意义,而是放到这个课题的特定环境里,它们变的没有意义。”

    “所以,我们使用了李群公式的演算来破局。很幸运,我们避开了sk、dg、kk、k、baknd、paleve构成的陷阱,我们得到了一种全新的nlpdes方法。”

    “杜校长,我们并没有在报告中详细说明上述的理由,是因为我们认为不需要使用反证法,而是采取直接证明法就ok了。如果杜校长要求我们先反证再直接证明,那么我们可以修改报告和论文。当然了,这么做将导致这篇论文变的十分冗长。”夏路把他的想法和理由说了出来,他认为他讲清楚了。

    写论文和写小说一样,作者们最烦的就是改文。

    有时候改着改着,作者们发现越改越烂,改到最后整个人几乎自闭了,真的还不如重新写一篇算了,于是导致了太监。

    夏路当然不想改文,但如果学校一把手要求他修改,他也只能服从领导的决议。

    好在杜校长是个明白人,他听完夏路的解释后抚掌大笑:“不用改了,保留你们的方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我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夏路同学是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货真价实的第一作者,这太让我振奋了。我没有问题了,你们呢?”

    杜校长口中的“你们”是其他几位评审人,他们都是数学物理领域的资深专家。

    专家们轮番提问,夏路一一解答,他的回答让专家们感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