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界之都 > 第一章 边界
    “孙医生您好,对,是我,张三,我已经降落在边界岛机场了,很快就能抵达七界之都。”乌鸦露出温和的笑容,对着手机轻声说道,“这里环境挺不错的,一点都不像传说的那么夸张。”

    乌鸦所在之处是一座现代化的大型机场,虽然候机楼只有一层,但占地面积并不小,候机大厅宽敞干净,环境的确挺不错的,但如果把视角向外拓展就会发现,事实根本就不像乌鸦说的那样。

    孤悬四叶星中心海中央,面积只有二百多平方公里的边界岛,原本的确是一座繁华的商业都市,那时还被称为不夜岛,街上一年四季每时每刻都涌动着人潮,各种商业设施和服务设施遍布大街小巷,被誉为中心海上最璀璨的明珠。

    但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自从八十年前世界碰撞七界之都出现,作为碰撞中心的不夜岛就已经破败不堪,紧接着又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导致不夜岛明珠城被彻底摧毁,变成了一座废城,名字也改为了边界岛,只有布满岛屿的建筑废墟,还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如今乌鸦看到的就是这样,岛上几乎没有什么完好的建筑,到处是残垣断壁,其中有些地方被重新建设过,不过重建后的建筑看起来就是一片片军营,这些营地呈环形分布,而被它们包围在中心的,岛屿上唯一完好无损的现代化大型建筑——边界岛机场。

    也就是乌鸦现在踏足的场所。

    “排斥?不会不会,您放心吧,机场里的服务人员亲切热情,比本土的机场工作人员可爱多了。”

    从某些方面来说,乌鸦并没有说谎,这里的人的确很热情。

    大厅里有超过一百名工作人员,这些人穿着四叶联合政府正规军的制式军服,身上装配着标准的武器套件,所有士兵一律靠墙站立面对大厅,目光在每个人身上巡视,估计旅客们只要稍有威胁性举动,就会受到各式子弹热情的款待。

    大厅外的人也很亲切热情,虽然外面的跑道和停机坪上现在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几架飞机孤零零的停在那里,但展开能量感知的乌鸦却能分辨出,机场周围有二百以上的职业士兵,正在全神贯注的警戒着候机大厅,而且更远的地方,至少有十个地点隐约对机场形成威胁,不出意外的话,一旦形式需要,这些位置都会热情的用对地导弹把机场覆盖几遍。

    “看您说的,哪有什么危险,我右边不远就是西陆区德莱尔公司的老德莱尔一家,那可是财富榜前十的顶级富豪,他们都放心的选择七界之都去度假,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呢。”

    确实,距离乌鸦不远的地方,是头等舱乘客的行李领取区,四五组带着仆从的保镖的富豪队伍正在那里忙碌着,或者说是他们的仆从忙碌,另外还有三四个单独行动的同机乘客也在这个区域,这些穿着正装的乘客和富豪们显然不是同一群体的,他们各自坐在角落里,或者翻看文件,或者一脸专注的盯着面前的手提电脑,有的还按着耳机和远方不断交流,不愿浪费一分钟时间。

    这样看来,确实像乌鸦电话里说的那样,目的地应该很安全才对,但另一侧比较远的区域,情况却不太一样。

    “杂碎们,列队准备。”发号施令的是个穿着正规军制服的粗壮男人,黑色的制服紧紧的绷在身上,显露出布料下粗壮的肌肉,另有四个同样制服的彪形大汉端着突击步枪站在他左右,枪口始终对着面前的人群,保险打开手指扣在扳机上,攻击一触即发。人群的另一边也有四名端着短枪的人,只是他们的制服是灰色的,这是联合政府安保部队的制式服装,虽然两边服装不同,但九个人的神色同样冷峻,目光也同样警惕。

    受到士兵和安保队员如此重视的是三十多个套着条纹囚服的犯人,每个人手脚上都带着只有死刑重犯才会佩戴的沉重戒具,这些人不论男女,大多数脸上都隐约带着凶悍的戾气,一看就不是普通囚犯,也难怪那些全副武装的押解人员如临大敌了。

    “尽情享受你们作为杂碎的最后时光吧,你们这些猪猡,一旦出境,到死之前你们会无比怀念这段日子的。”最健壮的队长一脸狰狞的说道,“最后这段路,你们最好别给我找麻烦,否则你们连最后的时光都没有了。”

    这些人所在的位置,是廉价舱的等候区,和他们挤在一起的还有四十多个倒霉的普通乘客,虽然士兵并未针对他们,囚犯们也没有什么不良行为,但他们的存在就营造出了沉重的压力,让那些普通乘客甚至不敢随便活动肢体,这些普通乘客不仅衣着简朴,而且看起来心事重重,和轻松惬意的头等舱区域形成鲜明的对比,怎么看也不像是去度假胜地的样子。

    “孙医生,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是您完全没必要有心理负担。我妹妹的情况您跟我说的很清楚了,是我自己选择继续维持生命等待奇迹的,费用确实很高,但我很清楚您是按照成本价计算的,您做了所有您能做到的事,对我您已经仁至义尽了。去七界之都赚医疗费也好,想办法也好,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您无需为此而愧疚,因为整件事您没有一点责任,就算我真的因此出事了,也没理由因此怪您,不仅如此,我还应该感谢您才对。”

    用很诚恳的语气安慰着电话对面的人,乌鸦另一只手把玩着金色的心形挂坠,挂坠是打开的,里面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位单薄瘦弱的少女静静的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呼吸面罩遮挡着看不清外表,但透过半透明的材质,还是隐约能看到苍白的皮肤和青色的血管。

    “呵,客气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您如果真想再多做点什么,那就尽心维持她的生命吧,能让她活下去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您放心,预付的款项用完之后,我会每月把费用打到您的账户上,不会让您为难的。谢谢您,请多保重。”

    挂断了电话,乌鸦目光温柔的看着挂坠内的相片,拇指轻轻从相片上抚过,注视了一阵,啪的一声关闭挂坠塞回衣内,重新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的时候,乌鸦的脸上依然带着腼腆的微笑,声音却变得异常淡漠:“我是乌鸦,已经抵达目的地。让接头人做好准备。”

    一句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乌鸦认真叠好身边被自己翻乱了的报纸,站起身拎着不大的提箱,在头等舱的乘客中第一个走向大厅一侧,走向一道明明是出口却标识着入口的大门。

    很奇怪的门,至少对机场来说很奇怪,对开的大门造型古旧,迥异于周围的现代化风格,更不像是候机厅应有的设施,如果把它放到某个复古风格的大商场或者办公楼的防火通道倒是很合适,但放在候机厅里作为出入口,就实在太违和了。

    更违和的是,当乌鸦靠近大门的时候,机场大厅周边,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所有正规军的警戒气息都转向了这边,就像乌鸦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一样,如果更深入的辨析就能发现,这些人警戒气息针对的目标并非乌鸦,而是他身前即将被推开的大门,一扇外面就是开阔的跑道,不可能存在任何威胁的门。

    不过,违和感并不会对乌鸦造成太大影响,他好奇的歪着头盯着大门琢磨了一阵,便带着淡定的微笑,伸手按在了门上。

    碰触大门的一瞬间,乌鸦敏锐的感知能力明显感应到了身后的变化,大厅里的气氛明显凝重起来,有些人的手甚至已经移到了腰间,却始终没有人阻止他的动作。

    随着大门被缓缓推开,警戒的气息随之提升到最高,就像绷紧的弓弦一般一触即发,此时的乌鸦仿佛已经变成了空气,所有士兵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敞开的大门上,好像里面随时都有可能冲出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啧,再见了,无趣的世界,我来了,七界之都。”保持着大门敞开的状态,乌鸦的嘴角在没人看到的角度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意,充满恶意的停顿了五秒,让身后那些警戒的人越来越紧张,直到‘弓弦’已经绷不住了,警戒的士兵们就要爆发的临界点,乌鸦才恰到好处的踏前一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

    一切风平浪静,大门在乌鸦身后无声的关闭,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冲出来,直到这时,候机大厅里的正规军们才明显松了一口气,感到里衬的衣服都有些微微发潮了。不过留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并不多,因为过不了几分钟,头等舱的其他乘客就会成群结队的走出大门,到时又是新一轮高度警戒状态,都怪那个该死的混蛋。

    士兵们心里的牢骚和咒骂乌鸦当然听不到,他已经走出了大门。

    在乌鸦推开门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候机大厅外明媚的阳光,看到了开阔的停机坪,甚至感受到了阳光照在脸上那暖洋洋的温度,然而在他跨过大门瞬间,眼前一暗,随即却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另一个机场大厅,一座外观和刚才他所在之处一模一样的机场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