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梦之境地 > 【26】转机
    肖晗在医院疗养期间,接到兰雨欣的一个慰问电话。

    据说火灾事件的开庭时间定在一个半月后,案情又有新的进展。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原来,当初薛雄刑满释放之后,曾怀疑是身边的人祸害自己。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他写了很多封匿名恐吓信,将其偷偷塞给那些可能出卖他的人,并暗地里观察这些人的言行,但都无功而返。

    赵老五手里也有一封恐吓信,那是协调薛雄故意闹事时巧合留下。

    当赵老五通过其他人士得知,张榜是当年的告密者,这件事情就不会这么轻易平息。

    之前的举报人,本是赵老五的无心插柳。

    张榜和他在一个大工程竞标上成了竞争对手。

    赵老五找了个举报人,并将薛雄的恐吓信匿名送至警局,目的是想让张榜分身乏术,放弃这个项目。

    没想到误打误撞,碰上真主。

    当年殴打小伙子的举报视频,拍得极为模糊,其中只有薛雄的声音,最为嘚瑟。

    其实当时的参与者一共有三人,薛雄、赵老五、还有一个叫二凯子的小子。

    举报视频里并没有二凯子的身影,因为他把风去了。

    二凯子是外号,真名叫蒋兴,人特别瘦小,不到一米六六的个子,天生怕事的主,有个赌博的不良嗜好,牌九、麻将、扑克牌,没有一样不会。

    早些年,他常跟着赵老五,在工地里坑蒙拐骗。

    薛雄入狱之后,赵老五给了笔钱,让蒋兴去避避风头。

    他倒是输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实在没办法,做起了贩毒的买卖。

    李二更的货,就是蒋兴卖给薛雄,接着转手,当然,少不了赵老五在背后穿针引线。

    最近,一次警察扫毒活动中,蒋兴被抓。

    他本来就是个瘾君子,装成受害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顶多就是关上一段时间后移交戒毒所。

    这次赵老五是下了狠心,想把张榜赶出这片城区。

    赵老五利用狱中消息闭塞,先找几个人指控蒋兴贩毒,将其逼上绝路,然后,告之薛雄的死,与当年背后举报者有关。

    最后,唆使蒋兴当污点证人,指控张榜是他背后供货卖于薛雄的主谋。

    这样下来,整个案情就变得错综复杂起来,张榜必定焦头烂额,而他赵老五坐收渔人之利。

    “这次案情没那么简单,警方并没有完全取信蒋兴,所以,推迟了开庭时间。”

    兰雨欣提供的信息不多,但明显都是不利于这个名叫张榜的人。

    对张榜这个人,肖晗的认知,仅仅是停留在二更的梦噩体内。

    与二更混乱的意识纠缠之时,他感受最深的是怨恨,而不是愤怒。

    噩,本是以源引身上扭曲的执念为中心吸食周围的能量,一旦源引将这份潜意识的执念转变为显意识下的行为,必然产生源源不断的秽。

    失去身体掌控权的秽,会顺着潜意识和显意识的不断交替,搭起现实与梦境的桥梁。

    梦境中的秽,逐渐凝聚成秽源体或秽主,最后形成能量涡流。

    梦噩就此出现。

    肖晗尝试寻找梦噩的记忆体之时,发现二更恨的是这个世界对他的不公,而不是针对某个人。

    报复只是失去理智后的一种惯性思维。

    张榜,其实更像是二更心里的一道闸门。

    肖晗在无尽浑浊的怨恨之中,一直能听到一个声音的回响,就像溺水时听到救援的呼喊,时而淹没在远方,时而回荡在耳边。

    一个名字,或是只言片语,都像是奔涌而来的洪水砸在闸门上溅起的浪花,转瞬即逝。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张榜。

    正是在与张榜有关的记忆体帮助下,肖晗才会不断地坚持着,缩小搜索的范围。

    “不可能是这个人。”肖晗斩钉截铁地回应兰雨欣,但更像是在回应自己。

    看来,要想给张榜提供有效的证词,他必须再尝试参加一次类似的入编考核。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病房里来了一名意外的探望者。

    一个大光头,穿着崭新的陆军装,站在肖晗病房的门口。

    他认得这个人,正是同组竞技的陈英彪。

    “英彪哥,你怎么来了?听说你过五关斩六将,恭喜!恭喜!”

    对于有毅力、有本事的人,肖晗打心底佩服,这大概就是同性相吸。

    “这有啥啊!你要是在训练营练上几个月,保准也能过。”

    “老哥开玩笑了,我就是以为仅仅是一般的体能考核,才自信满满地跑去参加选拔,这不丢人丢死了。”

    “成绩丢人,骨气倒是折服很多人,大家都亲切地给你起了个外号叫七蛋,你算是出名了,哈哈哈!”

    陈英彪朝肖晗挤眉弄眼,笑着继续说道:“怎么样?身体养好了,再来一次?”

    “不蛮老哥,这次急着参加考核,是有原因的。”

    肖晗将事情的缘由,大致地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是为了给那个叫张榜的人提供有效证词,才到这来的?”

    “是的,可惜非常规的考核对于我来说,太难了。”

    “一个半月内,确实是有点难。

    训练营的考核不比常规外招考核,针对的都是些军人或者有把架的练家子。

    当然,如果完全入编以后,级别待遇也会比常规外招高得多,以后也是主要负责特殊任务。”

    “不提这个,老哥你跟我说说最后一个项目格斗,你是怎么过的?”

    陈英彪考试的时候,嘴上总嘀咕抱怨几句,可人家是真有本事。

    前十二项综合分刚好第八,最后一项格斗,对手直接弃权。

    据说他手底下有绝活,同批训练营里的人都知道,打拳是他的特长。

    肖晗好奇地是在这种体能极限的情况下,如何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后。

    “哈哈哈!”陈英彪左手在光头上抡了两圈,爽朗的笑声毫无做作。

    “运气好而已,第二天抽签碰上老熟人,训练场上切磋过好几回,一是感情好,二是他一直破不了我的绝招。”

    既然是人家的绝招,肖晗也不好将话题从这里顺下去,只得试探地问道:“英彪哥,不是军人吧?”

    “你怎么知道?”

    “我很少见过军人剃光头。”

    “哈哈!这倒是,我是个和尚,下山很多年了。”

    “那为啥来参加这种编制内的考核?”

    “每两三年,各大小寺庙都要为社会出份力,一般派一两个人进入联盟编制,这既是修行,也是救世,前些年就轮到我了。”

    联盟每年都会向指定的社会团体分配名额,虽然没有强制性,但总能征召到一些热血爱国志士。

    或许是惺惺相惜,两人交谈得甚是欢愉。

    两人都属于直来直往的人,陈英彪欣赏肖晗的韧劲,肖晗喜欢这种爽朗的性格。

    “如果想要在一个半月内提高自身能力,并通过非常规考核,军区有个教官,你可以去找他试试看。”

    不是看不起肖晗,正是希望这种有骨气的人能大放异彩,陈英彪认真地帮他寻找一切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