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文明纪元 > 第0028章 总有那么一些人躺着都能赚钱
    吃完饭,一行人便全都风风火火地去了上午林凡和钱有量探测的位置,这个位置在段德的标记中,应该算是小吉五号位置。

    到了地方,其他什么都不管,全都跑到还留在现场的洛阳铲那边。

    洛阳铲的旁边有一个洛阳铲打出来碗口大小的洞,往洞内看去,只觉得黑咕隆咚的,看不清下面,粗略估计一下,最起码也得要两米多深,甚至更深,再看旁边取出的土壤,有着明显的层次感,最上面的土壤和周围的没有多少区别,中间的土壤就是黑土了,在黑土的偏下位置,土壤又开始渐渐地往红土转变。

    “就是这了,有着明显的唐代墓葬封土特征!”段德基本已经肯定了。

    其他人也全都激动:“凡老大,挖吧!”

    “好!挖他娘的!”林凡下令道。

    白亦非闻言就要接过铲子开动,林凡却止住了他,道:“别的地方新人都要干脏活、累活,可是在表哥我这里,却没有这么一种说法,表哥我压榨谁都不会压榨你的,你跟着表哥我混,如果连这么一点特权都没有,那表哥还有什么面子!”

    “可是……”白亦非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过与众不同,而遭到其他人的排斥,习惯于稳妥的他本能的想把自己伪装成平凡,与众相同的样子。而且他现在急需通过这个渠道先赚上一笔财来发展自身,不希望在这个关节上出现什么纰漏。

    “好了!表弟你不用再说了,虽然挖盗洞是一个体力活,但也不是你一个新人能干得来的,其他不说,你怎么知道你挖的方向有没有偏,你怎么能保证你挖的洞不会塌方,把自己埋到里面,这里面都是有学问的,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林凡根本不给白亦非辩解质疑的机会,他才是整个团队的老大,随时要保证绝对的权威,根本就不允许其他人反驳或者拒绝,哪怕他的决定是错的。

    “是啊!白小哥就听你表哥的话吧!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教你,不急在这一时的。”钱有量劝道。

    只是高远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完全放下自己和白亦非之间的仇恨,看向白亦非的目光隐隐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你有表哥帮你又如何?还不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新人?连挖盗洞都挖不了!

    不过因为林凡的权威,高远只能把这种心思藏好,不敢表露出来。

    “好吧!”白亦非感觉自己这次来就是打酱油的,表哥还要分给自己十多万的分红,让他感觉这钱拿得有些心亏。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有那么一些人,躺着都能赚钱。

    眼看着其他人在林凡和段德的指挥下开始挖掘盗洞,白亦非有些无聊,找了一个位置,坐到一个大石头上,其实他喜欢的不是古董,尤其是这些还是从死人墓中挖出来的东西。他喜欢的是小钱钱,只要有了小钱钱,他就可以最快速度地往随身空间内补充各种植物,到时候空间扩张的速度一定很是喜人。

    见自己插不上手,白亦非看了一会儿,便在周围的一些位置转了起来,他没有忘记,自己来秦岭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往随身空间内补充植物。

    秦岭之中,林深树密,但是这些树基本都是些高大的树木,即便是自己能够把大树转移进入空间内,自己也没有本事一个人在空间内把它种好,至于在空间内如同神袛,一个意念就能种好树,这是不存在的,所以白亦非便将目光锁定到了一些小树,不怎么高大的树,甚至是树苗的身上。

    有时候,在一棵大树的旁边,能够一下子长着四五棵几十厘米高的小树苗,这种树苗最符合白亦非的胃口了。

    秦岭中的植物起源于公元前6500万年,由于地处亚热带和暖温带的交界,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育出了3839种植物。生态的多样性,让秦岭成为名副其实的天然生物基因库。

    可以想象,一旦给了白亦非足够的时间在秦岭中不断地往随身空间内补充植物,那么空间扩张的速度会是怎样的快。

    只是这终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白亦非目前最中心的工作还是围绕着时空穿越异能,一直呆在秦岭中不划算,就说这山里面的危险就不是白亦非想要遭遇的,前两天与狼群厮杀的一幕幕他还记在心里。

    而且就算是白亦非有随身空间,遇到危险时往里面一躲,可是如果遭遇毒蛇这种躲都来不及躲的偷袭呢?说不定到时候就真的凉凉了。

    挖到了四棵海棠树树苗,送入空间内,白亦非的兴致很高。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周围,没有发现什么潜伏的危险,这才继续寻找其他的树苗。

    独自一人在林中行走,白亦非几乎是一步一探,时时注意,刻刻小心,生怕在树枝或者杂草丛中窜出一条毒蛇来。

    不过今天白亦非的运气很好,并没有遇到这些东西。

    突然白亦非发现了一棵不起眼的小树,根据这两天查看的《秦岭植物志增补》这本书,白亦非认出了这棵树,不是因为白亦非的记忆力有多么好,而是这棵树是一棵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珙桐。

    鸽子树,也叫珙桐,整个这么大的中国,跨越五个气候带,但是在地底下很少能长成的,原因就是南方湿度够,温度太热,北方温度比较偏低,湿度不够。所以鸽子树在现代园林艺术当中,很少见到。

    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大学生掏了国家保护鸟类的老巢,被判了十年徒刑的新闻。

    我把这棵树挖了,不会也会被判刑吧?

    想想自己这几天,盗墓,偷挖国家保护植物,简直已经恶事干尽了,这要是被抓到,没个十年八年根本就出不来,白亦非的小心脏有点小忐忑。怎么才刚刚辞职几天时间,自己就变得这么坏了呢?

    想来想去,白亦非将原因归结到了林凡的身上,自己是一张白纸,一定离表哥林凡这个大墨团太近了,被教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