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重来1988 > 150、街头追踪
    新年那段时间,陈凡得知绑架老范的悍匪逃脱时,还忐忑了几天,也果断采取了一些措施。

    比如,救回老范的第二天,陈凡就跟老范一起注销了两个人各自的传呼号。

    而且,在老范被绑架,以及陈凡解救他的过程中,两人都没暴露真实身份,劫匪根本不知道陈凡和老范的真实职业、真实姓名。只知道陈凡和老范一个叫王总,一个叫马奋,两个人都做建筑材料方面的生意。

    所以,陈凡就觉得自己不敢说天衣无缝吧,也算得上万无一失了。

    哪知百密一疏。

    陈凡千思万虑,偏偏把公用电话这茬儿给忘了。

    那天,他特地用药店对面食杂店的公用电话给老范打的传呼。

    照理说傻大黑粗的悍匪不会注意到这个电话号码,也很难追踪过来。

    因为这会儿的电话号码都是五位数的,并没有专门的显示区间的号码。哪知道悍匪还真追过来了!

    其实这也没多难,悍匪打个电话,诓骗几句就把地址套过来了。

    “我想到你那里买几条石林。”

    “好啊,来吧。”

    “我怎么忘了你具体在哪个位置了。”

    陈凡躲在房后看着那个悍匪跟小卖部老板打听着什么,恨不能抽死自己。

    其实,以陈凡平时的智商,他不可能出现这个纰漏。

    食杂店公用电话这事儿对陈凡来说很好解决。

    为了永除后患,他可以直接把食杂店盘下来,然后注销电话号码……

    关键老范被绑架那几天,陈凡格外忙,不论公事儿还是私事儿。

    那几天,蓝都药业销售情况如火如荼,每天都有一大堆的事儿,等着陈凡来解决。

    同时,药店这边也因为老范的失踪,陈凡得亲自解决各种问题。

    还有私事儿。

    陈凡一方面要在张蓝面前极力表现自己的忠诚,又一方面,又要在苏晓华面前展现自己的风流倜傥。

    简直都快精神分裂了。

    这种状态下,不出纰漏才怪了。

    看着那个悍匪跟店家聊着,陈凡还在心里默默祷告:别告诉他!别告诉他!

    民主粮店这边开店以来,陈凡和老范都还算低调,跟周边商铺的关系也是不近不远。

    对面这个食杂店,陈凡和老范只是偶尔光顾,跟店家连点头的交情都算不上。

    但做买卖的人还是有些特长的。比如,见过两三面的人,他们一般都能记住,保不齐店家就见过陈凡走进对面的药店里。

    “应该不会!”陈凡安慰自己。

    “他商店的窗户高,座位低,应该看不到药店这边。”

    可刚这么想了一下,那个悍匪就停止了询问,转过身来了。

    陈凡早就认出了他。

    这家伙就是那天搂着老范肩膀的那个悍匪。

    他的面相跟一般的东北人不太一样。

    五官比较深邃,深眼窝、尖鼻子,皮包骨头、瘦高挑儿,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儿。

    他转过身来,用鹰鸮一般的眼睛盯着对面的药房。

    陈凡不由得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王八犊子!你要敢动老子家人半根毫毛,老子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那家伙盯着对面的药房看了会儿,转身走过来了,一边走着,还一边将手伸进怀里,看起来怀里放着家伙。

    “他要干什么?”

    陈凡头皮都炸起来了,伸手在身上胡乱摸着,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一猫腰从地上捡起半截砖头站了起来,准备向悍匪冲过去。

    但悍匪走过马路后,突然就沿着马路边,向一边走去了。

    陈凡扔下半截砖头,紧紧跟上去,打算跟到悍匪的老巢,然后让孔卫东叫人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这个悍匪显然很有警惕心,走走停停,还不时向身后张望。

    陈凡不得不拉开距离,远远叼着他。

    距离太远,有好几次都差点跟丢了。

    陈凡跟过来的时候是十点来钟,街上行人还不算稠密。陈凡只能借助建筑物来遮挡身体。

    等过了十一点,街上的人多起来了,陈凡也比较容易躲藏了,这才把距离拉近点,紧紧跟上去。

    就这么紧紧跟着,来到一个街角时,悍匪突然停下了脚步,又开始四下张望。

    难道被他察觉了。

    陈凡戴上太阳眼镜,竖起衣领。

    悍匪在街角站了好一会儿,陈凡也不敢靠近过去,只能站在原地等着。

    他面前是一个卖铁板烧的,陈凡刚站了会儿,她就一个劲儿打招呼:“帅哥吃点啥?”

    连问好几声,陈凡只好说:“随便什么。”

    “嗯,那我给你做我最拿手的铁板烧鱿鱼。”

    “嗯,随便。”

    陈凡紧紧盯着悍匪没一会儿,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走过来了,跟悍匪说着什么。

    摊主一边烤着鱿鱼,一边絮絮叨叨。

    “帅哥泡妞儿是吧?嘿嘿。”

    “呵呵。”

    “职高那帮妹子12点放学,还得一会儿呢。”

    悍匪跟黄毛寒暄一会儿后,黄毛转身走了,悍匪也继续向前面走去。

    陈凡转身准备追上去。

    摊主喊:“帅哥你不要鱿鱼了?”

    陈凡扔给她5块钱,快步追了上去。

    但只这一阵功夫,悍匪突然就钻进一个集贸市场不见了。

    陈凡追上去,瞬间就淹没在集贸市场拥挤的人潮中。

    转了好几圈,陈凡也没能发现悍匪。

    难道他杀了个回马枪?

    陈凡心急如焚,赶紧出了集贸市场,叫了辆摩的赶回药店。

    陈波站在柜台前,看着陈凡脸色铁青,着急忙慌地走进来时,不由得吓了一跳:“怎么了?哥。”

    陈凡极力镇定下来,深吸一口气:“没,没什么事儿,许明呢?”

    “在里面吃饭呢。”

    陈凡挑帘进去,许明果然坐在桌子前狼吞虎咽,又是鸡腿儿又是炸鱼的。

    看见陈凡还直推饭盒:“来!一起吃。”

    陈凡这会儿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但心急火燎的,肚子里像着了火一样,哪还有胃口。

    “你慢慢吃,我跟你说点事儿。”

    陈凡还想字斟句酌地跟许明说,但手语又不像说话,可以表达复杂的事情。

    只好直截了当把悍匪出现的事说给许明听了。

    许明急的直拍桌子:“在哪呢?老子去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