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7章 不甘心做OEM代工厂的高黎决定跟公主拼了

第17章 不甘心做OEM代工厂的高黎决定跟公主拼了

    楚妙音到架旁,揭开油布,拿起一把剑,运起真气轻弹了一下,只听叮当一声,剑身应声而断。公主冷声道:“和之前一样,毫无长进。此等白口铁剑,如何要士兵上阵杀敌?”

    高黎还没说话,高纵却赶忙拱手说道:“回公主殿下,那些冶铁高手把持秘方,不向外传授,我等小门小户,也是无奈啊。”

    高黎对于高纵没有落井下石表示十分意外,不过想想,维护家族利益自然是在第一位的,他只是坏,又不傻。高黎名义上脱离高家,可只要他还姓高,他出了事,高家自然也会受到牵连。

    三公主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愈冷:“冶铁高手也并非是凭空得到秘方,尔等不尽力钻研,难道以为得了皇家生意,便以为高枕无忧,还是以为我武国的国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高纵本意只是想要辩解一番,却没想到被那三公主给怼了回来,脸上一阵红白,心中紧张,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高黎在一旁道:“公主此言差矣,大营军中战士训练艰苦,武器损毁严重。此种白口铁剑虽然脆弱,却极易铸造。用来做训练武器再方便不过。若是升级技艺,耗费时间,只怕跟不上训练进度。而且……”

    “而且什么?”三公主皱眉道。

    “而且,好剑自然要有好价格,平阳大营常驻军士十余万人,农兵预备役二十余万。若是全部换装钢剑,兵铁司怕是也很难从户部支来银子。”高黎道。

    三公主看着眼前这个敢于自己顶嘴的人,一步步走进,道:“你抬起头来。”

    高黎抬头。

    “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好剑?”三公主道。

    咦?丫头捕风捉影的本事可以啊。我这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你就听到了这部分?

    “虽然不多,前阵子,倒也试制出了几把。”高黎道心中有底,嘴上不虚。

    “带我去看!”三公主说。

    “这边请。”

    仓库一角单独摆放着一排铁剑,高黎对此早有准备,他可没打算就经营着这么一个oe代工厂,他得有一些自有品牌才行。

    对于金属的玩法,高黎没有藏私,他把其中一些原理给牛妖们讲清楚,剩下的其实就是漫无止境地实验过程。这期间牛妖们试制出了一批铁剑,其实也并不难,仅仅只是通过炒钢法将白口铁脱碳,然后打造成钢剑,然后淬火。仅此而已,没什么更复杂的处理方式,高黎也没兴趣一步登天。所谓商业,要果断学习英特尔英伟达佳能等前辈——挤牙膏就对了。

    号称无双剑姬的三公主拿起一把铁剑。轻轻一弹,剑身一弯,却又立刻恢复原状。整体热处理的剑身,虽然远不如钢剑那般坚韧,却也不会如同白口铁那般脆弱。

    三公主抽出自己的细剑,反手一削,铁剑应声被削断。随后她仔细看了一眼断口,开口道:“这剑,与铸剑山庄提供给禁军的钢剑虽有差距,却也不大了,以后你们便供应这种剑吧。”

    高黎道:“那我便替庄中匠人们谢谢公主殿下了,还请兵铁司回头重新签订契约文书,补足定金。”

    兵铁司吏目皱眉问道:“这剑,多少钱一把?”

    这个庄子出产的的白铁剑都是官方定价,六十文一把,作为铸剑,品质不高,也仅仅只是比菜刀贵一点而已。

    可钢剑就不能这么算了。

    “这把剑,一两银子。”高黎道。

    一千文兑换一两银子,比起之前六十文的价格,一两银子的价格作为军用采购的武器来说,太贵了。

    三公主当啷一声将剑扔回到架子上,盯着高黎问道:“高管事,你在坐地起价?你真以为你这剑,天下无敌了?你可知为兵士提供好的武器,其实实在保护你自己?”

    语气之中的冰冷已经到了极点,甚至空气之中也弥漫着淡淡的杀气。幸好,这不是清朝,听闻皇帝也经常在朝堂上被御史台的喷子们气得拍桌子,也没有谁因为喷了皇帝而掉脑袋。所以,就算是贵为公主也不能随便杀人。

    高黎笑道:“公主殿下可知道,普通的白铁剑多少钱一把?”

    三公主扬起眼眉,说道:“六十文。”

    高黎又问道:“公主殿下可知道,市井之中,一把菜刀多少钱?”

    三公主愣住了,身为巡查御史,她当然知道,只是这个价格……

    高黎直接说道:“一把菜刀,五十文。”

    三公主没有说话。

    “一柄菜刀用的铁必然不如一把剑多,因为是军中兵器,自然也不敢如同市井一般随意制作。大小,厚度,重量,皆有定数。铁匠卖出一把菜刀,不算人工,也许能赚三十文。我们做一把剑,只能赚二十文。”

    高黎停顿一下,然后继续说道:“然后,我们再说这天下无敌的剑。不知道公主殿下的佩剑,多少钱?”

    三公主没说话。

    “公主殿下的剑应该是铸剑山庄进贡的贡品,没有价格。若是以同等级别比较,铸剑山庄内一把‘斩铁’级的剑,最少也要百两银子。而昨夜被斩断那把‘银钩’,听说更是价值万两。不知公主殿下的宝剑比起那‘银钩’又如何?”

    三公主依然没说话。

    高黎拱手,行礼道:“草民无有公主这般大胸怀,大眼界,却也知道兵器自然是越好越好。护国安邦除奸恶,自然也需利器。可草民也得吃饭,也得养家糊口,草民手下的人也要吃饭。我知道禁军的钢剑乃是铸剑山庄供货,三两银子一把,陛下麾下五万禁军,一把作训,一把备用,少说也要三十万两白银。公主殿下不去心疼,而一把相差无几的钢剑我们卖一辆银子公主殿下便认为是坐地起价吗?”

    三公主被高黎一套怼的说不出话来,她盯着高黎,目光冰冷。

    这便是有准备和无准备的区别,高黎来到这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不是每天捧着丝袜流口水,他真正对这个世界所有跟自己赚钱有关的行业都仔细了解了一番。

    身后,顾无忧笑呵呵地走上来,解了尴尬,对高黎问道:“这种钢剑,产量如何?”

    高黎道:“二十把白铁剑,能出一把。”

    顾无忧笑道:“二十把出一把,原来如此,怪不得定价昂贵。不过看来,那铸剑山庄也赚了不少啊。”

    三公主冷声道:“回去我就禀告父皇,严查铸剑山庄!让他们把吞的银子都吐出来!”

    顾无忧却笑道:“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商人重利,有钱才能干好活,若是无利可图,谁能还能打出好剑来呀?”

    说到这,顾无忧说道:“今日我等也只是来巡查库房,兵器采购还是要兵铁司去和户部说,今天就道这里吧,如何?”

    三公主很明显憋了一肚子火,火气越大,神色就越发冰冷。她盯着高黎,几乎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崩出来,道:“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