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20章 为何千金之躯的公主专门跑来找一个小淫贼的麻烦?

第20章 为何千金之躯的公主专门跑来找一个小淫贼的麻烦?

    送走兄弟两人,看着他们在夕阳之下离去的身影,高黎之感觉自己的心情一片愉悦。

    送走两人,高黎哼着小曲儿,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只听身后一声冷喝,声音如冰凌碎裂“高黎!”

    不用回头,高黎也知道是谁。

    不愧名为‘妙音’声音虽然冷,但真好听。

    “公主好。”高黎转身,行礼。

    那人正是三公主,号称无双剑姬的楚妙音。

    楚妙音盯着高黎脸上的笑容,说道“是不是以为,我没来找你麻烦,你就高枕无忧了?”

    高黎一愣,笑道“您贵为公主又是巡查御史,我怎会以为你要来找我的麻烦?”

    楚妙音冷笑道“我已经给兵铁司下令,不准他购入你的钢剑。”

    高黎点点头,道“公主自然有公主的打算,我们做商人的。买卖成则两悦;不成则自省,毕竟也不能强买强卖。”

    楚妙音显然没有从高黎这里得到应有的回复,心中更加不悦。她单手扶着细剑的剑柄,一步步逼近高黎,真气外放,一种压力顿时传来。

    几乎同时,一道白影突然出现,横于高黎和楚妙音之间。

    正是白狼。

    楚妙音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露出谨慎的神情。

    那天回去,老师顾无忧说起那条白狼,说它是一头凶兽,而且修为不低。楚妙音没有老师那般修为,也没有观脉的本事。双方未曾争斗,自然不知如何。而这一次,楚妙音直接面对白狼,立刻便感受到,何谓凶兽。

    仅仅只是站在眼前,一股危险气息便扑面而来。而且与面对高手强者还有所不同,这头白狼身上带着强烈的血腥之气,仿佛从出生以来便一直经历生死一般。

    楚妙音号称无双剑姬,一手快剑罕有对手,与人争斗无数,对危险自然有一定直觉。她也曾面对各种猛兽,豺狼虎豹,无有一合之敌。可眼前这白狼不同,大不同!

    “那个,公主殿下,咱别这么剑拔弩张的。正所谓生意以和为贵,要不然咱屋里说?”高黎果断打圆场。

    楚妙音冷笑道“身为男人,躲在一头畜生后面,算什么本事!”

    高黎对白狼道“兄弟,人家骂你。”

    白狼直接给了高黎一个白眼“我本就是畜生。”

    楚妙音一愣,她没想到这狼竟然还能说话!它不止是凶兽,竟然还是一头妖兽!

    高黎哑然,转而对楚妙音道“公主殿下这就是性别歧视了,我身为男人,为什么不能躲在后面?天下之大,人有强有弱,有长有短。我修为不如你,莫非我还错了吗?”

    楚妙音本就性格冷清,不善言辞,被高黎一堵,竟又说不出话来。

    高黎也是见好就收,过去轻轻拍了拍白狼的屁股,说“没事兄弟,人家贵为公主,终归不会难为一个小老百姓的,你歇着吧。”

    白狼左右看看,道“你可想好,她剑法快,如果我走了,就真的没人能护着你了。”

    高黎微笑道“不妨事,再说……”

    “再说,还有我。”这句话,可不是高黎说的,而是从天上来!

    黑色上衣,黑色带着几个破洞的丝袜,在加上一双蟒皮的高跟鞋。不用看她腰间的‘碎月’,高黎也知道,是高手来了。

    来人正是玉面鬼。

    楚妙音一看到玉面鬼,脸上神情登时发生了复杂的变化。像是激动,又像是紧张,似乎还有一点点小期待。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楚妙音突然想象到了一个问题。

    玉面鬼竟然认识这淫贼?

    想到便要问。

    “想不到大名鼎鼎玉面鬼,竟要护着区区一个小淫贼?”楚妙音用自己的方式提出了问题。

    玉面鬼淡然一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无双剑姬,竟然要杀一个小淫贼。”

    “没事,她不会杀我的。”高黎在后面弱弱地说。不得不说,这个世界这高黎帅则帅矣,可身高堪忧,比起穿上了高跟鞋的玉面鬼竟然还矮了一点,或许是玉面鬼太高了?

    无双剑姬没说话,手中细剑学发出嗡嗡鸣响,那正是真气灌注进入兵器的共鸣!

    玉面鬼护体真气汹涌而出,竟然与周围空气摩擦发出嘶嘶啸叫。可怜的只有黑铁段位的高黎直接被那真气推了出去,跌了个屁股墩。

    “你们不要打了啦!”高黎捂着屁股嘟囔道。

    几乎同时,庄子里,衣织婆婆和铁蹄同时抬起头来,然后各自摇摇头,笑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得了啊。”

    楚妙音将剑鞘扔在一旁,摆出一个起手式,低声道“楚妙音,向玉面鬼,求一招!”

    玉面鬼同时抽出‘碎月’,将剑鞘丢给高黎,道“请!”

    铛!

    话音刚落,剑锋已至。高黎只看到一道寒芒先至,随后便是刺骨寒气迸发,紧接着寒气戛然而止。最后便是楚妙音手持一把断剑,突然出现在高黎身前,面色绯红,满面狂喜。

    这丫头在笑!你敢信?

    察觉到高黎似乎发现自己在偷笑,楚妙音丢下半截断剑,立刻板起脸来,回头对玉面鬼道“今日得赐一招,妙音定当苦练奉还!”

    说完,她双足轻轻一踏,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高黎盘腿坐在地上,看着地面上冻结的冰霜,挠挠头,说了一句“这样跳着跑不累吗?弄匹马多好啊。”

    寒冰真气,这玩意儿好像魔法啊。

    高黎心想。

    不过看起来那一次自己真的把她气得够呛,你说着丫头肚子里得憋多大一口火,才能以贵为公主的千金之躯专门跑来找一个小淫贼的麻烦?

    从地上起来,玉面鬼看着高黎,高黎看着玉面鬼,两人突然没了话题。

    “外面冷,去屋里坐坐?”高黎问道。

    “好。”玉面鬼说着,伸手将高黎拉了起来,高黎发觉玉面鬼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

    鞋跟敲击木质地板声音十分好听,咯噔咯噔地,几乎一下下都敲在了高黎的心坎上。那听起来就像是小钱钱落在钱罐子里的声音。高黎带着玉面鬼走进屋子里,给她倒了一杯水。然然后继续写的他的商业规划。机器还在紧锣密鼓的研发过程之中,弄好机器之后,如何高效地让商业运作起来,才是一件大事。然而,真正到了用的时候才发现,这事儿,远比想的要复杂。

    首先,就是棉花收购。如今棉花的采摘,从籽棉变成皮棉等等过程全部通过手工。费时费力不说,质量也未必能够得到保证。所以,轧棉机这东西,一定要弄出来。

    有了轧棉机之后,还需要抓棉机,还需要梳棉机,还需要……

    高黎感觉有些头大,难道自己要将整个纺织厂的流程都走一遍?

    不行不行,这一下子犯了激进主义的错误。挤牙膏,挤牙膏才是商业的精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