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28章 这个价格,很贵,很贵……
    再看凌珑。

    她玉面微红,额头上也能见到细密的汗珠,身体更是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你怎么了?”高黎赶忙问道。

    凌珑摇摇头,道:“没事,你的真气虽然不多,可太过凌厉,引着我体内的真气躁动,我正想要把它们压下去。”

    高黎赶忙重新打开实景增强视觉,发现在凌珑金色的经脉之中,正有一股浑身都是刺的红色的真气沿着经脉四处闯动!金色的经脉如水流,而那红色的真气却好像在震荡一般,一路撞击着经脉循环往复。而那金色的真气则试图将红色真气平复下去。可就好像弹簧一样,越是用力按压,反弹的就越是厉害。

    “人与人真气属性不同,大约是属性相冲吧?”凌珑表情倒还淡然,只是看上去并不好受。

    “怎么会这样?”高黎挠头,明明他给白狼注入真气的时候还没啥啊。

    想到这里,高黎想起了白狼。

    “白狼!”高黎喊道。

    过了好一阵,那白色的身影打着哈欠从高黎的房间里慢悠悠地磨蹭过来。

    “兄弟,我给你真气的时候,你有啥感觉没?”高黎问道。

    睡眼惺忪的白狼说道:“疼呗,你的真气就好像一团针刺一样在我的经脉里横冲直撞。”

    高黎这才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白狼说:“没啥大不了的,毕竟又死不了,只要别管它,适应一下就好了,而且还能拓宽经脉。”

    这也行?

    高黎看向凌珑,一伸手,道:“走,我扶你回房。”

    凌珑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让高黎搀扶着,返回自己的小屋。

    白狼在后面看着,歪着头,眼中全是古怪,低声嘀咕着:“人家是大宗师,你扶人家?切,色狼,淫贼。”

    天地良心,高黎可真没这么想,他这都是本能反应。

    回到房间,凌珑立刻坐好。不再运行真气,任由那红色真气在经脉之中闯荡。没有了干扰,那红色真气如入无人之境,撒了欢地在凌珑的经脉之中狂奔。高黎搬了个凳子坐在凌珑身前,仔细盯着那几根大脉。他惊讶地发现,在红色真气的闯荡之下,凌珑的经脉真的有了那么一丝丝扩宽!原本他还以为是错觉,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红色的真气在凌珑经脉之中走了十几个周天之后,渐渐消散。高黎听到一声轻笑,抬头一看,凌珑正笑望着他。此时的高黎整个人都快钻进凌珑胸前了,姿势真的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别误会,我在看经脉,嗯,对,经脉。”高黎赶紧解释。

    “我知道。”凌珑道。

    “感觉如何?”高黎问道。

    “和白狼说的一样,不去管它,让它自己走,一会儿就不疼了。而且我似乎真的感觉到我自身的真气运行似乎更加流畅。”凌珑说。

    “你的经脉被拓宽了,我亲眼所见。”高黎说。

    “嗯。”凌珑轻笑点头,“我相信你。”

    高黎其实很想解释一下,刚才虽然距离很近,但是他真的没有去关注凌珑的胸部。毕竟运动背心很紧,里面还有比较坚韧地皮质罩杯,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可是人家一句‘我相信你’,立刻就让高黎感觉自己的负罪感更加强烈。

    算了,这事儿没辙。

    “明天还继续吗?”凌珑问道。

    “你还想继续吗?”高黎问道。

    “继续吧,毕竟这比自己修炼简单多了。”凌珑说。

    当天下午,先后来了两拨人,第一波人是吴有才派来的,来人有礼有节。他把城里剩下的棉花都送到黎庄,还带来来了契约文书。文书中说,这些棉花算是赠送的,未来那一万斤棉花不变。高黎签下契约,还写了一封感谢信回去。当然,也塞了点银子给这兄弟作为辛苦费。

    接了棉花,正想去给庄子里人们炫耀一下自己机器的牛逼之处,第二波人又来了。

    两辆马车,来自城中一位富商的两房夫人,二夫人和三夫人。这位富商如同高家一样,盐业起家。皇家打击盐业私营之后,这家抽身极快,开始玩转卖盐引的玩法,如今已经称成为远超过高家的巨富人家。

    昨日登高,二夫人和三夫人都去了,见到了凌珑,看到了她的穿衣打扮,也听说了这服饰的来源。回家之后,辗转反侧,想到如果自己能够弄到这么一身衣服,那么在老爷面前,岂不是……

    只是那高黎名声不好,而且玉面鬼凌珑身负大宗师之名,贸然上门万一被拒绝,岂不是丢人?

    然而就在上午,董家年轻掌柜董明露穿着一身从未见到过的服饰出了门,在街上招摇了一番。随后还专门去了拜访了她们俩。虽然平时两家也经常走动,可当时董明露眼中那炫耀的成分实在是太明显了。当他们问起,董明露只说是他弟弟孝敬她的,价格昂贵,却没说细节。

    他弟弟?

    那小色狼董明成分明就是高黎的小跟班,整个平阳城中谁不知道?而那衣服究竟从哪来的,这还用问吗?

    于是,今天两人好不容易偷了空闲,从不同门路出发,却还在半路遇到了。

    一样的车,一样的人数,衣着也同样华丽。

    不一样的,是两人那针锋相对的火药味儿。

    在这火药味儿中,高黎仿佛能听到小钱钱叮当碰撞的声音。

    “两位夫人好。”没有店员,高黎亲自接待。

    面对有着淫贼名号的高黎,两位夫人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正因如此,她们也带了不少护卫。

    “高公子好,听闻高公子这里,有些与众不同的服饰。我们也是喜欢的紧呢,能否让我一观?”还是二夫人先说话。

    “可不是嘛,虽然不指望能如那少女宗师一般惊艳,就算是能差个几分,我也是满足的。”三夫人说道。

    显然,两人还是有些害怕凌珑。

    高黎笑道:“两位夫人不必紧张,女子之美,如同牡丹海棠,各有不同,又怎可能完全相同呢?请放心,我自信能够让两位夫人全都满意。只不过……”

    “只不过?”两位夫人心中欢喜,却被这话锋一转弄的有些担心。

    “不过,这个价格,很贵很贵……”高黎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