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94章 你这分明是要养个惊奇队长啊!
    ‘一招仙’米福和他的女儿米迦勒基本上算是在黎庄安了家,米福老爷子甚至在自己的小屋前开辟了一块小菜地。种植一些蔬菜之类,还散养了一些鸡鸭猪。有了高黎的续脉,小米的状态也一天好过一天,她基本上天天都跟着雅雅到处疯,整个黎庄上下到处都充满了孩子欢快的笑声。

    可是,依然有一个隐忧,正在逐渐向着小米逼近。

    “隐忧?”听高黎这么说,米福手中的水瓢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老弟!你别吓唬我,还能有什么隐忧?”米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

    “前辈,你可还记得,小米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吗?”高黎问道。

    “因为我给她传授了太多功法。”米福小声说。

    “我虽然能够将她的经脉全部接续起来,可她的功法却没有任何变化,一旦经脉接续成功。真气全速运行,她的所有神功都将全速运行,到时候……”

    米福长大了下巴,他一把抓住高黎,地吼道:“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

    高黎好像一条口袋一样,被晃荡得眼冒金星,喊道:“前辈你冷静,这事儿你问我,我哪知道?目前小米好像身负十九种神功,你有办法废掉她一种神功吗?”

    “废掉?对!废掉一种就好了!哈哈哈哈!”米福像是一个老疯子一样叫道。可是随后,他又颓废起来:“这十九种功法都是我专门为她创造的,少一种,我怕她在这江湖之上受欺负。”

    “可如果不废掉一种,她的病可能还会复发的!”高黎说。

    “这可怎么办啊!要不然,我都写出来,你帮我选选吧!”米福盯着高黎。

    “也行!”

    米福很快将十九种功法都罗列出来,这些功法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米福仅仅只是将那些功法的功能写出来,高黎看了一阵无语。

    这位老来得女的老同志哪是在养女儿,他这分明是在养惊奇队长!

    这十九种功法有六种是用来修炼的,所有这六种功法都不需要自己修炼,小米每天只要吃饭睡觉晒晒太阳,修为就会自己提升。

    有十种是用来防身的,防御的位置涵盖了眼睛鼻子嘴皮肤翅膀甚至头发!而且头发分成了左边的头发和右边的头发!

    还剩下三种是用来战斗的,一种练腿,一种练拳,一种练翅膀。

    这十九种功法将小米从头发丝武装到脚指甲,高黎看了一眼那功法册子,又看了一眼米福,只见米福正一脸洋洋得意!

    “前辈,您真了不起!”高黎无力吐槽,只能狠狠的竖起大拇指。

    “哈哈,还好还好!”这老东西一脸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看了这些功法,高黎也犯了难,这十九种功法竟然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一旦废了任何一个,都可能会导致这功法整体效果降低。

    高黎整整思索了三天时间,终于,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天,她把米迦勒叫过来,雅雅也跟在身边。

    “小米,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仔细听好,你是一个大孩子了,这件事我想让你做决定。”高黎说。

    “好的,黎叔!”小米甜甜滴说道。

    突然变成黎叔的高黎道:“如果我继续将你的经脉接续完成,你的功法可能会重新将你的经脉震碎。目前我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最保险,就是废掉你一个功法,只保留十八种功法,不过这可能会稍微降低一些你的的实力。当然,在我看来,这没啥大不了的。”

    “那第二种办法呢?”小米问道。

    “第二种办法,是我用我自己的真气为你拓宽经脉,让你以更宽广的经脉去容纳更多真气。这样,等到你的经脉全部被接续之后,你的经脉有可能会承受住真气洪流。不过,这一条能否成功,我也没有把握。”

    这便是高黎能想到的唯一可能保住她全部修为的解决方案。

    “那我选第二种吧。”米迦勒说道。

    “我要提前说好,用我的的真气扩宽经脉,会非常疼。”高黎说。

    “再疼,能有经脉尽断疼吗?”米迦勒反问道。

    “这倒是没有,不过未必能成功。”高黎道。

    “那,我就再多麻烦黎叔几个月呗,反正我也不想离开雅雅姐!”米迦勒说着,一把抱住了雅雅。而雅雅立刻十分溺爱地摸着米迦勒的小脑袋,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看着高黎。

    “好把,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一个人的坚强能到什么地步?

    高黎为白狼注入真气,白狼因为看淡生死,所以她没有半点反应。

    高黎为凌珑注入真气,凌珑生性恬淡,所以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可眼前这个孩子,六七岁而已,高黎的那带刺的红色真气在她经脉之中横冲直撞,可这小女孩竟然还能给担忧的大家笑一下。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高黎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羡慕‘一招仙’了。

    我也想要个可爱的女儿啊!

    有过了几日,高黎突然收到一封请帖,来人自称来自春秋塔。

    这春秋塔,高黎可知道。春秋塔主人自称春秋居士。号称不涉江湖,写尽春秋。简单来说,人家就是一群江湖观察员,他们从不参与到任何江湖纷争之中。却在江湖之中广播眼线,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大事,他们就会将其记录在那春秋塔内。而任何人,只要满足一定要求,都可以进入春秋塔中去查阅。

    每年,春秋塔在春季末和秋季末都会举办两次武斗大会,一次名为天下第一剑,一次名为天下第一刀。

    如今的天下第一剑自然是传说之中的云中君,不过这种武斗大会通常武极们都不会参加,所以上限便是至尊修为。

    当年‘霸刀’顾无忧便是在‘天下第一刀’的比试之中夺下了这名号,再后来虽然他没再参加,可历年的第一刀都败给了顾无忧,所以他也便坐实了这天下第一刀的称号。

    只是,这请帖给我做什么?

    高黎翻开一看,原来是邀请凌珑的,于是他顺手就把这请帖给了凌珑。

    “你不去吗?”凌珑看了一眼请帖内容,对高黎问道。

    “我去干啥,那种强者齐聚的地方,人人眼高于顶,我这人又不喜欢吃亏,嘴又贱,万一惹了麻烦被人打死怎么办?而且还没钱赚。你去吧,赢个天下第一剑回来。”高黎道。

    “那我也……唔……也好。”凌珑本能想说不去,可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却又笑着答应下来,“我这把剑有些坏了,你帮我修修吧。”

    凌珑对着自己的小屋一招手,‘碎月’从窗子里飞出来,被凌珑握在手中,递给高黎。

    高黎接过,看了一眼,上面满是伤痕。侠客用剑不同士兵,没有盾牌,只能用剑格挡,剑身非常容易受损。

    “修,肯定是没法修了。”高黎说。

    “啊?这怎么办?”凌珑有些意外,竟然真的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但是幸好,我早就有所准备!”高黎笑得很鸡贼。

    高黎没有一招手就能飞出宝剑的能耐,他只能颠颠地跑回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把新剑。

    “请允许我隆重向你推荐!‘碎月-改’!”高黎用十分夸张的语气说道。

    这是一柄以‘碎月’剑为原型进行了细节修正之后打造了剑,比起作为试作品的‘碎月’这把‘碎月-改’造型更加细腻,雕刻也更加精致。为了保证整体强度,高黎使用了从未用过的焖钢法,豆豉木炭搞了土法的碳氮共渗,在金属加工层面上,将黎庄武器的等级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为了做成这把剑,高黎可没少在工坊里耗着,毕竟焖钢温度至关重要。倒是浪费了不少豆豉,让小嘴儿抹了蜜的雅雅追着高黎口吐芬芳了好几天——当然,这都是趁着米迦勒睡着了,绝对不能教坏小孩子!

    凌珑握住剑柄,竟然没有丝毫新剑的陌生感,因为剑柄皮绳缠绕的方向和方式,与曾经那把剑完全相同!微微挥动,剑尖划破空气发出嘤嘤轻响。

    “怎样?好剑吧?”高黎满脸得意。

    “真好!”凌珑说着,拎着两把剑,快步就走了。正想好好炫耀一番的高黎在后面一脸纳闷,你跑啥,我又不跟你要钱,我又打不过你。

    凌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她的大箱子,将那把‘碎月’放在箱子底层,锁好箱子,然后又拿起‘碎月-改’轻轻摩挲一下那乌黑的剑身,轻笑道: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