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01章 又有人上门
    凌珑回来了,一如她走的时候一样云淡风轻。

    高黎准备的安慰说辞并未派上用场,因为她带回了高黎梦寐以求的蛛妖的身契!

    “花了多少钱?”高黎赶忙询价,他生怕凌珑被人坑了。

    “没花钱,对方说他们正愁没法安置这些蛛妖,便将那些蛛妖的身契都转给我了。”凌珑道。

    “哈?这也太神奇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威胁他们了?”高黎真心不信这是正常能发生的事。

    “没有呀?诺诺卡已经教我了,面对他们,盯着对方的眼睛,提出你的要求,表达你的决心。”凌珑说。

    “那你怎么说的?”高黎问。

    “我说,‘我要你们蛛妖的身契,如果不给我,我就不走了。’”凌珑淡笑道。

    大妹子啊!你这分明就是抢的啊!

    “不过他们也正因为盐引的事情而奔波,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太过于心烦意乱了?”凌珑问道。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高黎立刻用力点头点头。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成功得到身契,那么过程就不再重要。

    “对了,那些蛛妖们什么时候来?”高黎满怀期待。

    “不知道呀。”凌珑道。

    “不知道?你没去找他们吗?”高黎问。

    “没,他们不是自己来吗?”凌珑反问。

    当然不是啊!你买来身契之后不管这么也得去通知他们一下吧!庄子与庄子之间的交易,基本流程啊!

    看着凌珑那张依然淡笑的面庞,高黎无奈地摇摇头,道:“算了,没事,我让衣织婆婆派个人去,他们自己人沟通起来更简单一些。”

    “好!”凌珑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从背影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高黎手中握着厚厚的一叠身契,心情却十分复杂。

    免费的啊,将来人家回过味儿来,岂不是要找麻烦。

    其实高黎原本以为最近就没啥事儿了。结果就在凌珑回来的当天下午,黎庄来了一伙子人。这群人来自同一个门派,看他们看向高黎的眼神都像是在看杀父仇人。

    这就奇怪了,我堂堂高黎,怎么可能会对他们的老父亲做什么呢?

    当这群人走近,高黎顿时便明白了这么回事。

    气势凶、眼神凶、步伐更是六亲不认。那些身穿着‘铸’字标志的人们,为首之人只有一只眼睛,红黑的面庞,头发满是被火烧焦的卷曲。不用问,敢把‘铸’字写身上的人,这个世界只有一家——‘铸剑山庄’。

    铸剑山庄成立有一百多年,如今已经是武国乃至中原最大的兵器制造工坊。当年还没锻打一说,铸这个字,便是所有金属加工工艺的精髓,能把这个字绣在身上,自然对自己的技术充满了自信。与那些江湖豪侠们不同,金属加工的圈子则是另外一个江湖,这个江湖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腥风血雨。可赢家通吃,输家饿死的规则却没有丝毫区别。

    每一年,这些大大小小的兵器工坊都会聚在一起,举办‘天下第一兵器大会’。和‘天下第一剑客’之类的名号类似,这东西虽然是虚名,却是一种被世间公认的标杆。多年来,铸剑山庄赢得了大多数头名,藏剑阁虽然赢得头名次数不多,可每一次的作品都足以惊艳整个江湖。再加上那些小而美的武器锻造大师,整个兵器江湖之中一直维持着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

    最喜欢这种平衡的,便是铸剑山庄。

    铸剑山庄拥有最顶级的刀剑产品,也为军营提供最差的量产货。因为兼顾所有市场,铸剑山庄这么多年积累起了恐怖的财富,凭借这份财富,铸剑山庄到处搜罗优秀铁匠,将他们的技术纳为己用。铸剑山庄原本以为,这天下再也没有任何工坊能够与他们竞争!

    可如今,黎庄出现了。量产货方面,黎庄制造的钢剑开始在江南道的军营之中流传出口碑。这些锻造钢剑竟然如同铸造出来一般,条形笔直,而且每一把都一模一样!这意味着军士们一旦需要更换武器,他们完全不需要适应新的武器。而传统锻打的钢剑,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也许普通人无法察觉,可这些每日与刀剑打交道的战士们却能够体会到这种细微的别扭。

    黎庄的兵器虽不能说是顶级,却也有着较为优秀的质量。最重要的是,在品质相差无几的前提之下,价格只有铸剑山庄的一半!

    传闻,另外几个道的军营高层们已经开始上报兵部,要求试用黎庄剑。一旦真的被黎庄的兵器垄断市场,他铸剑山庄将会损失最稳定的收入来源!

    而在顶级兵器方面。黎庄的兵器先是斩断了铸剑山庄的‘银勾’,然后斩断了东海叶伽的鬼族长刀。在这一次天下第一剑的比斗之中,铸剑山庄也派人列席。结果他们铸剑山庄的兵器根本无人提起,因为黎庄为天女阁剑奴打造的大剑实在太过于惊艳!哪怕连铸剑山庄的人都为之赞叹不已。就在这一次的天下第一剑的大战之中,两把黎庄的剑砍断了无数兵器。虽然最终两把剑的持有者并未夺得第一,可那只关乎修为而已。

    至此,铸剑山庄明白了一件事,如果继续让黎庄发展下去,就麻烦了。

    于是,那些原本敌对的工坊们第一次联合起来,为一个共同的敌人走到一起,他们必须要让这个搅局者明白,无论你的剑有多强,你都必须要遵守规矩!

    此时此刻,这群人站在小广场上,一个个面容冷峻。他们在对高黎施放无形压力,而此时的高黎满脸懵逼。他虽然能够猜到这群人是来做什么的,可你们这样不说话,仅仅只是用眼神死瞪着我,你又不是达克赛德、你又不是超人,眼珠子里又能放射线,我会怕你吗?

    高黎是一个典型的纯爷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儿。当年差点要了他命的玉面鬼高黎都没怕过!你说你们这一群大老爷们,我能啪你?

    一时间,气氛僵住。

    凌珑从衣织婆婆那里回来,看到前面那几十口子人,十分纳闷,她来到高黎后面低声问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高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来了不到一刻钟,就一直站着。”

    凌珑想了想,问道:“难道是在等人来?”

    高黎一拍手,吓得对面一个激灵,道:“有道理,可能是他们老大还没来。”

    凌珑问道:“怎么办,要我出手赶走他们还是干脆都杀了?”

    高黎一转头:“身为美少女大宗师,不如你就先在这里美着,看能不能美死他们,别老是急着打打杀杀的。”

    凌珑莞尔,道:“好吧,我刚刚在衣织婆婆那里修炼完,先去调息一下,如果他们动手,你就叫我。”

    高黎道:“没问题。”看着凌珑离去,工坊联盟为首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这就是至尊啊,人家是少女至尊啊!自己这边修为最高的是个宗师,面对至尊修为,根本没有半点话语权啊!本想给人家压力,结果人家至尊一出马,压力反而是自己这边了!

    正想着,后面传来咯der、咯der、的蹄声,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头高大威猛无比神俊的灰驴正迈着优雅的步伐走来,颈后的鬃毛披散在一旁,幽光锃亮。驴背上坐着三个孩子,雅雅坐在鞍子上,双手左右伸开,左手站着一个洪三牙,右手站着一个米迦勒。三人以这种充满了恒河味道的特技姿势缓缓经过众人,看得周围人目瞪口呆。

    “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为什么我感觉那个孩子好像是个大宗师?”为首几人之中,一人惊讶道。

    “你没看错,我也能感受到那个双翼女孩体内的真气,她还太小,应该不擅长隐藏自身修为。”另外一人沉声道。

    “这个黎庄,还真是卧虎藏龙,竟然还有翼族。”一人冷笑。

    却看到后面一个老头嘻嘻哈哈地跑了过来,左手拎着绝味楼的大食盒,右手拎着桂花坊的点心包,头上还插着两串糖葫芦,一路小跑。经过众人,那老头脚下微微一停,对他们点点头,然后继续嘻嘻哈哈地跑了过去。

    “还有个老疯子。”一人笑道。

    砰!那人的被身后来人搂头揍了一巴掌。

    “闭上你的嘴!”那人吼道。

    “谁敢打我脑袋?”

    那人大吼一声,转头去找,结果等待他的是另外一巴掌。

    “你还敢顶嘴!”

    直到此时,挨打之人才看清,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铸剑山庄大铸师:石宽。

    铸剑山庄等级森严,从学徒到铸士就有几年好练,从铸士再到铸师又得几年。而从铸士到大铸师,则必须有一手能够拿得出手的绝活才行。石宽从爷爷辈便在铸剑山庄效力,从小耳濡目染,自然也有一手绝活。今日他被铸剑山庄高层派来,便是要探探高黎的?。看看这个传说之中的黎庄,究竟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如今,他看到了。

    仅仅只是一个少女大宗师还不够,竟然连一招仙这种江湖传说都隐匿此处!

    石宽让这些人先来,本意是要给高黎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自己随后赶到,反被震惊。刹那间,一股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油然而生。

    “大铸师,咱怎么办?”旁人问道。

    “下马威不成,那就按照规矩,登门拜访,表明来意!”石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