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08章 豪迈
    对于女儿的事情,米福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敏感。高黎真心不知道米福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无论是谁胆敢说他女儿的坏话,他几乎瞬间就能赶到。

    此时此刻,刚刚还在说风凉话的人这会儿被真气硬生生夯进地里,已经死透了。周围他的徒弟们更是面露惊恐,不知如何是好。

    “白痴,敢在背后议论我家小天使?”米福望着脚下,狠狠地又跺了两脚,这才解恨。

    小天使,这是高黎用来形容米迦勒的词。米福自从听了高黎这么说,顿时感觉十分贴切,便一直将‘小天使’三个字挂在嘴边。

    然后,米福顿时换上一副老不修一般笑嘻嘻的表情,对米迦勒说道:“小米呀,这里叮叮当当地有什么玩的?咱们去别的地方玩吧?”

    米迦勒转头看了一眼雅雅,雅雅嘿嘿一笑,道:“好吧,主人你呢?”

    雅雅问高黎,高黎一撇嘴,道:“我感觉也没啥好玩的,咱走吧。”

    一群人正要走,只听一声大吼:“想走?杀了人就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了?”

    从不远处一个工棚之中,一个大汉冲出,此人浑身肌肉精壮,真气殷实。走路带风,修为分明不低!

    米福微微一眯眼,冷声道:“我就是要走,你想如何?”

    那人哼哼一笑,几步大踏步冲了上来,高黎本以为又要看到一出惨案即将发生,却只见那人隔着一丈多远便直挺挺的跪了下去,惯性让双膝在草地上划出一道壕沟,上身却纹丝不动,表情无比庄严肃穆。只见他十分精确地正好停在一招仙身前三尺,然后一头叩在地上。

    “求一招仙老前辈随便赐我一招半式!晚辈此生必会牢牢急着前辈大恩大德!”

    高黎都傻了。他不由得的长大嘴巴,发出了一连串的感叹词:

    “哇哦——”

    高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跪倒在别人眼前还能如此豪迈之人!是条汉子啊!

    一招仙也算是见多识广,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呵呵一笑,道:“年轻人啊,机缘未到啊。”

    那人在叩首,道:“多谢前辈指点!”

    说完,此人起身,再次大踏步离开,仍然是一脸阳刚。

    是条汉子啊!高黎不由得再次赞叹。

    杀了人,按理说,死人那方应该去报官才对。这世上,别管是什么江湖豪侠,衙门都管。可此事十分特殊,死掉的那个那个铁匠铺的主人,主人死了,他的徒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对一招仙说半个字。

    报官?你嘴贱骂了人家的孩子,人家家长找上门来,只是从天上掉下来意外而已,谁还能说半个字?

    眼看这事儿就要不了了之,石宽心里急了。如果真的让高黎就这么走了,将来岂不是再也没有机会弄清楚高黎到底隐藏了何种秘密?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想到这里,石宽几步走上前去,对米福一拱手,道:“一招仙前辈,我能否与高公子说几句?”

    米福一脸笑眯眯地说道:“当然可以,人家好好一个人,愿意不愿意给你说话又不是我能管的。”

    说着,米福摇晃着脑袋,拉着三个孩子比便走了。

    高黎目送几人离开,对石宽笑道“:“你还不死心?就这么想知道我的秘密?”

    石宽道:“冶铁技艺虽各有不同,可追本溯源都没有太大差别。这天下第一锻大会虽是要决出个高低,本意却也是要交流技艺,互通有无。高公子虽然技法高超,却又怎知你的技法是否有缺陷呢?”

    高黎哈哈大笑起来,道:“您这话说的还真是响亮好听,互通有无自然是好事,不如铸剑山庄将你们的技艺公开出来,交给世间如何?又何必藏着掖着呢?再说我技法之中的缺陷,实话告诉你,我的技法自然有缺陷,而且我也知道要如何改进,并且一步步稳步改进之中。只可惜,我技法之中的缺陷以你的脑袋根本就不可能搞懂。”

    听高黎这么说,石宽差点没气炸了。高黎的言语之中那裸的鄙视和轻蔑让石宽恨不得现在就一拳打死他,然而他并不敢,因为石宽很清楚这个庄子究竟有多么恐怖。

    “高公子,还真是自信啊。”石宽狠声说。

    “没办法,我也想低调啊,可实力根本不允许啊。”高黎道。

    “高公子可敢与我比试一场!也让我见识一下高公子的实力!”石宽吼道。

    “不敢,论打架我唯一擅长的就是逃走。”高黎道,他现在已经十分坦然地接受了自己不是一个有实力高手的事实。

    石宽道:“我要与你比铸剑!”

    高黎道:“我是不会让你看的。”

    石宽道:“我会打造一把我最得意的宝剑,对抗你黎庄的宝剑!双剑对砍,谁断谁输!”

    高黎道:“你好歹也是个铁匠,钢剑碰撞谁会断掉有很多原因,除了技法之外,粗细啊,角度啊,问题很多的。你又不是刚学打铁的菜鸡,竟然也玩剑剑对砍骗人把戏吗?”

    石宽的血压已经高到快要脑淤血了,他怒吼道:“那你说!!”

    高黎道:“我给你一把剑,你仿造一把一模一样的,然后我们通过一些简单的的检测来确定这把剑的威力。”

    “好!”石宽连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因为他十分担心高黎这家伙会不会突然反悔。

    其实高黎也很清楚,石宽这人唯一的目的就是拉自己下水与他比试。对于输赢,高黎看的不是很在乎,他只是很好奇,铸剑山庄的技艺究竟是什么。所以他才会提出要让石宽仿造一把,仿造,他就得当面打造!

    “让你仿造哪吧剑呢?”高黎陷入沉思。

    “不如,我的剑?”凌珑在一旁说道。

    “也好……咦?你啥时候来的?”

    “从你说‘我也想低调,可实力根本不允许’的时候。”凌珑说。

    哇!装逼被强者发现了!好羞耻!

    幸好脸皮足够厚,高黎轻咳一声,就假装把这事儿给掩饰过去。凌珑则反手抽出宝剑,递给高黎。

    “等下,你这剑之前藏哪了?我怎么没看到?”高黎没接过剑,而是十分好奇地问道,他刚刚明明看到凌珑是空手的。

    “我没藏起来呀。”凌珑放下手,她纤细的手臂正好挡住了剑身。

    “不会吧?你的剑一直都是这么藏着的吗?”高黎十分惊讶。

    “没错。”凌珑抬手,放手,抬手,放手。让高黎感到神奇的是,只要他稍微将注意力转移开那么一丁点,便立刻看不到那把剑了。

    “你这是会什么隐藏武器的办法吗?”

    “不会。”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本能吧?”凌珑淡笑道。